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抗議運動後的下一步是什麼?

來源:ISPI, 2019年12月26日

導語: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已經震撼了全世界!

香港這半年來的抗議活動和最近地區性議會選舉親民主派的大勝,讓西方等自由民主國家已經逐漸地認識到中共對其國內異族,宗教以及政治異議人士的極權迫害。中共宣傳部門沒法再瞞天過海愚弄大眾了。

香港人為爭取民主奮鬥才剛剛開始。

支持民主人士應該統一戰線,用策略性、系統性的分析、思考和計劃,統籌運作,同心協力決定香港運動的最終目標。這樣才能在2020九月份的香港立法會選舉贏得再一次的勝利。

香港抗議運動後的下一步是什麼?

一個 “送中法案”的修正版——這就像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自從英國託管結束後,香港人終於被推到了懸崖邊上。然而我們所看到的香港抗議活動遠不止這些。

2019年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已經展示了香港人的骨氣。現在香港人獲得了擺脫中國共產黨(CCP)統治的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然而要實現這一目標,僅僅等待中共國這個專制政黨國家突然滅亡是不夠的。為了引導香港自我解放的漫長道路,民主運動人士需要反思他們的抗爭方法,制定一套宏偉的民主化戰略,並果斷實施。

我對香港的政治前途感到樂觀。面對政治逆境,香港人表現出極大的堅忍和應變的能力。在2019年3月31日,民間人權陣線組織了一場反對有爭議的送中法案的集會,這場集會雖然僅僅吸引了1.2萬人參加卻成功地引爆了一場民眾起義。香港資深運動人士江松澗在過去八個月裡錄了746起示威活動。江表示,有將近1300萬人參加了大大小小的抗議活動。這幾乎是香港700萬人口的兩倍。

因為看到現在中共國開始出現了前所未有脆弱, 搖搖欲墜,我更加樂觀了。在中共國國內,憂心忡忡、疑神疑鬼的中共高層色厲內荏。習近平總書記在處理種族、文化、宗教和意識形態差異問題上如出一轍:包含西藏人、維吾爾人、哈薩克人、香港人、基督徒、穆斯林、學者、公益律師和政治活躍青年都遭受了系統性迫害。在國際上,中共國也處處受制。習的代表性政策“一帶一路”也逐漸式微,被廣泛地批評為一種經濟殖民主義。美中貿易戰導致了幾十年來最緩慢的經濟增長。越來越多的國際人士反對中共國的情報技術(IT)公司華為參與5G網絡的建設。對於惶惶不可終日的中共領導層來說,這些都是不好的預兆, 因為他們嚴重依賴經濟增長來維持其專制統治。

另一方面,香港人成功地挑戰了中共政府。在2019年11月24日,他們通過在地方區議會選舉中以壓倒性多數的投票支持了泛民主派,發出了強烈的政治訊息。這个結果震驚了中共的宣傳部門。他們再也不能用香港“沉默的多數” 是反對抗議運動這樣的謊言欺騙世界了。在香港泛民主主義者多年遊說之後,美國國會和參議院通過了《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HKHRDA),該法案於2019年11月27日由特朗普總統簽署成為法律。這項新法律允許美國政府逐年評估中共國中央政府是否充分尊重了香港的自治權。如果發現執行存在缺陷,那麼不僅香港將失去其經濟特權,而且香港特首林鄭月娥(Carrie Lam)、她手下的部長們,以及那些越來越無法無天的香港警隊中的領導人都可能面臨馬格尼茨基(Magnitsky)式的美國制裁。

雖然親民主運動已經贏得了一些勝利,但香港為民主的奮鬥還遠遠沒有結束。該運動的致命弱點之一是民眾對該運動的最終目標缺乏共識。中國共產黨已經明確其決心:終止“一國兩制”,開始向“一國一制”過渡。而香港特區政府卻未能強有力地捍衛香港獨立自治區地位,使其漸漸地變成另一個中國內地城市。可悲的現實讓香港市民清醒地認識到,現在是決定他們的最終目標是什麼的時候了:是爭取時間,保衛一國兩制,在香港的自由民主形像中塑造一國一制,還是奮力爭取香港的自決權或甚至香港獨立?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 – 如何能真正的實現民主自治的目標?在撰寫《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的民主奮鬥史》一書時,我了解到,使用特洛伊木馬方法來將反對建制派的立場與跨建制派政治相結合,民主運動人士最有可能贏得勝利。令人鼓舞的是,香港的政治運動人士似乎願意將街頭抗議活動與通往議會路線結合起來。下一個戰場將是在2020年9月贏得立法會選舉。但是,由於香港的局部民主政治體制,泛民主派想要恢復其壟斷性多數票的地位,將是一場艱苦的戰鬥。為此,高度派系化的泛民主陣營應在一個反對黨的旗幟下聯合起來,這與台灣民主進步黨(DPP)自1986年起所扮演的角色相似。

往前看,香港人現在有千載難逢的機會擺脫中共的控制。為了能夠做到這一點,民主運動人士需要製定一致的自我解放戰略。必須在秘密中製定的。戰略制定者需要具備三項核心技能:
(1)了解衝突局勢,敵人,以及社會和其需求;
(2)理解非暴力行動戰術的性質和運作;
(3)這意味著只有當地人士才能建立出這樣的自由化和民主化的全面戰略
自然地,這就排除了對香港本地和社會的複雜性缺乏洞察力的外部人士。

話雖如此,親民主运动者可以听听和平活动家吉恩·夏普的建議来制定战略,他倡議民主黨運動人士要“
(1)增強被壓迫人民的決心,自信心和抵抗能力;
(2)增強被壓迫人民的獨立社團和機構的力量;
(3)激发內部的强大的抵抗力量;
(4)制定明智的争取解放的大戰略,並技巧性地實施它。”
如果香港的民主运动人士能重视吉恩·夏普的明智建議,那么2020年他们有可能再次让人们感到惊讶。

原文鏈接: https://www.ispionline.it/en/publication/what-comes-after-protests-hong-kong-24641

編譯 【喜馬拉雅戰鷹團】
https://spark.adobe.com/page/ZKOx1O7LywcuQ/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