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月6日文貴報平安第一次直播:談滅爆小組網絡占山頭插紅旗全線失敗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508152

我先給戰友們說幾個事。因為我公佈了那個手機,帶有WhatsApp,帶有Telegram,還帶有iMessage,還有Signal。大家要記住,因為太多了,昨天我花了一個小時30分鐘,我連幾分之一都沒看得了。

昨天大概加在一起是37萬人給我發的信息,我不可能都看完。那麼很多戰友給我發的信息都是“嗨!”就是這樣的。還有給我發“郭叔給我發戰裝,”什麼號幾件,戰帽幾件。還有的給我發“郭叔能不能藉點錢?”還有就是“郭叔,我向你問候”。

戰友們,我非常感謝你們發的信息。我凡是看這信息的時候,我就不會再給你回復了。抱歉,我不給你回復了。因為我沒有辦法一一地回复。我現在給咱們大家定一個遊戲規則,就讓很多的緊急的人,能馬上得到和我溝通:

第一個,當我看到信息顯示的時候,前面帶一個紅字寫的“料”,就是爆料的“料”,說明你有信息跟我說。你直接給我說,你千萬別闡述,你直接給我料,我就會打開看。當我看這個料,你是胡扯的時候,我就會把你拉黑啦。我就不能留著你,我得給別的戰友留空間。因為很多戰友說,有用的信息都沒有傳到我這。這個“料”字代表著要爆料,直接給我料。如果我覺得有價值,我馬上給你回,我也會把你加入到通訊錄裡面去。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非常重要的,要看到的“捐”字。 “捐”字,當你拿個紅字,我看到那個紅字有個“捐”,就是關於你給我提供捐款被黑掉的信息,或者捐款的戰友給我發的信息。這個我馬上會打開,我會給你回复,或者給你拉到通訊錄去。戰友們記住,捐字:關於提供捐款信息、被黑的(捐款)信息。這是“捐”字,“料”和“捐”。

第三個是非常重要的,也是戰友們現在最重要跟我所說的,給我了解情況的。比如說,現在關於香港,寫個“港”,紅的“港”字,就是關於香港的,我就馬上打開,香港的。

然後關於新疆的就是“疆”字;關於西藏就是“藏”字,都是紅字開頭;關於台灣的“台”字。把這幾個字在前面,我都會優先打開。

但是我發現你一次你騙我,或者你說的根本不著邊,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就徹底把你拉黑,你再想回來不可能。而且我再告訴大家,我發現你是騷擾我的信息的時候,我一定把你的號碼記下來,我一定交給相關部門去,因為就懷疑你是五毛或七毛。這是現在美國最在乎的事情啊。

再一個,問候的信息,你只要給我發了,我不會給你回的。問候的信息,我就不跟你回了。因為我的時間。大家看到我昨天,我給戰友群裡發了,我一天六個半小時使用是一個手機,已經嚴重警告。我一天使用八個小時的手機,這對身體,對我工作都是絕對不行的。我昨天跟戰友們一直在其他群裡保持著聯繫,我昨天到現在,睡了不到4個小時。剛才起來戰友說,你睡了4個小時,我沒好意思說,我睡了不到四個小時,三個半小時,還是分三次睡的。所以請戰友們能理解。否則的話我就不能再看這消息,我看不完,這是一個事。

第二個事,最近咱們戰友們的集體合作,我要向戰友們敬以最崇高的敬意,最崇高的敬意,最崇高的敬意!為什麼?昨天我得到平爆小組的內部消息,這個平爆小組上面給發文了。中央政法委國家安全委員會發文,大批他們。

據說這是第一次正式地內部發文給王岐山、孟建柱、楊潔篪、孫力軍和吳征,還有廣東局、廣東安全廳。說現在爆料政治運動——把我們定義為爆料政治運動,爆料政治運動,還沒有定到反革命呢——在海外的社交媒體界,我們開展的“占山頭”、“插紅旗”,徹底失敗。

這詞儿知道了吧,共產黨的詞兒。就是占山頭,比如佔住推特,佔住YouTube,佔住什麼其他的傳統媒體,佔住紐約時報。占山頭他沒站住,沒有一個山頭現在是共產黨絕對說了算的。他只能黑我們,我們所有戰友的數據,直播YouTube、推特沒有不被黑的,只是黑多黑少而已。所以說占山頭沒做到。

插紅旗,插紅旗他也沒做到。就是在某些地方要插上紅旗,然後特別是插紅旗裡邊有一個就是專門要黑掉、要拿掉、分裂、分化我們的戰友,分化我們的戰友也沒成功。

但是雖然是雞腿潘吶,什麼什麼某些戰友走了,那根本不算數,那根本不算數,他們挫敗。比如說這個雞腿潘,原來3萬的訂閱量,由於他開始詐騙、詆毀法治基金、詆毀爆料革命、瞪眼撒謊的時候,現在從3萬跌到8千了。而且現在關注度從8千、1萬,現在到1千8,而所有的這些只要是反爆料革命的,無不如此。

所以說他們的“占山頭”、“插紅旗”徹底失敗,分化戰友徹底失敗。引起了共產黨最高層發文,對他們的震撼。包括讓他們要注意到幾個方面,其中就說:現在所謂的爆料革命成員,已經形成了事實上的,一個不可忽視的團結的力量和組織。就是咱們的團結,已經讓共產黨感到寒心了,不是,是害怕了,害怕了,覺得受不了了。咱們已經是個團結力量,影響了整個中共的上層。大家現在用事實說話,不要是用任何嘴巴說話。

還有一個就是,要注意到國際上各大媒體平台、社交媒體平台,最近都會相繼出台一系列的駐地國的國家保護政策,將更加不利於在海外的平爆行動。也就是爆料、平爆小組的平爆行動,我這詞兒得想著用,別把咱們戰友給暴露出來。

這個非常失敗,知道很多駐地國要出台一系列政策,特別是美國、澳大利亞、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歐洲國,包括日本。現在日本專門成立了叫社交媒體上的網絡犯罪,和帶有政治實體主導的社交媒體,現在專門有這個部門。

所以說戰友們,大好形勢是誰做的?是誰呀?是火雞龔,是雞腿潘嗎?不是。

大家看看,曾宏先生從過去的一周前,不到幾十個人,現在是上千;我們的霹靂小皮匠,第一天直播實際上3千多,大家看到了;我們的卡麗熙過去是幾十、上百,現在也是上千,關注度都要過萬。這是什麼概念,這在西方社交媒體上,這都是不可能的現象。

就在幾十個小時不到一周的時間,發生瞭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就是民心!這就是唯真不破!這就是反共的堅強意志!這就是戰友們團結的結果!無人可以改變!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大家感受到了吧。這個讓我們很振奮。

另外一個香港,我要給大家報告的事情。平爆小組和平港,所謂的平港運動,平港小組。咱就說王岐山的平港小組吧,現在中共要下狠茬子,要在兩個月以後的兩會前,要徹底解決香港問題。

這幾天頻繁地,香港“四大不要臉”又到深圳、珠海、湛江分別要見駱惠寧,要談話。張曉明已經死球蛋子了,咱們爆料革命準確地爆出這個王白臉滾蛋,張曉明那絕對更加滾蛋。

駱惠寧的上任;習、王之戰;習、王、曾、江和孟之戰;接下來就是吳征在海外操作的海外媒體,平爆革命的媒體上的占山頭、插紅旗的失敗;和平港運動的失敗。吳征、孫力軍會先後被拿下,孟建柱現在正在武漢,指揮著所謂新的非典的整個事情,他也會出事。王岐山那就更不用提了。

大家要記住,這真的是上天給我們帶來的最大的機會。我們戰友們千萬要記住,香港到了最最關鍵的時刻,從6月份就已經開始,香港最慘的是10月份到11月份,大家看到了10月、11月是最慘的。但是我告訴戰友們,香港的戰友們,對香港最大的挑戰,是從3月份到5月份之間,一定會結束的!只是結束是死多少人,還是香港跪下,還是共產黨倒下。只是這個結果,沒有任何懸疑。

大家可能不了解駱惠寧這個人物,駱惠寧這個人是個有大智慧的人,但是手非常之狠,不管他是什麼人,他都是共產黨啊,共產黨啊!共產黨這個本質都是一樣的。在這點上,我們個人人格先不說,他的組織性,他的整個本質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就是黑社會,黑、假、騙、暴力。

昨天,我們向別人展示了在大連審判林強的庭上錄像。悲哀呀!林強的哥哥叫林帝(音),是對美局的最重要的人,林強、林帝(音)的爸爸叫李列(音),李列(音)當時是毛澤東、周恩來最相信的人,是中國國家安全部的創始人,後來文化大革命被抓起來,等毛澤東、周恩來來救他,365天沒來救,拿塑料袋自己把自己勒死了。他的祖爺是林則徐。結果就在郭寶勝詐騙案華盛頓開庭時候,同時在大連開庭,就是為了鎮嚇郭文貴,打亂郭文貴的心情,結果他們失敗了。

林強是唯一一個過去10年來被上庭審判帶著腳鐐、手銬上去的,戒懼呀!而且讓他的女兒和他的侄女就坐在他身背後,哭了幾個小時,一直在哭,就是展示給所有的官員,跟我王岐山孟建柱作對,跟郭文貴好,就是這下場。不管你是誰,什麼林則徐,什麼李列,什麼林強。

林強是王岐山共同嫖娼,共同扛槍,共同幹壞事的朋友,這是王岐山恨林強,就是我知道王岐山最多的老底,包括高艷艷就來自林強。他以為這回事,事實林強根本沒跟我說過那麼多。林強這人嘴非常之嚴,如果要說是站在共產黨的角度說,他是嚴密的人。但是林強的骨子裡面的東西,他絕對是個男人,絕對是個男人,正派的人,他不是正派的人不會跟郭文貴走到一起。他是看不慣官場那一套的。但是由於受這瓜落兒,過去四年半三次給抓進去,兩次給他取保回來。

你們可以看到,開庭時候專門說到,刷牙的時候連牙刷都帶一個鍊子,吃著煮白菜,涼涼的飯,他就是不認。只要你林強說不堅持我真理了,就讓你回家。不行,我不認罪。唯一一個官員不認罪,不接受庭上所謂安排好的、預言好的庭審的。他在庭上找了中共的最牛叉的叫莫少平,叫官方大辯護律師,第一律師,替他辯護。我跟他很熟。莫少平替他辯護,莫少平認識我也是林強介紹的。這個給他辯護,還真辯了。但是沒判,管不管用不知道。

這一幕對共產黨內部是極大的震撼,就是王岐山、孟建柱和孫力軍對共產黨高官的虐待,和當年希特勒審判他的高官時候——故意不讓你係上褲腰帶,故意讓你吊著褲子庭上審判,羞辱你是一模一樣的。

現在咱們的戰友翻譯組,還有我們木蘭傳奇,正在整理中文字幕和英文字幕,會把它放上中英文字幕。我們首先要送給所有的歐洲的、美國的情報機關。

當年林強的名聲那比馬健大了去了,比馬健副部長。他是很大的。後來是他的哥哥大,他是國寶,真正是國寶,就是當年的公安部一局局長,他是常務局長,沒有局長,他就是局長;而且絕對是老大,絕對老大。

那麼第二,他之後他哥才起來,他哥完了才輪到這個馬健副部長。這是很有意思的人物,曾經是盤古的CEO董事,很有意思。

他給我們當時,就劉志華案發生的時候,給我們藉了1個億,是青島的所謂青島李嘉誠,借了1個億,我們給他3000萬的利息。 3000萬的利息是為什麼,當時發工資發不下來。我從來不貸款的,貸款要25%的回扣我不干,我就借高利貸,林強給我借的,借了1個億,給了3000萬的利息,我發工資。

這就是我們公司的文化,寧可藉30%利息,也不欠員工的工資。郭文貴幾十年來,從未有一天推遲過給員工同事發工資的。我們的同事都知道,這就是我們的文化。我說什麼叫老闆,你不能正常發工資你就是騙子,什麼老闆,你憑什麼站在主席台講話,能正常發工資,是老闆的基礎;第二,你要能正常發工資之後,你能讓員工得到安全的保障,你才配叫員工多看你幾眼,我們的企業就是這麼堅持的。

所以林強先生因為藉了1個億,還回去了3000萬利息,其中他拿了100萬,來做當時的什麼遠程治癌症啊,什麼北京治霧霾,最早就是林強搞的。那比這個北京霧霾知道得早多少年。還搞個什麼汽車排氣污染,最起碼早七八年。這個人也真是,包括空氣中煉油啊,空氣中取水都他幹的事兒。我都去看過,我是不參與,我說這非常瘋狂。拿了100萬,他也沒花錢,林強先生穿那個夾克,那個西裝被審的還是十幾年我給他買的西裝,非常可憐。

這個人非常之好,非常之好,但是被審,被這麼虐待。最後林強還說,希望你們背後主抓這案子的人停止對我的迫害,不要做“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那個仇就是我郭文貴唄,就是我要滅共。這林強哥們儿也夠意思了哇塞。

林強先生,我再次說,他就是那個香港黑社會老大的表親曾佩(郭先生口誤,應為丁佩)當年跟李小龍在一起的時候,這曾佩(丁佩)就是林強先生的表姐。所以說大家知道,包括台灣的黑道人物楊登魁是吧,還有這個新義安的老大呀,這幾個人,全都是他的朋友。

當時我跟他們作戰的時候,對抗的時候,林強同誌曾試圖中間協調,我們倆當時搞得很不愉快。他曾經告訴我說,郭文貴你膽子太大了,你敢挑戰世界上的第五級力量。我說啥叫第五級呀,聽過第三第四。第五級就是黑道。好傢伙!

當時就說向華強,還有向華強太太、楊瀾夫婦,向華強,台灣楊登魁。我跟楊登魁一起到湖南去找那個騙子王林,變蛇,我捐了700萬。楊登魁我看也不像是黑道老大呀,人挺好的,後來在台灣知道他還真是挺有影響力,也有個萬把兄弟,萬把兄弟。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這幾個事,實際上西方他們都很想看,很想看。為什麼我們要這個時候拿出來,我們要真正的讓共產黨內部的官員看到,你家底殷實嗎?你做的貢獻有李列(音)大嗎?你有林強、林帝(音)大嗎?林帝(音)的老丈人是當年的司法部部長,蔡誠,蔡誠都給氣死了,是不是?蔡誠的兒子蔡小洪在香港是駐港辦主任,被抓起來了,是不是?最後判了個什麼無期呀,蔡成給氣死了。 (音)整得也是半死不死的,腦子做了好幾次開瓢手術,林強進監獄了,李列(音)跟著毛澤東,扎塑料袋死了,林則徐的後裔嘛,他的叔叔叫林青,駐聯合國的當時代表,又能如何呀?這就是跟共產黨的下場。

我們爆料革命,爆騙革命,就是讓中國人看到這些真相。這幾天大家看到了吧,當年我剛開始爆料的時候,一說到博訊,韋石一站出來第一句話,郭文貴你敢來美國嗎?你來美國我就讓檢查官把你抓起來——檢察官比他親爹都好用。我來紐約了,檢察官也沒抓我,最後我找了個檢察官當我律師。結果屎諾說什麼,說郭文貴跟這個——大家記住他造的謠,說我跟這個檢察官結婚了,我是同性戀。這孫子,你們都忘了。後來是到明鏡PK,兩次不敢出席。最後是我去法拉盛,把它嚇得差點尿褲子,哆哩哆嗦地。我第一次說出,吳征跟你啥關係。

這就是當時現在我們一爆傅希秋,傅希秋就開始亮照片了,亮和國務卿的、副總統的、官員的……滿嘴說的全是美國官員。大家一定記住,叫“郭騙”這個字的人,“郭騙”,從開始我第一天爆料革命,我的名字在網上點名叫“郭騙”的,一定是共產黨內部的人。誰最多?熊憲民、孟維參、吳征。

在推特上公開叫郭騙,而且攻擊我就是政庇。我哪天等我告訴你政庇的時候能把你嚇死你,傅希秋孫子,看看我郭文貴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在這塊傻子,吹吧你。

他把美國副總統把美國國務卿把美國這些官員亮出來,在推特推出來。傅希秋你會記住你將付出什麼代價。你拿美國官員威脅我郭文貴。今天下午2點鐘,美國最牛的檢察官和律師,我們會在這塊兒開會。記住我今天說的話,記住戰友們。我們會給副總統彭斯辦公室,國務卿,這些人我隨時一個電話就可以找他們,我不打電話,我讓律師找他們。你們是不是支持了傅希秋?傅希秋到底乾了什麼事你們知道不知道?

我一定要把他所有說過的官員,挨個讓律師和檢察官給他們寫信,我們要開始對跟傅希秋打官司做好一切準備,戰友們一定留好他發的推。而且威脅我說咱們看誰笑到最後,這在美國昨天確認為這就是威脅。而且叫我郭騙,拿政庇威脅我,還拿副總統的照片,國務卿的照片,國會的照片,還FBI來找我。 FBI不找我,傅希秋你不讓FBI來找我,我R你八輩祖宗,天天罵你。你千萬別像孟維參一樣縮到背後去,你這個孫子。

但是這件事情讓西方真正看到,誰是在西方真正潛伏的力量。這就為什麼國內很多戰友,我不能一一回复你,他說為什麼郭先生最近花那麼多精力去幹這些事?

戰友們,我現在只告訴你們我的兩句話。

如果我們現在把戰場拉向國際,我們已經讓西方充分地認識到我們爆料革命對整個西方起到的吹口哨,喚醒他們,讓他們感覺到威脅,和我們共同滅共,依法滅共。如果我們不去把爆騙革命再給開展起來。就是大家去看一看,這個傅希秋亮出來副總統的照片和國務卿的照片,國會的照片,拿FBI 來威脅我的照片,他會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

我們收到了一系列的證據,傅希秋敲詐勒索,威脅他人。

我不知道今天早上曾宏先生爆了沒有,我沒有時間看,稍後我會在郭媒體上推出去,你們去看這些東西,我們已經全面地調查。就是傅希秋打著所謂提供政治庇護的名義在美國政治威脅,然後發中國真正的反共的或者可能反共的這種難民財,這是真正的政治黑社會!如果我不這麼幹的話,所有中國人都會看到能代表我們中國人形象的就是他。

你們會看到我一會兒推出去的有人檢舉揭發他的,他個子矮,他不自信,有人給他說你可以天天拉頭拉腿,他就天天拉,拉了幾個月。

很多當事人被他威脅到不敢說話。特別好色,他在得克薩斯州有多處豪宅。他老婆非常嚴厲,他老婆經營著這些,出門她專門讓人盯著他,看著他,怕他去沾花惹草。而且讓他必須要兩個人住一個房間,盯著他。而且這個人張嘴就是十萬二十萬美元的坑。所以這個人是天天滿嘴謊言,從來不傳教,也不牧羊,從來沒有。所以說這個人影響多大?

我告訴戰友,一句話,我們必須要改變,在華人世界真正能代表華人的未來的年輕人,80後,90後,2000後,不是這些傻叉們在那塊去坑蒙拐騙,侮辱了我們華人。

第二條我要告訴大家,爆料革命在西方收到的這種成績非常脆弱,絕對不能讓人摻沙子,像雞腿潘、像火雞龔、郭寶勝、孟維參、熊憲民、夏業良、胡平、陳軍、和明鏡這些人,跟共產黨勾兌的人,最後想摘桃子。

現在國內戰友看到了,到底雞腿潘成立基金是想幹啥?為什麼他要罵香港人勇武派都是小混混?為什麼他打著西藏人身份他不是西藏人,河北保定人?他為什麼不是醫生他打著醫生的名義?為什麼他有老婆孩子,他在那塊兒天天勾搭其他女性,眉眼兒飛來飛去?國內戰友看明白了。這些人要是一旦竄進來被我們以各種美好的理由放他進來,這就真的把我們爆料革命給毀了,而且被害的就是我們戰友,危害不可限量,不可預估。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絕對要記住,唯真不破是我們爆料革命最重要的東西。我們不但不拋棄、不放棄、不忘記,我們更不允許讓我們的隊伍裡面有這種沙子摻進來,那會要了我們的命的,我們太脆弱了。保持我們爆料革命的純潔性,高尚性,才能給我們下一代的孩子帶來一個美好的國際生存環境。

接下來我們將會一系列的舉動,我現在不多說。俺不說,俺不說,行動,還是行動!

這就是我們對共產黨要爆料滅共,以美滅共,把戰場拉向國際。在外,在各國各地方樹起年輕人真正的中國人新的一代代表人的形象。只要他是親共產黨的堅決不能讓他代表華人,只要他是共產黨的走狗堅決不能讓他代表我們!

我們中國人在海外的宗教界,教育界,文化界必須改朝換代。不能說滅了共產黨了,海外所謂的幾十年來代表華人的人還在那兒代表,那對不起了,絕對不可能!

代表華人的人,一定不是我們,一定是那些年輕人,能講流利的英文,徹底地真正地了解世界文明,與時真正能俱進。真的能了解西方的宗教信仰,民主自由和法治。

昨天下午在華盛頓有兩個大的組織在星期天開會都是研究關於滅共的事情的。所有兩個大會上統一認識,必須重新讓西方認識中共的威脅,一定要讓全世界人民把中國人和中共分開。

我再說一遍,像傅希秋這個王八蛋似的,這種不要臉的東西,我R他八輩祖宗,動不動拿官員(說事),在美國花兩三千美金跟總統都能握手都能擁抱。你見郭文貴發過一個這樣的照片嗎?

中國所有抓的企業家,專案組的人給我說,沒有人家裡沒有不和習照相的,王岐山照相的,周永康照相的,都有和中央領導人照相。所有抓的這些老闆貪官都有和中央領導的相,和外國元首的相和外國明星的相,只有郭文貴的辦公室和家裡邊一張沒有。我家裡你看到任何地方從不掛和任何領導人的照片。凡是這樣這都是騙子。看企業家家裡邊擺一堆領導人的相,都是傻叉。一堆明星照的這都是腦子有問題的。凡是一推文,我跟哪個領導見面去了,我跟那什麼什麼見面去了,你只是騙傻子的。但凡在西方有一點腦子的人都知道,只要說這個話的人就是騙子,因為你不必要炫耀。因為西方的領導人是拼了命地跟老百姓照相,就怕照不上呢。郭文貴是馬阿拉歌的會員,我想跟誰照不行?我到華盛頓每次去哪張照片不嚇死你。有必要嗎?那才真正地叫郭騙子。

現在傅希秋這爛人你說FBI來找我,現在我等著,咱走著瞧。傅希秋, 我R你八輩祖宗你不讓FBI來。你裝什麼裝?你以為是你家呢?你以為是在中央黨校呢?你以為FBI是你家派出所啊,你想幹嘛就乾嘛?就憑你這句話,咱在法庭上你給我說清楚,什麼時候你跟FBI溝通的?你以什麼理由溝通的?你為什麼說FBI要上門來? FBI上門來這是你說的,威脅我。

你個孫子,一會兒你看看,所有戰友挖你的料,挖出來絕不允許你再在美國代表我們華人,代表我們中國人,代表宗教界人士。這是昨天國內宗教人士普遍給我發的信息,文貴,你乾了大事,我們支持你,傅希秋是個大騙子。

再一個最後我要說的,戰友們,法治基金捐款沒捐成的,沒捐成的戰友們拜託了,所有的信息發給Sara,路德和木蘭傳奇,越細越好。我們收到很多,非常非常感謝戰友。

另外一個關於傅希秋這個騙子的,各種被騙的人你們可以把信息發給曾宏先生,曾宏先生和小平頭主要是揭偽民運,騙民運,還有偽代表假代表。請把有關信息發給曾宏先生。拜託了戰友們,越細越好,越細越好。

我們一定要用事實用證據讓西方看到海外的所謂代表我們中國人的這些華人到底是神馬東西。我們要讓全世界看到共產黨他不能代表我們十四億中國人。共產黨現在是黑社會,騙子,恐怖組織,恐怖組織現在正在往上弄,這就是已經成功了。下面再讓這些騙子,假代表顯露原型,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要馬上去開會。俺害怕,俺可害怕了,俺害怕傅希秋。傅希秋,俺好害怕啊, 你FBI啊。傅希秋,我R你八輩祖宗,你快讓FBI來。

為全世界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我要走了,這兩天還得準備去西部的演講。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聽寫:【GM39】發布:【GM31】

0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90110 more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5661/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5661/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5661/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5661/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