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戰爭系列:(一)威脅

新聞來源:Asia Times – 亞洲時報, January 15, 2020

作者:Grant Newsham – 格蘭特·紐瑟姆,臺北

新聞翻譯:InAHurry,海阔天空,Demos 迪陌思

簡評:海闊天空

https://spark.adobe.com/page/x9ckN58z9chka/

簡評:人類容易遺忘,歌舞昇平中往往會忘記戰爭的威脅,高速發展時會失去清醒與警覺。世界已經習慣和平很久,所以對突然可能爆發的戰爭要麼後知後覺,要麼缺乏勇氣去正面對抗。 但臺灣海峽的戰爭威脅真實存在,伴隨著中共國日益嚴重的經濟、政治、民生、區域危機,伴隨著中共高層領導對日益湧動的社會危機舉足無措、驚惶失色,伴隨著中共統治合法性不斷被國內外民眾質疑,中共權力核心完全可能悍然發動對臺灣的進攻。 在全球經濟你中有我的格局下,戰爭一旦發生,全球經濟蕭條不可避免;在全球政治格局錯綜複雜的情況下,戰爭一旦發生,美國、日本、東南亞到非洲、拉丁美洲和中東,都會有巨大的政治動盪。 在軍事科技一日千里的幾天,核戰爭和核威懾也並非不可發生,世界的噩夢會真的降臨。 所以,綏靖中共多年的美國一定要警醒,長期依賴美國的日本要做出正確選擇,世界人民要堅定信心,站在正義的一面,一起捍衛世界正義的和平。

台海戰爭不是天方夜譚

如同1939年蘇聯和德國對波蘭的入侵一樣,臺灣之戰將產生全球性後果

這是第一篇

戰爭是否有贏家是個哲學論題。 1945年的德國人和日本人顯然認為戰爭是有勝利方的。 也許更好的說法是,在大多數的衝突中,有人的損失比其他人的更大。

如果北京試圖武力統一臺灣,就會是這樣的一場沒有贏家的戰爭。 而習近平很可能會這麼做。 他在2019年1月的演講中曾宣佈中共「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而是保留「採取一切必要措施的可能性」來佔領臺灣。

臺灣選民在上週六為總統大選投票時很清楚習的警告,但他們決定再給蔡英文四年的執政時間。 這顯然不是習想要的大選結果。

關於臺灣海峽衝突的辯論大多數都集中在對中共發動進攻的準備和實施上:北京是否會發動進攻,他會如何進攻以及臺灣是否有自衛能力,美國會不會或應不應該介入以及美國是否應該向臺灣出售這種或那種武器裝備。 這樣的討論是有用的,但是臺灣戰爭的實際後果和長期的連鎖反應值得更多的關注。

台灣之戰的後果一定是全球性的,好比是1939年蘇聯和德國對波蘭的入侵。

本文討論的是一但開火後將會發生的幾個關鍵方面,以及隨後對全球經濟和政治的影響。 目前設想的情況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對臺灣全面的襲擊,但值得指出的是,即便(中共)的「有限」襲擊,例如对台湾某個近海岛屿进行袭击,也可能隨時擴大。

鑒於北京一再表示要佔領整個臺灣的決心,對臺灣近海島嶼的進攻只會是向臺北進軍的一個戰略目標。 因此也會產生嚴重而廣泛的政治和經濟後果。

當然北京希望能用非軍事手段擊敗臺灣:中共最直接的戰略就是不斷的政治戰,企圖用恐嚇和心理戰讓臺灣就範。 但習主席似乎很願意使用武力。

同時,那些掌握著龐大且越來越先進的新型武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將領們,他們也非常渴望證明自己對實現「大統一」的「中國夢」的忠誠。

如果兩岸真的開戰, 中共強大的軍事力量:導彈,遠端火箭,艦船,戰機,以及中共對這些先進武器的使用能力,臺灣會受到重擊,而且中共很有可能可以佔領臺灣島。 但中共将为这样的胜利付出巨大的生命,經濟和声誉代价。這將是一次痛苦的勝利,將導致中國與文明世界隔離並真正脫鉤。

而且對臺灣的襲擊不會是那種週四開始下週一結束的「短暫的尖銳的戰爭」。 也不可能是一場兩周後就被世界遺忘,一切回歸正常,iPhone和塑膠聖誕老人繼續發往美國,美國大豆繼續發往中國的戰爭。

首先,雖然軍事實力上中共國占很大的優勢,但臺灣有能力抵抗中共的進攻。 臺灣的軍隊有作戰能力並有對所謂的不對稱武器和作戰概念認知,此外,臺灣軍隊有強大的網路戰能力協助。 他能在戰鬥中給中國人民解放軍造成沉重的人員傷亡。 而且臺北可以利用更多的士氣:這是自由世界的人民為他們的生命而戰。

但是即便臺灣的軍隊浴血奮戰抵抗入侵,無論中共的解放軍最終是否佔領臺灣並消滅有組織的反對派,臺灣都將遭受巨大的痛苦。

幾乎不需要想像,就能感受到中國大陸對臺灣的攻擊所造成的破壞和生命損失,尤其是一旦有平民目標被擊中。 中共也許希望通過導彈和空襲來恐嚇平民讓他們早日屈服,但中共也可能僅僅針對選定的軍事和政府部門進行攻擊。

但是,一旦在城市地區發生戰爭,將會有大量的人員傷亡,即便不是成百上千。 臺灣的基礎設施,比如交通、供電、電腦網路將被摧毀,社會和經濟將會癱瘓。

一旦中共入侵臺灣成功,倖存者等待的將是共產黨佔領的恐怖。 正如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一再證明的那樣, 它會對反抗中共接管的人無情地施以殘酷的(通常是致命的)報復。 那些曾經暗地裡支援共產黨的人也是同樣的待遇。

中國官方媒體的截錄,畫面顯示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正在訓練襲擊臺灣總統府。圖為中國珠裡河軍事基地的一座類比建築,模仿臺北的實際建築。該視頻于 2015 年 7 月 5 日在中央電視臺播出。圖片:蘋果日報。

不受限制的衝突

臺灣爭奪之戰很可能不會在地理上局限于臺灣海峽地區,也不會受到暴力程度和暴力範圍的限制。 而且美國很可能會參與其中。 一旦美國介入,就不能排除最終核升級的可能性。

可以確認的是一旦有在臺灣的美國人被殺,美國捲入戰爭的可能性會是接近100%。 沒有什麼比這更能團結美國民眾了。 對於習更糟糕的是,儘管美國有45年的綏靖中共野心的記錄,但美國終於意識到島嶼民主所面臨的威脅。 最近的國防戰略檔、臺灣旅行法的通過和其他國會宣言要求增加對臺灣的支援都是證明。

值得注意的是,對臺灣的支援似乎得到了壓倒性的兩黨支援。 其中包括了那些討厭特朗普總統的,在其他所有議題上都反對他的議員們。

這種對中國的嚴厲態度能否在美國政府換屆和在商界、學術界和官場的親共派系可能回歸後繼續存在,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事實上,美國前國務院東亞事務代理主任蘇珊.桑頓幾個月前就曾建議中共等待另一屆對中共更加寬容的政府上臺。

此外,在經歷了太多的美國領導人-無論是軍方還是文職人員-對中共的軍事威脅不予理會後,對美國而言,這不會是一場輕鬆的戰爭。 即使要在軍事上接近、支援臺灣也將是困難且昂貴的。 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有二十年的時間不斷升級他們的軍事力量。 很不幸的是,中共解放軍在某些軍事領域已和美軍勢均力敵或更先進。

2018年11月,臺灣海軍人員出席在臺灣高雄舉行的美國兩艘佩里級導彈護衛艦的授勳儀式。兩艘護衛艦將部署在臺灣海峽巡邏。圖片:法新社

話雖如此,美國的軍事力量仍然是很強大的。 儘管其急需改善,但美軍仍有能力對抗人民解放軍。

中共的潛艇、軍艦和戰鬥機會連同駕駛他們的「獨生子」們一起墜落。 成千上萬的只被允許生一個孩子的中國大陸家庭要承受巨大的悲傷,但這並不會困擾中共的高層,因為還有大量的「備用」未婚男性人口。 為了追求「中國夢」,北京高層可能比人們想像的更不在乎人員傷亡。

相反,北京更大的擔憂可能是失去如此龐大數量的部隊、戰艦和戰鬥機所帶來的尷尬,因為這讓中共領導層顯得很無知。 同樣重要的是,軍事衝突所造成的經濟困難可能會增強中國公眾對北京的這種看法。

一旦開火,即便傷亡、困苦和開支會不斷增加,民眾往往會繼續支援他們的領導人。 在北京當局對宣傳和內部安全機構的嚴格控制下,在失去成千上萬的從軍人員和(可以預見的)平民後,中共囯會變成更加兇猛和堅強的對手。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可以預見中國公眾和習的政治對手會把責任都推卸到「習近平思想」上。

2019年5月,臺灣總統蔡英文在芳山南部海岸的海灘上視察了反入侵演習。- 圖片源自法新社

但對北京而言,臺灣的價值僅從戰略地理的角度考慮就值得他們付出這些代價。

奪取福爾摩沙和中共國已經違反了旨在有效束縛中共軍隊並防止無約束進入太平洋的所謂第一島鏈。 中國人民解放軍能在臺灣駐紮將削弱美國和盟國在整個西太平洋的防禦。 這將對美國的聲望和日本對其在類似襲擊中倖存能力的信心造成巨大的心理打擊。

美國緊張不安的系統

儘管經歷了18年的「漫長戰爭」,但在現實中,美國如今已經習慣了相對沒有痛苦的戰爭。 臺灣戰爭所造成的直接人員傷亡將是一個衝擊。 幾年前,四名美國特種部隊士兵在尼日爾的一次伏擊中喪生,這被認為是一場全國性的災難。 人們不禁要問,一個下午就失去5000名水兵和海軍陸戰隊員,美國公眾和政治階層會作何反應。

就連美國軍方也會感到震驚。 回想一下1982年馬島戰爭期間,當阿根廷的炸彈和導彈開始擊沉皇家海軍艦艇時,英國軍隊(和公眾)的震驚。 一旦與中國開戰結果會更糟糕。 美國領導層多年來一直忽視或否認這種可能性。

流血事件的結果是,美國和中共國在未來幾十年都將是敵對的關係。 你不會殺死成千上萬的彼此的公民,然後就忘記它。 即便是在阻礙美國應對勁敵中國日益崛起戰略行動中發揮關鍵作用的「中國的長期朋友」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和高盛(Goldman Sachs)前首席執行官漢克•保爾森(Hank Paulson)也不會受到北京方面的歡迎——當然人們希望他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去拜访。

對於大多數「普通」美國人來說,隨著第一批傷亡者出現,沃爾瑪廉價中國商品的吸引力將減弱,甚至華爾街的銀行家(至少他們中的一些人)也會意識到,他們畢竟是揮舞著旗幟的美國人。 對於那些缺乏愛國和民主本能的人來說,金融制裁可能會阻止他們與敵人做生意。

對北京來說,還有一個額外的風險。 如果東京公開承認它長期以來的想法:日本的第一道防線是臺灣,那會怎樣?

日本自衛隊專業、裝備精良,(在某些情況下)令人生畏——特別是日本海軍的潛艇和反潛作戰部隊。 很難想像臺灣海峽衝突不擴大到日本:它要麼害怕打破日美同盟支援美國,要不它將被迫回應中國對其領土的攻擊,中國會奪取日本南部的琉球群島,將其作為解放軍對台作戰的一部分。

因此,儘管日本花了幾十年時間假裝自己不受戰爭影響,也不需要認真做好準備,但衝突可能隨時一觸即發。

日本要麼同意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結束與美國的同盟關係,要麼迅速提高其軍事能力,或許還包括核武器。 最重要的是,日本及其軍隊必須做好作戰的準備——這將是日本自衛隊和日本社會明顯的一次巨大的心理轉變。

由於幾十年來對美國的精神依賴,日本的防禦能力比表面上看起來要弱。 但危機往往是促使日本統治階級採取行動的必要因素。 對東京來說,臺灣問題上的爭執可能已經是一個重大危機了。

當這一切在臺灣周圍發生的時候,朝鮮在做什麼?一種可能性是對韓國發動攻擊——這既是爲了轉移注意力,有助于北京對台灣和美國的攻擊,也是為了按照平壤的立場徹底推翻韓國政府、統一朝鮮半島。 即便朝鮮只向韓國或日本發射少量導彈,也會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引發事端,並使美國在臺灣前線的可用兵力有所增加。

臺灣之爭也會迫使其他國家決定他們站在哪一邊。 如果麻六甲海峽關閉,新加坡、印尼和馬來西亞可能很快需要做出選擇。 這將意味著讓他們思維舒適的(但不可能繼續下去的)全球幻想的終結。 在這種幻想中,各國假裝中共國是一個善意的國家(就像一個真正的大加拿大),從而避免選擇立場。

除了日本以外,許多國家 — 例如澳大利亞和韓國 — 可能會開始把核武器視為一種必要的選擇。

一個合乎邏輯的結果是,人們預計世界將分裂為對立的陣營,並在相當程度上脫離經濟接觸。 美國或許暫時有優勢,但假設中國在這場衝突中占上風(哪怕是微弱的優勢),而東盟國家決定與中國結盟的程度將超過目前的情況。 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中東,中國可能被視為更安全的長期合作夥伴。

如前所述,隨著美國及其合作夥伴關閉中國在海外的軍事和商業基地和其他設施,或扣押或擊沉駛往中國的商船——以及任何出現在中共國的海軍艦艇,衝突有可能蔓延到亞洲以外。

然而,中共國不會坐視不管。 首先,它已經有能力打擊美國在日本和太平洋中部的基地和軍隊,而且很可能會這樣做,這會進一步擴大衝突,加劇並升級針鋒相對。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