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又雙叒傷醫,誰來保障醫生的安全?正義?還是法治

作者: 立武

就在北京民航總醫院的楊文醫生被害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成都雙流人民法院副局長毆打醫生不到兩週時間,在北京朝陽醫院又發生傷醫事件。諷刺的是,在1月16日,北京法院判處殺害楊文醫生的孫文斌死刑顯然沒有對此次暴力傷醫的男子形成震懾作用,反而在北京確診5例肺炎病例急需醫生之際發生如此悲劇的事件,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從這三起事件的發生,我們可以看出中共體制已經失去公信力,失去最基本的維持社會法治的威懾力,可以說,中共體制從來沒有法治,不管是一個堂堂的法院副局長毆打醫生,還是在北京這個被譽為中共的政治中心的地方接連發生傷醫事件,都明明白白的展現出,中共體制帶給醫生的不是安全,不是法律的保障,而是實實在在的威脅。

在此次傷醫事件中,一共有三名醫生和一名家屬受傷,其中就包括一名眼科副主任,即使醫生沒有生命危險,手部的傷害也可能讓他再也做不了手術。醫生救人一命本該受人尊重,現在卻成了被追著砍殺的對象。就在我們還在因為楊文醫生的死而痛心疾首,在朋友圈轉發文章,發表自己對醫生的尊敬之際,又一場悲劇發生了。中共的判決似乎讓砍人者更加猖獗,又有誰來保障醫生的生命安全?

當我們把矛頭對向砍人的患者,為孫文斌的判決拍手稱快的時候,難道事情就圓滿了麼?難道悲劇就不會再發生嗎?難道醫生僅僅希望我們的尊敬和讚美嗎?醫生最希望的恐怕是安全,是他們給予患者的,也是現在最奢望的。可以想像今晚又有多少人痛罵砍人者,又有多少人在樹立豐碑?然而這有用嗎?問題的根源在哪裡?

一個法院副院長用最暴力的手段解決問題,一個死刑的判決只能大快人心卻震懾不了壞人,那麼,我可以說,是這個體制出了問題,是法治的缺失使得犯罪成了解決問題的途徑。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共體制是一個沒有法律保障的體制,一個逆淘汰的體制,這樣的體制只會催生出更多的暴力。它不能保障醫生的安全,因為中共的體制在激化患者與醫生的矛盾,分割相互之間的信任。

也許很多人都渴望正義,然而我們應該認識到我們需要的是法治,不是以暴制暴的心頭之快。判處死刑也許讓許多人心頭一快,然而它挽回不了楊文醫生的性命,如果僅僅是為了某些人心裡正義的快感的話,這樣的悲劇還會再次發生。如果我們還不能從中意識到體制出了問題,還在用英雄懲治壞人的故事洗腦人心的話,壞人只會越來越多。

可能此時有多少人在評論、在批判、在歌頌、在讚揚,有褒有貶,褒的肯定是對陶醫生的年輕有為大加讚譽,貶的無非對砍人者咬牙切齒,所渴望的可能就是繩之以法、用盡極刑。這種呼求正義的心情可以理解,然而卻是造成了現在中共每每以此順水推舟、成就正義的假象。這是中共一貫應對事件的處理手法,而且還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可最遭罪的就是中國的醫生們。今天的議論不是對他們的鼓勵,而是對他們的消費,因為這種捧殺式的評論只會讓中共更加變本加厲,卻讓法治久久不來。

醫生是受害者,他們一定能最強烈的感受到法治的重要,因為他們每天都時刻面對著威脅,那是中共的威脅。中共將醫療產業化給盜國賊家族帶來豐厚的利潤,卻把醫生和患者之間最簡單的信任給剝奪了,醫生改變不了一切,成了體制的犧牲品,然而可怕的是患者卻認為他們是體制的受益者,這就讓中共坐收了漁利。中共利用中國人對付中國人,有些人卻還渴望中共成為救世主,成為匡扶正義的使者,這是中共天天鼓吹英雄故事洗腦的結果。我們需要的不是誰來匡扶正義,我們需要的不是英雄,因為人性有弱點,英雄會犯錯,我們需要的是客觀的法治社會,這是最實在的保障。

短短一個月,發生了幾起傷醫事件,這已經不是人的問題,是體制的問題,這關係到醫生也是患者的安全。人命關天,請不要再利用這些事情來消費醫務工作者,來樹立所謂的“正義”,我們需要的是消滅這個體制,建立一個真正的法治社會。肺炎鬧得厲害,當我們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我們第一時間求助醫生,當醫生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又求助誰呢?這關係到每一個中國人的安全,就像不要等到肺炎捂不住了才覺得醫生很重要一樣,不要等到受害了才覺得中共體制應該消滅。中共確確實實嚴重了影響每一個人的安全,因為中共體制沒有法治的保障,沒有道德的底線。我們不是呼喚正義,我們呼喚法治,呼喚沒有中共的新中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