北京歡迎湖北的水,但是不歡迎“武漢人”和“湖北人”!

作者:WWL

納粹德國時期,猶太人、吉普賽人等受到驅趕、追捕,沒有人敢收留他們。二戰後德國人進行深刻反思,他們不是把罪惡全部推給希特勒、推給國家社會主義那個制度,而是從自身的行為、從靈魂深處進行反思,為什麼沒有在那個時候伸出一雙援助的手,哪怕是給猶太人一個暫時的藏身之處,或者給他們一點吃的喝的,一點衣物,或者一個微笑。如今的中國,不在原地待命的“武漢人”和“湖北人”則是過街老鼠,不受待見,無處躲藏,甚至被人強行隔離在屋內,屋門被釘死。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想到湖北人的貢獻。位於湖北的丹江口水庫是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的水源,為1.2億中國人供水。這就像湖北人每天給國人輸血一樣,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危,輸出四分之一的血。目前,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已成為北京等城市供水生命線。北京歡迎湖北的水,但是不歡迎“武漢人”和“湖北人”。 “武漢人”和“湖北人”正在中國流浪!

在大學學習期間以及在畢業以後由於工作關係,到過湖北許多地方,武漢、宜昌、沙市、秭歸、興山、宜都、長陽、枝城、當陽等地,其中關羽顯靈的當陽玉泉寺留下的印象最深,其次就是武漢的歸元寺。中國發生的武漢肺炎也牽動筆者的心。

一、武漢封城,五百萬人逃離

2020年在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後湖北省多個城市先後封城。 1月26日晚,湖北省召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武漢市長周先旺說,大概將近500多萬人離開了這座城市,還有將近900萬人生活在這個城市。

其實在周先旺公佈500多萬人已經離開武漢這個消息之前,網上已經流傳另一個消息:340萬隻武漢手機不在武漢境內,並且標出武漢手機在各地的分佈,包括有五千多只武漢手機在台灣境內。在北京的地圖上更是具體標出了武漢手機集中的地點,警告市民不要靠近這些地區。中國的大數據真厲害!中國人的一舉一動都逃不出大數據的眼睛!厲害了,中國!

武漢封城,但是在封城之前近500多萬人離開了這座城市。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採取措施的時間來得太晚。根據在《柳葉刀》上發表的武漢肺炎的41個病例來看,武漢肺炎可以人傳人早有端倪,最晚到2020年1月6日武漢肺炎被分離出來,就可以確定這種病毒是會人傳人的。但是中國官方是到1月21日才通過鐘南山的口公佈武漢肺炎可以人傳人。這個消息起碼被扣押了15天,延誤了採取措施的最佳時間。這個責任武漢市長周先旺不願承擔,這個責任只好由一直在第一線親自指揮的習近平來承擔。

二、無處可落身的武漢人、湖北人

第一次看到武漢人、湖北人被旅館趕出門的事實,是通過一個視頻。一個湖北人在陝西某個縣城的旅館中。他們在前一天已經入住,現在旅館要求他們離開,理由是他們的身份證證明他們是湖北人。這位湖北人再三聲明,他已經外出打工多年,最近根本沒有回過湖北。他要求旅館出示不讓湖北人住旅館的文件,旅館服務員只是很無奈地回答,這是上面的命令。

接著中國各地傳來羞辱和拒絕“武漢人”和“湖北人”的各種消息。有一對湖北夫妻,在新型冠狀病毒傳染情況公佈之前在外省旅遊。如今家也回不去,當地也留不住,四處被人被人驅逐,酒店都住不了。有網民曝光,在武漢工作的人返回到家鄉,家門被民眾用木條釘死,人被強行隔離在屋內;有人挖斷道路,圍堵掛鄂A牌照的車輛;也有人砸壞鄂A牌照的車輛,就像當年砸壞日產車輛一樣;有人手拿棍棒紅纓槍驅趕“武漢人”和“湖北人”;有人在網絡上曝光從湖北迴鄉大學生的個人信息,鼓動居民,“抓住那個武漢人”;有的地方發出通報,凡有武漢人或湖北人入境,必須舉報;《老北京茶館》用武漢人和湖北人在中國流浪為題收集了許多相關。

一時,“武漢人”和“湖北人”就變成了納粹德國時候的猶太人和吉普賽人,到處受人驅趕,沒有人敢收留他們。二戰後德國人進行深刻反思,他們不是把罪惡全部推給希特勒、推給國家社會主義那個制度,而是從自身的行為、從靈魂深處進行反思,為什麼沒有在那個時候伸出一雙援助的手,哪怕是給猶太人一個暫時的藏身之處,或者給他們一點吃的喝的,一點衣物,或者一個微笑。

如今的中國,是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的國家,是一個和納粹德國十分相似的國家,充滿了狹隘的愛國主義思想,充滿了對權力和金錢的嚮往,卻缺乏愛心、缺乏包容的國家。

三、1.2億中國人喝著來自湖北的水

為什麼中國人對“武漢人”和“湖北人”這麼冷酷?這麼無情?筆者無法理解。

中國人一直為三峽工程、為南水北調工程感到驕傲,認為是中國模式的樣本。據說三峽工程移民舍小家為大家,至今許多人依然是沒有土地,沒有工作、沒有前途,但是移民們沒有鬧事、沒有造反,每天只是打打麻將而已,被中央電視台評選為感動中國的人。三峽工程移民中的一部分是“湖北人”。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水來自漢江,來自湖北的丹江口水庫。 2013年底南水北調中線於中線乾線主體工程完工、工程全線貫通,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 2019年9月26日新華網發表《南水北調中線工程5年調水268億立方米》的文章。河南、河北、天津和北京的1.2億中國人喝著來自湖北的水,每天讚美用這個水泡的茶好喝,卻在武漢肺炎爆發的時候拒絕“武漢人”和“湖北人”。有多少人知道,為了給河南、河北、天津和北京輸水,湖北人做出了多麼大的犧牲? !

漢江是長江的一條支流,位於長江北岸。根據1930年到2010年的水文資料,丹江口水庫壩址處的漢江多年平均來水量為每年380億立方米。但這是一個平均數,自然河流並不以平均流量流淌。漢江最大的年來水量超過500億立方米,而最枯年來水量只有240億立方米(2013年)。而且1991年至2002年的這12年的平均年來水量為262億立方米,枯水年份持續的時間很長。

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結束時的調水量為平均每年95億立方米,佔多年平均來水量的四分之一,佔最枯年來水量的十分之四。二期工程結束時的調水量為平均每年135億立方米,佔多年平均來水量的36%,佔最枯年來水量的56%。

漢江的水在丹江口水庫被調走,丹江口大壩下游的襄陽、武漢等市的來水就大量減少,直接影響生活、農業和工業用水,水質呈逐步惡化趨勢,水環境容納消解污染物能力降低、水生生物及魚類品種減少、航運能力下降、濕地洲灘呈沙漠化。

可以把一個河流系統與人體相比較。一個體重50公斤的人大約有4000ML血液,一個人一次獻血量200ML,佔人體中血液的5%,被認為是合適的;最大獻血量為400ML,佔人體中血液的10%。如果獻血量佔人體中血液的四分之一,這個人恐怕就要直接送人急救病房了。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渠道每天把漢江的水送到河南、河北、天津和北京,就是湖北人每天在給1.2億中國人輸血,特別是給紫禁城中的中共領導人輸血,輸血量是漢江的四分之一。可以說,湖北人是捨命輸血,做著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但是今天,“武漢人”和“湖北人”得到了什麼樣的回報?被驅趕!被拒絕!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40多萬移民,其中絕大部分是“湖北人”。當他們聽說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是為了解決首都北京的生存問題,就義無反顧地離開了故鄉。他們中間有很多人是為這個工程做了三次搬遷。他們也處於與三峽工程移民一樣的“三無”困境。他們沒有想到是,他們的犧牲卻換來如此的冷漠,如此的無情!

水利部副部長蔣旭光在2019年12月12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召開的發布會說:南水北調水已由原規劃的受水區城市補充水源,轉變為多個重要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為城市供水生命線。

換句話說,來自湖北的水,已經成為北京等城市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成為城市供水生命線。

北京歡迎湖北的水,但是不歡迎“武漢人”和“湖北人”。 “武漢人”和“湖北人”就像當年的麻風病人一樣,在已經實現了小康的祖國中到處受到驅趕,無處能夠暫時安身!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5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7587/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7587/ […]

0
trackback
sex
7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2608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758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91431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758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7587/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