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與爆料革命一起開天霹靂!

作者:北空

郭文貴先生髮起的爆料革命是近代中國民主運動的終點,也是幾千年中國卸掉沉重歷史包袱真正從野蠻走向文明的起點。中國祇有倆個時代,一個是野蠻時代,從華夏起源到現在,一個是文明時代,還沒有到來。文貴先生髮起的爆料革命從客觀講是賦予中國走向文明的萌芽,這顆萌芽積澱了中國幾千年來所有革命者為創造文明流過的鮮血。

從民國倒著推,中國每一次變革都是延續了帝王君臣父子那一套,不過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宮城府老百姓田地倆條線,守著一個統治與被統治的規則,行各自的宿命。民國是近代民主運動的開端,可惜不長,也就頭起的好,接著就進入各種混戰當中,共產黨就從這種混戰中茂起。共產黨的出現看似天命,實則是當時中國人無意識的宿命,因為共產黨他混合了民國之前幾千年中國人不變的性格,就是孔子君臣父子的奴性加老子出世自然的天命,這種民族性格是無知的怯弱蒙昧卻自以為通達知天的,這是內在的共性。再者共產黨又符合當時變革的外在,引進了共產主義,這是在當時眾多主義中的一個主義,但唯有這個主義從內在揉進去當時中國人的民族性格,從內在產生共鳴,迎合了大多數老百姓的意志訴求。這也正是當時中國人的教育比例,大多人是沒有受教育的,這正是共產黨主要目標群體,而極少數受過教育又是四書五經,兵法詭辯之術,都是脫離文明的迂腐之書,而這極少數人當中鳳毛麟角的幾個留學歐美日本聞到民主文明的味道,回國立派救國,而大多數老百姓聽不懂,沒有內在共鳴,這就是共產黨的時運天命。

共產黨就是一個結合各種邪術的變種,而這些邪恰恰又契合中國大多數沒有被教育開化過的老百姓的意識,這種意識是完全無意識的,大多數中國人認為是一種天經地義的宿命。而那些受過教育開化的極少數人就是有意識的,他們就是共產黨的對立群眾,所以毛澤東在49年宣告了共產黨統治中國人的合法性以後,把國際眼光蒙哄過去,開始肅清對立群眾,手段就是文革。利用哪些無教育開化的大多數群眾去消除受教育開化的極少群眾,哪些極少數群眾不謂乎倆類人,一類傳承先史兵法詭辯君臣父子的奴性軟膝蓋學問,另一類是基於軟膝蓋學再灌入西方的開明政治的律法規則與信仰自由的邏輯學,是為了正義可以不顧一切的硬骨頭學問。第一類面對利益與死亡容易跪,跪下成個太監,面對主子搖尾乞憐,逢迎和悅,轉過臉面對自己之下的弱勢群體獠牙厲色,凶狠毒辣,這成就了太監與太監文化,一直延續下來。另一類就是最有希望成為文明萌芽的人群,這裡面一個是固化第一類人群的太監文化,利用西方開明政治為障眼罩去保全自己。另一個是學習西方開明政治大成,看透了兵法詭辯君臣父子學問的迂腐,徹底擁抱文明,在共產黨眼裡這是極端的,是最直接敵人。這樣分析就可以看到在文革運動中所有人處於絞肉機的位置與角色,也初步形成後來每次運動所有人處於絞肉機的基本運作狀態。

1976年隨著毛澤東的死去文革告終,絞肉機暫且緩慢下來,中國人從土裡冒出來呼吸春天的新鮮空氣,把文革綁在思想和精神上的繩子鬆開,之後十年之際百花齊放,意識思潮蓬勃洶湧,最終轉化成新的進步革命-六四。如果說五四是中國近代民主運動的啟蒙,那六四應該是承接五四運動的再次嘗試,因為六四主要群體是大學生,而這些大學正是五四先驅效仿西方所創立,幾代人下來產生了效用。

五四是質疑中國幾千年的封建社會,要人民開化,擁抱自由民主,可人民就是不開化。沉澱在思想裡幾千年的痼疾,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而五四隻是舉個旗幟喊了個開始,人們還沒看明白,就被共產黨搶走,繼續延續那一套人民熟悉的封建思想。六四再次豎起民主旗幟,要人民開化剔除封建思想。而共產黨從五四搶過來大多數群眾就是利用封建思想,因為封建思想是中國人最熟門熟路樂在其中的文化,共產黨就是擅長利用這種文化,或者說共產黨的存在之本就是迎合利用人民思想裡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如果被喚醒那意味著人民思想裡的封建意識徹底清除,所有第一類人都變成第二類人,共產黨就徹底失去了大多數的群眾基礎,共產黨的存在就失去意義,所以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一個個鮮活生命被坦克碾壓,中國的民主運動再次失敗。

共產黨的邪惡隨著這次大屠殺刻在哪些覺醒的緊握拳頭的後來者心裡,也讓西方世界看到了共產黨的滅絕人性。後來者這個群體是在文革中受迫害者的後代,文革迫害的人多是繼承祖上富貴有受過教育的人群,這群人的遭遇連帶子女,活過來的孩子正值青年。另外就是親眼目睹六四天安門屠殺的外圍青年和參與六四的倖存者。這個後來者群體就構成89年以後中國和歐美國家哪些所謂繼續戰鬥的民運人士。

艾未未是詩人艾青之子,艾青在文革遭遇迫害,過程中自然塑造了艾未未的人格。艾未未代表了共產黨統治中國後這群站在共產黨對立面的人,這群人多是知識分子。他們革命的方式多是通過文藝作品來映射共產黨體制的種種問題,只是停留在提出問題層面但不解決問題,對共產黨毫無殺傷力。艾未未算是提出問題裡最有追求真相意識的,比如早期的白皮書,後期的楊佳案,汶川地震死亡學生名單,至使2011年被監禁81天,經德國總理默克爾通過外交提及艾未未得以獲釋,出來後離開中國。而默克爾成為迷戀艾未未粉絲的救星,這個中國民主救星利用保護民主與共產黨越走越近。

艾未未的反抗也就此終結,在海外成為一個不屬於民運圈的中國民運領袖,就像他的行為藝術作品「草泥馬」一樣,也就是留與嘴上罵共產黨,不敢直截了當,還的用個諧音暗語。這代表著中國文藝群體這幫憤青反共的基本表現形式,也就如此,留於嘴上意淫是蘇格拉底附體,擺出一副不羈和與眾不同迷惑一下小姑娘,也只好如此,只能如此。

那屬於民運圈的這些人就是六四沒被坦克壓死,逃出中國的人,比如劉曉波,柴玲,魏京生,夏業良這類。劉曉波主導起草「零八憲章」最終被肝癌死在監獄,零八憲章也成了共產黨的手紙丟進垃圾桶,他的主張是有重大意義的,但對於滅掉共產黨毫無意義。這就像魏京生他們這些人在海外騙捐,夏業良的海豹突擊隊,郭寶盛牧師的對華援助協會,都是打口炮的軟膝蓋,對於共產黨毫無殺傷力。而這些軟膝蓋面對利益與死亡就成為繼承太監文化的載體,極易被共產黨收買,或者說主動向共產黨招安,主動跪舔,這是所有太監文化攜帶者的人格與精神核心。一者保命圖財,再者做主子之下的人,成為共產黨生態圈的人,與大多數無知貧困老百姓劃清界限,面子上也圓了一個當官夢。這就是吃六四血饅頭這些民運人士為什麼那麼狂熱建立組織,熱衷於頭銜,革命還只是停留在嘴上,就提前定好革命成功誰做主席誰做副主席,這就是六四領導者的基本素養,還是拋不掉骨血裡的權利慣性,這種慣性就是封建思想的毒,它貫穿於整個六四運動,所以六四不可能成功,沒有任何如果,注定被坦克碾壓。

艾未未代表的中國反共的文藝群體與吃六四血饅頭的民運人士塑造了中國人對於當代民主運動的幾乎全部認知,這種認知被王岐山巧妙利用,成為解決老百姓憤怒的火山口。給老百姓一種民主的虛假真相,你可以諷刺共產黨,也可以說共產黨不好,就如這些民運人士一樣他們是你們的最高目標。年輕人都有野性喜歡挑戰的年齡段,就是想用罵共產黨來證明自己是有獨立人格的,罵時間久了沒有結果過足了嘴癮開始膩味,原來這就是追求民主的味道,還是回去老老實實上班聞錢和女人的味道實際一點。有的年輕人罵過了頭入戲太深,竟然看到一些玄機,就被請去喝茶,喝完茶還是不消停,進入了揭露共產黨真相階段,那就抓起來給你點顏色看看,這個過程情節重者影響到共產黨利益,那就各種死消滅肉身,情節輕的微不足道的放走。這一進一出看到了真相,想逃離中國,就進入海外華人民運圈,夏業良教授,袁弘兵教授,郭寶盛牧師等人組成的海外民運傳銷王國,這是把所有危機到共產黨利益的沙子通過過濾以後的最終歸宿,讓你進入另一個楚門的世界。

如果不是文貴先生的出現,我們所有人都以為民主運動以及最高表現也就如此,最終不過如此境地,覺得自己俗的有點嫌棄自己,覺得中國社會脫離文明的假大空讓你想推翻共產黨,那就先翻牆看看海外民運人士正在做的事,看看他們寫的書,繞來繞去繞亂你的心智,腐蝕你的堅定信念,最終覺得自己好無能,革命還是教給哪些民運大佬吧,自己想辦法多捐點錢,早日迎接新中國的到來。

民運無效,民運無任何意義,民運會腐蝕掉哪些對於真相執著的希望,民運是對於真相最大的阻礙,這證明民運在中國徹底行不通,從歷史看老百姓推翻皇帝的時代根本不存在,每一次政權倒塌都是從政權內部產生劇烈鬥爭,釋放到社會表現出極度膨脹和危機導致民不聊生,再加上外部各種勢力的打壓,最終老百姓無法忍受一哄而上,新的朝代誕生。

文貴先生的應運而生正是符合歷史每一次朝代更替的規律,首先王岐山上台利用反腐倡廉運動殺害了幾乎所有異己人士,讓自己的盜國計劃得以掩蓋,然後進一步實現自己吞噬中國的整個計劃。偏偏出現文貴先生,文貴先生就是那個王岐山殺人篩子遺漏出的沙子,正好能跑到美國通過爆料革命得以保全,恰好這時出現班農,恰好川普總統又是滅共的天選之子,一系列的恰如其分成就了文貴先生爆料革命的上帝概率。再者修改憲法宣布終身製,玩一尊開倒車重拾文革,加上WTO近二十年盜國賊家族洗走中國老百姓所有的血汗錢,超發貨幣,貿易逆差,房地產,股市,p2p等等,所有共產黨體制的結構性問題導致整個系統的極速癌變,為了掩蓋這種體制的錯誤,用各種更大的錯誤掩蓋,這種行為把共產黨這個氣球吹到爆破的臨界點,稍微用針輕輕刺一下就徹底爆炸,那誰是刺破這個氣球的人?

一定是在各個點位都處於妙處,1、深知共產黨的茅屎坑文化,並與他們長期共同品味,取得絕對信任,並有完整的黨內深層信任基礎,2、所涉及共產黨內部最高安全部門,並知道共產黨盜國賊所有能夠置於他們死地的猛料,3、深入共產黨毛屎坑卻能夠完全的出淤泥而不染,讓共產黨找不出任何把柄,4、令人驚訝的國際關係的活動能力,與當今世界最先進國家最高圈層有密切的關聯並有長期的信任基礎,5、海外有巨量財富,經濟實力和人脈關係屬於美國最尖上的位置,6、能夠隨時撤離中國,並且通過自己的人脈圈層極速將自己處於安全狀態,7、形象氣質絕佳,人中之龍,思想意識超前,有勇有謀,戰略眼光獨到,對於全球政治經濟有絕對準確的預見性,並通過運作能夠產生積極變化,8、祖上父母之父經歷過文革殘害,父母同樣經歷共產黨迫害,己親眼目睹父輩遭遇,輪到自己一代,與共產黨有弒母斷足之仇,迫害妻兒同事,多次遭遇追殺。這8個點位集成的緯度就是刺破共產黨整個處於臨界點氣球的天選之子,誰具備這8個點位,就是郭文貴先生,毫無疑問郭文貴先生就是滅共的天選之子。

具備一切上帝概率接下來就是文貴定的戰略目標願景與行動策略,戰略是以美滅共,以共滅共。目標是2020年6月4號滅掉共產黨,願景是讓中國人民擁有法治民主自由,能夠擁有美國一樣的文明。行動策略就是爆料!爆料的目的是通過爆料從外部和內部對共產黨這個處於臨界點的氣球產生最大力度的擠壓直到爆炸。通過爆料使美國更加認清共產黨的真相,關鍵是對美國和全人類的致命危害,讓川普這個美國滅共的天選之子更加看清共產黨的各種把戲,讓美國採取的打擊行動更加穩準狠。通過爆料讓海外清醒的對共產黨恨之入骨的戰友團結起來,通過各點發聲把所有爆料真相聯繫美國的行動導致的可能性傳遞到國內翻牆的體制內王岐山和習近平身邊的要員,以及黨內軍隊公檢法各級支撐部門的人員使其覺醒看清形勢,從而轉化成行動。

2020年爆料革命進入衝刺階段,所有戰友都應該將火力重點聚焦起來,用一切手段將文貴先生的爆料最大程度通過最容易讓受眾讀懂的方式無縫傳播。還是保持三個陣地,1、文貴先生的爆料陣地;2、路德先生結合文貴先生爆料的時政節目,將文貴先生的料最大程度轉化給牆內目標受眾體制內的人,以路德先生作為範例裂變更多的路德節目;第三就是打偽類陣地,偽類的害處不可輕視,他們的似是而非和模棱兩可的陰險之招會將爆料革命的料打折,就像往純牛奶裡面摻水,看似無恙,當傳達到受眾哪裡營養卻大打折扣。如同郭寶盛,龔火雞,雞腿番這樣的軟膝蓋太監文化傳播者,我們千萬不要採取教育感召的手段,這是極其愚蠢和浪費時間的,他們屬於往爆料革命摻水的人,他們所摻進來的水隨即就會轉化成牆內奮戰在第一線戰友的鮮血,你若採取開導寬容或置之不理,那就是將牆內第一線戰友的死活視而不見,那就是將所有爆料革命戰友的生死視而不見,那就是將所有中國被共產黨欺壓受苦受難的處於煉獄之中的老百姓視而不見,所以對於借用爆料革命的名義進行各種摻水、嫁接、誣衊、騙捐、偷換概念、挑唆、歪曲等等,立馬毫不猶豫的割席,通過法律手段迅速將其滅掉。第三個陣地應該是2020年更值得關注的陣地,共產黨在嚥氣的最後期限一定會派出大量軟膝蓋的太監病毒攜帶者,來玩陰不陰陽不陽陰中有陽陽中有陰的招數來往爆料革命摻水。

從中國歷史起源推演到今日,中華民族在腐朽的封建思想制度中多少次倒下,幾乎斷掉又重新活過來,繼續延續之前的老路。那麼長的歷史,都是統治者和被統治者奴役和泯滅人性的殺戮史,那麼長的歷史都是不斷推倒野蠻接著重複野蠻,我們從未有過文明的跡象,中國這塊土地究竟受過什麼樣的詛咒,為何每次都是重複斷子絕孫的慘狀?尤其是共產黨統治中國這69年,中國文脈閹割,人性閹割,善良閹割,孝道閹割,尊老閹割,愛幼閹割,情愛閹割,道義閹割,一切傳統美德閹割,就連健康食物水通通閹割,共產黨要我們徹底進入一個脫離文明的人間地獄,如果我們不滅掉共產黨,我們不再有重建的機會,就連重建野蠻的機會都沒有。而滅掉共產黨通過民運之路徹底不可行,在整個以美國為基點的全球文明的影響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天選之子文貴領導的爆料革命是中國人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我們為了不再重複野蠻,我們為了脫離野蠻,脫離纏繞在我們思想中幾千年的封建餘毒,為了我們後代子孫,為了我們此時目無表情的絕望,我們被共產黨欺壓的滿心傷疤滿身的病痛,我們買不起共產黨的高價房而無法娶妻而終日活在斷子絕孫的恐慌和無奈之中,我們的爺爺輩一生沒有吃過牛肉和龍蝦,父輩一生沒有座過飛機,而用命去攢為我們準備買房子娶媳婦的錢而永遠追不上共產黨的房價,我們的父母被共產黨洗腦與我們那種無法說清的隔閡與無奈,我們喜歡的女人就是因為買不起房而離我們而去,我們的朋友因為錢背信棄義,我們的教育,信仰,媒體,各行各業都被共產黨僅僅制,我們生活在一個高科技的集中營裡,我們每個人都不如文明社會的一條狗。

同胞們戰友們,我們一定要非常清醒的認識到爆料革命是拯救我們民族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是滅掉共產黨唯一的一條路,文貴先生就是那個刺破氣球的人!

2020年讓我們每個戰友堅定的緊跟著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我們握緊拳頭聽文貴先生那一聲“戰友們!我們一起衝,幹死共產黨!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