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普通學生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學習思想品德政治課?爲什麽?

作者:gogogo

在進入主題之前,首先寫明筆者的討論之前提條件。第一,教育乃立國之本,因此大到教育結構的設計,小到書本上的每一個字,都應該對每一個學生負責任。第二,需要承認時代的局限性,從一窮二白走到今天,不能全盤否定任何一門課老師對教育的付出。

本文將以中國特色的“政治思想教育”爲切入點,對比探討中美教育成果的差異,繼而分析這門課教材內容潛在的問題。

衆所周知,美國等發達國家地區的基礎教育體系裏,並沒有思想品德教育,更沒有政治、共産主義理論這些必修課程。以美國爲例,美國學生從幼稚園到高中階段主要是學習數學、語言、科學、藝術、體育這些課程,有部分學校提供宗教類課程,但也不強制每個學生一定要“以上帝之名”禱告。但在我國,思想品德課程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了,並且,政治科目作爲大學及研究生入學的必修、必考科目,是內地學生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突破的一門重要課程。

那麽一個內地生到底在思想品德政治課上,到底花費了多少時間呢?筆者以每節課時長40分鍾計算,以下簡單說明計算過程,供大家參考。

先來看小學的情況。根據在百度問答裏面找到的課表,一個小學畢業生需要花在思想品德教育課的時間大概是280個小時(16800分鍾),這個只是上課的時間,並不包含課後的作業。

之後到初中,由于初中並沒有標准的課時安排,一般學校每周的政治課會在2-3節左右,考慮到中考前,會有補課、加課的情況,因此把初一初二算作每周兩節,初三算作每周三節。再加上初一初二每周30分鍾、初三每周60分鍾做思品作業的時間,一個普通努力的初中生大概需要花費230個小時來學習思政課。

然後是高中,因爲涉及到文理分科這些內容,然後區域的考試制度也不太一樣,我們現在只考慮一個高考必考政治科目的文科生的情況。以高一、高二每一學年四十周,每周兩節政治課,每周用一小時複習及完成政治課作業, 高三每周三節課,每周90分鍾用于政治課作業及複習來計算,一個普通文科高中生大約需要花費327個小時學習政治。

再來到大學。大學政治課是所有在校大學生的必修課,不分文理。大學必修的四門政治課程名稱分別爲《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論》、《中國近現代史綱要》、《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每個學校對課時和學分的設置有一點點區別,但總體上大同小異,以合肥師範學院的課程標准來計算的話,假設一個學生只在考前兩天複習,那麽他大學階段需要花費181個小時來學習政治課。

最後到了考研階段,政治是必考科目。引用轉載至豆瓣的“文都政治名師任燕翔老師的精彩分享——政治複習方法要得當,複習總時長在150個小時左右就可以……”

綜上我們得出,一個資質平庸的普通文科生,從小學到通過研究生考試,大約需要花890個小時學習思想品德與政治課程。當然實際的情況會根據學生自身的努力程度而改變,有可能更少也有可能更多。

890個小時是什麽概念呢?商業德文考試對考生的要求是,完成600-750個小時的學習及250個小時的課程。也就是說,如果用這890個小時來學習第三外語,比如德文,學生很有機會可以拿到商業德語水平的認證。再比如,根據CFA(特許金融分析師)考試的要求,通過1-3級的考試,最終拿到世界公認的金融分析師牌照,大約需要1000個小時的學習時間,也就是再加上110個小時,一個學生就很有機會拿到CFA的專業資格認證。更何況這890個小時,並不包含進入體制內工作以後,參與黨課的時間。

那麽學習這門課程到底有什麽好處,值得我們花這麽多時間學習呢?首先,注重思想的統一,有可能在穩定社會、發展GDP上做出了一定貢獻。只是,我們要想清楚教育的意義到底是什麽?盡管每個國家對此的理解有所差異,但培養孩子的創造能力、探索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是共識。那麽PRC特色教育到底有沒有提高PRC孩子這些方面的能力呢?由于國外並沒有這門課,青少年也很難成爲哲學者或者宗教研究者,所以找不到直接的比較指標,只能從國際公認的一些“教育成就”指標來進行比較。筆者選取了三個指標,青少年奧數競賽,國際科學與工程競賽,以及大學的國際排名。

奧數競賽多年以來一直備受PRC推崇。由圖我們可以看出,在這一方面中美幾乎不相上下。經過查詢曆年的數據,筆者發現,PRC在某些年份甚至超過了美國。不過仔細一看美國獲獎者的姓名,不難發現,他們中間有不少很可能是華裔,由此我們是否可以推定,奧林匹克數學競賽的成績,其實很大程度上,不是由學校教育決定的,而是由家庭教育決定的,因爲華裔家庭到了海外,還是極可能保持著原本的習慣和品性。當然,這個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才能下結論,筆者在此不進一步展開分析,希望有更多人可以關注這個問題。

再來,看一看青少年科技研發方面。筆者選用了PRC認爲的,“全球規模最大、規格最高的”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賽(Intel Internation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Fair)之獲獎情況作爲比較。來自43個國家的450多名獲得“Grand Awards of the Intel ISEF 2019”的中學生中,10人來自中國,298人來自美國。

2019 Grand Awards of the Intel ISEF

考慮到美國作爲東道主國,可能在語言和評選規則上占有一定優勢,所以才導致了這麽懸殊的結果,但人口和國土面積都小得多的亞洲國家新加坡、韓國、日本,也分別有9人、7人、6人拿獎。由此,起碼從這一PRC本身也認可的國際賽事結果來看,PRC在中學生高科技的創新和教育方面,並沒有明顯優勢。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這個賽事是以項目爲單位計算的,就是同一個項目如果獲了獎,那麽參與這個項目的所有學生都拿到了獎,這也是美國和其他國家獲獎人數比較多的原因,因爲一個項目往往是由多個學生共同完成。而作爲一直強調集體主義的PRC,基本都是以個人爲單位獲獎。

最後,我們再來比較一下這些年備受留學生推崇的國際院校排名。本文選用了“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0”。這個排名主要有五個指標,分別是教學(Teaching),研究(Research),引用(Citation),行業收益(Industry Income),國際化展望(International Outlook)。作爲世界第二大國的PRC最牛高校清華、北大,僅僅排在了23、24位。由于教學、研究部分很大權重來自排名機構的調查問卷,有可能存在一定主觀性,在此不做贅述,我們主要看後三個指標。

清華北大和排名第一的牛津大學比起來,表現最好的是行業收益,也就是說學校拉融資、進行商業化的能力很強,尤其是清華,Industry income 居然高達100, 這和近年來內地盛行的學院系投資財團不無關系,關于高商業化對學校教育的益處,筆者有所保留,筆者認爲過于商業化會導致功利心在校園的盛行,當然也有很多人並不同意這個觀點。那麽引用度和國際化程度低的原因又是什麽呢?首先肯定是語言屏障,中文作爲全世界最難學的一門語言,國際普及的難度頗大。第二,則是一個學校的研究質量、教育氛圍。筆者曾經和一些發達地區的外國學生交流過,對他們來說,防火牆也是一個顧慮,他們擔心一旦進入中國,就不能像平時一樣和家人朋友進行即使溝通,這無疑也是拉低國際化程度的一個原因。

基于以上三個數據,我們可以得出結論,PRC特色教育似乎沒有讓我們比其他國家的孩子優秀更多。

那麽這一門其他國家地區都沒有,但是卻占用了PRC學生巨多時間的課程,在內容上是否有問題呢?筆者以高中教材爲例,總結以下三個值得探討的問題。第一,引用無憑據,違背學術精神;第二,書本與實際生活嚴重脫節。第三,妄下定義與邏輯矛盾。

引用無憑據,嚴重違背學術精神。比如,在PRC的教材裏,類似“專家點評”這樣的話比比皆是,連“專家”叫什麽名字都沒寫,更別提注明引用的出處了。當一個PRC學生進入國際社會以後,會發現西方非常強調知識版權,尤其是寫論文時要嚴格注明引用來源。作爲影響學生品性的教材,如果不從小培養學生對“引用”的意識,等這些孩子到了國際社會以後,往往需要重新學習基本的學術常識,稍不留神就會被扣上“中國人不尊重知識産權,沒素質”的帽子,其實根本的原因,是PRC的教育系統裏並沒有充分強調這一點。

課本與實際情況嚴重脫節。以人教版高中政治4《生活與哲學》,首先不說這本教材開頭啥都沒開始分析,就直接歌功頌德這樣的操作了。第二章第28頁,教材說到“宇宙間根本不存在什麽上帝,當然也不會有上帝和諸神創造世界的活動”,先不談這句話從哲學和宗教領域來看是否有問題,我們只說在現實生活中,哪間寺廟不是香火鼎盛,哪家哪戶嫁女兒結婚不先擇個良辰吉日?更有甚者,很多家庭給孩子取名字都要看生辰八字,國內的風水業也是近年的高增長産業。大家讀著無神論的教材,紛紛做著“有神論”的事,這證明社會普遍認同“學一套,做一套”的操作是合理的,如果一個社會的教育內容是普遍失靈的,從基礎教育開始就“明一套、暗一套”,那社會誠信又從何談起呢?

與實際情況脫節還表現在,教材雖然提出了一些很柏拉圖的理念,但卻沒有提及怎麽解決實際生活中可能遇見的問題。比如,人教版高中政治教材1《經濟生活》第79頁提到“禁止各種形式的地方保護,非法壟斷及非法競爭行爲。市場交易必須公平、平等、誠實守信。。。”,高中政治4第96頁“對一個人的價值的評級主要是看他的貢獻…..”。這些話表面上看起來沒有問題,可是到了實際生活中,當一個普通年輕人進入職場以後,他首先感受到的是不公平、是努力與價值回報的不對等,他首先要面對的是“拼爹”的問題,出身好的孩子都自帶資源和財富,可以靠著父母的資源開公司、找工作,而出身農村的孩子,他們要拼了命的努力,才有可能獲得好人家孩子輕輕松松就得到的物質生活和社會認可。這樣的落差在任何一個社會都有,教育可以做的是讓孩子正確認識這些不公平,使他們不至于在沒有心理准備的情況下,忽然遇到這些問題,從而形成心理落差甚至仇恨。遺憾的是,教材中對這些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只字未提。

最後,課本存在輕易下定義的問題以及邏輯缺陷。人教版《文化生活》中多次提到了“先進的文化”與“落後的文化”,比如第10頁“先進的、健康的文化會促進社會的發展,落後的腐朽的文化則會阻礙社會的發展”,以及第42頁文化要“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可是先進、落後、精華、糟粕這些詞本身就是非常之主觀的,在一定底線之上,每個人心裏的標准是有差異的,這是“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的問題。比如筆者認爲只有現代詩是不庸俗的創作,其他所有詞曲都可以被定義爲庸俗,又比如長輩認爲女孩化妝是醜的,但是好的妝容確實可以讓人變美。

妄下定義還包括,將一些有學術爭議的內容,當做正確內容寫進書本裏。當然這可能是爲了節省篇幅,而省略了前提條件。只是培養孩子嚴謹的學術精神、探索精神,甚至挑戰學術權威的精神,本來就是教育需要做的。比如人教版政治與哲學第37頁“中國是世界古代文明的發祥地之一”,第60頁“人類的進化大體經曆了早期猿人,晚期猿人….”,其實這些概念雖然比較主流,但跟所考證的時間點有一定關系,而且如果是一家之言,至少應該注明這些話是哪裏來的。至少在斯塔夫裏阿諾斯的《全球通史》這樣的著作裏,對這些問題就有不同的說法。

文中的邏輯矛盾之處,比如一邊強調文化創新,一邊又獨尊馬哲一家之言,而且還要把文化分出先進、落後。也就是說創新必須是在符合馬哲毛概的前提下,而且必須是“先進的”,那這就意味著PRC國人的創新範圍要比其他國家窄小得多,並且這個創新還必須是“正確的”,不能被“專家”認定爲錯誤,不然輕則受批評,重則進監獄。再者,教材一邊強調民族融合、文化融合,國家統一,一邊又多次強調“西方敵對勢力文化滲透”,可是我們都知道,中華曆朝曆代的版圖都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說,今天沒有出現在PRC版圖上的一些民族之領土,在曆史上有可能是我們承認的朝代的一部分,而且在世界推進包容性、倡導和平的今天,不斷像孩子灌輸對立思想,這樣的操作真的符合大國風範嗎?

其實能夠總結和討論的還有很多,在此抛磚引玉,望能引起大家的關注與研究。

資料來源: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637994054039603220.html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688511609612539844.html
https://baike.baidu.com/item/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2567351?fr=aladdin
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752462643413060124.html
https://jwc.hqu.edu.cn/info/1093/2379.htm
http://marx.hfnu.edu.cn/news1/gzzd11.htm
https://baike.baidu.com/item/PWD考試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world-university-rankings/2020/world-ranking#!/page/0/length/25/sort_by/rank/sort_order/asc/cols/scores
人民教育出版社《普通高中課程標准實驗教科書》系列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