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從蘇萊曼尼之死,看波切們的最終下場

誓師大會上,領導蠱惑完人心,扭頭鑽進汽車,油門一踩,跑了。手下們得到“天啟”,卯足了勁正待衝鋒,只聽背後轟的一聲,領導變成了一盤烤肉。如果拍成電影,這時鏡頭應該一暗,再亮時已經在葬禮上了。基於其他領導的高度重視,大家圍著烤肉,個個搥胸頓足,恨不得手撕敵人,最後向世界宣布,要跟敵人打場官司……

伊朗民眾烤肉慶祝蘇萊曼尼被斬首,最後用英文感謝川普總統

蘇萊曼尼之死演繹出的這一連串突轉,不禁讓我想起亞里士多德的一句話,他說戲劇之精彩,是由於有情節的突轉。依目前局勢看,突轉還在繼續,精彩是精彩,只是擔心照中共的劇本這麼演下去,遲早會轉得我頭暈。所幸的是我現在還沒暈,於是又想到亞里士多德的另一句話,說“發現”也是戲劇必不可少的元素。當下我就有所發現,比方說蘇萊曼尼變成了一盤烤肉。我不是恐怖分子,所以在這個發現上,總能聞出一點幽默的味道。就因為這點幽默,我實在沒法表現出人道的關心。這麼說顯得挺沒心沒肺,但你沒法忽視那種醞釀半天正想流淚,突然被撓了痒痒時的感覺。

平時讀書也會有這種感覺,例如看到義和團運動,一想起當今的自乾五和小粉紅,你就悲戚不起來。不但如此,甚至還挺希望洋人那時就能掌握這種戰法,一聲槍響,子彈拐著彎繞過無數百姓,穿過一道道宮門,把雙修的頭頭直接擊斃。我沒有別的意思,僅僅出於把無辜傷亡減少到最低在考慮。孫武也曾如此考慮,因此才會說故兵貴勝,不貴久。今天川普也在這麼想。

美國的斬首行動,實際是高精尖科技融合現代化軍事的必然產物,是《孫子兵法》戰術思想的終極呈現。上兵伐謀為的是最高效的贏,中共也深諳此道,但苦於沒有高精尖技術,只得把自己打扮成哪吒,使出三頭六臂。伊朗恐怖分子是其中一頭,哇呀呀衝上來,被美國一棒敲倒在地。接著還有誰?俄羅斯,哇呀呀跑過來,美國剛舉起棒槌,哇呀呀又跑回去了。最後只剩中共這一頭。過去和平康樂的時候,中共領導會擺出一副語重心長的姿態,時不時跟家人通國際長途,說你們可一定要過得好,我這條老命交待在這沒事……等掛完電話,扭頭就喝上了人奶,吃起了陰棗。就這副德行,真正死到臨頭時,我不能相信沒事。

中共最怕的不是丟政權,假設能不死,連家人都能出賣,更何況丟政權?但這始終只是假設,不能成真的原因只有一個:中共誰都不信。從哲學角度看,這類人有悖於存在,斯賓諾莎不信世上有這類人,遂得出沒有魔鬼的結論。看到今天的陳孟孫等仁波切及王教宗一眾,此結論不但已不為我所信,還有了自己的結論,一言以蔽之,曰不存在也能存在的人,只能是魔鬼。魔鬼最明顯的特徵,無非是出於極度恐懼,瘋了般把性命牢牢焊死在手中的權力上。

至於焊死的後果,就是文貴先生說的,只能瞎扑棱。路德節目中,博博士講過斬首行動成功的前提是高度精準的情報。不止是行踪,我想還應該掌握目標的財富鏈以及關係鏈情報。一旦掌握這了這些,在美國眼裡,目標就成了一只雞,作用僅限於殺掉用來儆猴。記得蘇萊曼尼死後第二天,文貴先生就爆出了他的資金和關係鏈。說到這裡,你可能猜對了,實質上爆料革命也具備斬首的能力,火雞龔和雞腿潘的下場,相信大家也都看到了。

今年是盤古霹靂年,意味著釣魚完畢,就算沒釣乾淨,也會被各種雞給扑棱出來。在昨天的直播中,文貴先生說陳峰可不能死啊,我的看法是,只要文貴先生說了,他就不會死。首先美國會因此住手,體制內人士也不敢出手,這是兩道免死金牌,當然了,出於對自殺的恐懼,他給自己也加上了一道。之前寫到維權人士時,我談到過自殺,認為絕望到走投無路時,人才有勇氣選擇自殺。事到如今他還在咒罵,揚言要幹掉文貴先生,說明陳波切遠沒到這一步,一時半會問題不大,可從長遠看,我就不敢保證。

人作惡就得受罰,這是天經地義,何況是危害人間的魔鬼。誰都知道波切們最恐懼什麼,這種恐懼是懦弱到極點的表現,靠吃大力丸和雙修不能解決。要想根除這種地獄般的痛苦,似乎唯有在接受審判時老實交代完一切後,選擇體面的自我了結這一條路,於他們自己而言是徹底的解脫,於普天之下的受難者而言,則是善的救贖。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1月 0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