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姦之策:中國人長期生活在“正不壓邪”環境裡

作者:文見歧

現在中國這個社會,是一個乾坤倒轉的社會,講誠信有教養的君子反而得不著尊重。粗野蠻橫的小人,反而可以建立威信,這真是黑白顛倒的怪現象。說真話的人,卑瑣的像個小人。而說假話的人,一本正經的像個君子​​。

網友春分先生說,在中國,一個老實做工的工人,一個守法做生意的商人,一個辛苦種地的農人,一個認真教課的教師,一個不收紅包的醫生,一個不欺負人的警察,是永遠富裕不了的,也不會得到社會的尊重。這就是我們這個社會必須變革的原因,因為它充滿了醜惡與墮落。

在這個國家:有正義感是很危險的,有良心也是很危險的,說真話更危險。而相反:見利忘義非常普遍,給有權勢的溜鬚拍馬活得非常滋潤,說謊話、說套話、說大話、說夢話都十分安全。所以這個國家裡的人們,就是忽悠與被忽悠的關係,很少有誠信,更多的是虛偽。

中國社會絕大多數成年人都是“犬儒主義者”,按照羅永浩的說法,比例是95%。犬儒們是心理陰暗的人,這種人經常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見不得別人好,見不得別人精緻有理想。因為他的理想破滅了,他就不許你有理想。你稍微正直善良一點,他就來氣,他就欺負你,會認為你是一個easy target。我跟人相處,所遭到的最多的不快就來自這些狗儒們。這種人中國社會最多!我經常覺得我國人民價值判斷出了很大的問題,主要的原因是我們一直生活在一個長期“正不壓邪”的環境裡。好比說因言獲罪這樣荒謬絕倫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好比說鴻茅藥酒恢復銷售,好比說強拆、ba0力只法長期得不到治理,好比說新聞聯播報喜不報憂……這些都是典型的“邪壓著正”。這就是逆淘汰啊!

逆淘汰就是《商君書》中的以姦馭良,實行“任姦政策”,就是以惡民統治善民,以奸民統治良民,壞人容易得勢,這是黑暗專制的統治內核。商鞅創造性地發明了“任姦”政策,以姦馭良就是用流氓對付君子,或者直接任用壞人去管理好人。選拔官員不能選那些講良心道德的,假如用優秀分子來管理奸民,那天下必然大亂。要用厚顏無恥、心狠手辣的流氓來當頭領,他們會把恐嚇和欺騙手段用好用足,善良的人民只得忍氣吞聲,兢兢業業夾著尾巴做人,那就天下秩序井然。用不義對付正義,實行流氓政治,小人政治,官場崇尚逆淘汰。商鞅公然教唆當權者搞流氓政治和黑社會統治。他說:“國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亂,至削”;“國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強”。

商鞅明明知道什麼是“善”,什麼是“姦”,但就是要利用“奸民”為謀一已之私、不惜損親害友誣鄰陷僚的特性,讓他們充當國家的殘民幫兇和急先鋒。這種“奸民”在平日里是政權的鐵桿擁躉,呈現出“愛國主義”面紅耳赤的狂熱特徵,而當政權更替和外族入侵的時候,正是“叛徒”的群眾基礎,往往集體轉正為“漢奸”。

有一種時代,怎麼看都像一個盛世,國家好像很強大,尤其是顯得特別穩定。但是在這個國家裡面,“才士與才民出,則百不才督之縛之,以至於戮之。”如果出了一個有才能的人,一個有才華的老百姓,一個有天賦的人民,那麼周圍一百個無才無德的人就會監督他,束縛他,甚至到最後殺掉他。而且這種殺他的是什麼呢?不一定是消滅他的肉體,是消滅他的“能憂心、能憤心、能思慮心、能作為心、能有廉恥心、能無渣滓心”。這種時代怎麼看,都像是一個盛世,但是這樣的結果是什麼?在這樣的國家裡面,不僅我們找不到一個才士,一個才商,一個才民,有才能的知識分子,不要說這樣的人我們找不到,甚至我們連才偷才盜也找不到了,小偷和強盜甚至都不需要技術含量都可以作案了。專制政府通過對個體的天賦和發展空間的擠壓,最終讓一個民族失去了活力,唯一得利的就是專制君主本人和他所代表的那個統治集團。

專制政體扼殺人性,在它內部,任何最具有自由精神,最具有思想能力的優秀個體,都遭到扼殺,默默地窒息而死。能夠存活下來的只有那些在逆向淘汰中選擇出來的具備這個邪惡文化體全部特徵的卑劣個體,即信奉奴才哲學,太監哲學的那一類人。

這些,都是我們偉大的射穢主義的逆淘汰制度決定的必然現象,因為我們長期生活在“正不壓邪”的社會裡,也就沒有了是非感。比如如果我們長期生活在一個充滿臭屁的空間裡,就會認為屁也芬芳馥郁。 xxd是最大的邪,是魔鬼在統治中國,在射穢主義社會裡,當權者都是流氓,用謊言和暴力統治國家。

《通往奴役之路》第十章的標題是:為什麼最壞者當權?他駁斥所謂的“現存的極權統治的惡劣,是由該統治者品質造成的,與(極權)制度無關,因而是一樁歷史偶發事件。”本章深入分析在極權社會管理階層上發生的普遍的“劣幣驅逐良幣”現象。指出其絕非偶然現象,而是極權社會運行的基本法則,即“精英淘汰制”。

第一,低素質的社會大眾。在極權社會中,一個人數眾多、組織嚴密、意識形態統一的團體,往往不是由社會中素質較高的人構成。原因在於:人們的教育水準越高,理智越強,其觀點和趣味就越獨立,也就越多樣化,因而就越不易認同一個統一的意識形態和價值體系。因此,高度劃一的看法和意志,勢必降低團體的道德標準。同時,也只有這樣的群體,才便於獨裁者掌握控制,以達到其政治目標。另外,大多數人是並無自己的堅定信念的,適足成為被灌輸的土壤。

第二個原因就是:不斷地向群眾灌輸極其簡單又極其粗糙的不需思考的信條。這樣,最壞者將得到一切溫順的和易受騙的人的支持,這些粉絲沒有堅強信念而只准備接受一個現成的價值體系。只要“大聲地、喋喋不休地向他們鼓吹這種體系的話”;那些思想模糊、隨波逐流、感情與情緒易衝動的人就會接受他們的體系。

第三個原因是:不斷地煽動仇恨。最壞者都是訓練有素的政治煽動家,他們利用忌妒等大眾心理,強調“我們”與“他們”間的鴻溝,劃分“敵我”,以凝聚自己的團體,故他們易於成功,這也是壞人易得勢的原因。

人性的一個基本法則是:“人們贊同一個消極的綱領,即對敵人的憎恨、對富人的忌妒比贊同一項積極的任務要容易些。”“在德國成為敵人的是猶太人,一直到’財閥階級’接替了其地位為止。這和俄國把富農挑選出來當作敵人,同樣是整個運動都以之為基礎的反資本主義的不滿情緒的結果。在德國或奧地利,猶太人曾被視為資本主義的代表人物,因為人民當中廣大階層對經商懷有傳統的厭惡,致使猶太人更容易接近經商這個受歧視的職業”。

第四,不擇手段,踐踏道德底線。集體主義的道德原則是:目的可以使手段正確。因此,“只問目的,不擇手段”是合法的。極權社會的一個基本的假定是:如果我們的行為是“為全體謀福利”的,則天下沒有什麼事不可做。其結果,是對一切道德價值的否定。因此,這就是那些肆無忌憚為非作歹的人得以爬上高位的關鍵,也是斯大林能殘酷殺害那麼多“同志戰友”的原因。這就表明,“哪裡存在著一個凌駕一切的共同目標,哪裡就沒有任何一般的道德規則的容身之地。”品格完善的人難於在極權社會中居於領導地位。因為在該社會中,許多壞事都是以“共同目標”的名義、以“革命”的名義而施行的。所以,存心幹壞事,乃是增進權力、爬上高位的必由之路。因道德良知而無法做這些事的人,將被擯棄於權力之門外。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3604/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3604/ […]

0
trackback
kid
7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71059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3604/ […]

0
trackback
w88
7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83074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83604/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