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福利:2020中國汽車市場前瞻

作者:VOG-多國語言小組

作為全球重要市場的中國,未來經濟的走勢備受世界的關註,海外各個媒體都出現了中國市場的未來分析文章。而在這當中有壹篇日本媒體關於中國汽車市場的報道視角非常有趣,其作者不是單單從經濟上對走勢進行了解讀,也從政治上作出了分析。原文刊登在ITmediaビジネス Online網站上,作者為池田直渡。標題為《2020年の中國自動車マーケット》,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行查閱,這裏對其文章中的觀點做壹些簡單的概括,展開,以供各位讀者進行參考。

在文章中作者首先肯定了中國汽車市場所獲得的成就,截止到17年全國銷售汽車2912萬輛,與本世紀初相比翻了15倍。但是同時從18年開始銷售數量就出現30年不遇的負增長,19年私家車銷售截至作者截稿還沒有中共官方統計數據出現,但保守估計會出現兩位數的負增長。

並且這種銷售數量下降趨勢也呈現了壹種有意思的現象,拿18年的銷售數據來說,根據汽車廠商所在國家不同,同比下降程度也不壹樣。如下圖所示下落幅度最大的是中共國內廠商,之後是美國企業,德國企業影響較小,韓國勉強有些增長。相對最景氣的是日本企業。

    而對於之前壹直在中共國內很火的新能源汽車,作者認為並不樂觀。他也認為目前中共政府面臨資金困難的局面,預算不足,這將導致政府今後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減少。而由於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目前占到全球市場的58%,這將使得全球新能源汽車產業迅速降溫。而所有寄希望於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需求增長的企業,今後所面臨的環境將更加嚴峻。以下為作者總結的18年新能源汽車市場全球銷售臺數和各國補貼情況。從中可以看出,銷售量最多,同時單臺補貼額第二大的即為中共國。銷售臺數大約為第二大市場美國的3倍。

而對於未來中國汽車銷售市場未來的走向,作者比較悲觀。在他看來中國汽車市場這次的負增長並不是暫時性的,而將是壹個長期的現象。其起因就是中美貿易爭端。在作者看來這並不是壹般的貿易談判就可以解決的分歧,其背後是壹場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與美國真正的市場經濟之間進行的壹場妳死我活的爭鬥。為何美國與中共國會從蜜月期變成目前這種情況?作者從政治層面和經濟層面進行了分析。

首先在政治層面上來講,這次所謂的經濟戰,其實也是在此之前積累的中共國與世界之間壹系列政治層面問題的總爆發,其本質可以說與過去的美蘇冷戰相同,是獨裁與民主之間的對抗,其結果甚至有可能比冷戰的影響更加深遠。

早在07年,中共就暴露了他們想重現冷戰世界政治格局,取代蘇聯與美國平分世界的野心。當時中共黨衛軍海軍幹部就曾對當時的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官提出過“夏威夷以東是美國的,以西就歸中國海軍(中共黨衛軍)管了”。這其實是與美蘇爭霸時期壹模壹樣的分界線,中共在當時就狂妄自大到想要代表包括俄羅斯,日本在內的亞洲各國。

但當時的美國總統小布什以及之後09年的奧巴馬政權,卻對中共施行綏靖政策。當時的美國政府錯誤判斷只要中共國經濟發展了,人民就會覺醒,就會迫使中共政權改變這種稱霸亞歐的粗野想法,並依靠人民選出真正意義上的民主政權。這不僅是當時的美國,當時世界這種想法也是主流思潮。於是就放棄了對中共進行壓制,反而改為援助,這也讓中共錯誤的理解為美國對自己的軟化是因為中共擁有了壹定的軍事經濟實力,美國人害怕了,所以今後只要不擇手段增強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就會讓美國也避讓三分,成為全球霸主。

進而在18年的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實際為歐美各國移民代表大會)上的修憲,去除了國家領導人任期最長兩屆,10年的限制,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中共帶著中國大踏步往左走到黑。

而之前按照慣例預備的中共下屆領導班子的成員,則被認為對現任政權構成威脅,以各種罪名收監下獄。於是令人諷刺的是至此中共國從團體領導的壹黨獨裁惡化為極少數人控制下的壹黨獨裁。經濟發展所取得的成果,並沒有行成民主選舉制度出現和民主思潮的覺醒,反而為中共軍事擴張,經濟霸權提供血液。全世界終於在政治上意識到通過中共國內經濟發展實現向民主制度轉變是不可實現的。壹個獨裁的中共國的有可能威脅到整個民主世界。

在經濟層面上中共對世界經濟也進行著嚴重的破壞。首先必須承認在這數十年中中共國內確實取得了顯著的經濟發展。作為壹黨獨裁國家由於沒有監督機制,中共可以迅速的,至上而下的進行了壹個又壹個的經濟決策,並無視其所帶來的風險,帶來的成果由中共權貴摘取,而出現的惡果則由人民承擔。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汙染了全世界的經濟,實現其內部權貴資產的高速膨脹。

對外貿易中,中共自01年加入WTO之後,壹方面利用經濟全球化及政府補貼,侵占並試圖壟斷國際市場,對內在市場開放上又利用自己所謂發展中國家的便利,打著扶持民族產業的名義,通過控制外資在華企業進行知識產權的盜取。

中共通過對特定企業的巨額補貼,鼓勵中共企業不正當競爭,扶持其占領國際市場。以中共的驕傲華為為例,據華爾街日報報道,華為實際上接受了大概5200億RMB的巨額補助金,並且中共還在不斷對華為進行投資。作為參考日本國家預算壹年大概也就是65000億RMB,壹年的財政稅收為39000億RMB。這樣對比可以看出僅僅是華為中共政府就投入了大量的財政補貼。而這種補貼政策完全破壞公平競爭原則,讓華為產品的價格低到了可以壟斷全球5G市場的地步,同時也讓世界擔心起中共政府補貼華為的目的,眾所周知政府扶持企業的目的壹是稅收,二是運用其技術。而從華為官網可以看到其18年盈利只有593億RMB,即使全部繳稅也要繳夠10年才能與政府補貼持平,故可看出中共並不看中從華為的稅收。而考慮到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是中共前(編者按:華為就是PLA)軍方人員,並且生產的通訊設備又可以十分方便的盜取信息,結合其公司復雜的背景和國際國內涉及到的壹系列官司,也不得不讓人對中共舉國之力推動相關企業進入國際市場的目的產生懷疑。

另壹方面中共利用WTO允許發展中國家對於本國產業進行保護的政策,變相要求來華企業公開其知識產權。拿汽車行業來說,中共打著保護民族產業的旗號,對進口汽車實施高關稅,造成老百姓無法買到物美價廉的進口車,而外國公司想要在中共國大量銷售汽車只能在中共國投資設廠,且資產的51%以上要由中共國內掌控。換句話說就是外國資本無法取得中共國內公司的控制權,當然技術資源也都要全部公開給中共。所以很多公司為了自己的最新車型的技術不被泄露給中共,只會在大陸市場投放過時的車型。這也解釋了在國內的合資車型都是國外的老款車型的原因。這種情況在其他領域也都存在。

而中共所謂的保護民族產業,真正是為國民著想麽?我們看到在中共的保護下,國內市場的產品質量每況愈下,不時爆雷,令國人對國內商品普遍沒有信心,導致3.15晚會成了央視的攬財的壹種工具,每年各大廠都商爭相付錢讓央視不要報道本公司已是公開的秘密。而中共設定的高貿易壁壘,造成海外優質產品在國內銷售價格居高不下,或者無法進入中國市場,中共國民辛勤勞動,卻無法購買到物美價廉的優質產品。國民有需求只能求助於海外代購,這又造成職業代購在世界泛濫成災,在其他國家瘋搶產品,造成他國民眾對中共國民的憤怒。中共民眾多花了錢,卻沒有獲得消費者應有的尊重,並且由於國人的商業環境受到汙染缺少誠信,反而還要擔心會從代購那裏買到假貨。

在中共國內的商業倫理道德方面,中共政府所作出的“表率”,也在影響中共國內的商業環境。在中共國,高鐵發生事故後,首先想到的不是救人而是為了掩蓋,車輛掉進馬路中間出現的大洞中不是搶救而是用水泥活埋,施行這種政治決策的政府,在他們的管理下不可能孕育出正常的道德價值觀。但是在中共內部卻壹致認為出現問題首先不要去解決,而用手段去掩蓋不讓事件發酵,使自己不用承擔責任才是壹種聰明的做法。

顯而易見,對於掩蓋問題,或者耍小聰明的人,如果不能獲得公正的懲處,就會破壞正常的社會道德規範。同時也會影響商業價值觀。其反映在中共國內市場的表現是,人們看到大量的豆腐渣工程,假冒偽劣產品橫行。而這些靠不誠實手段獲利的人卻獲得商業或政治地位,這對好不容易才有的中共國內商業活動造成汙染。而受汙染的商業活動也會對整個市場環境進行破壞。於是大家都是想著賺快錢,夢想著壹夜暴富,錯誤的將欺騙也看作壹種商業手段,為了賺錢可以不要底線。

作為佐證,作者提到了兩個事例。壹個是之前在印度尼西亞發生的中國進口的大米出現偽造事件,在大米中摻雜了泡沫,土豆,澱粉制成的假大米。第二個是在日本亞馬遜的個體商家的商品出現圖片與實際不符以及大量虛假評價,讓亞馬遜都不得不更新軟件,在新版本中追加顯示評價者所在地的功能。由此可見,商業道德的敗壞,不僅破壞著中共國內的市場環境,也開始對世界的商業信用體系造成了破壞,使世界對中共國的商業道德產生懷疑。

在金融方面,中共狡猾的利用了雙重標準。例如世界銀行05年以來,將國際貧困標準定位人均GDP1.25美元/天(15年改為1.9美元/天)。中共國作為GDP世界第2大國家卻借口人口眾多,利用世界銀行給貧困國家的貸款優惠制度,享受極低利息的融資。這使得很多真正需要低息貸款的貧困國家貸不到款。同時我們也悲哀的看到,這些貸款並沒有用於改善國內貧困人口生存狀態上,中共國內的楊改蘭式的悲劇還壹直不斷在上演。

在打著所謂的『貧困國家』的幌子接受世界銀行的低息貸款的同時,又自認為是經濟強國的中共國主導成立了可以說是第二大世界銀行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轉而向貧困國家貸款,而壹旦貧困國家返還出現問題的話,又讓貧困國家以租借的名義抵押土地,在他國領土上強行建立軍事設施。

作為AIIB盟主的中共國,從世界銀行騙取了大量低息貸款,而這些貸款的出資方,第壹大為美國,第二大為日本,而且這些錢都是這些國家納稅人的稅收。故而對於中共國的利用世界融資平臺的這種做法,美國總統特朗普也進行了激烈的抗議。

來自民主世界的反擊

中共在政治和經濟上的所作所為,世界,尤其是美國終於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放棄了對於中共不切實際的幻想。世界明白了如果仍然像之前那樣放任中共發展下去,中共只會愈加獨裁,其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會汙染全世界健康的市場經濟環境。故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世界通過壹切合理手段,轉而對中共進行扼制。

在政治上,美國的正義力量先後以壓倒性優勢在眾參兩院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維吾爾族人權法案』。

其契機即為香港人民發起的反送中運動。中共與英國早在在商討香港回歸事宜時,就簽有中英聯合公報,明確規定保證香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但中共公然無視此項契約,不斷加緊對香港的控制滲透,香港基本已經被中共政府控制了方方面面,之前支持民主運動的港龍航空員工被迫害,甚至港龍CEO支持自己的員工都被迫下課。在反送中運動之前,中共還是遮遮掩掩在香港對不同政見者進行迫害。但在這之後中共向全世界展示了其黑社會性質,對普通民眾進行恐嚇,汙蔑,暴力傷害,肉體消滅,人間蒸發等手段,公然將國家暴力施加於香港市民身上。中共為了消滅不同政見者,為了不讓民眾有思考的權利,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之後在12月份美國又以壓倒性優勢通過的維吾爾族人權法案。中共對世界的解釋是因為他們是伊斯蘭教徒,有恐怖主義傾向,是恐怖分子。實際上從99年開始的中共對法輪功教徒的鎮壓,就表明了中國共產黨對民間宗教的零容忍。為此他們不惜將100萬以上的維吾爾族人,大陸的不同政見者,宗教人士送入所謂的再教育集中營。退壹萬步講即使依照中共的邏輯這100萬人真的都是恐怖分子,但又得是多麽殘酷的政府,才能逼如此多的人走投無路去做恐怖分子呢。

中共在香港,內陸的所作所為,已經嚴重侵犯了人權。於是美國的立法機關,代表美國民眾訴求的眾參兩院議員短期內接連通過了香港與維吾爾族的相關人權法案。代表著整個美國國家民眾的覺醒。而之後加拿大,英國,法國,意大利,德國,澳大利亞等國家陸續開始審議的類似法案也代表著民主世界民眾的陸續覺醒。

這些法案的出臺也將中共逼上了與世界為敵的境地。如果說香港問題還有坐下來好好談的可能性的話,那麽在維吾爾問題上中共政府就完全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如果中共對給予維吾爾人在自由問題上的讓步的話,那在中國各地其他受壓迫的少數民族也會紛紛效仿,中共政府就會陷入統治危機。

而在經濟層面,中美貿易協定就體現了美國對中共的要求。在協議中美方要求中方遵守當初加入WTO協議時所承諾的內容,即開放市場,禁止貿易保護,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以及進行結構性改革。

在這種情況下假設中共開放市場會出現什麽情況呢?首先普通的中國人可以買到更便宜,更放心的商品,而同時踏踏實實做生意的企業可以從開放的資本市場獲得低息的海外銀行融資,獲得健康的發展而不用去依附於中共權貴。中共權貴階層的利益相關產業在海外競爭者的沖擊下,要麽倒閉,要麽轉而踏踏實實做好產品,國民將會擁有更豐富安心的購物選擇。但是這是中共權貴所不願意看到的,因為隨著關稅下降以及海外資產對權貴利益相關產業的沖擊,會威脅到他們的錢包。更不用說結構性改革會威脅到他們的腦袋。

所以中共會用之前對待中英聯合聲明,WTO協定的方法,即使達成協議也不會履行。那麽即使明白了這壹點,為什麽美國政府還是堅持要求中共簽訂中美貿易協定呢?

作者認為這表明了今後美國政府將會對中共進行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政策。而貿易協定只是美國使用的壹種手段。對於這次所謂的美中貿易摩擦不是壹個短期就能解決的問題。大概如果中共國內的政治體制不變更的話,美國是不會放緩其對中共的強硬政策的。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是作出某種程度的妥協呢,還是和平演變呢?當然也不能否認出現最壞的情況即中共國出現內亂。(編者註:有爆料革命在,編者堅信中國不會出現內亂,如果民眾開智更充分更早,滅掉中共的代價將更小)

那麽在美國與中共的沖突之間,國際社會會何去何從呢?盡管美國本身在我們看來也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但是作者認為即使這樣如果世界盟主在美國和中共國之間二選壹的話,只要腦子沒毛病就絕不會選中共國。

最後作者對未來中國汽車市場形勢作出了預期,即由於美國及全世界對中共開始強硬,中國市場的未來風險完全不可控。而在出現風險的概率無法確定的情況下,廠商對中共政府的依賴度越高,受到的沖擊也越大。首當其沖的是歐洲,因為不只是汽車產業,還有金融產業等都與中共的蜜月期太長。

對日本國內的廠商來說,本田和日產在中共國的比重都較大。之後是馬自達。豐田的話雖然在中共國的販賣臺數也很多,但是其全球銷售量更多,所以在中共國的銷售比率相對較少,受到的沖擊也相對較小。斯巴魯和五十鈴事實上並沒有直接在中共國直接銷售,所以不會有影響。

中共的問題如果產生超出預期更深刻的影響的話,那麽除了斯巴魯和五十鈴大家都會受到沖擊。最壞的情況中國市場如果從此壹蹶不振,那麽作為其替代市場只有在日美歐當中尋找,但是坐者本人是並不相信日本市場會在現有基礎上還有擴大銷售的余地。而歐洲由於之前與中共國的聯系太深,估計其經濟全體都會受到影響。不過由於歐洲壹直是歐洲廠商的天下,日本廠商即使銷售不振也不會去考慮在歐洲擴大銷售的這種方案。所以在中國市場風險平穩之前,廠商們應該都會去考慮擴大美國市場。所以2020年對汽車生產廠商來說是應該是不平靜的壹年。

同樣我想2020年對我們各位戰友來說也同樣是波瀾壯闊的壹年。

編者按:昨天郭先生提到了戰友時尚聯盟,我的理解是,滅共帶來的各種機會無處不在,汽車行業也是這樣,戰友和非戰友看問題的角度和深度是不壹樣的,戰友和戰友的家人們,在時代的變化面前,必將提前作出更正確的選擇。

註:作者編者觀點僅代表本人

原文鏈接:https://www.itmedia.co.jp/business/articles/2001/06/news031.html

作者:有壹種人(自創,取材自日本ITmediaビジネスOnline網站)

內容:中共國內市場2020年預測,以及展開中共對世界經濟犯下的罪狀,及中共必然破滅的預測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1月 1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