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8日文貴報平安直播:跟戰友們分享在小飛機上吃雞腿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589121

吃飯了、吃飯啦!哈哈!

這是高空、高空午餐,而且是農家菜、農家菜,農家菜呀!

今天沒穿西裝,所以說呢,即便污染上也沒事兒,這能洗啊。有些時候,你要穿西裝的時候,那西裝洗一次,麻煩大了去了,特別特別麻煩。

所以說……先吃這個,大家看到我吃啥?看看啊!醃雞腿,饃饃、饃饃噢。而且是什麼?最土的最土的加拿大面,醃雞腿,就這麼簡單。

坐著幾個億的飛機,吃著咱們最土的饃饃。大家可以看到,放這個(包裝)紙不好。然後,咱這窮人吶,沒錢吶!看到沒有?自己家的山東的豆豉辣椒醬,反正我自己吃,我就放這兒也無所謂了。

醃雞腿,嗯!太好吃啦!哎呀!剛才看了好多文件,看得我頭昏眼花的。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啥日子啊!空中漫步,空中雞腿,哈哈!我這沒人兒給報銷哦!哇!太棒啦!

雁平啊,我這吃不了這兩個,這些我可吃不了。哇!在空中吃這個,感覺太好了。

拿那麼多?多九個雞腿,天吶!咱必須都得吃了啊,不要拿回去呀!

這美國人吶,從來沒有吃過玉米麵的大餅子,還蘸大醬,還有熏雞腿,這是什麼感覺呀!你說這是啥感覺吧!太棒啦!沒辦法跟戰友們分享。

今天外面……噢! my God!你看那邊,正北面,一個、兩個……飛機在並行的時候,那感覺太棒了,太棒啦!

你看這是我們家廚師醃了兩天的雞腿,哇!帶那麼多雞腿啊?咱們得吃光它,等一會兒,現在還不要,等一會兒吃完地。你先吃吧,太棒了。

盤古酒店,被評為世界上最高級的第三,第三酒店啊!結果,酒店的創始人坐著私人小飛機,私人小飛機,在空中吃著中國最土的東北大醬,辣椒醬,還有東北的大餅子,大餅子。然後,吃著日本人給熏的熏雞腿,嘿嘿!這是什麼情況?

嗯?什麼叫品味生活?你喜歡的,對你最好的,又不騷擾別人的,又能讓你帶來享受的,這就叫做品味生活。其他都是裝的啊!都是裝的。凡是那種儀式化的東西都是假的。我最討厭那種儀式化的東西,不要儀式化,儀式化說明你不自信。但是,不儀式化,首先得建立在和諧的基礎上,你得和諧。

這雞腿——天吶!所以說……這廚師太棒了,太棒啦!這玩意兒,你說你(如果)帶個三明治吃,(那會)是什麼玩意兒?

再給我半拉餅,我看我今天有點兒摟不住了。絕對沒晚飯了,再吃晚飯,這兒就要命了。

戰友們,吃任何東西的時候,眼睛!眼睛就是第一個品味你這食品的。所以,“色”必須好;第二是“味兒”——是鼻子;然後是你的嘴,嘴嚐到之後是舌頭;然後進到你嗓子以後,是你的感覺;吃到你肚子之後才是影響。

然後是你的嘴,嘴嚐到,然後舌頭,然後進到你的嗓子裡的時候是你的感覺,吃到你肚子的才是營養,所以色、香、味,這才是關鍵,不能光為了吃飽而吃飽。哇塞,這大飛機!天吶,你看對面現在幾個飛機你看,平行那個,看到沒有雁平?大飛機,看到沒有?那全是軍用飛機。看到了啊,這下面還倆呢。哇,太棒了!好吃啊,太好吃了!所以今天啊,俺做了個決定,就吃雞腿,討厭吃三文治了。哇,哈哈哈。我要再……給我拿倆雞腿去。

親愛的戰友們,你看這個飛機穩到什麼程度,你看看啊。這感覺,這是我的辦公桌,那邊是臥室,然後呢,就這種飛行,是吧?確實,有時候想想啊,你說我這生活那麼好,扯啥犢子啊?別扯了吧。但是,人不是為這活著的,上天給每個人都安排了任務,你不能忘掉你的任務,忘掉任務就完了,想想都幸福。

這麼多在天上飛的飛機,有幾個人相信上天的任務啊?我相信。

今天早上,華盛頓、歐洲的朋友,說Miles你太厲害了,昨天他們都說“Miles,你要直播,伊朗打伊拉克了,打伊拉克的馬薩德基地了”,我當時告訴他,我說它一定會打的,但是不會殺你人的,甚至不會殺幾個人的,而且一定要提前通知你,“我要打了,你們躲躲”。我說都是共產黨的,獨裁國家、流氓國家的一貫手段,怎麼樣?我說,但是是好事——哇塞,天哪——我說是好事,伊朗要平息在內部它所操縱的民意,它所操縱的民意,它所欺騙人民的後果。

這個真的是蘇萊曼尼挺可憐的,臨死了吧還被這些老闆消費一遍,拉仇恨,拉美國、恨美國,貧富懸殊,伊朗的雞蛋已經1.2美金一個了,通貨膨脹,伊朗的錢已經不是錢了,網絡控制。這些事跟美國一毛錢關係沒有,你恨美國恨得著嗎?你恨得著嗎?誒,老百姓他就信,竟然有很多伊朗富豪們,全部要回國去,要參戰,要打美國。

昨天你看到你們老闆咋表演得了吧?打美國提前給你通知,哥們我要打了,快躲躲啊,我必須打,幾點打,再一個一定選在晚上打,然後呢不能趕在川普總統睡覺的時間,快睡覺的時間,不能要睡覺。然後呢晚上那個燈光火石的,火光電石的那個情景得弄出來,這比拍電影還要,擺道具,搞燈光,弄音響,搞錄像,你看到沒有。網站上“啪”推出去,“啪”開始放,“啪”錄像,多角錄像,然後“啪”外交部外交戰,然後第一波、第二波,最後突然宣布,我們還是願意跟你談的。

很簡單,我昨天告訴這些朋友,我說記住啊,這是美國有史以來跟伊朗最好的坐下來談的機會,伊朗打你們就是想跟你談,不殺你們的人,平息內部積累的、操控的、拉仇恨的,轉移內部經濟問題的,轉移內部貪污腐敗的,真正的所謂的這些內部問題。然後想利用這個事跟美國坐下來談。更重要的,要給俄羅斯、要給中國看,來武器,來錢。

這種流氓手段對誰它都是流氓,流氓不僅對敵人流氓,它對自己老婆孩子、自己爹媽它也流氓,它對朋友更流氓。所以你看,騙錢,互相騙,互相敲詐,然後讓中共,讓俄羅斯出來“哎呀,不要打了,不要乾了”,我們要說說話。我昨天我就告訴他,竟然有朋友跟我說,政治家說“哎呦,失控了,失控了”。呵呵,天哪!伊朗和美國打仗,要開戰的話這相當於這雞腿砸我的嘴,哈哈,看到了嗎?就這結果,就這結果。雞腿砸郭文貴的嘴,你就是送上嘴、送上門來了不吃你都不行,就這麼簡單。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伊朗和美國要開戰,跟美國開戰,那個代價大到,那不是自殺,你想自殺都不行,基本上你就是死死,死不了,活活,活不了,那是開玩笑嗎?所以說,美國總統本來準備開記者招待會呢,結果,得,回去睡覺,你演吧,老子回去睡覺。

欸,南斯拉夫的時候全中國上街、抗議。 89的時候都抗議,王岐山人家在美國買了一堆房子,南斯拉夫的時候,中國向外轉移資產最多的時候其中一年——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 往美國增加的移民最多的一年。

再來一個。天吶,吃了幾個了?我的天,一二三四五,五個了,天吶。所以說,戰友們,這個世界上最可憐的就是草根,最可憐的就是窮人,你看看這被操縱的。

結果人家蘇萊曼尼將軍全家都是美國護照,在美國居住,在中央公園,在紐約,就在我家樓上,結果伊朗的這些人要去為他獻命,滑稽不滑稽?可憐不可憐?

所以說,今年是中國的又一個庚子年。無論是八國聯軍和中國之戰,無論是當年鴉片戰爭,第一次鴉片戰爭,無論是庚子年大躍進,三年最艱苦的苦日子死了幾千萬人。這到了第四個庚子年,2020年滅共革命。

我看了一份報導,這個報導定義非常好。到目前,全世界唯一的提滅掉共產黨的就是我們爆料革命,郭文貴和戰友們了。正在進行中,還在目前要滅掉共產黨的就我們一個,一家獨門獨創、獨門生意。哈哈!到目前還沒有人敢說。

有反共的、有揭發共產黨的,但是提出滅共的,我們是第一家,就是爆料革命和戰友們。還在進行中,滅共的就我們一家,沒第二家。所以這個什麼火雞龔、雞腿潘、什麼東京爆協、郭寶勝、傅希秋、孟維參、熊憲民這幫孫子,你就別想了,你就別想了,這個你就搶不走了。

雁平、雁平,還有餅子嗎?

雁平女士:有

郭文貴先生:給我來一半啊!今天控制不住了,失控了,失控了,享受人生。啊!到得意的時候,就得享受享受。高興的時候,你也得高、你也得表現出高興。不高興的時候你也得表現出不高興。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結果是再一次的證明了我們對中共的判斷。所以說我告訴這些朋友,我說共產黨給我們又送來了。天吶!這絕對不能吃一個,你那半拉,你必須要吃了。

雁平女士:拿來吧!我去吃,我那個醬去。

郭文貴先生:對啦!去吧!謝謝謝謝!

雁平女士:這個啊!我拿走啦!

郭文貴先生:拿走拿走,謝謝!走吧!又再一次證明了,我們對共產黨的判斷。共產黨以為把中東的火能點起來,自己就躲起來了。不會的,我告訴咱們的朋友,最後所有的美國人都會問幾句話?伊朗的錢哪來的?伊朗的油賣給誰了?他們是怎麼做交易的?大家會看到,最後火一定在北京點著,中南坑點著。主要是對中共的,這回美國人可不傻。

結果,我昨天下午說的那個話被人傳給了好幾家媒體。我還不知道呢!我在飛機上,一定會有人報導的。太有意思了。想吃點吧!我知道戰友們,你們現在都在咽吐沫呢!現在是開冰箱門去了吧!去廚房擰火去了吧!饞了吧!餓了吧!都想吃雞腿是吧!

此雞腿非彼雞腿呀!雞腿潘經過這些天的表演,大家搞明白了吧!沒那麼簡單吧!在路上王雁平問我,你早就知道細絲恐,他的背景啦!那你還讓他來喜馬拉雅。我說你傻呀!我從第一天爆料就說過,不管你是共產黨還是非共產黨,你哪怕王岐山說,你現在跟我一起來滅共,我都跟你合作,只要你滅共。你敢接近我,你敢來害我,我就敢面對你。

沒有與敵周旋的智慧和實力滅什麼共啊!戰友們這是基本的邏輯,對吧!哎呀!真香,玉米麵加上煙醃烤的雞,加上咱們這個大醬,太棒啦!打死也不吃了,太多了。我的酷愛,最好的茶。我可不敢拿這個擦嘴了,就是原來拿這個擦嘴加上抽雪茄,把我的口角造成了口角炎。抽雪茄、說話多再這個傷害。看看我這茶,我這茶太棒了。哇哦!你看像黃金的金色一樣。哇啊!舒服。

所以說戰友們好日子、好日子。是吧!我要近一點,中不中!中不中!因為這個飛機上還是有很大聲音的,所以我帶了個麥克風。謝謝啊!吃完了,太好了。餐巾紙來一份。

哎呀!謝謝謝謝!這茶真是太好了,可能我要加點熱水要好吧!謝謝!真好!簡單的生活啊!咱這是簡單的生活。所以說不擺形式,不奢侈。像十八大領導一上來一樣,兩菜一湯,重大接待四菜一湯,出門紅綠燈,不允許封路、戒嚴,關掉各種會所俱樂部。

不允許封路戒嚴,關掉各種會所俱樂部。要和老百姓平起平坐,要到街頭吃包子,是吧?很平民,很平民。

我今天穿著褲衩子,穿著小褲衩。沒錢了,褲子也買不起,只能坐在這種私人飛機上穿著褲衩子啦。但是不需要你們給我錢買褲衩子,沒這意思啊,是吧?你說說,你說說,你說說,我站起來咧。

所以說戰友們,這種簡單的生活向戰友匯報一下,簡單的生活,簡單的生活。然後大家看到這是我要睡覺,這是睡覺的臥室,看到了嗎。這是睡覺的臥室。我得了,一會我要睡覺的時候我就這樣開著吧,好不好?中不中?打呼嚕?我還真不打呼嚕哎,我還真不打呼嚕。你說這可咋弄咧,是吧?這就是臥室,這個大床現在是這樣,合上是整個,整個合上,整個合上呢就可以。看看戰友們,整個合上以後連上,四個人都行,四個人睡都行。所以說這個臥室是這個飛機最喜歡的地方。上飛機睡覺,門一關門一關上,而且是大家看看,你看後面,牆都是馬毛,馬毛,隔音。這是愛馬仕的皮子,然後呢這麼大一個床可以看電視,衛星電話應有盡有,是吧?很舒服很舒服很舒服。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咱也買不起787啊,是吧?咱就買個小的吧。但是呢關鍵問題,錢是咋來的?錢是咋來的?你老天天在天上飛,你說你那錢是偷來騙來的,你說你能安心嘛?

看看這個,你看我要看下下面,大家看看啊。看不清楚,你看看,大家看到了吧?現在是到了「約克」靠近加拿大的地方,你看下邊。

所以說這是個辦公桌,這是我辦公的地方,這是辦公的地方。我就經常吃完了在這兒,把腳往上一放,然後在這塊學習、工作。

然後你看到我這個皮子,這都是我設計的,你看這皮子了嘛,軟的啥樣你看。然後上來,舒服吧?這後邊都是愛馬仕的皮子,這都是。午睡了午睡了,我就過著孩子的生活,到中午就是睡覺。

再見了戰友們再見,隨時向你們匯報。

聽寫:【GM39】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1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