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糧食危機與耕地問題(一)

作者:WWL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中共曆史書上,把1959年到1961年稱爲三年自然災害。由于自然災害導致了經濟困難和糧食缺乏。二十年前筆者在《天問——三年自然災害》一文中指出,1959年到1961年期間中國並沒有發生嚴重的自然災害,屬于正常年景。1959年到1961年期間中國餓死幾千萬人主要是人禍,其中一個嚴重錯誤就是在這三年時間內繼續出口國內已經十分短缺的糧食,而不是進口糧食來彌補國內糧食供應的不足。

從1959年到2019年整整六十年時間過去了,這餓死幾千萬人的真相還沒有被完全揭露出來。餓死幾千萬人的原因是什麽?餓死幾千萬人的責任人是誰?都是沒有被回答的問題。可悲的是,還有人在質疑,究竟有沒有餓死人?

2019年10月1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司發布了《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筆者在此討論中國的糧食危機與耕地問題,目的就是紀念中國三年經濟困難期間餓死的幾千萬同胞,揭示未來中國發生糧食危機的風險。

2004年是一個轉折年,是中國從糧食出口國變爲糧食進口國的轉折年。糧食進口量占消費量的15%以上,很可能超過20%,甚至高達30%。中國進口糧食的一個原因是中國糧食質量不能滿足某些階層的健康生活的需求。根據中國官方曾經發布的數據,中國五分之一的耕地受重金屬嚴重汙染,這些土地上生産的受重金屬嚴重汙染的糧食在中國統計局的數據種,在市場上流通,危害著普通的中國人。扣除這些汙染糧食的産量,中國糧食危機確確實實已經存在。如果中國政府缺乏外彙或者不願意用外彙在國際市場上購買糧食,中國糧食危機會急劇加重。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糧食安全和糧食危機

2019年10月1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司發布了《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23年前,1996年10月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也發表過一個《中國的糧食問題》白皮書,也是談糧食安全問題。

糧食安全問題的另一個表述就是糧食危機。各國首腦與聯合國的官員們喜歡使用糧食安全這個詞,這是一個正面表述政治目標的詞。而一般的民衆、新聞媒體或者科學工作者喜歡使用糧食危機這個詞,它直接反映了人們正在和未來面臨的風險。

對于糧食安全有不同的定義。

1974年聯合國糧農組織等機構舉行的世界糧食會議,對糧食安全的定義是:“保證任何人在任何地方能夠得到未來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足夠食品”。

1983年聯合國糧農組織將定義修改爲:“確保所有人在任何時候既能買得到又能買得起所需要的基本食品”。

2009年在意大利羅馬舉行的世界糧食安全首腦會議對糧食安全的定義爲:“糧食安全系指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通過物質、社會和經濟手段獲得充足、安全和營養食物,滿足其過上積極、健康生活的膳食需要和飲食偏好。糧食安全的四個支柱是可供應量、獲取渠道、充分利用和穩定供應。營養是糧食安全概念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從糧食安全定義的演變中可以看到以下幾點:

第一,糧食安全應該稱爲食品安全(food security)更爲合適;

第二,糧食安全是針對任何人、任何地方和任何時候而言;

第三,最初主要考慮的數量,糧食或者食品的供應數量;

第四,然後增加了對糧食價格的要求,就是買得起的糧食價格;

第五,最後增加了對糧食質量的要求,保證健康生活的要求。

從糧食安全的定義演變中可以看到,人類對糧食安全的要求越來越高,越來越全面。如果以上幾點中的任何一點沒有得到滿足,即是發生了糧食危機,比如一部分民衆無法支付所需糧食的價格,或者糧食質量無法滿足一部分民衆的健康生活要求。

二、糧食與谷物——習近平的目標是“確保谷物基本自給”而不是“確保糧食自給”,背後已經隱藏糧食危機的風險

民以食爲天。這個成語出自《史記》。《史記·郦生陸賈列傳》:“王者以民人爲天,而民人以食爲天。”其實,食並不是最重要的,對于人體生命來說,喝水時更重要的。水是自然的産物,如李白詩中所寫:黃河之水天上來。《史記》中的民以食爲天這個典故來自秦朝滅亡後的劉邦與項羽爭奪天下的戰爭,謀士郦食其勸劉邦後撤,放棄成臯以東的地區,而固守成臯以西的地區,因爲那裏有一個很大的糧倉。郦食其爲劉邦打敗項羽立下大功。從此,民以食爲天一語就傳播開來。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統計口徑,糧食包括:

谷物:稻谷、小麥、高粱、玉米、大麥、荞麥、燕麥等;

薯類:紅薯、土豆等;

豆類:大豆、蠶豆、紅豆、綠豆、豌豆等與其他油料植物。

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司發布了《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中有時候用糧食産量,有時候用谷物産量。糧食産量中包括了大豆等油料的産量,而谷物産量中則不包括大豆等油料的産量。再者,過去土豆計算在蔬菜類中,現在一大部分計算在糧食産量中,這樣糧食産量自然就提高了,增長速度也就快了。

下面一張表是國家統計局統計科學研究所2015年發布2013年至2020年糧食與谷物消費量預測表,表中展示了糧食與谷物的區別。

單位:萬噸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糧食 63414 64769 66153 68565 71006 71877 72678 73411
谷物 53128 53890 54663 55447 56242 57048 57867 58696

表1: 2013年至2020年糧食與谷物消費量預測表,來源:國家統計局統計科學研究所,2015年發布。

從表中可以看出,預測糧食消費的增長速度,高于谷物消費的增長速度。以2013年的消費量爲100,2020年的糧食消費量爲115.8,而谷物消費僅爲110.5。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糧食指數 100.0 102.1 104.3 108.1 112.0 113.3 114.6 115.8
谷物指數 100.0 101.4 102.9 104.4 105.9 107.4 108.9 110.5
表2:由表1推算出來的2013年至2020年預測糧食與谷物消費量的指數表

糧食消費減去谷物消費量,則是計算在糧食産量中的非谷物消費量,既薯類、豆類等的消費量。非谷物消費量增長速度,高于糧食消費的增長速度,更是遠遠高于谷物消費的增長速度。到2020年非谷物指數達到143.1,在2018年非谷物指數達到144.2。中國未來糧食消費增産要靠中國人多消費非谷物的糧食,如土豆等,高達五分之一。這與中國政府近年來鼓勵居民多吃土豆等、鼓勵貧困地區農民多吃土豆等的政策相符。

單位:萬噸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非谷物 10286 10879 11490 13118 14764 14829 14811 14715
非谷物指數 100.0 105.8 111.7 127.5 143.5 144.2 144.0 143.1

表3:由表1推算出來的2013年至2020年預測非谷物消費量及指數表

習近平當上中共總書記後,提出了“確保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目標,這是中共在糧食安全方面的最高目標。目標中的確保谷物基本自給,與確保糧食自給是不一樣的。確保谷物基本自給,只是確保稻谷、小麥等的基本自給,而大豆等油料植物則是不能自給,需要依賴進口。關于這一點,下面還會談到。所以說,習近平並沒有把確保糧食自給當作執政的目標,而且取了一個較低的目標,只是確保谷物的基本自給。如果說習近平的這個目標得以實現,只是實現了谷物供應的基本安全,而沒有實現糧食供應的安全。中國的糧食危機依然存在。

幾千年來,中國人信奉民以食爲天。糧食的最主要用途就是供人食用,也就是口糧,包括食用植物油。

糧食還有一個很大的用途就是供牲畜食用,如豬、牛、馬、羊、雞、鴨、鵝等,就是所謂的飼料用糧,特別是養豬,飼料用糧大,養牛、馬、羊主要靠吃草。

糧食的第三大用途就是當工業原料,用來生産白酒、啤酒、酒精或者其他化工産品,特別是近年來用于生産生物汽油。

下面一張表是國家統計局統計科學研究所2015年發布2013年至2020年三大用途消費量預測表:

單位 萬噸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口糧消費 25580 25771 25964 26159 26355 26552 26751 26952
飼料用糧 14948 15177 15410 15647 15887 16131 16379 16631
工業用糧 10774 11460 12189 12964 13789 14666 15599 16592

表4: 2013年至2020年三大用途消費量預測表,來源:國家統計局統計科學研究所,2015年發布

年份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2020
消費總和 51302 52408 53563 54770 56031 57349 58729 60175
口糧消費比例 49.86 49.17 48,47 47,76 47,04 46,3 45,55 44,79
飼料用糧比例 29.14 28.96 28,77 28,57 28,35 28,13 27,89 27,64
工業用糧比例 21.00 21.87 22,76 23,67 24,61 25,57 26,56 27,57
表5:由表4推算出來的2013年至2020年預測三大用途消費比例,

從表中可以看出,用于人口口糧消費的比例將從約50%降低到約44.79%,用于飼料用糧的比例略有下降,而工業用糧比例從21.00%增長到27.57%。

國家統計局統計科學研究所提供的基本是這麽一個比例,不到一半的糧食供人食用,其余一半多的糧食供牲畜食用和當工業原料使用。

但是根據國家自然資源部的資料,2011年口糧消費約占30%,飼料用糧約占40%,工業用糧約占20%,種子和新增儲備用糧約占5%,損耗浪費等約占5%(熊志強:人均糧食消費逼近500公斤大關意味著什麽?——從糧食消費結構變化看堅守18億畝耕地紅線的重要性。中國國土資源報2012年2月21日)。這組數據與國家統計局統計科學研究所提供的數據相差很大,這裏點到爲止。不知道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等到底是依據那組組數來做決策?

國務院新聞辦公司發布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中說:“(中國)人均(糧食)占有量穩定在世界平均水平以上。目前,中國人均糧食占有量達到470公斤左右,比1996年的414公斤增長了14%,比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的209公斤增長了126%,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這個中國人均糧食占有量達到470公斤左右中的約55%不是用于供人食用,而是供牲畜食用和當工業原料使用,用于供人食用的大約只有每人207公斤。世界糧農組織認爲人均400公斤即可滿足營養均衡,從表面上看,中國人均糧食占有量超過了世界糧農組織的標准。但是考慮到中國的特色,近30%的糧食當工業原料使用。這一特點, 世界糧農組織並沒有考慮到。

在糧食當工業原料使用中,用于酒類生産的用糧數量很大。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白酒和啤酒生産國,但是中國的經濟學家認爲,酒的消費還有很大上升空間,中國人均白酒消耗量不足俄羅斯的四分之一,中國人均啤酒消耗量不足德國的三分之一,所以中國今後將有更多的糧食用于生産白酒和啤酒,更多的糧食當工業原料使用。還有中國是一個石油資源和天然氣資源十分缺乏的國家,希望能用生物汽油來替代10%的汽油需求。因此用于産生物汽油的糧食量十分巨大。中國商界認爲,在未來糧食使用的競爭中,能支付更高價格者的行業最終能獲得勝利,顯然競爭的勝利者是工業使用。

其實中國的經濟學家在進行國際比較時常常犯一個錯誤,總是把中國與世界第一的國家比,比如在比較人均能源消耗時總是和美國比。比較人均電能消耗時也和美國比。
但是中國人不可能既象俄國人那樣喝這麽多白酒又象德國人那樣喝這麽多啤酒。如果真是這樣,將來中國人非把自己喝死不可。

三、中國的糧食危機

現在許多人都在討論中國的糧食危機,其實這個問題討論了很久。有人說,中國面臨的糧食危機很大;有人說,中國根本就沒有什麽糧食危機。到底哪個說法對?哪個說法錯?主要是站在什麽立場上看待這個問題,談論中國哪一部分人的糧食危機。

說中國根本就沒有什麽糧食危機,就是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中國餓死幾千萬人時,當時中國政府也沒有承認過中國有糧食危機。當時中國媒體上報道的都是糧食大豐收,産量放衛星。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也說糧食大豐收,而且中國政府還是在繼續出口糧食,來換取建設黃河三門峽大壩等重點工程所需要的鋼材、水泥、設備與美元。

事實上在這三年期間,中國的官員從中央到地方,哪怕是縣長、縣委書記、人民公社主任、書記、生産大隊隊長、書記,都沒有餓死的。當官的有特供,官兒級別越高,特供越多越好。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人,很少聽說有被餓死的,城市越大餓死的人越少。有海外關系的(除台灣外)最好是在香港有親戚的,也很少聽說有被餓死的。大城市裏有僑彙商店,裏面糧食、食品供應很充足很豐富,雖然價格高,但是沒有美元、港幣是換不到僑彙卷的,也進不了這樣的商店。所以國務院新聞辦公司發布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認爲,中國根本就沒有什麽糧食危機,今後也不會有什麽糧食危機。

在1959到1961那些年份,浙江的情況在全國算是不錯的,因爲政治上沒有那麽左,農民在地裏種的糧食還是收上來了。周恩來讓浙江省委書記江華緊急調撥糧食給山東,說那裏要餓死人了。山東省委書記譚啓龍是浙江省第一任省委書記,原來是江華的上級。但是江華不肯調糧,調給山東幾列車的番薯藤。在浙江一些地區,番薯藤是用來餵豬的,同時,番薯藤還可以當種番薯的秧苗來用。江華說,調運番薯藤有兩大好處,一是可以吃,可以救急;一是可以種,自力更生。文化大革命中,這件事情就成爲江華反對中央的一大罪狀。江華反駁說,毛主席提倡自力更生,我有什麽錯!?

中國糧食産量的數量全部來自國家統計局。如果相信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那麽在1959年至1961年之間中國絕對不可能發生糧食饑荒,也絕對不可能發生餓死幾千萬人的悲劇。如果相信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中國永遠不會有糧食危機。

說中國面臨的糧食危機很大。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看。首先在中國有一部分人沒有足夠的收入去購買滿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的食物、糧食。農村貧困人口,據說現在只剩下1800萬人了,按人均年收入低于2300元計算的。起碼對這1800萬中國人來說,就是天天面臨糧食危機。人均年收入低于2300元,按一美元等于7.1元人民幣換算,每天收入不到0.89美元!世界銀行最低的貧困人口的標准是每人每天1.9美元,相當于人均年收入4924元!中國農村人口中還有多少人低于人均年收入4924元這個標准?8000萬?一億?還是更多?如果用世界銀行其他的貧困人口的標准是每人每天3.2美元或者5.5美元,那麽中國農村又有多少貧困人口?還有許多貧困人口生活在城市裏。對于中國的收入弱勢的人群,他們天天面臨著糧食危機。不是中國缺少糧食的供應,而是一部分民衆的收入買不起糧食。重複一遍,中國的糧食危機,不是中國缺少糧食供應,而是一部分民衆收入低,買不起糧食,特別是當糧食價格飙升,更多的人買不起糧食,危機爆炸性地擴大,就像當下豬肉價格飙升,二師兄的肉比師傅的肉還貴,許多人吃不起豬肉一樣。

還有一個就是從糧食淨進出口量來看糧食危機。糧食出口量大于糧食進口量,或者糧食出口量等于糧食進口量,就是糧食完全自給,就沒有糧食危機。前面談到的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國內都餓死人了,中國仍然是一個糧食淨出口國,從數據上看,中國是糧食完全做得自力更生、自給自足。這個狀態一直持續到2003年。從2004年開始,中國的糧食進出口量超過進口量,而且這個差額越來越大,中國糧食就不能自給自足,這個糧食供應危機的風險就出現了。重複一遍,當中國的糧食進出口量超過進口量,糧食供應危機的風險就出現了。

還是講個故事。人什麽時候最能吃?是糧食供應豐裕時能吃還是糧食供應短缺時能吃?筆者1969年到北大荒插隊落戶,第一年糧食由國家供應,第二年就和農民一樣,靠生産隊分的口糧,是420斤谷物和豆類,如玉米、高粱、小麥和大豆。每年秋收的季節,縣裏派來的征購糧工作組就進村了,最好的糧食都要交給國家,完成了征購糧任務後剩下的谷物才能分給農民和知青。當時吃不飽,但是又特別能吃。有一次知青打賭,看誰吃得多。有一個同學一頓吃了兩斤饅頭,一般人也都吃一斤半饅頭,一個個都是飯桶。越是恐慌饑餓之時,人越是能吃,對糧食的需求量也就越大。當糧食供應發生危機時,由于恐慌的作用,對糧食的需求就會增加。在插隊時還做過一個調查和研究,就是地主、中農和貧農到底誰對糧食的需求量更大?結果是貧農對糧食的需求量最大。收入越低的人群對糧食的需求量越大。

四、1979年到1984年糧食生産增長速度最快,1984年以後到2018年增長速度明顯放緩,原因都是土地制度改革的進與退

2019年10月14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了《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主要闡述了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的“確保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的糧食安全觀,以及習近平上台以後幾年來的糧食“連年豐收”。

白皮書談到了第一個偉大成就就是糧食産量穩步增長。白皮書給出了一張圖,是中國1996年到2018年的糧食總産量,都是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字。

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字可靠不可靠?反正過去的溫家寶總理不相信、現在的李克強總理也不相信,他們腦袋裏有另外一組數據。但是大家能看到的也只有國家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字。

表6:1996-2018年中國糧食總産量,來源: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國的糧食安全》

1996年到1999年的糧食總産量在5億噸左右徘徊,之後開始走下坡路,到2003年大約只有4.25億噸左右。到2006年2007年糧食總産量恢複到5億噸左右。之後又持續增長,到2012年突破6億噸,到2015年突破6.5億噸,之後又幾年開始在6.6億噸附近徘徊。據說2019年的糧食總産量將與2018年持平。但是根據筆者掌握的信息,2019年的真實糧食總産量低于2018年。

前面已經談到,溫家寶總理、李克強總理都不相信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字。但是老百姓、科學工作者能看到的只是國家統計局提供的數字。

在這個白皮書之前,1996年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也發表過一個《中國的糧食問題》白皮書。

1996年的白皮書講述的是1950年到1995年的糧食總産量的發展。這樣把兩個糧食白皮書的數字連接起來,就可以得到從1950年到2018年的糧食總産量的發展。

1996年的白皮書把1950年到1995年的糧食總産量發展分爲三個階段:

1950—1978年爲第一階段,29年間的糧食平均每年增長3.5%。

1979—1984年爲第二階段,6年間糧食平均每年增長4.9%,是新中國建立以來糧食增長最快的時期。這一時期糧食生産的快速增長,主要得益于中國政府在農村實施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特別是通過實行以家庭聯産承包爲主的責任制和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以及較大幅度提高糧食收購價格等重大政策措施,極大地調動了廣大農民的生産積極性,使過去在農業基礎設施、科技、投入等方面積累的能量得以集中釋放,扭轉了中國糧食長期嚴重短缺的局面。

1985年—1995年爲第三階段,11年間糧食年平均增長1.2%,增長速度慢的原因是農業生産結構調整,發展多種經營,食物多樣化發展較快。由于非糧食食物增加,人民的生活質量明顯提高。

1996年的白皮書宣稱:“新中國解決了人民的吃飯問題”。“目前,中國糧食總産量位居世界第一,人均380公斤左右(含豆類、薯類),達到世界平均水平。人均肉類産量41公斤、水産品21公斤、禽蛋14公斤、水果35公斤、蔬菜198公斤,均超過世界平均水平。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在八十年代世界增産的谷物中,中國占31%的份額。中國發展糧食生産所取得的巨大成就,不僅使人民的溫飽問題基本解決,生活水平逐步提高,而且爲在全球範圍內消除饑餓與貧困作出了重大貢獻。”

把1996年—2018年看作第四階段,23年間糧食平均每年增長1.15%,是1950年到2018年之間糧食生産增長最慢的階段。

小結一下:

1950年到2018年之間,糧食生産增長最快的階段是1979—1984年,增長最快的原因是農村實施的一系列改革措施,特別實行以家庭聯産承包爲主的責任制,土地所有制向土地使用權的私有化方向的發展。1984年以後到2018年糧食生産增長速度明顯放緩,原因是沒有在土地使用權的私有化方向上繼續走下去,向土地所有權的私有化方向發展,生産關系的停滯不前,不進則退,阻礙了生産力的發展。

五、中國糧食進口

2019年的糧食白皮書說,中國糧食基本自給。

100%的糧食靠自己生産,這是糧食完全自給。但是什麽是基本自給?

95%的糧食靠自己生産,是基本自給?還是90%的糧食靠自己生産,是基本自給?還是80%的糧食靠自己生産,是基本自給?還是70%的糧食靠自己生産,是基本自給?

中國有多少糧食需要進口?有人說,10%的糧食需要進口;又有人說,15%糧食需要進口;20%,甚至25%到30%。這裏不但涉及糧食進口的數據,而且涉及糧食的定義,僅僅是谷物,如水稻、小麥、玉米,還是谷物加豆類,包括大豆,還是大米、面粉等。根據中國海關的數據,中國20%的糧食是進口的。

最重要的一點是,2004年是一個轉折點,中國從一個糧食出口國變爲一個糧食進口國,而且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依然保持是一個糧食進口國。

很多網友問,既然糧食夠吃,爲什麽還要進口?

下面從兩個方面來解釋。

第一個解釋是糧食質量,國內優質糧食供給不足。

中國的一些專家說,由于城鄉居民糧食消費水平大幅度提高,對優質糧食需求持續增加,而國內優質糧食供給不足。如小麥是我國居民的主要口糧,國産小麥以中低筋品種爲主,蛋白質含量較低,制作高端面包所需要的高筋小麥國內供應不足,需要通過進口來解決。

專家們觸及到糧食問題的關鍵——中國糧食的質量問題,但是專家們沒有把問題的核心展示給廣大老百姓。中國國內優質糧食供給不足,不僅僅是國産小麥蛋白質含量較低的問題,而主要是糧食汙染的問題,比如糧食中重金屬汙染等問題。

筆者過去接受的教育是“農民吃糠吃野菜,地主吃細糧白面”。到德國生活35年,發現情況正好相反“收入高的人群吃糠吃野菜,收入低的人群吃細糧白面”,蛋白質含量較低根本就不是問題。

大家一定聽說過汙染的糧食問題,糧食中的重金屬成分超標問題,比如鉻超標,重金屬汙染的大米,重金屬汙染的小麥等等,但是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的《中國的糧食安全》白皮書根本不談糧食汙染問題。

湖南長沙有一群大學剛剛畢業的90後的大學生,2013年成立了一個叫“曙光環保”的公益社團,專門調查研究糧食中的重金屬汙染問題,領頭的大學生叫劉曙。三年來,劉曙帶領她的團隊對湖南多地的嚴重汙染進行調查、采樣,走遍湖南許多地方,取得了土壤及稻谷等164個樣品,進行成分檢測與分析,其中有一處土壤重金屬超標竟然達到715倍。“曙光環保”的報告引起中國與世界的震驚。2016年10月10日長沙市國安局將劉曙拘留,罪名是“泄露反間諜工作的國家秘密”。從此劉曙這位90後的大學生就象空氣一樣的消失了。與劉曙一樣消失的還有糧食的重金屬汙染問題。

中國有約五分之一的耕地被重金屬汙染,那麽起碼有五分之一的糧食也存在重金屬汙染問題。現在大家聽不到糧食重金屬汙染問題。爲什麽?是不是這五分之一被汙染的耕地不再種糧食了,或者這五分之一被汙染的耕地通過化學清洗重新被淨化了?都不是!而是把汙染的與不汙染的糧食混合一下,糧食中的重金屬就不超標了。比如把二噸重金屬超標一倍的糧食與三噸沒有重金屬汙染的糧食混合起來,這五噸的糧食都沒有重金屬汙染問題了。這樣的糧食,對于普通的、收入低的老百姓來說,是“安全、健康”的糧食供應。但是對于精英階層來說,這就不是優質糧食,所以需要供給側的改革,從國外進口優質糧食來滿足精英階層的需要。

中國國內優質糧食供給不足,除了最主要的糧食汙染問題,還有這些糧食都不是有機糧食,而是依賴化肥、農藥催生出來的。中國的一些糧食十分高産,但是確實不好吃。還有就是種子問題。中國有句成語叫“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如果再把收來豆子種到地下,應該有個好收成,結果卻是顆粒無收。爲什麽?這些果實沒有再生育能力!這句成語應該改爲 “種瓜不得瓜,種豆不得豆”。都說人類的生育能力持續下降,看看大家吃的是什麽,就不難理解了。

第二個解釋就是所謂的調整與優化糧食的種植結構。

中國進口糧食的一大部分是進口大豆。大規模進口大豆也是2004年之後的事情。最近10年來,平均每年增加進口大豆650多萬噸。2017年中國大豆進口9500多萬噸,2018年進口8800多萬噸,成爲全球最大的大豆進口國,年度進口量占全球總量的60%左右。原來美國、巴西、阿根廷是主要進口來源地,爲了應付中美貿易戰,現在把進口國擴大到俄羅斯、烏克蘭、哈薩克斯坦等國。

許多人會唱一首歌:“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歌詞中有這麽一句“那裏有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東北三省是中國的糧倉,特別是黑龍江、吉林兩省,那裏本來是小麥、玉米、大豆、高粱、小米等的種植基地,很少種水稻的,只有朝鮮族居住的地區種些水稻。

2006年我回當年插隊的黑龍江北大荒,發現那裏不種大豆、高粱了,改種水稻了。爲什麽改種水稻?爲什麽不種大豆?第一是因爲水稻産量高,大豆産量低。一畝地種水稻産量1000多斤,一畝地種大豆,最多100多斤。水稻畝産量起碼是大豆的八倍以上。把種大豆的耕地省出來種水稻,在耕地面積不變的條件下,糧食總産量就上去了,這是2004年後糧食增長的原因之一。

但是中國的大豆需求量很大,榨豆油需要大豆,做豆腐、豆制品要用大豆,榨完豆油後的豆餅是養豬的飼料,做完豆腐的豆渣、甚至那個水也是養豬的飼料。中國國內少種或者不種大豆,就需要從國外進口,從美國等國進口大豆。中國一年進口的大豆數量占全球總産量的60%左右。第二就是從國外進口大豆,特別是從美國進口大豆,成本比中國國內種植大豆更加便宜。種豆不如買豆。

如果中國信奉的是市場經濟,執行的也是市場經濟,那麽從國外進口大豆就不是問題。唯一的問題就是,中國有沒有這麽多外彙可以用來進口大豆。

但是中國信奉的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執行的也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所以特別害怕美國等西方國家利用市場經濟,來迫使中國走市場經濟的路。而中國要真正走市場經濟的路,必然要進行政治改革。

2017年中國大豆進口9500多萬噸,2018年進口大豆8800多萬噸,中國對世界、特別是美國的大豆供應依賴性很大。不懂市場經濟的中國政治家都這麽認爲,他們害怕美國卡中國的脖子。中國政治家不懂市場經濟,既然是市場經濟就有市場分工,這樣才有資源的最優配置。所有市場參與者都遵守市場經濟原則,誰也不會卡誰的脖子,誰也不會被別人卡脖子。

所以從2017年起,中國政府又利用財政補貼來恢複黑龍江、吉林的大豆生産,把部分種水稻的土地重新改種大豆。中國政府對改種大豆的農民進行補助,少的每畝300多元人民幣,多的每畝500多元人民幣。但是人算不如天算。2019年,黑龍江、吉林自7月份以來連續遭受四次台風影響,降雨過多,大豆減産,水稻也減産。在曆史上黑龍江很少受到台風影響,更不要說連續遭受四次台風的影響。所以,中國不得不放低身段,向美國買大豆、買豬肉等。關鍵是,中國政府是否有400到500億的外彙儲備,可以用來購買美國的大豆、豬肉。中方有美元並且願意買,中美雙方皆大歡喜;中方沒有美元或者有美元但是不願意買,中方則出現供應短缺,美方加大制裁力度。

市場經濟,一方面是供給,另一方面是需求,需求後面是對需求的支付能力,沒有支付能力,一切都是空話。這就涉及到今天話題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如果中國有足夠的外彙儲備,中國政府又願意動用外彙儲備從國際市場上進口糧食,中國就不會有什麽糧食危機。對于糧食危機問題,茅于轼先生曾發表這樣的觀點,世界糧食市場上是供應充足,甚至有些過剩。“只要商店開門營業,就可以隨時隨地買到糧食。只要有錢,人們就可以永遠用合理的價格買到所要的商品。個人的糧食安全依靠市場,國家的糧食安全同樣也依靠市場。”前提是大家有足夠的錢可以購買糧食,國家有足夠的外彙可以進口糧食。如果一部分人沒有足夠的錢來購買糧食,糧食危機對這部分人來說就是客觀存在。如果國家沒有足夠的外彙進口糧食,國內糧食短缺,糧食供應的短缺必然造成糧食價格的上漲。更多的人沒有支付糧食消費的能力,糧食危機涉及的人群擴大。但是中國5%的人占有80%的資産,這5%的人不會有糧食危機。再說國家還可以動用專政工具來維持特供制度。

目前,中國政府與國有企業全部壟斷了糧食進口。向哪國購買,購買多少,用什麽價格購買,都受中國政府控制。如果糧食的進口是由幾萬個私有企業來實行,它們根據中國的需求在國際市場上進行采購。在這種情況下,中國不會有糧食危機。但是只要中國政府壟斷糧食進口,如果中國政府缺乏外彙或者不願意用外彙在國際市場上購買糧食,中國糧食危機就會出現並急劇加重。

關于中國的耕地問題將在文章的第二部分進行討論。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