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蘇萊曼尼之死,看爆料革命重要性

作者:聖鬥士

蘇萊曼尼之死

2020年1月3日,美國MQ-9“收割者”無人機在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附近向一隊行駛中的車隊發起攻擊,中東最大的恐怖分子——蘇萊曼尼被成功斬首。

怎麼介紹蘇萊曼尼呢?大概相當於伊朗的老大哥——中共國的王岐山。蘇萊曼尼在國內地位上,是僅次於領袖哈梅內伊、總統魯哈尼的第三號人物。但同時,他還是伊斯蘭革命衛隊背後的影子統帥,實質上的控制者,相當於中共國的軍委主席,算是半個習近平。總結起來,蘇萊曼尼在伊朗國的地位相當於王岐山+半個習近平。

在國際上,蘇萊曼尼是聯合國安理會指定的恐怖分子,中東暗勢力老大,著名的“中東諜王”。由他組建的特種部隊“聖城旅”,為了維護伊朗政權,在黎巴嫩、也門、敘利亞、伊拉克扶持親伊力量,破壞中東穩定。尤其在ISIS時期,伊朗借“打擊伊斯蘭國“為藉口,一邊暗地裡支援ISIS,一邊支持伊拉克建立民兵武裝攻打ISIS,並通過伊拉克民兵武裝擴大在議會的控制力,在奧巴馬時期成功簽訂《伊朗核協議》,從而可以向美國要錢。伊朗、伊拉克、敘利亞以”消滅ISIS“為由,獲得輸血繼續存活。這種假打真拉,兩手獲利的手法正是由王岐山幕後支招。

獨裁下的輿論控制

伊朗,作為獨裁政權,緊跟全球最大獨裁政權——中共國後面做小弟。蘇萊曼尼被斬首後,伊朗外長和王毅通話,敦促美國不要“濫用武力“。兩國的新聞口徑也是保持一致,痛斥美國的暴力行徑。中共控制新聞輿論的傳統歷史悠久,司空見慣。 (下圖為環球網的抖音號1月6號最新發布的視頻截圖,以及習近平御用文人胡錫進的微博截圖)伊朗作為政教合一的獨裁國家,在控制輿論方便和老大哥相比也是不遑多讓。 2017年12月30日,伊朗爆發大規模動盪,一直持續到一月初。僅首都德黑蘭一地,就有數百人被捕。局勢撲朔迷離。伊朗政府無理斷網,流出的圖片少而又少。在來源可靠的照片中,放火的、遊行的、軍警開著車直接撞人的…都有。因為伊朗是一個特殊信仰的國家,女人們都是蒙著臉的,結果女人們把布拿下來當旗子,上街高喊”打倒獨裁者“的口號,顯得相當亂。最大的示威約有30萬人。整個伊朗在2017年底到2018年初的抗議示威,起因是因為雞蛋漲價。這些場景如此熟悉,獨裁政權以法律和國家安全的名義向民眾開槍,同時全面封鎖信息,不就是伊朗版的”六四“麼?當然,中共也聰明地對當時伊朗暴亂的信息全部封殺,因為他們知道,中共政權的邪惡遠遠超過伊朗的宗教政權。

今天由中共國和伊朗控制的新聞輿論中,客觀理性的評價全被屏蔽不見。看到的只是對美國的指責和控訴;看不到的是伊拉克人民聽聞消息後的上街歡呼。伊朗官方為了扭曲真相,顛倒黑白,甚至PS出了百萬伊朗人上街哀悼蘇萊曼尼的照片和視頻。

眾所周知,輿論和軍隊是獨裁者的標配。控制輿論是為了防止人民革命,控制軍隊是為了防止政變,以及在人民革命出現時鎮壓人民革命。古往今來,成功的獨裁政權都是用兩種方法維持統治,第一種就是警察社會,暴力執政,例如今天的朝鮮;第二種就是通過經濟發展,改善人民生活,以此來獲取執政的合法性支撐,但經濟不可能長盛不衰,於是控制輿論,經濟造假,製造歌舞昇平的假象,就例如今天的中共國。

輿論控制與民主觀念

群眾為何會這麼容易受輿論控制?大眾心理研究的經典——《烏合之眾》中提出群體是具有共性的人的集合,群體是愚蠢、衝動、沒有推理能力的,並且容易情緒化。這些從希特勒的納粹主義的成功可見一斑,希特勒煽動性演講的成功離不開群體的愚蠢。與此同時,為了換取那份讓人倍感安全的歸屬感,為了獲得認同,個體也會願意拋棄是非,降低智商而加入群體。一件很蠢的事,如果有人單獨跟你講,你未必會信,但當你身處群體之中,如果你身邊的人相信了這件事,為了體現你的合群,你也會選擇相信。身處群體之中,人們只追求簡單極端的感情,放棄理性。在獨裁國家封閉的輿論環境裡,群眾任由自己的觀念被輿論擺佈。

而民主的體制正是來源於民主的觀念。在民主國家,民主體制並非一蹴而就,而是逐漸形成和完善的。首先是因為某些觀念的傳播,使它們慢慢地在人們的頭腦中紮根,然後是個人逐漸結為社團,致力於一些理論觀念的實現。正是通過結社,群體掌握了一些同他們的利益相關的觀念,即便這些利益並不特別正當,卻有著十分明確的界限,並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力量。接著,群眾成立各種聯合會,成立工會,並最終給來到支配著政府的議會。一個國家民眾的民主觀念越強,這個國家民主的體制就越完善越成熟。這也是獨裁政權要進行輿論控制的原因,就是避免民主觀念在群眾大腦中產生。

但是從當下來看,獨裁政權統治群體是越來越困難的事情,民主自由的思想已經出現,要抑制群體的力量,必須從源頭入手,即避免民主自由的觀念在群眾腦中紮根,因為完全的阻斷傳播是不可能的,但可以通過傳播其他觀念來驅逐民主自由的觀念,例如中共煽動民族主義和仇美情緒以轉移群眾注意力,或者歪曲對民主自由觀念的理解,例如“中國特色民主“。中共國把設立市長信箱,”盲選“人大代表這種事情都稱為民主,在獨裁國家,民主這個詞是被破壞的。

新思想與新革命

任何有序且有效的群體革命都是要有新思想和新觀念作為基礎的,否則就會像中國古代的農民革命一樣,推翻了一個封建王朝,又建立了另一個封建王朝,徒勞而已。近代民主革命由新文化運動開始。新文化運動開啟民智,讓民主、科學進入中國,只是傳統的封建主義思潮禁錮了中國人的思想太久,並且之後中國陷入30年戰亂,直到匪共盜國,大搞領袖崇拜,徹底扼殺中國人的民主自由觀念,以至於民主自由並未能在中國大地上徹底地傳播開來。

現在的中國,渴求的正是一場現代的民主革命,而現代的民主革命正是由爆料革命開始。正如新文化運動之於近代民主革命,爆料革命宣傳的中共之邪惡,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是喚醒仍還在愚昧中沉睡的中國人,全面開展中國現代民主革命的思想基石。郭媒體就是這場思想鬥爭的主陣地。在台灣、香港的媒體被中共深度藍金黃,中共在國內大搞信息封鎖、輿論控制的殘酷形勢下,郭媒體高高豎起反共的旗幟,讓志同道合的戰友們匯聚於此,以文字為子彈,向中共的邪惡政權發起攻擊。

獨裁政權最怕的便是民心。當爆料革命喚醒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民心所向,中共的覆滅的倒計時已經啟動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