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疑雲——幾個線索!

作者:謊言中重生

此文不作任何預設立場,僅依據“唯真不破”的理念,整理收集相關資料,供大家參考。根據郭先生最近透漏的信息和路德先生的多次訪談,産生了以下的兩個問題,促使我寫下此文:

2002年至今病毒三次肆虐有無內在關聯,它們到底來自何方?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和第四軍醫大學的相關研究到底什麽關系?

鍾南山

鍾南山,1985年後被指定爲中央領導保健醫生[1],曾成功搶救晚年的葉劍英。搜狐2003年年度人物,“請把最危重的非典病人往我們這裏送!”,時任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說“這次抗擊非典如果沒有鍾南山院士,結果可能就不會是這樣”。張德江當年封鎖非典消息,後被江澤民撐腰免問責。[2]

2018年度改革開放40周年傑出貢獻者(新華網),主要貢獻“主持制定我國“非典”等急性傳染病診治指南,……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一等獎“,[3],兩項貢獻經查閱無法找到原始出處。所著《SARS診治指南》[4],” 《SARS診治指南》在衛生部主持下,由中華醫學會和中華中醫藥學會修訂,將于8月底定稿。“2004年的新聞,此書無法查到原始出處,京東商城無此條目。

中國工程院院士介紹:“創建了“合理使用皮質激素,合理使用無創通氣,合理治療並發症”的方法治療危重SARS患者,獲國際上的存活率(96.2%)“,[5],請問此方法對于目前武漢疫情有何幫助?

終南山一直認爲果子狸是元凶,而世衛專家認爲果子狸傳播非典沒證據,相關爭論見[6]。

此次武漢疫情,鍾教授迅速再次稱爲焦點,在高鐵上的照片刷遍了朋友圈。

徐德忠

第四軍醫大學臨床流行病學中心主任,中華臨床流行病學會副主任委員,中華預防醫學會理事,中華流行病學會委員,全軍流行病學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2003年抗擊非典時,任衛生部疫情分析專家組組長[7]。自2011年起對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寫了多篇文獻[8],如下圖

徐教授2015年出版專著:《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9],在編輯推薦中,“……爲何其“來無影、去無蹤”的問題卻始終未解。即使在其發生十周年之際,發表了諸多議論、文章和專著,卻未提及至關重要的非典“起源”! 然而,不揭示其真實起源,如何能預防和控制非典卷土重來或類似非典的奇怪新發傳染病(如2013春又在我國首發、同樣“來無影”的人H7N9禽流感)發生呢?!這原是個十分淺顯、稍有頭腦者一想即明白之道理,但關注的人卻不多。可能有人認爲,非典已經沒有,何必還多此一舉追根究底呢?我的回答:否,否,否也!解開非典真實起源之謎,是關系到防控類似新發傳染病、我國和全球安全甚至人類未來生存之萬分重要的科學命題!這是否危言聳聽?!請讀者將本書閱畢自有公論。”

此書作者提出了病毒基因武器的概念,但並未指出病毒基因武器的制造者和散布者。

徐教授數篇論文的主要結論:

《SARS-CoV中性突變速率和有根系統發育樹再研究及其起源的新思考》:

“……,繪制出的有根系統發育樹發現有異常之處, 並和有關文獻無根樹對照, 提示SARS-CoV進化上存在“逆向進化”。結論 SARS-CoV在流行中出現“逆向進化”, SARS-CoV的起源可能是非自然性的, 可能是非完全動物源性。“

《現在自然界和人群中已不存在非典病毒》:

“……首次闡明:SARS-CoV經曆了逆向進化;自然界根本不存在SARS-CoV的直接祖先和貯存宿主, 故其流行後即從人群和動物界消失。因此建議衛生部正式向WHO等有關國際機構申請組織專家委員會, 實證自然界和人群中已無SARS-CoV, 並予宣布。”

“現在自然界和人群中已不存在SARS-CoV及其消失的原因:1 SARS的流行進程不符合迄今世界上傳染病流行的自然史;2 SARS-CoV的系統發育非同一般, 其存在快速而明顯的“逆向進化”,“逆向進化”被定義爲“再取得祖先狀態”, 是進化過程的組成部分, 在生物界包括微生物界普遍存在。在自然狀態下的進化長河中, “逆向進化”可能主要是“順向進化”之補充與協調, 爲進化主流之曲折與迂回。然而, SARS-CoV的“逆向進化”卻出現早、表現多、持續長、力量大。爲何SARS CoV會發生強烈的“逆向進化”?原因在于, 其以“非尋常進化”方式、很可能“非自然”地引入果子狸和人群後, 遭到了新宿主群體強大持續而爲SARS-CoV不能適應的壓力, 故病毒只能以“逆向進化”應對, 盡快回到其“祖先狀態”, 但此種“祖先狀態”僅能在蝠中生存, 故離開人群是其惟一出路“

“SARS-CoV“非自然”進入果子狸和人群的方式……只能經“非尋常進化 (UE) ”方式, 很可能是“非自然”的方式 (如基因改造技術) 産生SARS-CoV……我們將SARS CoV謂之“過客病毒 (passenger virus)……最後, 我們鄭重建議我國衛生部:由于在SARS這場災難中, 我國損失最大, 奉獻最多, 請正式向WHO和有關國際機構申請, 組織特別專家委員會會同有關政府部門進行調查研究, 實證現在自然界和人群中已不存在SARS-CoV, 並向世界宣布:迄今已經消滅了人類第二種傳染病——SARS。由此, 不僅可使公衆安心並從中吸取教訓, 而且可慰藉無私獻身之醫務衛生人員和其他英雄以及病故患者的在天之靈!”

《京、港、台和新加坡SARS流行室模型的新分析和群體防控度的提出與思考》

“……主要參數傳播力 (Ka) 和群體防控力 (Ke) 新的定義, 並提出“群體防控度 (Ke/Ka) ”新參數……Ke/Ka值越大, 提示對抗傳播和流行的綜合力度越強。結論:新參數Ke/Ka能夠綜合反映傳播和防控相互作用的力度;並能爲將來揭示SARS病毒起源的新路徑提供模型支持。”

《人感染H7N9禽流感分布異常及其異常起源之可能》

“…… 對WHO和我國資料以及相關疾病流行史進行比較。結果 5種異常:流行強度:3個月內病例多, 涉11個省市;而人H5N1禽流感7個月僅18例;地區和傳染源棲居點:人禽流感 (h-AI) 應發生在野或家禽已有該型病毒流行之地;雖在韓蒙多國檢出H7N9 AIV, 但我國從未見;新H7N9 AIV也限在3活禽市場;年齡分布:發病平均年齡爲59.02歲, 主要原因是h-H7N9 AIV對我國爲全新病毒:老人毫無特異免疫, 非特異免疫低下, 易感性最高;傳播方式異常:已有3起家庭聚集, 其中1起存在有限的人傳人;而人H5N1禽流感首發後7年才有。結論:人H7N9禽流感和人禽流感甚至人獸共患病的流行自然史明顯不符, 不能排除h-H7N9 AIV異常起源之可能。”

《SARS CoV非自然起源》

“我們在國際上首次判明自然界根本不存在SARS CoV貯存宿主, 其由Bt-SLCoV經“非自然 (基因改造) ”産生。此意味著人類已進入經“新型人工病毒”致全球性流行的時代。我們按透過現象看本質之思維, 從SARS流行病學和臨床特征明顯反常這一事實, 進一步闡明其非自然之起源:①流行早、中期廣東省病例均在廣州的西面和南面, 而東面和北面無1例;②2003-12004-01, 廣州爆發4例, 症狀輕, 無續發, 均因SARS-CoV在人群中逆向進化所致, 隨後在2004-034實驗室爆發9例, 亡1例, 且極具超級傳播性, 與2002-2003年流行一致, 未經逆向進化;③作爲特定傳染源——受染果子狸僅在深圳和廣州2個動物市場, 可爲非自然引入所乘。故人類正面臨空前威脅, 應群起應對。”

“……不能說明以下問題: (1) 吃果子狸等習慣已數十年, 但爲何2002年才發生流行; (2) 此習慣在廣州周邊均如此, 爲何流行早中期僅局限于廣州的西面和南面; (3) 能分離出SARS-CoV的果子狸 (圖2) 僅在廣州和深圳兩市的野生動物市場, 而周邊農村飼養場和其他省區均無”

“這次實驗室感染病例的流行病學與臨床特點及其病毒特性卻仍與2002~2003年相同, 其惟一的原因是:致實驗室爆發的SARS-CoV貯存于實驗室, 未經人群傳播中“逆向進化”。這又從另一方面證實, SARS-CoV爲非自然 (基因改造) 産生而進入人群後存在“逆向進化”。故這次實驗室感染偶發事件不僅爲解釋全球SARS流行的整個過程, 而且也爲SARS-CoV“逆向進化”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逆向進化:SARS CoV非自然起源之關鍵》

“本文可得如下結論:①在人類動物源性傳染病發展史上,我們首次提出由非完全動物源性導致該病全球流行之可能;②人類實際已進入利用非自然(基因)改造技術産生新病毒並使之在人群中流行的時代,應引起WHO和全世界的共同關注;③逆向進化理論在指導人們認識傳染病起源方面可發揮重要作用。”

“由于事關人類健康和全球安全,通過本文之研究,我們專業學者有責任、有義務,再次籲請我國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正式向WHO提出建議:組織一個專家委員會,和有關國家合作,完成兩項任務:①對人群和動物群體進行調查研究,實證SARS CoV已經從中消失,並正式宣布:人類曆史上已消滅了第二種傳染病——SARS,以使公衆安心;也慰籍無私奉獻、專業超群的科學家Dr. Carlo Urbani,他是判定SARS爆發的首位WHO官員,後在崗位上受染而犧牲”

舟山蝙蝠病毒

路德先生在推特上透露(10:53 PM, Jan 19,2020): “武漢的類SARS冠狀病毒就是來源于中共軍方2018年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如圖改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基因數據庫找到(NIH的GenBank),由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科學研究所遞交。並且通過技術故意更改舟山蝙蝠病毒,適于人類傳播的新病毒。”

推特附圖專門給出了通訊作者Changjun Wang,第三軍醫大學和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科學研究所,提供了其2018年1月5日提交的基因序列和相似度截圖,但是爲早期樣本。路德先生在1月22日的直播中仍在催促中方提交最新的病毒樣本。位于武漢的武漢P4實驗室[10]爲何至今沒有提供更權威的數據?位于武漢的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也是P4實驗室的主要人員)課題組,長期致力于尋找SARS源頭[11],最近一周的google搜索結果多爲“這些野生動物的病毒怎麽就到了人類社會”,您已經確定了此次疫情的源頭了麽?

目前,央視、武漢和中科院的專家均在往野生動物身上引,而海外,則根據上述線索認爲軍方在其中扮演了非常可疑的角色,那麽問題來了:

如果軍方(第三軍醫大和南京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科學研究所)系統性的研制病毒基因武器,爲何要上傳其數據,數月後引火上身?
軍方(第四軍醫大學徐德忠教授)爲何長期致力于闡明SARS-CoV的非自然起源,如果接受了他的結論,“野生動物起源論“是不是就破産了?剩下的結論就只能是故意散布致命病毒或者實驗室泄露?那非軍方、非國家的第三方勢力是不是就無法渾水摸魚,成爲國家和軍方追索的對象?
郭先生常說以共滅共,如何用事實和真相喚醒大多數正義的人,極其重要。

參考:

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2%9F%E5%8D%97%E5%B1%B1/653914#reference-[17]-35240-wrap
http://www.singpao.com.hk/index.php?fi=news1&lang=1&id=4515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11/26/c_1123764820.htm
http://www.china.com.cn/chinese/health/624379.htm
https://www.cae.cn/cae/html/main/colys/71145511.html
https://www.dxy.cn/bbs/newweb/pc/post/39950115
http://www.slrbs.com/jiank/jkzx/2013-05-09/102174.html
https://kns.cnki.net/kns/brief/default_result.aspx , 搜索條件:作者:徐德忠
https://item.jd.com/11753792.html
http://nbl.whiov.ac.cn/
https://www.yixi.tv/speech/663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