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25日大年初一文貴嚴肅負責地向疫區同胞們報告:武漢疫情絕對是人為不是天災!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1171695

親愛的戰友們,現在是1月25號,在紐約的大年初一,是咱們北京的大年初一的晚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相信,昨天在文貴看春晚直播之後,大家都經歷了驚心動魄的,人生中從來沒有人經歷過像這同樣的、這樣的感受。進入了庚子年,也就是說人類上可能是大家都將難忘的,過去48小時的一個中國春節,也叫老鼠年,也是60年一遇的庚子年。每逢庚子年就是大事!

那麼大家看到了,在今天,此時此刻,多少同胞在水深火熱之中、多少同胞生命懸於一線,多少人守著親人的屍體,連哭的聲音都不允許,多少親人瞬間不到24小時,好好的一個人從倒下到火葬,而且骨灰盒都不允許你拍照片……很有可能,人類上一場巨大的人道危機即將發生。它現在是危機,是肯定了!是不是人道的巨大危機?不知道。

所以呢,我們今天雖然是春節,剛才放了這個恭喜發財的歌,畢竟大家今天是農曆的春節。在大家歡慶之時,千萬別忘了,全人類正在面臨著一個巨大的、可能失控的一場人道的生死威脅。那麼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該用什麼樣的心態。我們今天要說,從昨天到今天,中文字體裡出的最多的一句話,叫做“正能量”。

今天大年初一的我先給大家,戰友們,所有天下的人們,給你們拜個早年。希望今年2020年的庚子年,所有人平安、健康、快樂。我給戰友發的信息最多就這三個詞,平安你才有一切,你有病了,你啥也沒用了;然後要健康,然後要快樂。這就是我從爆料第一天我的人生哲學。祝所有的戰友們和天下的人平安、健康、快樂。

然後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在這個庚子年,一起見證,一起發力,推倒共產黨,消滅共產黨。只有消滅和推倒了共產黨,你才可能有平安、健康和快樂。那麼我要說的事情,給大家拜完年了,多多保重,平安、健康、快樂。

(接下來)我要說的是這個正能量。正能量這個詞,是共產黨發展出來的最流氓、最最洗腦,連起碼的一個邏輯性都沒有的,一個大宣傳的,帶著CCP的茅屎坑的臭味的一個詞。它必將成為人類的文學、文字、文化上一場巨大的災難。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什麼叫做正能量?任何事情、任何物體它都有一個中心,沒有一件事情沒有中心的。我們處在一個物質和相對的世界裡面,有磁場的世界裡面,這就不用我說了,一個物理化的世界裡面,任何事情的中心,只要是失去平衡,它一定是不真實的,它一定是傾斜的。所有事情的這個中心被稱之為真相,中心就是真相,真相就是中心,只要你偏向任何一邊,它都不是中心,他不是真相。

什麼叫做正能量?就是遠離中心的一邊。遠離中心的一邊,它一定不是平衡的,一定不是中心,它一定不是真相。那就是共產黨讓你說的“真相”,就是共產黨要說的話,按照他的標准說的話,以他為中心的話,遠離真相的話,叫做正能量。

按照他這個共產黨的說法,全人類說的話沒有一個是正能量的。因為你批判共產黨,你說出真相,你對事情的真相是你遵從的唯一標準和目標。這就叫真和善的問題,這就是真和善的問題,什麼叫正能量?正能量就是:按照共產黨的標準,所製定的標準,以它為核心的標準,遠離真相的標準,這就叫做正能量。誰發明的?什麼叫正能量?共產黨是知道自己黑、假、騙、盜的時候,它讓你只看它那方,叫正能量;不允許看它偷,不允許看它盜,不允許看它假,所以它叫正能量。

所有的正能量這個詞,就是最大的欺騙性。只要在網絡上,只要在社會中提正能量的,全都是被共產黨洗腦的。騙子、大騙子、超級盜國賊!

在網絡上這兩天,搜索第一詞,不是“武漢疫情”、不是“P4實驗室”,是“正能量”。

昨天在北京一個公眾的游泳池,所有的人都傳染到了,把所有人全弄走了,就一個人是裝上袋子到樓上去,所謂的叫獨立管理。為什麼?她是某個公安局副局長的女情人。後來這人不願意,為什麼把我們圈起來,把她弄走?為什麼把她獨立起來?他們說:要說正能量的話,你不傳播正能量,我就把你抓起來。這位戰友給我打電話,他說……我不能說他罵人的話啊,我R他八輩兒祖宗類似的話……

對了!傅希秋,大過年的,我R你八輩祖宗傅希秋,傅希秋我R你八輩祖宗,傅希秋,傅希秋我R你八輩祖宗,你的FBI呢?我不能忘了罵你。

這人說:我R他八輩祖宗,這公安警察說正能量,就讓我說假話,不准說真話。公安局把他的小情人用著一兜把她放屋上去,讓把我們圈屋裡面來。

最後這人鬧得厲害,讓他出來了。也在他的公寓裡面,不允許他出來,電梯也不能用了,消防門都給鎖上了。這就叫正能量,不允許告訴別人真相。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你們覺得正能量這個詞,如果在庚子年2020年還要成為任何人的口頭語,我們戰友之間第一個,今年要和共產黨的正能量,要跟它拜拜。這是分辨偽戰友、真戰友的標準。對不對,戰友們? ——按照台北選舉的話說,你說“是不是”、“好不好”。

哎喲,我喊了半天、喊的嗓子都冒煙了都。不好的都走開吧。

戰友們,剛才我喊半天,在音樂中喊的。

簡單的說,正能量是共產黨洗腦的詞,我們的戰友發現公安局長把他的小情人,獨立地給請回他樓上公寓去,把其他人關起來的時候,然後別人質疑的時候,說要講正能量的話,否則我把你抓起來。最後在反抗當中,也讓這位戰友到了樓上房子去,沒有把他送到所謂的隔離區去。

戰友們,反抗是唯一的機會。這位戰友給我打了電話出來,他讓我說你把這錄音錄下來,他說到時候你給我放出去。我現在為了他的安全不放。我這塊有很多很多錄音,昨天給我發出來的。

北京基本上已經是,他不是要封京,不是要封城,北京現在完全在失控狀態。

咱們這位戰友也不是一般人,也不是一般人。

不行我這衣服太濕了,我得脫一下。大家記得這件衣服吧?這就是那個5600美金那個Loro Piana,咱們郭戰裝的原本,原本。看這孩子來了,孩子來了,盤古的孩子,盤古之子。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個戰友啊,他給我報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他本來是一個紀委的工作人員,他們說現在紀委裡面已經死了六個人了。北京啊,我今天負責任地告訴大家,紀委,北京市紀委已經死了六個人了,而且有嚴格保密!為什麼死了呢?就是當時在武漢去抓人的時候,把家人給抓了。倒霉呀,報應啊,這個家人染上病了。紀委死的所有人當中,沒有一個發燒的,當時全都誤以為是出現了刑事案件,結果後來發現完全是傳染。這個事情發生在大概七八天以前,非常滑稽的事情,這個被抓的人,這個家人當中他並沒有全家感染,但是專案組卻被傳染了,這是一個消息。

另外我告訴大家,這位戰友透露了一個讓我很震驚的消息,說:王岐山在廣州換腎期間,曾經到武漢呆了四天。秘密到武漢呆了四天,是坐火車到達的武漢,在武漢呆了四天,完全是特殊軍人全部保護,用專列到的武漢,到武漢呆了四天專列回的北京。中間還有停留,大家未來會看到視頻,王岐山到武漢的視頻。這是讓人很嚇人的。

王岐山從廣州換完腎,為啥提了著尿袋子,揣著擀麵杖子,揣著老江財神的愛馬仕戳了亮的皮子啊,跑到了武漢,他到底見誰了?幹啥了?這位戰友的信息對我是一個震驚!我就納悶,這時候他去武漢幹嘛?這個時間我一核實,一算,跟這病毒出來差不多。

還有一個,這位戰友說,據他所了解,他這個完全是聽說啊,剛才那個是他完全清楚的。他說在紀委這個人死以後上報過,中央沒有任何回复。武漢疫情出來之前,中央得到幾個密報,緊急報告,北京上層沒有回复,這完全是不和常理的。

特別是當時是報給韓正的,韓正副總理是管公共衛生的。說韓正不但沒有回复,下邊包括省長、省委書記給緊急報導時候,韓正一概不回复。這就有點不正常了,一個管公共衛生的副總理,在這種大事面前,那得第一個先卸責,報給王岐山,報給習近平。那是一定的,否則以後你找我的麻煩啊,你說是我的事啊。不回复!

他不回复的原因:第一個,他不想讓習知道,或者根本沒讓習知道,他也不讓你說話。第二個,給習說了,提前有默契,不給你回复,等待事情發展。現在這個事情啊,真的是非常的詭異了。

很多戰友們給我發來關於這種事情的信息,我說請先看路德節目,路德訪談,把路德最近的節目看完你再來問我,我真沒法回复。

昨天那都幾十萬、幾十萬的信息戰友們,我抱歉了,我真沒辦法一一回復了。你聽我這嗓子都成啥了。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國內現在,我剛才一開始說的,所有所說的宣傳正能量,就是讓你不要說真相,跟黨的口舌一致發言、說話,遠離事情的核心本質——叫真相本質,叫做正能量。正能量就是一個事情的一個片面的標準,那也就是共產黨的那個標準,那就是騙人的標準。

今天中國武漢疫情,所有的外國人,包括我馬上要跟人家幾個視頻的,問我第一個看法,問我怎麼看法?我告訴他們, 我說如果這件事情沒有鬼,共產黨沒必要瞞。我說你先告訴我共產黨有什麼責任,我沒有證據,但有一點,他掩蓋事實,這個是他最大的罪過,這個西方、全世界和所有受傷害的人永遠都不能忘了。

政府的第一職責,就是要把這種重大疫情,第一時間要公告,這是基本上公共管理學和國家政治學的一個基本常識, 你掩蓋真相你絕對另有他心和別有目的,這是第一條。

第二條,在武漢也好,在現在全國各地、各省發現這麼大的疫情,連走在最前線的醫護戰士竟然沒有任何的防護措施,完全沒有任何醫療措施保護在前線的醫護人員。更重要的事情, 所有共產黨的政府部門不採取任何公共的防範,一二三的基本的國際上世衛中心發表的公共醫療事件的標準,也沒配備醫藥,而是派軍隊進行鎮壓,這是第二條公共的犯罪。

第三條,如果這個病毒沒有問題,為什麼從12月7號、9號、10號、17號、19號,相繼發布的版本全部都是假的?你為什麼要說假話?

另外一個,2018年1月、2月、3月、4月,中國所有的官方文章,特別是王岐山的女朋友財新,為什麼她最早發現了,最早提出了所謂的中共在武漢的P4— —就是化學武器、生化武器的研究中心研究出了冠狀病毒,類似於當時的非典病毒。為什麼胡舒立知道?武漢沒有報紙嗎?武漢的媒體死乾淨了?中國的媒體死乾淨了?為什麼你胡舒立知道?胡舒立的文章就能爆出來?誰給你的權力?你從哪來的信息?

一直到現在,反腐運動,和今天的武漢非典,和當年2003的非典,唯一的一個核心、正能量,就叫胡舒立。

所以我告訴西方,你們為什麼不去把這三條搞清楚?你把這三條搞清楚了,你就明白了。

大家可以看到,北京封城,全國封城,香港馬上也會封城,別聽林鄭月娥的,一定會封城的。然後現在很多國家接下來,一會,今天到今天晚上12點以前很多國家會拒絕中國的旅客和飛機,遊客和飛機,這已經不是開半點玩笑了。這個很有可能會全世界宣布,中共還有中共綁架下的14億中國人民成為一個大疫區。那成為疫區以後,共產黨,那將成為全世界代表著14億中國人民,就是三個代表,那就是新的解釋了。

代表中國人民,在全世界人民,被人家全世界給封鎖了。成為了疫區。第二個代表,代表著全中國人民向世界傳播病毒,而且是自己造的,而且被世界現在開始全面的反抗和攻擊,把中國人成為了一個不受歡迎的已經動物的人,不是人類的動物了。第三個,很有可能中共把中華民族,代表著中華民族,真的走向人類上最大的災難。

這是中國人相信共產黨,被共產黨洗腦,沒有信仰、自私,被共產黨操弄和失控的一個必然結果。

如果這個事情沒有那麼多人自私、害怕,不敢面對真相,14億人沒有一個英雄,14億人不敢站出來推翻他們,他們根本不敢玩這種可能性的人造的生化武器的,這麼一場政治運動和政治戰爭。

如果說過去幾十年,共產黨每次不是屢屢得逞,操縱民意,所謂正能量,遠離真相,以假代真,以惡代善,屢屢得手,中共就不敢試這一場所謂的正能量,掩蓋真相的這一場人道的危機,它就不會發生。

如果不是中國老百姓14億人民這麼自私、愚蠢地……頭兩天,人人喊打,希望香港人死絕了才好。我們任何一個有常識的中國人都要記住,香港人是我們的同胞,台灣人是我們的同胞,新疆維吾爾人,西藏是我們一國的,是我們同國呀!我們吃了共同的喜馬拉雅山的水,我們是活在一個共同的炎黃的土地上啊。

共產黨殺新疆人,抓新疆人的時候我們說什麼了?共產黨抓西藏人,殺西藏人我們說什麼了?

共產黨剛剛的三十幾年前改革開放,利用華僑,利用台胞,利用港澳台胞。同胞們給的資金,技術的支持,成就了中國歷史上所謂的改革開放。

我們還沒過上幾天好日子呢,只是把盜國賊養富了。就開始罵香港人,像那個徐焰將軍似的,香港人三分之一都該消滅,另三分之一是王八蛋。

像那個孔慶東王八蛋,就把中國企業家,還把香港人罵成狗。香港人大街上母女被強姦、被殺害、被輪姦,大陸人幸災樂禍。

台灣人人家想說個真話的時候,就要打過去,天天要弄死人家的時候……

美國人和中國人每年搞上萬億的貿易GDP咱們還要幹掉美國的時候……

全世界的華人走到全世界揮舞著紅旗,罵著香港人,操人家媽,操人家祖宗,高聲大喊,震遍世界的時候……

共產黨要領導世界的時候……

中南坑的人,這個王岐山坐上787飛機,有幾十架私人飛機,一個海航有100多架私人飛機。把王健給殺害,穿上紅褲衩,印著藏經(也可能是雙修的藏經)。當陳峰肚子上頂著處女,王岐山頂著處女,告訴處女:我是來成就你來了,你的痛苦就是你的幸福,我破了你的處,你就可以成仙了,你就永遠死不了了!

當一個個楊改蘭把自己的孩子頭砍掉,把自己砍死的時候;自己的老公回來給她守著七七,自己再自殺的時候;然後定義為她神經有毛病的時候;只為了300塊錢就剝奪她一家人生命的時候……

這個國家不出問題,那不正常! ! !

我們不反思嗎?

什麼叫正能量?正能量,你就是傻子,你被騙了,你要去騙別人,你要幫助共產黨騙別人。

今天的非典,今天的所謂疫情,所有戰友們去看一看,整個14億中國人有敢說真話的嗎?共產黨就這麼牛叉嗎?它真的那麼可怕嗎?我就不相信你們染了病,你往那鍵盤上,你往走路的人臉上吐啥?你找警察呀,你找政府官員,你找他臉上吐去啊。

你們為什麼只欺負我們的草根,欺負弱者?為什麼不敢對著那些來鎮壓你們的解放軍?為什麼不敢對著那些警察?為什麼不敢對著穿著棉襖,戴著口罩的那些官員,找他臉上吐吐沫?

為什麼這些醫生,你在死的時候在地上哭?你就不會抱住那些當院長、當官的,別讓他離開,親他,吻他,跟他練雙修!

你們當官的撒謊,騙人要死那麼多人。你還讓我給你跟著你撒謊!這叫正能量?你大爺的!你有沒有點人性啊? !

這大過年的,你們家拜年,你們年拜,你們吃香的喝辣的,炸麻花、弄五花肉、包餃子、吃鮑魚、練雙修、喝茅台。然後你讓老百姓傳播正能量,然後死了以後不准說話,直接送火葬場去。

大家上網查一查去,有一個軟件,專門是查中國火葬場佈置的地點的,你查一查紅點,在中國。

文貴爆料革命,我們創造了多個第一。最早讓老百姓存糧食的,就是我們的路德先生,我們的爆料革命。最早告訴中國人民,中國這一年來生意最好的:監獄、火葬場、墓地!

王岐山家族是中國養老產業、殯葬產業最大的控制人。

你們當時聽到,認為我們胡說八道是嗎?中國多少個監獄現在私有化,你們知道嗎?大家去查查去。你們在中國的地圖上查查新蓋的這些所有的監獄,所有新蓋的養老設施,養老產業,包含這個火葬場,有多少在過去一個月,全面啟動24小時。

現在官方公佈1400人。共產黨,今天記住郭文貴的直播視頻。如果你要能說是1400加一個0,你要能結束的話,我承擔一切法律責任。我這大年初一的。

你記住,現在是互聯網的社交媒體的時代,科技的時代,大家千萬記住。你可以搞互聯網的防火牆,你搞不了衛星的防火牆,同時你用的芯片全是外國的。外國祇要想知道,沒有不知道的事情,沒有可能有不知道的事情。你的火葬場正在全面運行,一點全是紅的。大家去看一看去,不要再去騙自己了!

現在全人類,全世界,所有人都在問一個問題:為什麼共產黨它要把各省給封省,把那些溝全給挖了,它是讓他們死嗎?你有這個精力,你送點醫療設施、防護措施。你有送軍隊的這個力量,你為啥不多把各地的醫生送到前線去?你為啥不去保護醫生?那些醫生太偉大了,太可憐了,為什麼不去保護他們呢?

你卻把那些公安局長的情人送到樓上去單獨照顧,這叫正能量?

共產黨邪惡到什麼程度?你叫你中南坑里邊的人打電話給我,給我錢,把我家人送美國來,然後讓我反路德。你連這種下三濫的招你都想得出來!

我有這麼愚蠢嗎?我有這麼賤嗎?我有這麼爛嗎?我郭文貴:好,你把我家人送來吧,然後你把這錢給我吧,然後我開始罵路德。我能在紐約,我能從18樓,我走到1樓去,我有機會嗎?老天都看著呢,那不是霹靂年,那就叫雷劈年了!

你們也想得出來!共產黨啊,共產黨啊,你們真是,你們真爛到家了。這個時候了,你想到跟我郭文貴做交易。你個王八蛋,你真是low到家了!我就是個豬也不會跟你做交易,何況我還那麼聰明。你想想我多聰明,我能上你這當嗎?

那美國政府不(監)聽電話的?聽了郭文貴要跟共產黨做交易,然後砸路德,要出賣戰友。然後我家人出現在紐約了,然後錢還給我了。美國人說:唉呀,郭文貴你幹得好。你這不是純粹讓我郭文貴,不是自殺,是讓美國人,以美殺我,以錢殺我,以我的親人殺我,你覺得我有這麼爛嗎?我的道德像你們一樣嗎?

從這件事情上,它更加印證了一個問題:他們恐懼爆料革命,恐懼我們的G-news,它當然也恐懼路德先生和戰友的所有直播和視頻!

更重要的事情,他要掩蓋真相!如果沒鬼,你掩蓋啥。

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向老百姓說,我承擔上天發生的這種天然的傳染病的責任,沒有啊,哪國都沒有。但是你是一個公共的、人民的安全的負責人,你有義務,有責任,告訴老百姓真相,和採取必須所能採取的措施。所以你最核心兩樣都沒做,不告訴老百姓公共安全、公共的人道危機的真相,你犯罪了。

第二個,你沒有採取,相對的,相應的應該的措施,你犯罪了。你不保護醫生,你不保護那些前線的醫生,你只威脅他們,不准休假,不准請假;然後給你檢查病,不相信醫生,要另外一個醫院檢查;把家人作為威脅,你敢有什麼把你家人全抓咯,吊銷你醫生資格。這些醫生都愚蠢啊,老子不要這醫生的資格了,你要它幹啥啊,你死了那玩意兒還能救你回來嗎?現在,所有的醫生,都應該抬著病人去政府,要問政府,為什麼病人他不能提前知道真相。

“可控、可防、可治。”你可控在哪呢,你可防在哪呢,你可治在哪呢? “人不傳人、比非典輕微。”現在已經全世界得出結果了。爆發時間三個月,最嚴重的是在兩三週以後,少了說二三十萬,現在實際早就超過了。多了說可能達幾千萬,甚至上億。而且,此病毒完全是不可控,不可防,很難治,隱藏極強;而且有可能不發燒,還有可能沒症狀,而且有可能傳染給別人以後它還沒症狀,而且它攻擊人的最弱的地方,包括你有痔瘡它都攻擊,你有眼疾它也攻擊,你手上有個膿包有個感染,它手也攻擊,就是他攻擊你身上曾經受過的傷,和常受傷感染的地方它都去。腳瘡,現在發現了,在廣東,很多因為廣東有香港腳的,腳瘡,腳瘡癢,一撓出血出膿,完了,染上了。不是開玩笑啊戰友們,但是雙修有沒有感染我可真不知道啊,那你得問陳峰去了,問王岐山去了,雙修行不行。

但是咱們所有的戰友,我可以告訴大家,這就是爆料革命最偉大的地方,沒人能擋得住。爆料革命在國內數十萬上百萬的人上外面傳播信息,沒有一個世界上所謂的王八蛋公正媒體敢講真話的,沒有一個明鏡這種王八蛋媒體敢講真話的,沒有一個王八蛋的博訊敢講真話的,只有我們的爆料革命媒體,敢如實地告訴外界。悲哀中的悲哀,萬幸中的萬幸。悲哀是中共啊,控制了全人類的媒體;萬幸中的萬幸,我們有爆料革命。

你看看我們的路德先生,你看我們的江財神,你看我們的艾女士,我們的安紅女士、薄博士,一個個戰友,全都累成那樣了,他們承擔著多大的風險,多大的責任!我覺得現在這事過後,路德先生應該和路、江、安、艾幾個人,共同給他們申請諾貝爾和平獎。真的,這完全是有可能的。

然後給他們申請完諾貝爾和平獎以後,把他們的雕像給他們立在中國的黃河邊上,每天讓他們看著濤濤的黃河之水對他們的敬仰,他們可能要成為民族的英雄。

然後在江財神鵰像旁邊,給他掛上一大塊愛馬仕的皮子,讓他終生去蹭愛馬仕的皮子;給安紅女士脖子上掛十幾瓶北京二鍋頭;給路德先生嘴上抹上油,口才最好的路德;我沒見過艾女士啊,聽說艾女士是大美女啊。艾女士應該在中東呆過,給她弄一駱駝給她騎上,這就是非常精彩了就。完後咱們背後的幾個戰友,最牛的博士,給路德爆料最多的博士,包括給我爆機密最多的博士,所有這些博士都應該讓他們騎著王岐山,騎著孟建柱,騎著孫力軍,騎著他們,然後讓他們喝著酒,吃著鮑魚,然後嘴裡叼著雪茄。這雕像,在黃河上弄上一片,然後叫爆料革命公園。你看這個多精彩啊,那可比那個什麼,拉斯維加斯用鐵皮搞了個六四,現在已經爛掉了,比那個好多了吧,而且這錢我出,不募捐,不募捐。

我想給大家(講)啊, 在多大的事面前,恐懼可能會讓你染上病的機率更大,抑鬱讓你染上病的機率更大,如果你沒有善心,你自私,你染上病的機率更大。一定不要恐懼,一定要小心,不要自私,同時一定要愉悅的心情,比打胸腺肽管用。

大家看過我的照片2003年非典的時候,我天天開會,我給大家做好最好的防護,開會有時候我就把口罩摘了,我不怕。為什麼?我相信我身上,我的精神狀態完全可以把它幹掉。我們給多少人送東西,我去送去,但是一定要小心,我這是碰啥就洗手,然後戴口罩的時候很小心,拿口罩也很小心,在小心中,自信中,開心中來防範你的敵人和病菌,是最好的辦法。更重要的我相信上天,說實話。

這個昨天有朋友說,王岐山告訴他說,放心吧,好好過年,少見人,在家貓著吧,多看看電視劇,學學歷史,說二月份這事就完了。哇塞,這哥們儿說,老郭我可不知道這事準不准啊,他說老爺子原話,讓我在家看電視劇,看書,少見人,學學歷史,說二月份就完了,他說他咋這麼有把握啊?我說你好好看看那個路德節目,還有上海外的所有社交媒體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從這個王岐山說二月份就結束,我真的我有點搞不懂,這事還真得叫老江、路德、安紅啊、艾女士你們談談吧,薄博士、熊博士,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些啊,剩下的不知道。

另外一個,香港,這件事情在香港引起了這個事情,香港有可能變糟糕,應該是在明天和後天。為什麼,昨天晚上在香港周圍,湛江和珠海還有增城,還有茂名、中山,警察有異動,醫療戰線有異動,而且又來了一大批所謂的醫療車。從這些現象來看,和林鄭月娥說暫時不封港。應該是總體估計,接下來一周香港天氣會非常不好,香港天氣不好對抗議人士是個很大的一個影響。同時,如果疫情擴大,這個時候,救援人進來,把所有這些東西進來,以救援為名封港是有可能的。然後香港一封港,叫關上門,就是抓人啦。那又會把勇武派,什麼什麼派,全鍋端,這是有可能的。然後疫情結束了,然後就是來自於德國,跟中國合資的疫苗誕生了,或者說某個王岐山控制的企業,孟建柱的企業誕生了。

大家千萬別忘了,去年五六月份我就告訴大家,孟建柱一直住在武漢,一直住在廣東,這個孟建柱住在武漢住在廣東可不是好事。武漢最早是最積極反對香港的返送中運動的。大家要記住,這個孟建柱和王岐山,孫力軍和吳征這樣的人走在一起,這就一定是天下最壞的事。

全世界政府人員,也都注意到了,中共上層的所謂的歌舞狂歡,完全置之不理,他認為這種冷靜,這種冷酷背後必有原因,只有王岐山,孟建柱,楊潔篪,楊潔篪啊,千萬別小看楊潔篪,楊潔篪絕對沒那麼簡單。包括他對整個國際上最近的活動。大家去看一看,這都是相關聯的。所以接下來我覺得香港可能有大事!

而且,對台灣那塊兒。大家看一看福建,福建最近也有異動。這個共產黨一旦要是一箭三雕——拿下香港,拿下台灣,同時又定向地把自己所要除掉的目標除掉,然後把世界經濟搞垮,什麼中美協議第一部分、第二部分,你愛哪玩兒去哪玩兒去吧又是,一切結束。

共產黨就行啦,郭文貴你不是說6月4號我們要滅嘛,我們好著吶!台灣、香港、澳門,整個都拿下啦!國內人都不敢出門啦!反我們的人全死乾淨啦!美國的經濟下滑啦!中美貿易沒有啦!你看6月4號我還在這兒吶!

呵呵,有可能,是麼?我會告訴大家,絕不可能!

我6月4號,記住去年的6月4號,2019年6月4號,我說2020年6月4號,將是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建國日,不是胡說八道,我是有原因的!

第二條,三年前爆料我說,三年內滅共,我更不可能胡說八道,我胡說八道不了三年。我就是胡說八道也不會到三年。

第三件事,我說“潘多拉盒子”,我要是說到三年,沒“潘多拉盒子”,你覺得郭文貴可能麼?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爆料革命中無我,是多麼地重要 。昨天在我們常委群裡面,我們一個最最重要的戰友,是一個非常有信仰的人。在他的一個推薦的一個戰友上,發生小衝突以後,突然間就精神崩潰了快,非常不理智。講了很多話,我也很震驚。什麼叫無我?無我真的是在觸及到你的利益,讓你不舒服的時候,甚至讓你感覺到受傷害的時候,你還能站在爆料革命滅共的事業上——這叫無我。無我不是把自己給弄死,也不是把自己給燒了。

還有我們最最堅定的某個戰友,從來沒說過“不”。最近被背後的多人、高人以老戰友的名義,在背後挑唆、離間。跟Sara,跟很多戰友們,跟我開始爭,跟七哥開始爭這爭那——爭名義。這個不是無我,因為你還在乎這些名和在乎這些利。還要什麼道歉,你不是無我,你是非常大的我,這都是魔!

我告訴大家,郭文貴所說的三年爆料革命滅共,2020年6月4號是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國慶日!以及“潘多拉盒子” ,和我希望我們的爆料的戰友們無我,不拋棄、不放棄、不忘記。

而且我說萬佛萬神,我們相信上天的使命。我們追求的事情,就是一個有法制的中國。

就像這種非典發生,和疫情發生,法律規定你必須公佈真相,不公佈真相你將進監獄,你將受懲罰。這些醫生必須以最好的保護,他的家人必須收到最高的尊重。然後要向全世界通報情況。這叫法律,不是你政治決定的,這叫法律,依法治國。

然後要有信仰的自由,如果武漢疫情,這樣的事情發生,如果你有信仰,你一定會說出真話。共產黨哪個黨不讓你說話,你也會說真話!你會以真以善面對所有的生命。甚至疫情就不會降臨到你的身上。 一個有信仰的國家和民族,不應該有這樣的疫情,因為我相信上天。

昨天路德節目,講了一段我沒聽,是國內的一位老大姐,這位老大姐發給我一個語音,她說這是我聽路德節目講得最好的一次,說文貴你一定要聽。我真的還沒有聽完,沒時間,但那一段我聽了。路德吭哧掰哧地,流著鼻涕,感冒了。說什麼呢?說他相信上帝。有人說,他相信佛,你信佛,你信上帝,你見過麼路德,見過上帝麼?你見過佛麼?路德說,這個邏輯完全是矛盾的,完全是不懂的,大概這個意思。就像一個人說,你見過你爺爺的爺爺麼?你沒見過你爺爺的爺爺,是不是你就不是你爺爺的孩子啊?哎這個問題路德說的太好了!你說郭文貴口才好,我都沒說出這詞出來,哎路德說出來了。路德口才好得什麼開光了,真開光了!我估計老江的愛馬仕皮在嘴上給他蹭了不少。哎呀對不起啊,你別蹭了老江再蹭嘴去,這不好啊!這個老江乾的出來啊。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路德這話講得好:你沒見過你爺爺啊,沒見過你爺爺的爺爺啊,你就沒你爺爺就不存在是麼?你沒見過佛祖,你沒見過耶穌,你沒見過聖母,你沒見過穆哈默德,就沒有是麼?這不是胡扯(嘛),這就是共產黨的假邏輯,所謂的正能量,全都放狗屁!

人類上,現在世界上所有的所謂基因學家,科學家,我問了N個人,大家知道你說能跟我對話都什麼人。我問他們,人傳人,這個東西是吃蝙蝠,吃蛇,吃竹鼠。他們說:荒唐! ridiculous!他說絕不可能!他說我告訴你,你別看中國人吃那麼多奇怪東西是非常不好的,是有傳染病的,很多中國人身上有很多病菌。他說我告訴你,吃最爛東西的是非洲。說在山上生存的人,那不早傳染了麼?幾萬年了。他說老鼠也好,蛇也好,特別蟑螂,幾千年上萬年在地球上,怎麼可能?完全胡扯!動物上自發地傳給人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可以這種大面積傳發啊,可以人對人某種時候,在你身上有細菌是可能的,變成傳染病不可能!這是為什麼艾滋病到現在,全世界都懷疑是當年美國,可能是其他國,當年研究白人或者黑人啊,黃皮膚之間的基因差異的時候,一不小心給漏出去了。或者也有人有意放的,那都是可能的。到現在都這樣懷疑啊。美國有N個這樣的電影,為什麼艾滋病是那個樣子。

所以說現在,所有全世界的科學家,包括以色列的,我們的好朋友說,這個武漢疫情絕對不可能是來自自然載體,絕不可能!就是來自自然載體,你根本沒有機會這麼快搞明白。絕不可能!這完全是一個人為的。至於是有意的?現在是人為的,絕不用懷疑!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這件事情,需要證據,需要證實。

所以說呀,路德先生這個雕像,和老江同志的雕像,安紅的雕像,艾女士的雕像,還有我們背後的那幾個戰友高級博士的雕像,必須雕塑在河南鄭州黃河邊上,天天讓滔滔的黃河水錶達對你們的敬仰!

這個親愛的戰友們,今天啊,我們這大年初一了,我給大家要說幾個重點。

國內的情況,根據目前看,失控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第二個,這個事情是來自於自然這個動物絕不可能!肯定是被人操作的,是人為的。這並不是人為的,是人培養的。但是是有意放出去,還是無意漏出去,這要一個最後的結果。

最後, 大家記住的事情,世界將把中國很有可能列為疫區。中國人民要做好最壞的準備!糧食,在家生活,保護自己。

另外一個,我們現在最要保護的,戰友們,所有的中國同胞們,保護我們“稀有的中國動物”,不是大熊貓,是中國的醫生。中國最要保護的就是兩個方面:中國的醫生和中國的老師。如果你們真的是有唾沫想吐的時候,你應該吐給那些警察;吐給那些不讓你們說真話的人;讓你們傳播所謂的那些“真相”的人。那個“真相” 是他們操作的。你們去找他,不能欺負這些醫生,更不能對這些無辜的人。

另外一個,法治基金,所有支持的戰友們,和所有捐過款的戰友們,你們有什麼需要,請給法治基金留言,或請跟我聯繫。我告訴大家我們做的事情現在不能說。

告訴你們,全世界都震驚的是,中國政府不允許外國的支持和讚助,大量的海外人士想捐款、捐物的全部被停止。

任何個人,所提出來給武漢捐的,我告訴大家——我負責任的說——你全是騙子,全部是騙子!你沒有機會把東西送到武漢疫區,你不可能有這個能力, 共產黨現在防海外的捐款、海外的物資,比防疫情還誇張。因為它不想任何人,成為在這個事情上讓它失控的一個權力。

我們從日本帶進去的一些醫療(設備)、一些口罩,成功地送到了我們的一些朋友手裡,但沒發完,最後的時候警察來了,給拿走了,也沒說啥,說我們要拿走,我們要驗證你這東西合不合標。

任何人在這個時候搞募捐的、搞捐款的,戰友們誰給捐款你都是傻子。你捐那個錢,共產黨、王岐山、孟建柱、陳峰,他放個屁的錢都比你多,中國現在的外匯儲備,政府一句話,那習近平主席一句話就免幾十億美元,送幾百個億,你算啥錢吶?所有個人拿出來捐款的、包括紅十字會組織,這都是騙錢的。

我們只能相信什麼?在外國的權威的NGO機構,公開地在大家的監督下,承擔法律責任的情況下搞募捐,大家要相信。法治基金現在不接受任何關於武漢的捐款,因為現在我們沒有渠道、沒有能力把東西送過去。我們所有現在做的,是我自己拿錢,然後想辦法很少量的進去,但是這根本是九牛一毛、大海一滴之水。絕對是不可能的。 任何人以個人名義給武漢捐款的一定是騙子。

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什麼,呼籲大家了解真相,比募捐重要,給大家傳播真相比募捐重要,傳播爆料革命,還有G-news上傳播的所有來自國內的新聞,還有路德訪談當中所有的專家的對談,比什麼都重要,比捐款都重要!這會救人,這是我文貴的觀點。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我是今天大年初一把這個情況給大家報告,我就不說了,美國有些事兒和行動,你們今天下午看公告吧。

美國、歐洲、加拿大、日本,接下來,今天,今天下午大概在9點以前,會有一系列的公告,俺就不說了。我不是預測家,我也不會預測,我也不會猜,大家去看看,會震憾大家,會震憾大家,會超出你們想像的震撼。

所有國內的戰友們,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

哦,對了,我要說幾句啊,國內我的同事們我說幾句,盤古的員工、裕達的員工,還有方正的員工,還有其他的公司的員工我就不說名字了,我知道現在發生的事情,我也不能給你們一一地聯繫,大過年的。 河南中嶽廟、少林寺已經全封了,我們每年去拜神、請神、感謝神的活動推遲,等到開廟咱再去。但是幾十年來,二三十年沒改過的習慣不能改,這是我給少林寺、中嶽廟的承諾,你們不要改。但是現在關了你也去不了啊,開了再去。另外,酒店現在已經被停止所有的婚宴啊、宴會啊,全部取消,服務生、員工們都戴著口罩,現在大部分客房都已關閉。

我現在給所有的同事們,我有以下幾句話,昨天我通過各種辦法能發的員工我都已經發了,我再給大家說幾句啊:大過年的,所有的同事們,我先給你們拜個早年,感謝了!所有同事們,多喝水、多喝水,我這給不了你們紅包了,多喝水吧。

第1條,就像你們得到公司內部發的信息是一樣的,先保員工安全是第一位的,千萬記住,所有的問題先保員工安全,保你的人身安全,一切服務於這個;

第2條,要保所有來我們這個酒店,或者說跟我們有關的人的安全,我們是開酒店的,我們首先是對客人要負責任,我們是能不讓人家來就不讓人家來,或者說來了以後確保安全再讓人來,客人是第二位的;

第3條,一定要記住,把你們的家人放在最核心的位置上,然後就是你的家人;

第4條,是公司的工作,公司的工作和公司的利益最狗臭屁不是。

這就是咱們公司的文化,大家記住啊,堅持、堅持、再堅持。公司的文化:情理並重。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員工的家人情、員工的生命和感情第一重要,我們的人和我們的客戶的感情、人性,第一重要;然後再說狗屁的事,拿工資,再說工作的事兒,現在不重要,公司利益最不重要,遵守公司規章制度最不重要!好了嗎同事?都明白了嗎?祝所有的同事們,2020年庚子年,你們家人平安、健康、快樂。

這就是文貴的直播,謝謝所有的戰友們,咱們一起祈福啊。你們聽到了我們家外邊,今天是人歡狗叫啊,一堆狗來了,一堆人來了,一堆孩子來了,都是來拜年的。今天多少紅包發出去,我的媽,老多人了,昨天我們的大餐吃得,哎呦,我的媽呀,那真是!我現在懂了,吃不動這個道理,到了一定年齡真吃不動了,這餃子好吃的,那日本魚,這個孩子給我帶的日本雪茄,我的媽啊,我以為是一千多英鎊一根,結果今天早上人家說,你把這東西發視頻出去了,那可不是一千多英鎊一根啊,我說是多少?說貴得多!嚇得我都不捨得抽了,哎呦,好酒我也不能喝啊,然後今天中午是大鍋菜,來自於世界各國的大鍋菜,這個意大利的朋友給我送這麼大一個Travo(音),前幾個的Travo(音),最好最好的。所以說今天初一了,拜年發紅包。

我現在在2020年第一個農曆的初一,首先為我們全世界人民,十四億同胞,香港同胞、台灣同胞、西藏同胞、新疆同胞,特別是為我們武漢疫區的醫生們、護士們,和在前線執法的有良心的工作者們——不是全部警察啊,絕大多數警察都是好人,有一小部分警察絕對是壞的啊,執行共產黨這種邪惡的法的都是壞人,包括前線的窮人家的軍人孩子,都不容易,對你們表示尊敬,同時為你們家人,為所有人祈福,祈平安???

阿彌陀佛!

親愛的戰友們,再次地祝所有的戰友們平安、健康、快樂!

接下來我們將真正地進入到,按照上天的使命,聽從上天的使命,為十四億中國人民擁有一個沒有恐懼的,子女有未來的,中國人所必須擁有的,真正的法治中國和信仰自由的中國,讓世界人民尊敬的中國人的未來,而全力奮鬥!

2020年庚子年,一定是第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人民的最新的、最早的第一年;

2020年6月4號,一定會是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誕生的第一年,沒人擋得住!

這是來自於太陽,上天的力量!

親愛的戰友們,莘縣陽谷縣搭縣,咱們走著看,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謝謝!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多保重,注意安全,謝謝,謝謝謝謝。

聽寫:【GM39】發布:【GM31】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92112/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