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一味無視真相,人禍就成了理所當然

昨天戰友發來截圖,說武漢五院一小時死了七十多個病人,三小時內,倆科室的醫生和護士全沒了。今天是正月初四,我同濟的朋友已經聯繫不上了。三天前他還在群裡瘋吼,現在不知道我要找誰瘋吼。一張象徵著資歷,凝聚著多年臨床經驗的醫師執照,到頭來變成了一道催命符,唯願無常還沒把他帶走。另一位朋友是從事金融行業的,前幾年賺了不少,買了四套房子,本打算正月初一出境遊,眼下為了一袋米正在瘋吼。

為此我不知該說些什麼。有位哲人說萬物都有裂縫,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這句話不僅能解決藝術和科學問題,還能解決當下的生存問題。每個人都能看到光,找一條最近的縫爬出去。這是他的倡導,然而對中國人而言,找縫和爬出去不難,難就難在抬頭。真相和迷夢僅一縫之隔,因為洞裡有光,迷夢就成了真相。錢、資歷,一切再清楚不過,還抬頭做什麼呢?

照我看,中共能存在,正是由於這個疑問在起效。當年法老也讓民眾產生過疑問,結果一輩子埋頭大興土木,終生貧窮而不得閒暇。好在那時粥多僧少,用不著擠來擠去,總能有活可幹。為了避免挨揍,起碼不吭聲總行,但在今天人口密匝的中共國,你不靠說謊,或者把別人揍一頓,你簡直活不下去。目前這股世風正在向四圍瘋狂蔓延。中共不倒,未來就是可知的過去,越未來就越是不可知的過去。所幸現在還沒到遙遠的未來,少數人尚有意識,知道中共不等於真相。假如有人指出兇手是中共,鐵定被抓起來挨揍,但也並不妨礙多數人得到真相,在棍棒和強大正能量的包夾下,他們認定被殺的同胞才是兇手。

災難之際,武漢人就成了兇手。有了這個真相,一切都顯得理所當然。中共打壓法輪功,理所當然學員就是兇手;屠殺新疆和西藏人,理所當然新疆和西藏人就是兇手;殺香港人時,理所當然香港人就成了兇手……從大躍進到飢荒再到文革,直到今天殺武漢人,真兇一直站在面前,只是把迷夢當了真,常識才變成案件,理所當然地懸了七十年。

為了不破案,人們實在是沒少忙活。五十年前中共搞大批鬥,五十年後為了搞大隔離,全國各地摩拳擦掌,準備來場轟轟烈烈的大搜捕。戶籍和出租屋,藥店和旅館等無一倖免,420開頭的身份證堪比一張瘟神牌。小皮匠直播裡說武漢人流落街頭,我想說的是,如果當初實名制不被看作理所當然,是否不至於搞成今天這樣?說白了,你搞你的實名制,我過我的匿名居。這種生活方式雖然老派,只要願意抬頭,也不是過不下去。多年來,我過的就是這種生活,安德烈·馬爾羅認為衰弱才是真正的老,所以這樣的生活只能證明我老派,證明不了我老。

實際上無論年齡還是心態,我都沒到老。有些人年齡到了,退了休後開始嗜麻將如命,其他地方還好,唯獨武漢的遭透了殃。剛走進茶館,人家一看是武漢的,對不起,三缺一您也得哪兒涼快哪兒帶著。然後老人不願意了,埋怨道都多年老牌友了,何必呢?不行不行!那怎麼行!您趕緊的!性子好點見狀離開,遇到不好的,下一幕估計要罵街。病毒的陰雲下,這種劇本恐怕正在多地上演。跟武漢人打牌會傳染,此話沒毛病,問題是跟被武漢人傳染的外地人搓麻,難道啥事就沒有了?

很多人死了,死得稀里糊塗;很多人還活著,活得也稀里糊塗。在中共國,六便士概括了人的一生,糊塗只是表面,根本的原因是害怕孤獨。為了不孤獨,搓麻將砸場子抓人唱國歌接受正能量,寧願搞出一攬子荒唐事,也不願抬頭討回真相。個別的真相營造孤獨,被中共隔離追殺;普遍的真相打破孤獨,被中共建牆封殺。中國的愛慈文化徹底被粉碎,只剩假惺惺的客套,騙來騙去,再不濟互相罵一通,扭打一番後離開,再去碰上另一個。正因為看明白了這些事,我才決定離群索居,走上爆料革命的路。

一味追討殺伐卻對真相不聞不問,我實在不能說服自己,認為這種態度下一切都是理所當然。有關武漢肺炎,第一篇文中我曾問過自己,得出的結論是人活著就得理智;第二篇我又問環境,對中共的意圖有了自己的答案;這次是從人與人的關係出發,說到這,也應該有一個答案:一味無視真相,人禍就成了理所當然。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41206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3751/ […]

0

熱門文章

GM09

1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