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還是我原來的那個家嗎?

作者:正道人
https://spark.adobe.com/page/ZI2G0TsbuewV2/

一個朋友的兒子小陸同學剛剛從香港來美國讀書,他的父母託付我照顧他,看到這個老成得讓人心酸的小夥子,我心情非常複雜,當然更多的是感動和敬佩。 顧不上讓他休息,我就帶著一大串問題和他長談了3個小時,真是受教了,這個剛過18歲生日的年輕人,讓我看到了香港和中國未來的希望!下面以問答的形式,分享一下這位香港年輕人的心聲。

正道人:告訴我,你為什麼參與了“反送中”抗議活動?

小陸:我的同學和好朋友基本都參加了,我也毫不猶豫就加入到這個大隊伍中來,一開始就是為了跟隨,後來就成了一種使命和責任,因為自由和民主是我們生存的空氣,失去了,人生就如同行屍走肉了。

正道人:7 個月的“反送中”抗議示威活動,你最開心的是什麼? 最沮喪的又是什麼?

小陸:最開心的是我們這一代人沒有放棄對自由的渴望,沒有得過且過滿足于溫飽、時尚、戀愛和娛樂。雖然靠父母的支援我們的日子豐富多彩,但危難關頭不可以漠視我們這 一代人的責任;最沮喪的是我們眼中的偶像和明星們, 包括那些政經領域的大佬們。他們大部分選擇了妥協,很多人甚至站在了正義的對立面,心中的失望大於恐懼,很多同學已經燒毀了以前收集的很多明星偶像的物品以示唾棄和厭惡,傷心過後我們選擇向前。

正道人:在這 7 個月裡,你最恐懼的經歷是什麼?

小陸:2019年8月31日,我和4個同學被3個喬裝成示威者的流氓挑釁,要我們摘下口罩並報上姓名。兩個高個的男同學讓我帶兩個女同學先離開(抱歉,因為我比較瘦小),他們拼命地拖住了那3個人,雖然最後他們倆回來了,但渾 身都是傷,休息了兩個星期才基本恢復。 我有幾次被催淚彈傷到了眼睛,也是過了很久才好起來。 其實經歷了這些電影 般的驚險之後,反倒沒有了恐懼,那種內在的抗爭本能和勇氣都被激發出來了。

正道人:你想過放棄嗎?

小陸:我沒有想過,但我父母天天勸我,幾乎是哀求,因為我是家裡的獨生子。我的外婆見到我就哭,每次都是撕心裂肺,好像我已經犧牲了一樣。 所以他們不惜一切代價安排我來美國讀書,我一開始拒絕參加託福和SAT考試,因為我不想被同學看成逃兵,我要和他們一起抗爭到底。 但去年9月初,我外婆因為憂慮過度導致心臟病住院,外婆本來就有糖尿病,最後由於併發症去世了。 她老人家在病床上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快去美國吧,不要讓我死不瞑目啊!”。現在我人是在美國了,非常惦記香港的父母、朋友和同學們,最思念的是已經在天堂的外婆。

正道人:你的同學怎麼看你出國留學?

小陸:大部分同學都支持我的選擇,而且一部分同學也同樣在計畫來美國或者英國留學,部分同學的父母在積極安排移民歐美事宜。 可以說,香港已經完全淪陷,中共已經控制了香港,港府徹底失去了執政的合法性。 我所認識的同學至少有三分之一在安排離開香港,剩下的夥伴都決定抗爭到底,我們這一代香港人不太容易屈服于強權。

正道人:你怎麼看香港的未來?

小陸:我個人認為香港人一定會贏,但這個過程會比想像的漫長,還會有更多人被殺害。當然也會有人妥協甚至放棄,但邪不壓正,因為香港人站在了正義一面,老天會給我 們力量,全世界正義的力量會和香港人站在一起。

正道人:你認為美國等國際正義聯盟可以幫助到香港嗎?

小陸:我們這一代香港人雖然沒有吃什麼苦,但都是非常有擔當的人,我們需要國際力量的支援,但我們從來沒有等在那裡,我們願意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美國為首所有正義力量支援和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給了我們巨大的信心和安心,就好像一座大山靠在背後的感覺,我們都感恩美國和所有支援香港的朋友。 我們逐漸明白了這場“反送中”運動已經不再是香港人自己的事,香港已經成為普世價值的一面鏡子,可以照出世界正義力量所在, 也可以呈現公道人心所向。

正道人:你們被大陸人稱為“廢青”,你怎麼看?

小陸:其實我們從走上街頭那天起,就已經不在乎別人怎麼說或者怎麼看我們了,因為我們是為7百多萬香港人發聲,為全世界自由民主價值呐喊,所以不會計較所謂的“廢青”駡名。 我承認,“反送中”以前,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有點養尊處優,過著自在悠閒的日子,雖然也刻苦讀書,但對香港的未來思考甚少,甚至對幾年前的“雨傘運動”只是參加但也沒有太走心,這個“反送中”運動不一樣, 它徹底把我們從天堂般的日子裡喚醒, 為了避免走入沒有民主和自由的地獄,我們選擇了拋開小我、成就大義。

正道人:你想對在香港抗爭第一線的同學們說點什麼?

小陸:我雖然人在萬里之外,但我的心和你們同在。 堅守信仰和希望,黑暗不會長久, 光明一定會到來。 我為你們和香港祈禱! 我會在美國用另一種方式傳播香港真相。

正道人:你知道郭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嗎?

小陸:當然知道! 我和同學們也會經常看郭文貴叔叔的直播,我父母更是經常看,好在香港還沒有防火牆。 郭先生的視頻很具有正能量,特別他一直提及的滅共和喜馬拉雅目標 給我們很多鼓舞,我們也從他的視頻裡瞭解更多中共的邪惡。

正道人:你來美國一周了,是否想念你的家香港了?

小陸:不瞞你說,我以前每年暑期都會去不同國家旅遊,離開香港幾天就開始想念家人,想念香港,那裡的美食、夜景、高樓、商場、同學和那裡的一切。 這一次,我卻有種釋懷的感覺,有了一種逃離後的解脫,甚至有一點點的慶倖離開了那裡。 我這幾天也在問自己,香港還是我的家園嗎? 那個讓我無法割捨的家,香港還在嗎? 我不知道答案,我很多的同學也開始對原來心中的那個家園模糊了。

正道人:那你將來有什麼打算?

小陸:心靈的痛也許會慢慢消失,忙碌的學業也會讓我的人生有個新起點,但我生活了18年的香港卻永遠印在了我的生命裡。 我正在思考如何以全新的方式在美國繼續為五大訴求奔波呼籲,我也會聯合更多已經離開香港的夥伴們在多媒體發聲。我們這一代香港人不會輕言放棄,更不會停下追求自由和民主的腳步。我們堅信那個我們心中最美麗、最自由、最祥和的香港一定會回來的,這樣的香港才是我們永恆的家園!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