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由細思事件引發的對輿論的思考

https://spark.adobe.com/page/KDf0won4EpoWq/

細思的事情已經發酵了一段時間了,其所作所為令人不齒,在直播中將欺騙觀眾和貪圖錢的本性展現得淋灕盡致。比如他以退稅為名來分流法治基金,對法治基金幫助範圍的說法前後矛盾,有選擇地接聽安排好的電話誤導聽眾。不僅如此,他還與滅爆小組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不僅在不詢問郭先生的情況下直接向工程師索要郭媒體的源代碼,分化澳洲戰友,還與尹隊長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暗線聯繫,各種緣由耐人尋味。在暴露之後,細思還用英文表示自己受到了網絡霸凌和巨大的精神傷害,以此來為日後可能的訴訟增加籌碼。他一個精神恍惚的病人,竟能如此平靜而流利地用非母語敘述自己的經歷,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不可否認,細思事件確實對爆料革命戰友們之間的信任有一定的打擊,但是這次事件鍛鍊了戰友們的心智,展現了很多原本沈默戰友的高素質和高水平,也讓我深刻意識到爆料革命真的是將很多無法在中共統治下施展拳腳的精英們聚集在了一起。更重要的是,這件事情讓我更清晰地認識到,對爆料革命來說,輿論場是一個十分關鍵的戰場。

在進入正題之前,首先我想討論一個大家比較關心的問題:郭文貴先生怎麼不早說細思的這些事情呢?除了有釣魚的成分之外,我個人覺得此事也與郭先生的性格有很大關係。郭先生向來以最大的善意來看待第一次認識的人,他對所有人一開始都是非常尊重、非常客氣的,經常是看到別人一點點的優點就大加贊賞,對於缺點或不妥之處即便是發現了也常常隱忍不發。說起來這不過是一種個人交往的方式方法。試想一下,如果某人上來就對別人表現出不屑和輕蔑,覺得自己永遠都正確,別人永遠低你一等,我相信這個人是很難與別人交朋友的。然而在用這樣一種方式和別人的交往過程中出現的誇贊會通過社交媒體無限放大,最終可能會使一些事情形成一種比較複雜的局面。

細思事件發生後,大量五毛只對人不對事,忽略事實,熱衷於進行直接的人身攻擊。在此時攪渾水,搞文革的絕大部分都會是爆料革命的敵人,真正的戰友們不應受此類說法影響。與此同時。細思事件也再次證明了郭先生多次說過的話:“在爆料革命中,如果任何戰友報有私心,就會粉身碎骨,身敗名裂”。這絕不僅僅是投靠共產黨會被當成棄子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戰友們堅定的信念才是爆料革命成功的關鍵,而私心雜念就是其中最大的挑戰。人與人的鬥爭仍根植於當代華人的心中,而且這一現狀在短時間內難以根除。老毛曾說: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這句話在中共多年的集權體制和教育控制之下已經發揮到了極致,人們的私慾極度膨脹最終導致了無休止的內部鬥爭。儘管在文革末期這樣的鬥爭已經造成國家的大崩潰並引發瞭解放思想的討論,但很多人卻仍未完全醒悟,他們思想上的桎梏並沒有被完全衝破。可以這樣說,直到現在,很多人仍然習慣於通過與人鬥來爭得自己的利益。這也詮釋了為何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國,人善被人欺,還被笑人傻。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如果一個人不夠聰明且沒有實力,不僅做不了善事,還會被一堆人的明槍暗箭弄得個身敗名裂。同時仇恨的種子也就是這樣不斷地在人與人之間的鬥爭中種下的。中國人需要排毒,讓仇恨之花枯萎腐爛,讓仇恨之種永久滅活。這件事任重而道遠,也極為重要。而輿論戰這樣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也在這般私心私慾的蔓延之中變得越發激烈。

高亮觀點:輿論場是戰場

不只是在華人圈子,在美國,川普總統也常說假新聞和排乾沼澤,其原因就是民主黨以及其他反川普勢力利用他們的媒體力量和輿論主導地位的優勢來詆毀污蔑川普總統。這時,新興的社交媒體就成為了關鍵的力量。川普總統就用他的推特與美國普通民眾直接交流,不給假新聞肆意編造的空間。

而對華人來說,爆料革命所引發的自媒體革命是對抗中共輿論戰的決定性力量。自媒體的出現讓戰友們可以在美國的主流社交平台發佈華人訊息,以對抗中共滲透的華文媒體發佈的鋪天蓋地的假新聞。從2017年開始,爆料革命打響了“一切都是剛剛開始”,“今天你健身了嗎”兩塊金字招牌,各種平台的節目如雨後春筍般地湧現,極大的突破了中共對國內外華語媒體報道的控制,以唯真不破的態度,得到了很多人的信任和支持。

但是爆料革命的目的不是搞娛樂政論節目,而是有滅共使命的。這就像川普總統也不是要搞娛樂自媒體,而是希望把自己的真實想法更有策略更加清晰地發佈來使得美國再次偉大。如果爆料革命只是為了以炒熱度的目的來做自媒體,早就成為海內外關注度最高的華人媒體了。媒體界有這樣一個共識:娛樂性和政治性的內容是最抓人眼球的。在中國的輿論高壓下,越不讓談什麼越有人想看,越有人想去要瞭解。如果郭先生每天放一點中共高層性愛視頻,甚至把這些視頻吊著胃口拆好幾段,然後變著花樣去爆不同的料的話,早就做成娛樂性政治性最強的個人脫口秀了。但那樣只會提高收視率,知名度,對滅共沒多大幫助。因為在這種情況下,大部分觀眾就會懷著看熱鬧的心態,而滅共也就如同鏡中花水中月一般被淹沒在一片戲虐之中了。

同時,爆料革命一直在追求言論自由,讓平民百姓都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換句話說,作為個人,你可以隨意表達自己的看法。但是作為戰友,如果影響到爆料革命,影響到滅共進程,影響到戰友之間的關係,必須要理清楚搞明白。套用一句中共的話,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朋友們以什麼方式滅共都沒有問題,這是個人選擇,只要滅共我們都支持。但是不要因此在輿論戰場上影響到爆料革命滅共的進程。因為爆料革命是新形式的滅共抗爭,是與共產黨進行的全新形式的戰爭,輿論場本身就是一個重要戰場,也是超限戰中的一種形式。這一戰場看似平平無奇,實則至關重要。我們戰鬥的重點不是個人,而是共產黨體制和盜國賊。置身於輿論戰場之中,如果朋友們想在滅共問題上完全自由的發聲,完全口無遮攔,那麼你可以支持滅共,但是請不要參與郭先生開啓的爆料革命,不然的話其結果是難以預料的,甚至可能會對整個爆料革命產生負面影響,因為滅爆小組時時刻刻都在尋找機會分化戰友。

還是那句話,以上純屬拋磚引玉。歡迎戰友們討論,在此感恩感謝所有戰友。

作者:Raymond
编辑:【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7743/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