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觀點: “不確定性”是中共金融系統現存的另一大風險

眾所周知, 金融系統第一大風險是流通性風險,此前做節目寫文章都提過,這裡只簡單重述, 即, 因為出口、消費、社會保障、物價、債務堆積等出現了嚴重問題, 市面的資金停止流通, 不投入生產,民眾都攢錢存錢, 節約消費過苦日子,就會引起整個金融系統發生腦血栓式的危機,而這種危機是不能通過輸血(增加貨幣投放)救治的,無論投入多少貨幣,只會加劇通脹,但刺激不到消費提振不了經濟。 2008年的次貸危機,就是銀行系統流通性出了問題,而帶來席捲全球的大風暴。

中共國當前當然也由於邪教違法的政黨統治和胡來,超發貨幣和債務到了還賬的節骨眼,全國上下現金需求大而造成資金緊張, 陷入流通性危機, 所有企業、房奴等都急需要錢還債, 搞不到新的資金就只能破產和房產被沒收拍賣,越這樣越缺錢,越缺錢,債務爆雷就越多, 更還不上錢, 惡性循環, 進而帶來了另一大金融風險——不確定性風險。

所謂不確定性風險, 就是指一個國家、地區、行業等, 面臨諸多的難以預料的變數, 而導致股東或投資者不敢投入, 怕因為政局、政策、國際環境、地區不穩定因素、行業前景等大起大落而造成投資損失。

脫離金本位的后凱恩斯“現代貨幣理論”體係時代, 借錢、舉債、泡沫刺激經濟獲得“虛”增長成為主流。後續源源不斷資本追加成為維繫這個席捲全球的“龐氏騙局”的輸液器, 任何時候任何鏈條一旦資金斷裂, 都將導致龐氏騙局的, 以新還舊的資本運營模式崩塌, 也會產生全產業鍊或波及金融銀行機構的全社會連鎖反應。

中共70年來的邪惡統治, 盜國賊集團的貪婪和無知, 早已經把中共全國的經濟基礎和社會基礎毀壞殆盡, 更加上獨斷專權沒有法治, 對內民營企業殺雞取卵, 對民眾瘋狂“割韭菜” , 對外盜竊知識產權、 派駐間諜、 干涉別國民主和內政、 軍事威脅等,早已在國際上信譽破產。中國整體局勢發展的不確定性, 將足以嚇跑本來計劃繼續向中共投資的海外資金, 也足以讓已經傷透心的民營企業家盡可能的資金出逃, 規避風險。

具體來說, 不確定性風險有以下幾個主要方面:

  1. 中南坑的習王鬥、習江鬥進入白熱化, 幾個勢力幫派在政治權利制高點、 軍隊、 公檢法、 金融等重要領域展開爭奪戰, 誰贏誰輸都將帶來巨大的政治動盪, 在這種不確定性下投資中國, 都是不要命的主兒;
  2. 中共的法治缺失, 數據造假, 政策朝令夕改, 掌權勢力輪流上台坐莊, 導致本來靠“關係”、“特權”等投資賺錢的後台靠山, 也存在了不穩定性, 隨時可能被對手勢力借助假法律給割韭菜, 聰明人不會在這個時候繼續投資, 刀口舔血;
  3. 銀行破產被救助、 金融系統的連環債務爆雷, 造成全社會投資者人人自危, 說不定攤上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所有應收資金或存貸資金血本無歸, 攤誰誰不怕呀, 哪還敢拿錢出來做生意;
  4. 中共在香港問題、新疆西藏問題、中美貿易欺詐不遵守契約等問題屢屢犯賤, 徹底惹怒了西方主流民主世界, 正在展開的和中共“全面脫鉤”、 即將進行的一系列制裁都給中共的貿易、貨幣系統、吸引外資等帶來巨大不確定性風險;
  5. 中共不知死活的軍事擴張和挑釁, 支持北韓、伊朗恐怖主義政權, 組成邪惡軸心勢力聯合軍演, 在南海和台海等地區亮“武器”, 甚至公開發出核訛詐威脅, 已經引起美國等西方大國的警覺, 目前日本海、 南韓、 東海、 南中國海、中東波斯灣都派駐了大量美軍打擊群, 搞不好熱戰一觸即發, 一旦打起來彼此成為敵對國, 在中共投資的海外資金還能獲利和轉移出去麼?

中共的金融系統已經被流通性風險逼上了絕路, 對於“還舊賬”的新增資金那更是如飢似渴, 到了哪怕就是搶, 也要搞到錢來填補不得不填的龐氏騙局債務窟窿的地步, 卻又存在上述諸多顯而易見、 實實在在擺在明面的不確定性風險, 資金斷檔是必然, 債務爆雷是必然, 金融體系坍塌更是必然。

雖然中共金融系統存在巨大的諸多的不確定性, 但有一點是確定的, 就是中共邪惡魔鬼政權, 該結束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Laojiang

有象棋大师说,棋盘上最重要的棋子其实是卒子,就看你能把卒子放在哪里发挥作用。 我愿意作这样最起作用的卒子。 12月 3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