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同胞們快清醒!魔鬼在敲門!

作者:品行

目前宣布從中國撤僑的國家名單更新: 英國、美國、日本、法國、澳洲、印度、伊拉克、俄國、韓國、比利時、德國、西班牙、荷蘭…

網傳瘋傳:“武漢市長 披露內情:1月20日前,中共中央不讓披露疫情” 這是央視采訪武漢市長,被刪減的片段,其中透露武漢疫情被掩蓋2個月的內情。

武漢市委不願再當背鍋俠! 1月20日前,中共中央不讓披露疫情! 中共這次又要害死了多少中國人!百姓命如草芥!(CCTV,武漢直播間,專訪武漢市長周先旺。

臉書的帖子證明:“2019年9月19日,就知道會出現新型冠狀病毒是強傳染!爲什麽?”不得而知。

但此時各地都在按照中國公布或者網上的死亡數字在想象死了多少。

死幾百個人就封城,居心叵測,幾百萬就在相互傳染中死去。醫院裏的醫生基本的常規的測試都沒有,而相反的殡儀館生意興隆。

根據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的研究報告,估計湖北封城之前,武漢染病者2.5萬多人,加上潛伏者1.5萬人,也就是4萬人左右。

根據病情傳播系數,全世界估計2.5萬至3.8萬之間,以低一些的數目比如2.2萬計算,如果沒有大力的幹預,即每6.2天就翻一倍。

而造成這場人類災難的原因,他認爲,「就在于信息不流通」。而本人認爲中共黨國政府有意制造。看看香港名人:“蕭若元怎麽說,他收到的消息是,年初一中共政治局常委開會,中共高層已經覺得疫情是會挑戰到中共執法合法性,即到了亡黨的階段。

最新消息則稱,中共將不惜代價、不惜犧牲其它的城市去保護11大城市,包括西安、烏魯木齊、沈陽、哈爾濱、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廣州、深圳和香港。如果是真的這樣,這場災難空前絕後。將有大面積死亡開始。很多專業也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

雖然香港政府遲遲不肯宣布封關,他分析,是因爲還沒有拿到北京的指示,但預計深圳很快就封關,(因爲很多高科技在深圳)

衛生防護中心公布本港至28日新增78宗懷疑個案。累積懷疑個案有529宗,當中189人仍須留院接受檢查。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擠牙膏式的“封關”措施被指對控制疫情已無效實際效益,港大病毒專家袁國勇形容已經錯過最佳封關的時機。

至于林鄭28日所宣布的封關關口,只能截止11%來港的旅客,對香港的醫療壓力未能得到實際的消減。

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表示,最佳封關時間應該在農曆新年前禁止大陸人到港,因爲春節假期屆滿最少將有20多萬港人回流返港,“試問如何堵截源頭?”

袁國勇又說,由本港發現首個病例起14天,若沒有出現本地感染個案,就意味成功阻截社區傳播。這14天內應采取一切可行措施防止病毒散播,要注意有否沒有到過內地的港人受感染,感染前有否與武漢病人接觸。

若不知病人從哪裏感染,就意味病毒可能已在本地生根。

而28日特首林鄭月娥表示,會在明日(30日)起關閉的高鐵西九龍、中國客運碼頭、文錦渡、沙頭角、紅磡及屯門客運碼頭的口岸,28日全天合共只有2.5320人次入境,只占全日約11.3%入境人次。

內地今年的除夕夜,中國社交媒體被肺炎疫情淹沒,一些醫護人員情緒崩潰、低落的視頻在微博上被大量轉發。到處是走走就倒下的人。從網上看到的真的如此。

24日,中國解放軍三支醫療隊共計450人分別從上海、重慶、西安三地出發,前往武漢地區接診病例較多的醫院支持。

新華社報道稱,醫療隊分別由陸軍、海軍、空軍軍醫大學抽調組成,每支150人。其中一些人有在北京抗擊「非典」(SARS,又稱「沙士」)或非洲抗擊埃博拉疫情的經曆。

也有一些內地醫院派遣醫護人員前往武漢支持,場面身臨死別,哭聲不斷。

不由得想起2003年的薩斯,有親戚在省醫院工作,剛開始還沒有太注重情況,等到有護士感染死後,醫護引起了恐慌,每天上班都和家人死別,遺書踹在兜裏。

一天回來崩潰了,他們的醫院的好幾個醫生護士被感染,來了一輛中巴病人和感染的醫生護士趕上車,車子窗戶用黑布拉著,這輛車走了,去了那裏不知道,而那些醫生護士從此再也沒見過,永遠的消失了。

此次疫情首次出現醫護人員因疑似感染去世案例。多家中國媒體報道稱,位于武漢的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耳鼻喉科醫生梁武東因疑似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去世。 而網絡上醫生傳出來的信息超級恐怖:“一小時內兩個科室醫生護士和病人死光。疫情迅速蔓延,已威脅到醫護人員的生命安全,有人說,醫院情景“就像一部恐怖電影”。網傳武漢五院一小時內死了70多個病人,兩個科室的醫護人員三小時內全都死亡。

武漢現在真實的情況不明朗,很多重要信息扼殺。

北京日報消息,29日,北京人大附中發出了關于該校高三一學生家長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有關情況的通報:1月23日接到海澱區疾控中心通知,該校高三某學生的父親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最終醫治無效病逝。

推特賬戶“An”表示,北京第一例死亡真的太可惜了。他女兒是人大附中的、也感染了,今年高三。要是疫情早點曝光出來,他肯定早早去醫院了,沒准能活、更不會傳染給女兒。現在女兒病了,爸爸死了,媽媽還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

北京另一位死者是原天合光能副總裁、中國商用價值群執行總裁楊軍。年僅50歲。

楊軍成爲北京市首例因武漢肺炎死亡的病例,其1月8日前往武漢,15日返回北京後出現發熱症狀,22日確診感染肺炎,27日病情惡化出現呼吸功能衰竭,經搶救無效後確認死亡。

昨天公布中共的軍化組進入武漢,爲啥要軍化組進入武漢呢?,其實它們清楚知道這是它們的武漢最大的制毒實驗室裏出來的病毒,就是絕對不會給百姓知道的事實。

而中國政府三次拒絕美國幫助,軍事化的進駐和拒絕美國幫助,令武漢肺炎更加恐懼。

周鵬的消息突然間出現在媒體聚光燈下,仍然顯得有些蹊跷。或許中共推出一個可能其它大鳄頂罪的小漏蝦。

先看看這位網友(零對衝),爲具有16年曆史的倫敦ABC Media Limited所擁有,「零對衝」指出,在新型病毒爆發前不久,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發布了招聘啓事,而發布招聘的學科組組長,周鵬研究的“項目”正是研究可以長期潛伏人體而不産生發病症狀的伊波拉病毒,SARS病毒。

相關消息的公布把周鵬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零對衝」指出,誰是全球冠狀病毒大流行幕後的人?病毒傳播背後的真正原因是武漢的病毒研究所釋放了一種冠狀病毒的武器版本,可能最初是從加拿大獲得的。一個頂級的四級生物危害實驗室正在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

武漢病毒研究在2019年11月18日發布了《武漢病毒研究所周鵬學科組博士後招聘啓事》。招聘崗位是1-2名博士後研究員,他們將「以蝙蝠爲研究對象」,找出蝙蝠長期與「埃博拉、SARS相關冠狀病毒等共存而不發病的分子機制」。

爲什麽這值得注意?因爲這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蝙蝠病毒感染與免疫課題組長周鵬博士實驗室的工作職位。

周鵬于2010年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獲得博士學位,後曾在澳大利亞和新加坡從事蝙蝠病毒和免疫學研究。

2009年,他帶頭啓動了蝙蝠長期攜帶和傳播病毒免疫機制的研究。到目前爲止,他已經發表了30多篇SCI文章,包括第一、通訊作者的《自然》(Nature),《細胞·宿主與微生物》。

文章說,據了解,周鵬是全球蝙蝠免疫系統研究的開山者,‘蝙蝠攜帶病毒而不患病,之前也並非沒有科學家研究,肯定有其不同于其他物種的特異性,但這就好比你知道開頭和結尾,卻不知道故事是怎麽發生的’。

經過10多年研究,周鵬發現,蝙蝠體內一個被稱爲「幹擾素基因刺激蛋白-幹擾素」的抗病毒免疫信道受到抑制,使蝙蝠剛好能夠抵禦疾病,卻不引發強烈的免疫反應。

該成果被發表在《細胞·宿主與微生物》上,引起學界關注。」,這使他對病毒産生了興趣:“「一種小病毒就能使世界混亂」。”這句話視乎應對了目前施虐中國大地的“武漢肺炎”。

他隨後考取了中國科學院研究生,並在蝙蝠專家導師的帶領下進修,專注于研究蝙蝠攜帶的病毒,周二(1月28日)晚些時候起,蝙蝠與病毒研究員的周鵬的消息開始在網絡流傳,引發了各界對武漢疫情來源的種種猜測。

而這些恐懼的締造者 不得不說一個《天津女人?》

不過,早在一個星期前,就有網絡爆料稱:「武漢的類SARS冠狀病毒就是來源于中共軍方2018年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基因子據庫找到(NIH的GenBank),由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科學研究所遞交。

並且通過技術故意更改舟山蝙蝠病毒,適于人類傳播的新病毒。」爲什麽爆發在武漢?知情人進一步解釋,因武漢有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在那裏可進行人工基因變異。病毒爆發可能是發生意外導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故意泄露。

結果表明,在野生型主鏈中編碼SHC014,刺突的2b病毒可以有效的利用SARS受體人類受體緊張素轉化酶2(ACE2)多個直系同源物,在原代人氣道細胞中有效複制,並達到與流行病相當的體外滴度SARS-CoV株。

另一位網友:邱香果和老公陳可定 “中共掌握和開發致命細菌作爲生化戰爭性武器 — (以色列軍情局) 請看如何幾十年如何培養輸出“人才”偷竊西方知識産權“華裔細菌賊”邱香果和老公陳可定19年7月間諜夫婦及其中國學生被帶離。

邱香果和老公陳可定

曼尼托巴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曼尼托巴大學宣布解雇邱氏夫婦 請往下看他們和這次武漢病毒的關系 邱香果所在的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是加拿大唯一一家4級安全級別的病毒學實驗室,是北美少數幾個具備處理埃博拉病毒等要求最高密封級別病原體的實驗室之一,也是全球15個具有四級生物安全水平的實驗室之一,在整個加拿大也僅此一個。

MD Anderson引發的約印大通 大家看 這可是王岐山的。

這個邱香果夫婦一直和天津醫學院有聯系 https://twitter.com/mischaedm/status/1133490507433119745?s=21…

1月26日,加拿大媒體最新調查發現,在邱博士被帶離前兩個月,她所在的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通過加航向中國發送活體伊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目的地是北京。 事發前邱香果擔任實驗室特殊病毒項目組——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小組組長,專門負責實驗室伊博拉病毒相關研究工作。

1月26日,這批病毒是繞過實驗室的工作程序,被運往中國科學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而且沒有附帶文件保障加拿大的知識産權。在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從事尖端並需要高密閉High Containment研究的研究人員,不允許在未經谘詢知識産權辦公室以及未達成物料移送協議的情況下,將任何東西運送到其他國家實驗室。

加拿大CBC所獲旅行文件顯示,邱香果,在2017-2018年至少五次前往中國,其中包括一次在中國新設立的4級實驗室培訓科技人員,該實驗室從事最致命的病原體研究。 武漢P4實驗室!?!

邱香果受資助 數次訪華 培訓病毒科技人員 – 加拿大CBC所獲旅行文件顯示,在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工作的華裔加拿大政府科學家邱香果,在2017-2018年至少五次前往中國,其中包括一次在中國新設立的4級實驗室培訓科技人員,該實驗室從事最致命的病原體研究。

看這兒! 武漢病毒實驗室被認可從事三類病毒的研究:埃博拉,剛果-克裏米亞出血熱以及尼帕病毒。 這不都是香果同志偷運出加拿大實驗室的?!

加拿大騎警今年7月份對邱香果進行調查,並將其帶離實驗室。新曝光的文件顯示,邱香果曾連續兩年受邀,前往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一年兩次,每次長達兩周。加拿大公共衛生局稱邱的行爲有可能“違反政策”。

中國政府介紹她時誤導人民認爲香果同志是發明ZMapp的藥物。

其實是不正確,她只是幫助研發,沒有知識産權! 警方文件顯示,在香果同志去中國訪問時,還訪問了中國科學院、清華大學及中國醫學科學院等學術機構,並在多個會議上發表講話。

共産黨露餡了 美國加拿大已經掌握了情報 CBC所獲文件顯示,“邱的訪問由第三方資助”,但文件中第三方的名稱被抹掉。在2017年9月19日至30日的行程中,她還會見了北京的合作者,會見者的名字也被抹掉。

這個2018/4/5 CCTV就是證明 病毒是從武漢毒庫裏流出 而且黨有疫苗了 那爲什麽還不給病人? 准備什麽時候“救火”?

CCTV 2018年4月5日的新聞聯播。 說好的抗體呢? 說好的疫苗呢? 這證據還不夠充裕從武漢P4病毒庫流出來的嗎?造成人爲重大感染,我找了好久這影片。

2014年 加拿大政府聲稱,中國是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網絡攻擊背後主導 其實香果夫婦只是千人計劃的兩個人,還有更多科學家在爲中共偷知識産權。

1月26日,英國《每日郵報》稱,實際上,美國科學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從位于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逃脫”出來。 馬裏蘭州生物安全顧問Tim Trevan早在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說,他擔心中共體制下所創造的文化會使這個研究所變得不安全。

1月26日,武漢P4實驗室研究全球最危險的病原體。此外,實驗室還進行動物研究。但和西方國家相比,在中國,動物研究的規則要寬松得多。這也是Trevan所擔心的地方。 去年,美國國務院年度武器條約遵守情況報告指出,中共在從事一些可能支持生物戰的活動。

從這些信息裏看出了“王岐山”妖孽孟建柱的影子。

武漢有一家六口人:感染三種不同的病毒,這又說明瘟疫來源不在同一個地方或者會被不同人感染會産生不同的變異?深思醫學界,真正考驗你們的十四億人民的生死。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6629/ […]

0
trackback
w88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6629/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6629/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