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日文貴報平安直播:聊自己的人生和武漢的非典以及文貴為戰友終生戒吃牛肉!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401000

尊敬的戰友們好啊,現在是2020年1月2號下午五點鐘。好像是早了一點,五點鐘,文貴在咱們喜馬拉雅大使館直播間向大家(報平安直播)。今天因為上午沒有時間報平安直播,很多戰友都發來了信息說,文貴哪怕露露臉就行,沒看著視頻不舒服。特別是我們武漢的很多戰友啊,在特別緊張之際特別關心文貴的安全。他們在重災區,他們在現場,所謂的防肺病現場有些人就擔心文貴的安全。所以說呢,我說好吧,我趕快開會,今天補上這個報平安直播。

衷心的感謝所有戰友們你們的關心,文貴太感動了,太感動了。今天因為我一直在開會,大家你們看這是今天必須(看完)的,這些文件。你看看這些文件,這是翻譯的,這還有英文版的。所以說你看看戰友們,我給所有的年輕的戰友們,80後、90後要說。包括那天我們戰友問的教育中國未來的方向的問題,大家一定要學英文。大家你們看一看啊,就我一個人的英文不好,整個所有的工作效率,大打折扣,大打折扣。所有的文件要翻譯成中文,然後我再講的時候再翻譯成英文。倆翻譯,仨翻譯,一桌子律師800美金的到1500美金的,最貴的1800美金的律師。你是不是,你說多少成本吧,而且每天都得付。我小時候上學可能省了2、3年時間沒學英文,但是我要一輩子付出代價,天天付錢,多可怕你說。

所以說戰友們,我給所有戰友們的建議,就是現在年輕的,或者有時間學英文的,一定要把英文學好它,一定要把英文學好它。學不好英文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今天開會感觸也是很深,聽律師給我講訴這四十個案子的進展。定期的給我說這些案子的進展。啊呀,我真是感受的是,我們這官司中成長。但是我看到了我華人啊,在海外的這些所謂的欺民賊、民主民運人士和共產黨平曝小組養的這些人。這些素質,還有這些人的想法,真是實在是讓人無臉去看,搞笑至極。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我們在紐約告葉寧、郭寶勝和趙岩的案子,叫合同詐騙,合同毀約,還有誹謗的案子。那麼這個案子呢,那葉寧是一如既往的,所有欺民賊只要我告他們首先一點,跟你dismiss掉,取消你的案子,說你這理由不充分啊,你亂訴啊,地方管轄不好啊,然後像郭寶勝一樣,從什麼聯邦法院吶,到州法院吶,反正所有人像亂倫彪一個德性,還有Jonathan Ho(陳軍),所有人都是這個德性。

但是呢,這回葉寧呢,來了一個向法官申請,這個案子我們要取消。他取消呢,他說他代表他自己,他代表趙岩,他不代表郭寶勝。就沒把郭寶勝給帶上去,這下子事兒熱鬧了。法官一看你沒把這個人帶上去。就這一個人,就這個案子就得成。你說說實在話,你說我要贏他們我希望對方,我贏精彩點,別讓我贏的那麼差。感覺很不過癮,同胞也太丟人了。這郭寶勝可能沒付錢,還沒打呢,就輸成這樣了。這是一個笑話。

更大的笑話現在有意思。葉寧向法庭申請對這個案子,反對郭文貴,對他們所謂的取證調查。結果他把東西給填錯了。他是簽了,他不調查我們,同意不調查我們,不讓我們提供證據。卻讓他們自己要提供熊憲民、葉寧、趙岩、郭寶勝在中國國內所有的收入還有海外的收入。這不等同於自殺嘛…現在我真的懷疑葉寧同志是我們的好戰友了。我真要考慮考慮雇佣葉寧了,這個葉寧太搞笑了。

更誇張的事情,亂倫彪打了一年多的案子了,說自己怎麼怎麼牛,他也不請律師自己辯。他這個案子是肯定輸的。結果他現在向法庭申請了一個,說你看我不是美國公民啊,我不應該在聯邦法院呢,我要到州法院去。就像袁健斌這個流氓是一樣的。但是他沒想到,他覺得很聰明,他也學袁健斌,林宇丹也學袁健斌,很多人學袁健斌,郭寶勝也學袁健斌。

結果大家知道,我前天我把趙岩和火雞龔,他倆的跟我們的WhatsApp在一年前就告訴了我。他們找了一個什麼白人律師,是前總統尼克松的孫子,然後1800美金一小時。由傅希秋給他付錢,然後賣烤鴨店的老板付錢,贏了300萬美元各自分。然後找這個法官就歧視外國人,然後呢Alex法官等等等。表演了郭寶勝那一幕,從聯邦法庭移到了州法庭。他根本他不知道,當他們出這個招的時候,當火雞龔和趙岩告訴我這信息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端著錢在那等著了。因為我們非常清楚,贏與不贏當時我們評估我們是五成他五成。當他把律師換成斯密斯的時候,還有他中間葉寧耍流氓的時候我們就是9成要贏。

但說實話,誹謗案子還有這種欺詐案子,不管你怎麼贏,在這個法庭,你想百分之百贏絕對不可能。我們的評估贏的是什麼呢,會給他四到五個罪名。就是四到五個條款會同意。所以你看我們起訴他只有五個條款,五個…誹謗和欺詐,他要了我們七個。我們想贏了仨就可以,甚至贏倆。但是沒想到我們都贏了。我們都准備好了,都在那塊端著呢。

到了紐約這個案子呢,亂倫彪這個案子,在紐澤西這案子,來啦!他也來這招。結果人家法官看清「你小子,你這個亂倫彪號稱人權律師,你玩我,從聯邦法庭玩我。你玩我一年了,現在你告訴我你不是美國公民,你要到州法院」。到州法院到哪去?必須到的州法院我們都知道在哪,就那一個法官,那個法官大家會看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我們就知道亂倫彪這小子他這個爛人,不想面對官司,還不想花錢,還想耍流氓那就行了。所以說這人爛到不能再爛的程度,爛到家了。他說那些話,他弄到倆萬頁文件,他不輸天理不容。你走到哪去我都會告到你,這還不算搞笑。

陳軍,陳軍才誇張呢!陳軍Jonathan Ho, 他在紐澤西,我們在紐澤西把他告了。他給法官發了個涵說,你看啊,你看這個我根本不在New Jersey,我住在New York。結果這法官就說:哦,他的管轄地不在這呀,我們摟著,等他提供證據,他提供了一堆的證據證明他根本不在New Jersey。所以說這個又是跟亂倫彪、袁建斌和郭寶勝一樣,打這個什麼管轄權,打聯邦法院和管轄這個法院的事情。

結果他沒想到,我們早在那等著他呢。到最後一分鐘我們告訴法官,法官您看,這小子是美國公民,前兩年選舉的時候他投票是在New Jersey。我噻,法官大怒,大怒!主持法官也大怒!馬上把這個案子就定在了New Jersey。

所以說這個謊言吶他有多可怕,你看看。所有人全玩假的,所有人全玩流氓的。假、流氓、黑社會。

這個還不完,在一看這個趙岩更慘了。趙岩這個案子啊,葉寧寫的所有那個東西,那個理由,他基本上就已經給趙岩、給郭寶勝、給他自己把罪給定上了。他的否定,就是對我們的肯定。所以說葉寧傻乎乎的到那去了,bangbangbang弄完了。今天開會的時候我們都開成娛樂會了,討論案子開成娛樂案子了。嘿嘿嘿,你說這人咋弄啊你說。

你說這吳征也好、孫立軍也好、孟建柱也好你找這些人,太搞笑了!太搞笑了!

包括N 個案子。像吳征的案子,還有那個XXXXX就是原來也是給川普總統提出建牆建議的那個,他們找了法官,也是取消管轄權問題。法官給寫了個東西說:這個你說人家誹謗,是Roger Stone當時說的,(說他給他說了他誹謗了你)但是沒法確定啊,沒有證據啊,所以這個啊就不要在這了。但是,法官卻在這個上面寫了,所有的我在這裡沒有給你dismiss掉的,沒有給你取消的,等同於我全取消了。

這個裡面有一句話就是吳征也跟著他,也要求去取消,然後就說我反對。等於法官是說,我反對了你的反對,那吳征的案子就必須在這。

所以說我們當時定的訴訟戰略說,我們詳細了解了這位女法官的性格是什麼,她以往以來是什麼,我們應當怎麼做,就是現在桌子上給你一堆面包,你把所有的面包都打到地上去,你不愛掃面包麼,當你掃下面包的時候,我們有一個面包是希望你掃下去的,那就是吳征的案子要求不在這兒,他反對你不在這,在這了。我們不在乎Samnumber,我們在乎你吳征。

然後給吳征的案子是什麼?中國政府的罰款很難給個人要求,這個給我們留下了巨大的機會,中國政府的罰款和盤古大觀的A座拍賣和阿裡巴巴的拍賣不是政府行為,是市場行為。

天意啊!天意啊!這不經意間就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機會。這多大的案子啊!是不是?幾百億美元的案子啊,這是開玩笑嗎?吳征在美國有多少資產啊,贏郭寶勝也就100萬美元是吧?未來找他要。

說到這的時候,我給大家戰友說一下。吳征這個案子、阿裡巴巴案子有錢吶,博訊、孟維參有錢吶。孟維參找了馬蕊、吳征的律師,給他寫了一堆東西,這寫這東西對我們幫助太大了。大家千萬記住,在美國法律系統千萬別造假,千萬別相信關系,你只相信證據,還相信你的智慧。

李洪寬大家都知道啊,李洪寬這個孫子,我們將近一年前就把他贏了。這個千刀殺、萬刀刮的這個混蛋東西,缺席審判,包括對他的資產懲罰和沒收啊。

這個剛剛我們現在得到了幾個方面的信息,戰友們,如果有人知道李洪寬的房子、他或者他妻子、或者他兒子、或者任何跟他有關的資產,請你們發給我或發給路德先生、或發給Sara、或發給木蘭女士,就他轉發給我們。只要是他的資產查到的,未來我們把他資產沒收了的,10%獎給你們。但是記住啊,你一定是唯一的,第一手給我們的。比如:他的房子、他的車。現在他的車子開什麼車?什麼車號?停在哪?請大家提供給我,誰第一提到的,我們只要使用了,這個車沒收以後,拍賣完的錢,10%是你的。包括李洪寬紅薯寬在銀行賬號的各種信息,我們現在就發出獎。事實上大家不提供,法院會對他整個全美的賬號全部查封,所有的車、房全部查封。但是這個時候有其他部門願意幫助我們去執行法院的這個法令,如果戰友有的請提供,請提供。

特別是李洪寬上次到法庭,他不到幾分鐘就跑了,如果他晚跑幾分鐘法警就把他抓了。他現在已經不是缺席不到庭,也不是蔑視法庭了,按照美國的法律,他現在是完全藐視美國法律。他這個已經是犯了另外的罪行,接下來在逮他的時候,法官完全可以直接把他送到監獄裡面去。這不是民事案子了,這個已經是刑事案件了。完全給他送到監獄裡面去,大家走著看啊。所以有信息的戰友們請跟我們聯系,拜托了!

對了,另外一個戰友啊,陳軍的案子啊,我們對陳軍案子調查的對像,就是我們要調查對方的相關人和資產。我們調查陳軍的,你看吳征啊,這是肯定的,他的合伙人嘛,還有他弟弟吳兵啊、何頻啊、陳小平啊、還有明鏡的那些跟他認識的所有人,包括攝像師、包括攝影師、包括主持人。大家知道所有這些人名字的,所有這些信息的,請提供給我們。孟維參吶,他哥們兒是吧?熊憲民、李偉東、袁建斌吶是吧?還有他見過的所有民主民運人士。包括你們掌握的這些人的通訊信息方式,合法的啊,包括他們推特社交媒體賬號,請發給我們,包括陳軍的妻子和陳軍的前妻,包括他的哥們兒胡平啊是不是,這些人大家能夠想到的,只要能跟陳軍認識的,跟他有聯系的,有關信息發給我們,我們都將發調查令,調查這些人的銀行信息、賬號信息、還有他們所有的通訊來往。

那麼另外你像我們的林宇丹,手機全都調出來了,手機都調出來了很有意思。

包括亂倫彪,大家知道亂倫彪跟誰最親近,包括亂倫彪的妻子、亂倫彪的孩子、亂倫彪的合伙人,所有跟他有關來侮辱我們,說我們這個強奸案的,包括發了文件的,包括他給各部門發文件,包括他過去推文的,請提供給我們。謝謝啊!

Elliott Broidy是下周在加州,下周在加州,要對他開始問詢調查。Elliott Broidy這個很有意思啊。

董克文玩球蛋了。Michael Waller 和French Wallop完蛋了。吳征的,哈哈,在看看這官司有意思了啊!

還有夏業良啊,大家記住,誰要有夏業良,我再說一遍啊,夏業良、郭寶勝、包括細思極恐所有這些人啊,所有這些人的,他的信息,包括給他捐款的,還有給他付了款有憑據的,請大家記住啊,如果有大額的,我們給你10%。記住名10%買過來,我們再告他。

趙岩這個我先不說了,這些擱一邊去。所以這個先給大家說一下啊。

另外一個,從昨天到今天啊,大家比較關注的就是武漢,就是咱們叫SARS,這SARS傳染病的問題。那麼目前看武漢還不是很嚴重,不是很嚴重。但是從武漢我們現場,咱們戰友獲得的信息、他內部的信息,我有擔心。我強烈擔心啊!戰友們認為是有這種可能的。

參與了武漢市政府所謂成立的緊急SARS,這個緊急傳染病防治小組,包括來自衛生部,還來自國家公安部、政法委、國家安全委員會來的人,大家開會來看,這事可能有點貓膩。這是不是、這又是王教宗啊!王岐山雙修教宗玩的這個陰謀啊!這小子善於設計,善於搗鬼。我強烈懷疑這是他設計的一套路數。因為從昨天到現在,在武漢的開會當中,他們明顯的感覺到這件事情有其他背景,有其他目的。特別是昨天,在會上有人提出來說,SARS這個傳染病已經到香港了,大家要做好到香港去幫助香港同胞,防止這個傳染病的計劃和措施。要求湖北省准備好2000人,而且說有參加的很多、有軍醫,這事有問題了。

這就是我、我就是,我當時跟戰友們的感覺,共產黨會不會在全世界面前要演一個苦中戲。武漢有SARS了、傳染病死人了。弄不好傳你紐約美國去啦!弄不好弄你華盛頓去啦!甚至馬拉阿戈莊園去啦!那麼現在香港又發現十幾宗,所以說香港這地方必須得戒嚴。不戒嚴不行,香港會死人。你沒啥說的吧!

香港將成為一個傳染病的城,外國人你趕快走吧!外國人你也別來了。香港的勇武派,這都是傳染病攜帶者。然後被關押地方死了好多人都是傳染病死的。是吧!死人是傳染病,外國人要滾蛋也別進來。然後香港就成了全部、合法戒嚴了。

以SARS、以病戒嚴,以病封港,以病弄死港,然後呢!以病殺人。哇塞!這個事挺大的啊,這事挺大。這王岐山這小子,你別說孟建柱和王岐山這倆人真是有壞、壞想法。大家想到最近你們見過孟建柱嗎?一年來你們見過孟建柱嗎?

王岐山出席的31號的政協所謂的聯歡會,確切的、大家、現在我們驗證過,哥們是推著輪椅去的。輪椅在會場外邊等著,當這個所有攝像機准備好差不多的時候,王岐山晃晃蕩蕩、慢慢走進來。坐那拍完吃幾口,一看沒攝像機扭頭走了。王岐山坐著輪椅來的,坐著輪椅來的。

但是說在這個武漢協調會上,孟建柱出現了。孟建柱最近在在在武漢。你說你看這個家伙孟建柱、孫力軍、王岐山還是香港反送中鎮壓裡面主要領導人。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有意思啊!這個相當有意思啦!王岐山一摻和這個事,這事要要出事,這事要出事啊!所以說香港同胞、香港戰友們你們真的要小心。共產黨從歷史上干過無數次這事。

當年沈陽很多歷史上老將軍都說,沈陽當年死人的時候,弄沈陽的包括淮海戰役之前,好多地方就已傳染病為名,把整個鎮子就給消滅了。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共產黨。

要你的糧食,要你的幾個、幾個錢財,村全給消滅。現在在武漢引發的所謂SARS很有可能就成為進入香港傳染,包括鎮壓和反送中,包括殺人整個的借口。有可能啊!咱文貴完全瞎蒙的,完全瞎蒙的。

另外一個台灣呢!台灣這個事不是小事,台灣這事真不是小事。這一次因為涉及到美國的黑鷹飛機,美國將參與全面調查。到底是技術故障還是人為的?特別在敏感時期而且死的人當中絕對是反共的,咋這麼巧啊!是不是?那麼這次、但是美國人很嚴肅了,過去只是說黑鷹公司參與,這次美國政府要全面參與。為什麼這些人在這個時候黑鷹飛機掉下去了?當然他有活的,所以說還有活回來的,這要全面調查。看來這事不小啊!

另外一個我要說一下換彙的問題,戰友們,我要在這衷心的感謝給木蘭、路德、Sara女士這三位戰友發的很多關於換彙的信息。我在此再次重申一下,當你們發的信息裡面,這些人都發給我了。發給我的信息,路德先生可是沒發給我幾個,幾乎是沒有。Sara發給我了幾個,但是木蘭女士發的比較多,還有很多戰友直接發給我的不少。

目前戰友們發來的公司當中做成了三家,這三家已經做成了、做成了。最小的是1200萬美元,往上我就不說了,這個必須是保密。我要保密做成的,不能告訴大家。但是如果你沒有收到反饋信息的,因為太多了,我沒法一一的回。就等於你的、你的這個交易沒有被對方給、給審核過關,人家沒法、沒給你聯系。

因為我們把所有你們的信息,我們就給這些需要換彙的,國內給你人民幣的這些公司,由人家的金融團隊和運營團隊人家來負責。然後當人家需要聯系的時候,我們幫你聯系上就算了,其他我們都不想管。

另外一個就是我們有戰友,做成的戰友,中間人要把所有的中介費捐給法治基金。我再次告訴你,這是不允許的,絕對不允許。因為你這個捐完以後,法治基金還是有做生意的嫌疑,法治基金不做任何生意,不做任何生意。這個大家一定、一定要記住。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感謝你們對換彙的支持。如果沒有收到信息的就等於是沒有過關。這個希望你們能理解。那麼過關了,我就不在這塊重復了,我要保密。那麼另外一個,這個我們今天······

這樣吧!你先把這個給我切一下,這個文件。對,就切過去就可以,對,直接給、直接給切出去。你、那你就掛出去就行了。給我,好好,好,把這個都可以掛出去。等一下,等一下啊!我發給你的等一下,等一下啊!這有些個人信息不能放出去。

哎呦!這些、有些不能放啊!這都是個人的信息。等一下,我看一下啊!這些都不能放,涉及到未來再說吧!好吧!就把剛才那個第一,我、我把這個給你。這都別先別放了,等著讓這小子出來胡說八道的時候,咱們再放吧!對,就先放這一個就行了。等著讓那些出來胡說八道的時候,咱們再、咱們再放。咱得來個一鍵封侯啊!一劍封喉、一劍封喉。

好吧!咱得讓他、咱得讓他胡說八道一下子,等他胡說八道,咱再上。好吧!就只看這個就行了,對了。我給戰友們要說一下這個、這個情況,大家可以看一下啊!切這個吧!yes.大家可以看一看啊!

我們放這個的目的是什麼呢?親愛的戰友們。這個是本來是、原來啊!確實是細絲、雞腿潘,呵!當時要說要給郭、他要建議要搞什麼網絡存儲方案什麼,他提議的。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我給戰友們說呀!因為很多文件我們現在還不想發出去。我只要戰友們知道,這小子來紐約的目的是干什麼。

大家一定要記住啊!所有的這些問題,遠程認證用戶隨時訪問調閱存取,喜馬拉雅大使館有這個、這個問題呀!他開始的時候,當他給我們的工程師要求所有郭媒體的源代碼,所有的IP信息的時候,包括要遠程什麼,要全是可以控制的時候。他來紐約的目的,一下子就讓文貴看出來了。他當我面他不說,他離開以後,他涉及到這麼多事情。

這些東西讓我們已經開始關注他了,我們在這個時候,我就告訴他們,我說你們現在什麼也不要回復,不要去做。我就開始讓專用的人,開始來調查這個小子。調查他就是看他過去到底干了什麼,還有他想干什麼。我們進行了分析,我馬上提供了安保團隊和美國有關政府部門,我說這個人的來路不是簡單的。

聲音有點小,大家說我的這個聲音。因為咱們喜馬拉雅大使館包括咱們現在的郭媒體,他不是一個正常的商業。他不能用正常的標准,包括我本人的,包括王雁平的有些事,我們都不允許做。包括我們的法治基金班農先生來到這個樓裡面,他的保鏢不允許去任何其他樓層。他的保鏢現在來了都不准進這個樓,只能在外面,連這個樓都不讓進。

所以說戰友們,當他出這些招的時候。我們要問他幾個問題,你為什麼不在、在這個紐約的時候,好好坐下來談。你為什麼要東西不直接找我要?你為什麼要去找這個工程師偷偷的要?再一個郭媒體的源代碼跟你個什麼毛關系?還有個更重要的事情,你做這些事情是想干什麼?我就、就這幾句話,剛才我那有些信息還不能放,我在等這小子出招,我得等他出招。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現在談到這的時候呢!我要告訴大家,在大過年的時候出現這麼個事情,這是老天爺給我們最好的禮物。讓一些人爆一爆、露一露,在一個任何做大事的,這個人的歷程當中,一定有離開,一定有進入,優勝劣汰的過程是無法避免。如果干一個大事,如果你沒有優勝劣汰的過程,這肯定不是什麼大事。

如果你經營一家企業,如果沒有經歷過優勝劣汰,這家企業肯定不會做強。關鍵是我們是什麼心、我們本人、我們自己要站得直、坐得穩。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去傷害他去。我們傷害他什麼?給他要塊雞腿吃,捐捐錢,學學雙休,學學什麼騙女人。裝笑、裝笑、去騙人。

然後現在我們被人家給掏肛了,被人家給掏肛了。咱們這邊一起、一起要奔向一個目標叫喜馬拉雅,就一個目標,然後滅共產黨。人家現在跟著你這塊走著、走著,人家自己開出一個分、就是分目標,叫什麼我不滅共,我不要喜馬拉雅,我要錢、我要錢。

這個時候他肯定的,他需要一個時間,需要一個過程。但是他給我們帶來的好處事情。讓我們看到,到底是跟我們一起,誰是能走到最後,誰跟我們是共同的目標,誰跟我們要的是滅共。誰准備好了,在這個路程當中要經歷的各種挫折。不要九九八十一難,他八難就可以了。是吧!

他本身是個好事,爆料革命現在有億萬個戰友,我們能看到、能聽到的有幾個?還是那句話,很多看到的人加在一起能把一個共產黨一個鎮能滅了,就不錯了。怎麼可能嗎?是不是!

關鍵是這些堅定地、在前線的、有能力的、有智慧的戰友,這些戰友,我們讓他看到真相,這些人他有代表作用。如果我們在今年沒有這些人的發聲,那不正常。我們就等著他出手,當我們看到這些的時候,還有他、他的那些動作的時候,包括他報那些發票的時候。

大家千萬記住我沒讓他來,是他主動黏糊著要來的。他到洛杉磯是他自己帶著他老婆、帶著他倆孩子來旅行來了。他來了以後,當時說來紐約,報銷是紐約到洛杉磯,他是紐約回澳大利亞,澳大利亞來,這個加州到澳大利亞、澳大利亞到加州,他全報了。

大家看到租車的10塊的、8塊的票據的全報了,包括1000多塊錢沒有票據的,包括在紐約花掉5千多塊錢。我們給他1萬塊、1萬美金的這個、這個1萬以上美金的成本。我們沒讓他干,沒對他有任何要求,沒有給他提任何建議。他說啥!我們就是應。好啊!你坐坐吧!行啊!拜托啦!多幫忙吧!

但是,後來我們發現他的目的來,不是到喜馬拉雅大使館來看一看,也不僅僅是想騙你1、2萬美元。他是來摸底來了,他是來摸底來了。很多故事,現在我不能講。我要等他們出手,都出完手的時候,我再把這個東西給你們放出來。

千萬別忘了,喜馬拉雅大使館不是郭文貴一個人搞保安,也不是你看到的幾個保鏢,那幾個保鏢只是保我的。整個大樓的保安是有其他部門的,但是大樓裡邊每時每刻、一分一秒都有N個部門在關注著。

來過喜馬拉雅大使館的可以看到這裡、這裡、這裡全都是攝像頭。什麼事情都記錄在案的。這是一個喜馬拉雅大使館,他不是一個正常的一個設施。他、郭文貴和爆料革命不是一個正常的商業行動。你不能用正常的邏輯和正常的人來對他思考。

但是呢!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我們也推出了很多關於他成立那些組織,成立那些錢。包括現在最起碼,太多人給我發信息說被他騙了,發來了他的語音,發來了他的信息,包括給他的捐錢,很多人現在就覺得上當了。那麼現在就要要求把錢給討回來。

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在兩個月以前不到三個月。我們已經在澳洲准備起訴他了。我們就等他出手呢!我可以告、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兩三個月以前,我們已經准備好了。我可以今天告訴你,這個叫什麼?潘林正、潘林正、雞腿潘,一定會起訴你的,你等著吧!你不是講英文嗎?在醫院嘛!還給達賴喇嘛講英文,你把達賴喇嘛叫來,你看看他聽誰的、向誰的,你太搞笑了。

所以說他不值得我們提,他這個現像值得我們關注。這件事絕對是好事,它讓我們分清了誰敵誰友,誰是戰友,誰是在這混友,是在這混的。誰可以一直到老,還是我們是搞這麼一夜晃蕩、酒後一夜情、一秒情。誰還在這塊是真正的是穿著羊皮的狼。我們這一次能分辨很多,不能徹底,會分辨很多。

我再告訴大家,大家一定要想到。如果就是我們能看到這些人。爆料革命能活到今天嗎?可能嗎?絕不可能。如果大家認為他好的,他對的。趕快、求求你快給他捐錢去,快去上他節目去,快提他去。但你別砸我們,你別反對我們爆料革命。你反對爆料革命,你砸我們任何一個我們的戰友。你看我們全力以赴,我們將對、對你開戰,有本事你放馬過來。

保護我們的戰友,絕不猶豫!維護爆料革命的神聖性,絕不猶豫!關於堅決滅共,毫不含糊!你不信,你就放馬過來。對吧!

有些人說你傷心了,你那不是心,你那是黑心。我們起碼的行動,如果你覺得你傷心了。哎!趕快把你的心拿走,拿回去吧!你別在這傷了。

哎呦!我的媽呀!你沒有、沒有夾子在這。抽一顆、抽一顆、抽一顆。所以說戰友們,大家如果覺得,哎呀?跟著郭文貴沒啥混的,又是郭三秒,又是郭騙子,還有郭企鵝腿,還有這麼獨裁。啊!趕快快走、快走、快走。啊!是不是!

今天我們常委群的有兩、三個人退群了。我們可以這麼說,我們想拉到常委群的人,我一分鐘,我拉幾百個,我拉1萬個,我拉1百,我拉1千萬個容易的很。如果你覺得我們不好,去找好的去。如果我們讓你不舒服,傷你心了。請把你的心收回。拜托了!好自為之。

我們在這場爆料革命當中,最需要的就是什麼?智慧、純潔。我們不需要什麼忠誠不忠誠,只要你有了智慧,只要你有了純潔的心。剩下、沒有可能不和我們站在一起。所有的爆料革命是沒有我的,無我、無欲,就是一個目標干掉共產黨。

如果你在這個事上跟我們商量,用什麼方式,用你的方式,還有什麼給我講這個講那了,你愛那涼快去那玩去。這個我們沒有時間跟你聊這事,我們在滅共呢!沒有智慧、純潔的心,你跟我們談啥呀!是不是!你談啥呀!

你看看被他騙的人。昨天有位女士,這個我不能說出來。發的這個語音,說被這個細絲怎麼騙的。我就納了悶了,發給我的絕大多數99都是女士被騙。為啥!為啥!我就納了悶了,一個男人不敢說自己有老婆、有孩子。你老婆是偷的,你孩子是偷的,你不敢說。

竟然有人說,給郭文貴要證據,你憑啥要證據,我就納了悶了。你算老幾啊!你是法院,你是檢察官,你是警察。我一聽到媒體要證據,我就火大。這是為什麼這媒體、那媒體的要證據,你去上、愛去哪去哪。聽我們講什麼,共產黨是不是壞蛋?

我們在這塊滅共呢!多少戰友付出了生命,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們多少戰友現在在海外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報終。被共產黨給綁架著,啊!結果呢!你要給我說,我要滅共,結果這哥們說他要拉一個分支,不滅共,但是要捐錢,他連個雞腿錢都付不起。裝神弄鬼還講英文、講英文,不講中文了。然後把香港的這麼一個,我香港的大街上最英勇的那些年輕孩子定為小痞子,小流氓。

偷偷的捐錢,偷偷的搞基金,他要搞一個爆料分革命,東京爆協,他再搞了個澳洲分爆料革命。然後你給我要證據,你給我要證據,你在開啥玩、你算老幾啊!你何德何能,你算老幾啊!給你要證據,我給你簽合同啦!我給你有承諾啦!你跟細絲什麼關系,我憑啥要給你證據。這不是神經病嘛!這不是,這腦子有問題。

如果在這事上都分不清楚好和壞,真和假,善惡之分那就根本不存在了。啊!是不是!那比共產黨還可怕呢!有些人內心裡邊很有病,這有些人是病態。常年得不到關注,常年沒有親情。就被這個、這個、這個什麼雞腿潘,嘻皮笑臉、甜言蜜語就在那塊給了你溫暖,讓你、獲得了你的信任,這是你的病,這毒比共產黨還可怕。

我們等他幾個月了,我們等他幾個月了。報銷是真的嗎?假報是真的嘛!成立基金聽說過嗎?支持爆料革命不反共,這不是放狗屁嘛!我們爆料革命就是反共的,你支持爆料革命不反共,支持爆料革命不砸郭、不砸郭,你砸郭啊!這是什麼意思?

這種簡單的、低劣的、愚蠢的游戲,你讓我們去接受,讓我們去吞下去,可能嗎?這是誰干的事?這是根本不想滅共的人才會這麼想,你把這些事當成你的娛樂啦!你想凌駕於爆料革命,你用你的腦子來評判爆料革命,對不起,你得問問你自己,你配不配。

親愛的、所有的、不管什麼原因的,如果你覺得這事傷你心啦!你趕快走。如果你覺得這個郭文貴和爆料革命戰友不值得你支持,你趕快走。拜托啦!好吧!我還坐這吧!

現在我們來說另外一個問題,現在確確實實,我們現在發現一個很、非常重要的。看來啊!中共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政策,過了年以後就要開始了。為了保密,我們先簡單說一下。

大家你們知不知道,在印度上曾經有一個很荒唐的稅。這個稅叫什麼稅,大家知道嗎?“乳房稅”。大家查一查印度的歷史。乳房稅就是所有的女的,因為你是下等的姓,你就必須的,這個要裸露著胸,來讓大家看,而且必須是誰愛看誰看。如果你不讓看,你將把胸給捂起來,那你要交稅,還要交什麼這稅那稅,很貴。

其中就出現了一個印度的一個女的英雄,這個女的說,天底下憑什麼我的胸,我要讓你看呢!我不讓你看,那你得交稅。我的胸我長著,我捂著,是我的本能啊!對吧!結果她家人包括她先生都告訴過,你鬥不過這些人。印度那麼多年了,他都實行了稅,絕大多數人嘛!你挑戰什麼呀!你是有病啊!

就像現在我們滅共產黨一樣,很多人覺得我們有病啊!現在我們滅雞,這個火雞腿、火雞龔,覺得我們有病,這正常。啊!他可以成立基金,他可以募捐,正常。大家覺得這正常啊!那麼多年啦!

但這個女的堅決不同意。最後這個也就是村霸、鄉霸過來、帶著人來。你、你拿錢,不拿錢、不拿錢就要、就要把她弄走。這個女的把自己的胸給哢,倆就給割下來了。這倆個胸割下來說,你不要錢嘛!老娘把胸給割下來,我也不交給你稅,這是我的胸。

這割下來就疼啊!這疼死啦!你想想多可怕、無知、愚昧。這個英勇的女士最後在家裡邊、就是老公把她用柴火點著給燒了。在燒她的時候,自己(老公)跳到這個火裡邊,自己也燒死啦!一個偉大的愛情故事。印度因此終止了乳房稅,印度因此終止了乳房稅。

大家你看歷史上這段的時候,你會發現人類的文明就是要有那個勇士站出來把這些愚昧、無知、可恥、腦子的病給你徹底拿掉。我們的爆料革命就是干這個的。

那麼現在北京要產生N個乳房稅,我聽說了房地產稅現在已經變相出來。房地產將可能,他不叫房地產稅,他什麼叫房地產使用稅,什麼占用稅,事實就叫房地產稅。

還有更可怕的,還有另外幾種稅更可怕了,這就是共產黨來了,現在可能要把一些所謂的在各縣市、二級市,叫做房子的空置稅,要開始要拿了,空置稅也要變個名,也不叫空置稅,反正是五六種新的稅名即將出來。有更多,包括那菜市場,現在中國菜市場要實行叫做……啥稅別說了,你花的錢在這兒,就是百分比,西方叫做消費稅,在中共那塊是叫什麼?叫做生活用品市場營業稅,現場拿,都要駐市場,真沒錢了,窮瘋了。

這些稅要出來,對咱們爆料革命是個好事,會喚醒更多的人了解共產黨到底是什麼東西,會出現無數個像當年印度的拒交稅,割乳房的事情發生,也會出來很多勇士。

大家千萬別忘了,中國人是全世界存款最多的民族和國家。共產黨已經瞄准了所有人的腰包,要把你的存款全變成黨的,甚至不惜搞一場文化大革命,一切都歸黨,搞新的社會主義化,集體吃飯,集體住、集體工作都有可能,但是這些稅的發生對我們來說是大好事。

平爆小組啊很恐懼,為什麼?就是現在我們的N個戰友和我們爆料革命在社交媒體上掀起來的這種完全是自由的、自主的、快速的、迅速的把國內真相爆出來的這種社交媒體現像,也打破了所謂的海外和有錢有權的,那個共產黨能用權力和金錢控制的所謂傳統媒體,也都要證據,要證據,對待弱者要證據、對待強者它要錢,給我錢我就替你說話。

大家好好去看一看啊,在美國電影史上無數個電影講述了美國的所謂傳統媒體記者被操控,配合黑警,包括洛杉磯當年的槍殺案等等那個紐約的Beggar被槍殺案,所有這些事情都是傳統媒體的拙劣表演。當然它畢竟有,它不是絕大多數。社交媒體的最大的力量就是即時、快速,不一定准確。共產黨太可怕了,所以說有戰友說,平爆小組對社交媒體我們發動的這場不可控對共產黨的爆料,爆它的料。

大家請問問,所有戰友們,現在社交媒體上的,只要他社交媒體不爆料,成了談情誰愛,像那個什麼火雞腿啊,火雞龔啊、雞腿潘啊,都在那塊扯蛋了,在那塊亂扯了,根本不爆料的時候那就是胡扯了,你就馬上告訴自己這不是爆料的,這是娛樂。只要是娛樂化的,只要是在那塊談情誰愛亂扯蛋的,在那塊搞口水信息的,一定是穿馬甲的!

只要不去爆共產黨的料、不去替香港人說話,不替新疆人說話、不替台灣人說話、不替西藏人說話,那他這個社交媒體一定是有問題的,爆料革命就要爆料。

就像我說那尹隊長,我告訴咱們國內這位戰友,如果說尹隊長他家人能站出來跟我們聯系,我們還願意幫他,在法律範圍內,因為他爆的真料,雖然他騙了他這個經偵隊長200萬,賣掉了朋友的阿爾法車,騙了500萬搞油去,老丈人,還有其他人若干千萬,那是他的事,他在我們爆料革命當中他確實爆料了,而且他爆的這些料都是有用的,那我們就支持他。

那麼平爆小組對我們這個恐懼很可怕,為什麼?共產黨的一系列的政策在制訂當中深刻地考慮到了我們爆料的存在,據這些制訂稅務的這些人告訴我們戰友們說,很多次開會他們說,你們要小心啊,這海外,這爆料革命這幫社交媒體,你要這些文件讓他們獲得了,他們就給你一爆,這對……影響太大,所以他們要分區、分省、分市搞,先試試搞,這個消息對我們來說是很重要的,就是爆料革命已經影響到了共產黨的所有政策制定,已經成為了他們的恐懼。

那麼現在我們看到了,現在共產黨整個內部,經濟是一塌糊塗,昨天我們的一個美國朋友,包括今天下午,大家都知道我們這個開會,有些人都知道,說現在國內物價的上漲,和現在國內的飲食業和民生產品的這種所有的有關物品的漲價,這已經證明了中國的經濟已經到了崩塌的邊緣。中國但凡吃點飯、但凡買件衣服、但凡出去搞點什麼活動,都錢都是論千論萬。

可是現在,整個中國在過去一年GDP是負數,根被沒什麼6的,純胡扯。而且各省都在學習習的軟件,各省、各市、各縣都搞文化大革命叫互相揭發,互相批評,叫批評與自我批評,由當地的紀委書記、縣委書記、省委書記來坐中間來,來給你評判,然後省委書記之間再批評與自我批評,讓習近平同志、王岐山同志來批判,這種經濟能搞好嗎?

寧夏、廣西、聽說光去年啊,很多機關根本發不下來錢,很多在廣西、寧夏的戰友們,包括新疆的、西藏的這些戰友們給我發信息說,我們這邊真的是吃不下去飯了,全是靠借錢,全造假。說有些機關單位啊就是靠造假,甚至什麼事都干。

就這當年肯尼迪啊說過一句話,什麼樣的司法系統、什麼樣的政權,就會產生什麼樣的犯罪,這話說對了。

就是現在共產黨這個假,以假治國、以黑治國、以警治國、以騙治國,現在中國上下所有的罪行你看,騙子罪、黑社會罪,然後都是造假的罪,全部都這樣。

寧夏的某個上市公司,老板都死了,但是領導說你家不能發喪,過了年再發喪,也不能對外說,因為影響股市,你這個事是股市太大,大家都知道,未來你們自己看吧,這事都干得出來!造假,你別弄得股市震蕩,而且先讓領導選定新的法人、新的董事長,更改董事會以後,你再發喪,你再說你死了,死了都不能說!

竟然在西藏這樣的地方,那曲的生產蟲草的地方, 領導已經下令所有的蟲草現在要嚴格地歸政府管,老百姓不能采,由他們統一銷售。而且有錢的要納稅,都知道那曲啊是全中國路虎最多的一個那曲縣,對這些有車的人也要下手了,而且家家都有保險箱都有現金,現在要印新鈔票,然後呢要搜查,現在對銀行裡說取5萬塊現金的要登記,家裡有5萬現金以上不登記的視為你非法。這到了什麼時候?已經不是搜刮民脂民膏了,現在是搶劫民脂民膏。這些事情在每次開會時候都嚴格控制信息、文件和開會的信息外露,就是怕我們的爆料革命。

所以說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真的我們要感激上天,讓我們能聽到這些我直播的,聽到我們爆料革命信息的人,要感謝上天,我們現在第一個,我每天都得感謝,我們活著,我們還活著;第二個,感謝我們活在一個這麼自由的地方;第三個,我們還能活著為那些在國內的同胞們干點有意義的事!

大家你們會看到啊,15號左右,美國會發生什麼事兒!九天後的台灣,你會發生什麼事兒。在中東,被炸掉的共軍他連聲兒都沒敢吱,那可不是光炸掉了伊拉克啊,那個伊朗啊,炸掉的有共軍吶!知道你共軍在那塊兒是幫助他們干事兒的,就給你滅了。敢說話麼?不敢說話。

還有,國際形勢,我這越說,說著說著就說冒了在這兒。國際形勢,可能將有大的變化呀。

大家,大家因為我這幾天啊,人家跟我嚴格地說,千萬千萬你不能爆,千萬千萬你不能說。因為大家能看得出來,我這幾天是真忙!昨天你們看我,我是……我是今天早上大概7點鐘才去睡覺。我一覺躺在那塊兒“呼”一覺睡到將近十點。所以我早上起來沒辦法這個報平安直播了。迅速地衝衝涼洗洗澡,馬上,馬上穿上衣服參加會。這個,這個好多天沒有稱體重了,最近吃面食吃太多,吃得沒有摟住,長了三公斤,我說這個得少吃飯。我把會得開完吶,特別是台灣的,台灣的大選,這是文貴現在的重中之重。

香港接下來的行動,大家會看到啊,香港有大行動啊。香港的行動是我的重中之二。

然後,大家要看到啊!美國准備好了的,弄不好習近平來美國了咋辦吶?15號,人家習近平“呱唧”來美國了呢?是不是,要簽合約呢,對吧?什麼事兒都可能發生啊!

(文貴和戰友們互動。)

對了,最近都在說這個,安紅女士的這個,這個什麼這個叫土豆網什麼事兒,是吧?我覺得你們,這個安紅女士土豆網有啥事兒?我在這兒說啊,我這個(說錯了)你們說了你們砸我。說實在話,大家要想上來,大家要想上這個網絡,我可以告訴大家不管你上啥網,共產黨要想知道你上哪個網,那是太容易不過的了!只要你用手機,只要你用手機!你在哪兒,你上哪兒,那共產黨知道的門兒清!

這個,細思,雞腿潘,他要的不是你手機號碼,戰友們!他要的是你和所有的手機聯絡的信息、數據!你的銀行賬號,你爹是誰,你媽是誰,你女朋友是誰,你男朋友是誰。你像路德先生那十一個女朋友,那不就慘了麼?都得給他弄出來,對吧?還有一個最重要的事情,大家千萬別忘了啊!如果你要認為爆料革命帶來風險,你千萬不要去上!你包括現在你聽我這個YouTube,那共產黨想知道,那是絕對知道!你上郭媒體它要想知道,那是一定知道!你不在(乎)你上什麼土豆網,還有什麼抖音啊,你什麼微信啊……戰友們,你們自己捫著自己的良心問問,那個人沒有微信號碼?你手機上只要有微信的,你手機是上什麼網都已經不重要了!你上那中國安全部的網都不重要了。你只要有中共的任何中文軟件兒,你的手機再安全是不可能的。

我告訴大家,你看我的手機,我天天開著,來啊,黑我呀!歡迎黑我呀,共產黨,聽聽我,是3秒還是0.5秒?挺好啊,對吧?

我這是,因為我是在安全屋睡覺,我太太在另外一個臥室睡覺。我有時候晚上就出來,我得下來,我要走過我們家長長的19米的一個走廊,19米的走廊!我得走過去,你說我要穿了個鞋,在木地板上,“啪嚓啪嚓”地。我太太睡覺特別敏感,特別特別敏感,很輕,所以我就沒辦法,我就拎著鞋,悄悄地,悄悄地,走著貓步,貓步,慢慢兒地過去。開門兒的時候,得慢慢兒地打開,還怕她聽見了。然後,悄悄把門兒掩上。我再出去,打電話呀,視頻吶。然後人家保鏢,人家還得看著我,是吧?我把這弄完了,手機放在那兒,我再悄悄地把門兒打開,再鎖上,還不能“哢嚓”響,再悄悄走著貓步,拎著鞋,再上去,我天天這樣。

結果,有戰友,國內戰友跟我說:“老郭呀,我們領導說:‘郭文貴這個人啊,你必須得說,這個人啊,夠仁義!你說中國這老板,咱抓那麼多人,你看哪個不是三妻六妾的?到處私生子,查都查不清楚了。’他說,‘郭文貴就沒查出一個來能敢站出來說,郭文貴,我跟他生孩子了!我跟他這個有男女關系!一個都沒有!’就連馬蕊強奸案都成笑話了都!哪有被強奸的不來的?強奸地點從紐約變到了巴哈馬,倫敦,總共呆了15個月,說是我把他囚禁了三年半。從紅褲衩,藍褲衩,粉褲衩,褲衩換了好幾回。他說:‘你看老郭啊,跟老婆結婚三十四年沒換。不但如此,這小子現在,天天晚上起來打電話,走著貓步就怕把老婆弄醒咯!’”這個戰友一聽,“哎!有意思啊!”跟我說了。

證明了啥,戰友們?這共產黨,我這手機,全聽著呢,全看著呢!我估計我洗澡的時候,聽戰友們直播,我那光屁股,大家在估計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啊!如果我脫了光屁股的話,我肯定不是企鵝腿啊!咱這比例可以看一看,哪天需要的話可以看一看啊。

所以說,戰友們,你說安全麼?最先進的IPhone手機,而且是被用上了全世界最尖端的以色列技術,而且我這手機,一個中文的、下載的東西沒有。共產黨就知道我走貓步,走在走廊裡邊兒每天。是它看見了,是它聽見了?那麼安靜。

所以說,戰友們,我就納悶兒了,這兩天“嘩”就開始了,又開始弄安紅女士了!說實在話,我剛才都寫在前面了,我都寫在前面。今天要談的這事兒:講幾個數字。但是就在我坐這兒的時候,就在坐這兒要播的時候,咱們的,咱們的安保小組說:“有幾件事兒你最好別談。這事兒你最好別談。”

第二個,我本來要談的下兩個會議是啥的,“你最好也別談,你等等。”

我就說到這兒吧!簡單說,哎呀,這個事兒不好說啊!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我想說啥,戰友們?如果你參與爆料革命有風險的話,你害怕的話,你真的不要參與。另外一個,我再告訴大家,千萬你要是說你捐錢是個壓力,我求求你,別捐!我說實在話,我對這個法治基金,我現在我,我不是一般地煩!我真的我覺得這事兒是讓我很不舒服的一件事兒!把共產黨滅了之後的事兒,我真的跟我半毛關系沒有。現在我還得想著,這滅了以後有沒有人,法治什麼……這有戰友們呢,有我顯得著我啥事兒啊?對不對啊?顯得著我啥事兒啊?

你看,我們戰友的力量。就是昨天,就有人給我發來了,細思在國內到底為啥,來到澳洲的?為啥他老婆先拿到的歸化的澳洲公民?他的孩子拿澳洲公民。他為啥沒拿?他在國內干過啥事,犯過啥事?

他老婆很有背景啊,很厲害啊,嚇我一大跳。都是戰友,而且戰友都是厲害的不得了,沒這些戰友這美國人也看不起我呀。

現在美國人為啥我說啥都聽啊,現在不就戰友給我准確情報嗎,這不說白了嗎,給我情報的人肯定不在海外社交媒體上啊,那些戰友都在國內啊!人家不危險嗎?人家不冒險嗎?那都冒著殺頭的危險,滅門的危險!這些東西才是我在西方能把戰場拉到國際上,能以美滅共的核心力量啊!除了花錢的之外,有些你是花錢買不了的。王健那些東西,陳峰那些東西,你花多少錢能買得了啊。你給我買買我看看,對不對,都是戰友舍命給的,這才算爆料革命在西方、在歐洲、在全世界造成這麼大的影響。我們唯真不破,戰友提供的是真信息,這些人多冒險啊。

我們現在爆料革命,現在天天抓特務,現在又抓安紅是特務了,你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安紅是特務,如果安紅是特務了,我真的是,戰友們,我別的不敢說,我站這兒讓你們罵我,使勁兒罵我,我承擔一切後果。她上土豆網就掌握你手機信息了?你上微信不掌握你信息?共產黨想掌握你信息不容易?你只要別像這雞腿潘似的把你家什麼源代碼、IP都給他,那有啥怕的呢,我搞不明白啊,可能是我錯的啊。

另外一個咱們戰友們,說實話我現在跟戰友們直播聊天啊屬於我最放松狀態,只要不跟你們在直播當中,我就立馬,嗯,就是就得馬上全身注意,為什麼,人家問我問題,我回答一次錯了,我就後果很嚴重。開會人家法律律師問你問題,你說錯了一次,很嚴重,上法庭,一句話就把你官司給你毀了,一句話,一句話,就完蛋了。

對了,關於郭寶勝這個官司啊我,說過我要把那個庭審啊給大家講講,大家知道我一直這個最近忙,我忙的大事兒現在都不能說,我不能向路德先生鐺鐺鐺什麼都可以講,我不能講。我講了咱們不是爆共產黨的料了,是爆自己的料。所以最近啊,咱玩的是爆騙革命,是爆小騙子,玩玩兒,娛樂娛樂,真正的大事兒,這幾周發生的大事兒啊,還不能說,不能說,王健那個屍體的那那那……

對了,說到這兒還得給大家說,最近啊,國內的很多戰友對待我們這個春節晚會問題。說要暴力年,很多人不願意,很多人不願意啊,說這大過年的文貴,你是惡心了共產黨了,你把戰友和家人老人孩子都惡心了。中國人過年圖個吉利,你弄那血裡糊拉的多嚇人吶,再一個你弄那小女孩尖叫聲,他說是,達到了傷共產黨,非要大過年的嗎?咱能不能換個時間啊,我也聽著有道理,我覺得有道理啊。

卡麗熙來了。卡麗熙以前的直播大概都是在一百多個左右,現在是上千了,在線。曾宏一般在五十個左右,前兩天說完,這曾宏節目直接昨天在線超過一千三,我塞,這也太快了,你說戰友的力量有多大。咱們戰友絕對能做到,能讓你火,只要你敢跟共產黨為伍,只要你反爆料革命一定也讓你不火。也能熄你的火,這個熄火還是讓你火絕對這個鑰匙掌握在所有戰友手裡邊,包括文貴。

戰友們發現你郭文貴不爆料了,你去想想,現在郭文貴往這兒一坐,我不反對共產黨了,我不反王岐山了,我不反孟建柱了,你給我捐錢吧,一個小時郭文貴就是全人類上最爛的一個人。那真是,我估計所有人的詛咒,我一分鐘都活不了,都得把我詛咒死,我深信這個不疑啊。

你看那個雞腿潘,相已經脫相了,已經完了,比那王健還瘆得慌看著那樣兒啊。

所以說,不管誰,爆料革命開啟這個這麼大的機器這個力量,你想想路德,大家知道路德火是吧,你把路德現在他敢喊出來嗓子說,我路德不滅共了,我也不支持滅共產黨了,我也不支持反王岐山,香港的勇士全都是小痞子,他敢話聲兒落口,不用我吱聲,我相信所有戰友不會讓他超過一個小時,讓他是全世界最挨罵,最挨詛咒的人,他老婆小蔡都得拿菜刀給他砍了他。為什麼,他給孩子給家人帶來的危險太大了,那不是開玩笑的。路德今天的成功,我老給他說,80%都是他老婆。我讓路德先生來東部,50%原因是因為小蔡,30%甚至40%是因為他仨孩子,我真不願意看到他全家被人給滅了,因為這個人腦子有問題的,你知道嗎路德先生,他這交友很不慎很單純,我真不想他全家都給滅了。我壓根沒想路德對我,直播我拿個手機就直播了,我在乎啥啊,我在乎啥啊,我不在乎啊。但是小蔡這個人就是一個非常厚道,我調查過她國內的同學,在工商局的,我當時在船上見小蔡的時候我就告訴她了。說我告訴你,小蔡這個人當哥們比路德強,路德這人她說我不敢說啊,我對他沒啥評價啊,他說,但是小蔡絕對是可以相信,同學,是工商的好像是,工商行政的啊,這原話,我見了小蔡我見路德在船上,我原話告訴他。

所以說,誰要敢說你現在與爆料革命為敵,你就是不滅共產黨了,你就完了,不是郭文貴什麼獨裁,什麼搞網絡暴力,是爆料革命,它已經立起了全人類最大的一個民間力量。就是滅共,你滅共,大家都支持你,你不滅共,什麼你郭文貴,李文貴,你愛去死哪兒死哪兒去,誰搭理你啊。你越站得高,你死的越快,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我現在跟戰友們直播是聊天,你們別占你們時間,我完全是聊天。國內戰友給我發信息說我們放假啦,我本來給Sara說,我說Sara我一會兒我直播,我說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讓我要直播,說沒報平安,Sara說今天國內放假,哎我看一眼我就放那兒了,我再去翻那信息我就發現,奧,很多戰友說我們現在放假啦,郭先生你能不能跟我們聊聊吧,我們好不容易有點時間,你多聊聊行不行,哪怕你坐這兒吃飯都行。我這趕快下來,這倆會取消啊,外邊還在開著呢,我趕快過來給大家,聊吧。為什麼,戰友他相信你郭文貴是滅共的。

所有的中國國內的戰友,能看視頻的,旁邊生活之困難,共產黨之猖狂,共產黨之荒唐,共產黨之囂張,以及看著這些所有的這些王八蛋們在那兒天天傻乎乎的在那兒開會,真以為統治了14億人民呢,他不知道14億人民都准備好要把他消滅呢。就這一個聲音爆料革命,還有第二個聲音嗎?啊,億萬個戰友,都等著這聲音呢,你現在你要說在這兒你要拉個分支機構,那你不找死呢嗎那不是,那不是混蛋至極嗎!我沒這膽兒啊,我沒這膽兒,我也不相信誰有這膽兒。

所以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念互動信息)“跟蘋果有關的零件產品訂單已經不多了,天天機器空轉,上班閑坐……”呵呵,哎呀,你說這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是東莞的。

我的一個老同學,當年就是他……他的爸爸是少林寺所在的登封縣,登封縣公安局一個副局長。他爸爸當時,我一去就負責給我在旁邊忙忙呼呼的,老罵釋永信。他的一個姥爺是當地的一個副書記,當時釋永信啊,還有素喜啊,一起老吃飯,當時素喜是方丈,釋永信是主持,不是方丈,他倆爭得很厲害。

我們一去,那時候我從看守所剛出來,我那時候就真的到少林寺修佛去了,修禪宗,竟然我自己開著車去了,住了兩個晚上。因為少林寺的晨鐘暮鼓的樓是我捐的,360萬塊錢,所以我去了,什麼方丈室那個屋都可以住,所以少林寺的事兒我(知道)太多了。

說那天鋼鐵俠還是卡麗熙節目有人問我,說我在哪修的,誰是我的大德?我沒大德。因為我見過太多大德都是假的。我說過的都住過了,五台山我也住過了,西藏的幾個大廟我也住過了,釋永信你說我也打過交道了。素喜我沒給大家說過。

南懷瑾啊,咱叫他老師,南懷瑾那塊兒,我住過好多次,所以我這是有資格說話的。等哪天我把這照片放放,很多人說吹牛叉啊,我讓你們看看南懷瑾給我照片怎麼照的,是什麼時候照的,我那時候剛從看守所出來,在他金看守所以前,我認為郭文貴跟我現在完全不一個人。那天我跟幾個很好的朋友說,我說老天安排我。

之前,投機倒把的、跑廣東的、跑深圳的、跑小沙灘的、導電子表的、倒賣汽車的、倒賣摩托車的、到處打架的,完全不懂這個什麼哲學、歷史、文學、宗教、法律、生意,根本不懂。結果這個64把我給救了,就把郭文貴送到看守所去。到了看守所以後關在那個地方,房間裡都死刑犯,關鍵都是政治犯。

我給他們講的時候,我說你去想想當年那個就看守所,裡面有個叫什麼,每個看守所都有一個什麼檢察院派來的,叫監管,監獄長,就監督警察是否是違法的,所以他是老大。當我出來以後,我曾經把他帶到,他多是到鄭州來,給他買點酒喝,喜歡酒,然後感謝他沒少照顧了我,最起碼我是活著出來了嘛。

他喝醉酒就給我說,哎呀,老七啊老七,你可不知道啊,你都不是一般人吶。我說咋不是一般人了。他說:

你說說啊,咱清豐那個小屁縣,啥時候關過大人物啊,只要是官家的,只要是有錢的,一星期都放了;都是關的小偷小摸、強奸犯、殺人犯啊,都是小偷小摸,啥時候關過大人物?來了個8964,關了這麼多教授、這麼多政治犯,都是從外省來的啊,結果把你關進去了。你一關進去,這屋裡都成你老師了啊!你看看吶啊,完全不一樣!俺啥時候見過這麼有水平的啊!

老人家我記得很清楚,我買了茅台酒,一箱茅台酒擱在這兒。拿著一瓶,我說這是你的一瓶,這是我的一瓶啊,咱倆對著喝,這菜還沒上多少呢,俺倆這一瓶就吹完了,舌頭也都差不多硬了;再開第二瓶,我說這酒都是給你留著的,走的時候都拿走。

這是監獄長這哥們:哎,老七啊,你是給我弄一箱茅台?我說這一箱茅台都是你的。這一箱茅台都是我的?那你喝這兩瓶,拿完剩幾瓶了?這一箱多少瓶?我說一箱6瓶啊?那不喝了兩瓶了?我說不要擔心,還有一箱呢,那是新的一箱。那中!那中!這哥們兒趕快喝。

給我講述在清豐縣,我關的時候我的運氣。關了那麼多政治犯、哲學犯、基督教徒、牧師、天主教徒、佛教徒、英語教授、年輕的追求民主的……都是中國最高端的人士,他就會送那去了,就跟我碰一起了。把我深造了,我等於回了一次爐啊。

所以我91年出來以後,我再跟這些監獄長喝酒,我再帶著他去了登封縣,就跟這個永信、素喜,還有當時的書記,還有我這個同學,就交同學吧。他的爸爸,還有他的姥爺,都在一起喝酒。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學了太多東西。

剛從看守所出來,本來我就被深造了,剛剛從爐子裡邊,跟孫悟空似的被練了,從底下出來了。給練了幾百年,突然出來發現,哇塞,還有這樣的情況。我想學佛去了,佛沒學明白,學了佛家這些垃圾。

當地政府互相勾結,互相欺騙。然後這個哥們到了東莞,當了官。

他就說,我這一輩子就當官,當官想弄啥閨女就弄啥閨女,想弄多少錢多少錢,沒人敢欺負咱,咱想欺負誰欺負誰,咱想弄誰弄誰,咱想戳誰兩下子戳誰兩下子,還想當官。到東莞去,最後人家運作到了東莞,當了很大的官。經常跟我說,到東莞去那就是天堂,你要啥有啥。我真一次也沒到哪兒去找過他。

李友家開的餐廳,那個酒店就找這個哥們兒辦成的。所以李友他弟弟什麼事兒,李家我都知道。為啥說胡舒立這個爛人啊,胡舒立經常去見李友,他都知道,他跟胡舒立多次吃過飯。胡舒立裝神弄鬼,晚上吃飯戴一草帽,戴一墨鏡,老低著頭。吃飯的時候也不摘墨鏡。

頭兩次吃飯,他喝多了就罵她:裝球啥啊你裝?不說你弄啥的?胡舒立啊,你不就是有領導啊?這哥們也很唬。最後就跟胡樹立熟了。這胡舒立是個爛人,爛到家了。所以我很了解他們。

這個人跟我說東莞現在到啥程度。他說我告訴你七哥,現在東莞,所有大街上的小姐都已經買期票了,小姐都上門服務了。他說現在,小姐基本上就是包月了,給點錢都包月了。

所有這些工廠是能走的全走了,他說有些聰明的工廠,把地、房子、廠房、設備全抵押貸款,雙抵押貸款,能跑就跑。他說過去是要嚴查,可這是六個月以前;現在是什麼,下通知能不查的,別查。包括往這個深圳關上,有些能放的就放,現在成這了。

他說我們現在整個的都造假。省長來告訴他們報GDP報多少,親自告訴他們,你們今年包多少啊?說我們報4000千億。4000億?你瘋了啊?你最多報2000億。他說你們事實多少啊?事實也就是1000多億。他說那你就報2000億吧。

——就這。所以他說,在東莞最流行的是爆料革命,爆料革命這些視頻很多都是東莞看的。

大家你們可以看一個廣東台頭兩天在播,省委書記下去的時候,到東莞,所謂的去,是哪天我忘了啊,到東莞去視察。在旁邊看著那個“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在門口,這哥們的眼睛都亮了,攝像頭當時拍下來的。後來這人受處分了。

所以現在咱們的爆料革命影響,從地方農村到處出租車店,到按摩店,到妓院,到中南坑,可以說是無處不在。

用去大陸回來的美國富豪的話說,我到哪去我就不刻意間的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他說我沒見過沒有反應的,也沒有人敢問我啥意思。他說他不問他就知道。有的人就會心一笑,有的人就 “啊”就措過去了。他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成為國內最敏感,最流行的語言。

他也見演藝界的人,你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所有人在那大笑,說你都知道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所以,爆料革命最偉大的魅力,就是讓所有人知道真相,都知道是滅共產黨的,沒有一個人想到這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是搞錢的,搞募捐的,這是為什麼法治基金的事我很不爽的。

你說我拿那麼多錢,拿一個多億美元,結果我成天跟人家要錢去,你見過這要飯的嗎?拿著一億美元要飯去,還得天天操這閑心,還得天天被人惦記著,你說我值不值啊。而且分散注意力,影響了我對核心目標的打擊。所以,爆料革命的核心是爆料。

所以,我當時跟班農先生、卡爾巴斯先生說,我是爆料革命,你們給我弄了個法治基金,弄得我分心。結果被這什麼雞腿、火雞龔、假牧師、東京爆協都惦記著。咱就是爆料,你惦記啥?你惦記吧,你跟我一起你爆料吧,結果你不爆料。就因為有這基金,大家都惦記著,結果惹了麻煩。所以說,中國干大事的,別參合錢,一參合錢非出事不可。所以最近,我感受頗深。

沒錯,現在在國內,在任何地方,你說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還有北美教練,馬上有反應,沒反應絕對不正常。

那個監獄長,最後喝酒喝死了。每次來,都帶箱酒回去,因為在裡面照顧我嘛。

相思好比小螞蟻,對了,說到這有意思。頭兩天香港,有人就放那個《相思小螞蟻》,警察嘩就過來了,你們到香港去試試,所有警察馬上就過來了,這哥們馬上就關了。警察一直看,這哥們就跑了。這戰友跟我說,郭叔,在香港能不能測出來是大陸警察,很多香港戰友已經試過了,你就放《相思小螞蟻》,你看看管不管用,一下子就過來警察。香港警察哪知道什麼《相思小螞蟻》啊,都是大陸警察、軍人。

頭兩天,有人做了個“一切都是剛剛開始”大條幅,在旺仔橋上要放出去。到現場剛剛想掛,人家劈裡啪啦就給拽下來了,就覺得這影響太大。

武漢的非典是不是到香港了?所以我剛剛說了,非典到香港,可能是給共產黨找封港的借口,我懷疑。內部戰友給我說的,我也不敢全部相信,我只是分享給大家。

台灣的飛機,我覺得有蹊蹺,我也不敢確定,但是美國已經介入了調查。這很像共產黨的出手。

文貴先生是年輕人的榜樣。稱不上,稱不上,一堆毛病。誰要說我是神,那就是忽悠我呢。你見過這樣的神嗎?抽雪茄,喜怒言行於色,愛吃肉。

對了,今天有戰友上曾宏先生的節目,說她是素食者。看到我吃肉,忍著挺我。我就聽了這一段,我想看曾宏節目有人上沒有。

我今天做了個決定,我把雪茄放下。這位女戰友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就聽了大概20秒,就進去衝涼去了,我打開看了一下子。這位戰友,我今天聽完這句話以後,我已經告訴我家廚師和管家,我今天做一個決定。2020年陽歷年,我們有戰友人家是素食者,認著文貴在視頻上吃肉,我說這事不好,是上曾宏這節目的女戰友。我今天宣布,不吃牛肉了,一輩子不吃牛肉。

不吃牛肉,按照佛家的說法是減少殺生,減少很多牛被殺掉吃掉。我家裡面我太太當時就說好,從現在起家裡不准在買牛肉了。我太太這人真的是太好了,她完全支持你。她說這樣是好的,你這樣的戰友就應該支持你這麼做。今天我在這宣誓,所有因為我不吃牛肉的福報和回報,都回到所有戰友的生命中去,給我們的戰友增福、增壽、增平安,給我們所有戰友們的父母,給你們增平安。文貴從現在宣布起,一口牛肉不吃,我吃一口牛肉不得好死,我願意得報應。

讓我吃素,我不行,我做不到。那我精力不夠,你知道嗎?我過去有過吃素一年,最後是面色發青,精力不夠,確實是不行。擇機吧,我不敢承諾,但牛肉從今天這個節目起就不吃了。雞腿我得吃啊,我愛吃雞。羊肉,我愛吃,讓我吃吃吧。如果戰友有重大行動,需要我不吃羊肉,我也可以不吃啊。

被郭先生感動,黯然淚下。不要掉淚,不要掉淚,咱開心滅共,健康滅共,掉啥淚啊。

火雞腿,肯定告他,你見我說的要告的有一個沒告的嗎?戰友們,我說要告的人,有一個沒告的嗎?我說了就一定會告的,一定會告的。潘晴,潘林正,還有那個日本的相林,什麼鄧麗君的侄女婿,我覺得這對鄧麗君真的是個侮辱啊。你放心,一個不會放過他們。

一輩子不吃,我今天是把所有不吃牛肉的決定,所有的福報給戰友,堅決滅共戰友的,堅決滅共戰友的父母家人的,把這些福報回給你們。

野味我從來不吃,野味我從來不吃,從來不吃。

七哥丹東也有戰友嗎?當然了,我在看守所裡邊,在青峰關的時候我們號裡邊活著出去的一個大帥哥是丹東的,當年丹東主持人。你查一查,1998年、99年的時候在丹東當主持人。中國廣播學院出來的非常帥,大胡子哥們兒。他是上街也是支持學生去了。從北京給他押到青峰去了,跟我關在一起。很有名很有名,嗓子特別好聽。當時被打得不輕,最後到了我這兒了,我照顧他,照顧到很好。丹東人丹東人啊,爸爸媽媽好像是個官員,你好好查一查。1998、99,很有名,很有名。聲音特別好聽,經常我讓他每天在裡邊給我念英文,然後呢給我念歷史,給我在這兒念。好多丹東戰友呢。

以後首都還是北京嗎?這事我管不著,這事我管不著。你把它放到莘縣去,你把它放到陽谷縣去我也管不著。自從看了七哥爆料,平板做了二十分鐘,學英語三年,健身健心向七哥靠攏。還好還好,沒學著去搞那塊去調戲女性挺好。

陳秋實我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但是艾未未這個王八蛋可不是個東西啊!艾未未哪天我非得要跟他PK一下子了,我得好好的。這小子不有錢嘛,我得告告他。這個人,當年抓他放他再抓他再放他,全都是當時的馬健副部長還有當時的滿永平干的。他在看守所裡,他在裡邊你都不知道這個小子有多爛,爛得要死。在外國人面前要操中國人的祖宗。他在共產黨面前裝那個裡邊被關押期間,這個人爛到家了。

還有這個人總打著藝術的名義耍流氓。用那些人說,要不是他爸爸的共產黨的頭銜,早就收拾他了。在裡面凡是所有人都是王八蛋,就他是偉人。這小子太壞了,太壞了不是一般的壞。等著咱們爆料革命必須得在國外,得讓外國人知道他在看守所裡干了啥事,他到底是共產黨的什麼人。這個小子可不是好東西。這個是典型的是共產黨的一個黑打手,而且發共產黨財的。他是吃美國,吃民主,還吃獨裁,還害人。這小子不是一般的壞,拿著他的藝術品到處行賄,這是個壞蛋。

陳秋實我真的不知道,戰友們我不知道。這個敗類,哎喲,你見到艾未未見到國家安全部的人的時候,就他那個流氓樣,收著肩耷拉著「領導領導領導,哎呀領導領導領導」。那個流氓樣你都沒見,哎喲我的媽,滿臉橫肉。

領導一走,馬上看不見,屋裡有人誰也看不見,誰呀?你呀你怎麼著,誰呀?那美國什麼,歐洲誰崇拜我,去我家裡吃飯。就這麼個爛貨,你知道嘛。一見只要是共產黨哎喲馬上就…你演都演不出來這麼個爛人。深通共產黨 的卑躬屈膝,用他自己的話說,會裝孫子的人才能當爺,這是他的原話。

跟那王恩哥說要干人家美國人奶奶才能叫爺。他這一樣,會裝孫子叫爺。壞的很,悲劇呀,在外國最出名的一個中國人之一。天天喊著操中國人的媽。然後呢還要大賺錢,一賺幾百萬幾千萬的。然後見共產黨就磕頭。所有中國藝術家被打壓的,你去看一看,有哪個沒有跟艾未未有關系的。他發現誰在要是出名了在國際上,他必須找人要把你收拾了。反正這個國際上只有一個中國人牛叉,那就是艾未未。

當時我的姐妹,我們倆因為他吵了一大架。這是很早了,2005、2006年時候,誰呢?就是我們扎哈哈迪那個建築師,那個女的。是我的好姐妹,她設計了盤古的商場,所以你看盤古的商場就那個外牆,就那三層樓,花了將近兩個億,花了將近兩個億啊。被建築公司叫沈陽遠大給訛了將近幾千萬,現在好像還差著幾千萬呢。就那個整個就在西班牙一個生產線每塊玻璃都不相等定過來的,然後做上去。就是扎哈哈迪設計的。

她就特別喜歡艾未未「老郭,共產黨殘害他,如何如何的」。有一次我說,你了解艾未未嗎?扎哈哈迪我們在紐約四季酒店,我們倆喝酒。每次見面俺倆都喝多。她是伊拉克人,絕對天才,北京的新機場就是她設計的。首先是我帶著他去認識了相關人,我起了關鍵作用可以這麼說。後來我說我讓一個人告訴你艾未未,我就把當時抓他那幾個人找她,跟他在一起。告訴她艾未未,讓她看照片,讓他看他寫的東西,讓他看視頻。用她的原話說,這是個人間的垃圾。從那再也不理艾未未了,再也不理他了。而且是走到任何地方都說艾未未絕對是個騙子。

我在英國有一次是參加查爾斯王子的一個晚宴。當時有大概十幾個中國人,都是花錢進去的。就是繼吳征用古董家具騙查爾斯王子之後,我看到一波牛人,都很牛的人。因為現在都在社會上混的,咱不說人家名字了。結果那天 扎哈哈迪去了,扎哈哈迪就說,哎!我要給你們講講艾未未,我聽到的,我看到的。哇,現場人都是很驚訝,都喜歡艾未未。最後人家都轉向我,你聽誰說的?然後她就說「Miles,讓我知道這些真相,我感謝他」。然後這些人,皇親貴族啊,說Miles你能不能給我們講講。

我當時我說,對不起,我沒有資格我也不想,我也不願意講。我說我講他都對我是個侮辱。我說你們外國人可憐在哪裡?了解中國的都是糟粕,中國人的偉大你們都不知道。我說你要了解中國藝術,你去看看中國幾個大的博物館。你去日本看看日本的博物館,你就知道中國的藝術跟日本有多大差距。你看你們這整個英國,搶了這麼多中國的藝術品,最好的東西全在你們英國的博物館。但是我說我告訴你,真正的好東西還在中國,它藝術的靈魂還在中國。這是為什麼我說現在我們要回東方,要把流落在西方的藝術帶回到東方去。

我說你們只知其器,不知其神,就是器皿的器。你只知道它的形,你不知道它的神。我說你們了解艾未未只知道他之器,你不知道他之神,因為他是肮髒的。

中國的靈魂,中國的靈魂藝術首先是利他的,首先是以家庭為單位的。而且中國人所有的藝術,並不是那個形,並不是那個工匠,那叫工藝不叫藝術。我說你看看鄭州,河南有個蓮鶴方壺。你看看蓮鶴方壺,看看九孔笛。我說你再去上海,你去看看當年夏文化那些所有的玉琮、玉壁 。你會知道所有的艾未未就是把中國老祖宗文化經過他變態以後,按照你西方的器型叫型,展現給你們。

為什麼我盤古大觀,2001年給當時的胡錦濤夫人報告的時候,我們叫東魂西技。東方的靈魂,西方的技術。空調是人家的,結構設計是人家的。豪華裝修很多家具是人家的。這叫做什麼?人家的技術。新風空調,是不是?單元式圍幕牆,對吧?都是人家的。但是我要的那個龍頭還有我這個空間感,還有我與人的關系,和大自然的關系,與天地的關系,和它存在的意義,和它作為一個建築較永恆。成為一個時期的歷史,政治、經濟、文化的永恆的代表和傳承者,它做到了。它不是抄美國的,它不是個方盒子。

一看這個建築,當時在中國2008年,公元2008年發生了一個奧運會。奧運會旁邊有一個龍,這個樓裡邊有五座樓,龍首是什麼?叫“盤古開天地”。要把混沌的天地……啥叫“盤古開天”吶?把天下混沌的事兒,分清楚天地;啥叫劈天吶?那就是分清人獸,人與獸的關系,天與地的關系,大自然的關系,神與人的關系。

然後,為什麼尾部是酒店吶?我們的酒店裡全用的是,所有的都是清朝元氏兄弟的壁畫;還有大唐朝的文化,包括職貢圖,職貢圖在21樓。我是在意大利全用銅版畫,全給燒上去的,我買下了版權。

當時日本人到了故宮,花了三百萬拍了所有故宮的畫,噴成了一百幅復制品給賣出去。我把那個版權買過來,還是買了安全部許永躍的秘書的,這哥們兒現在住在加拿大,這小子當時是管海外情報機構的。我買了他的,現在的版權還歸我所有,我哪天可以送給戰友們。只有我擁有,我是合法擁有者。

整個盤古都是用的這個,我並沒有去找西方那些。因為我覺得東方這些畫都是幾千年傳承下來的,講述著中國的歷史和文化,中國的人文和中國歷史上的悲哀。但是這個銅版畫就是意大利的銅版燒烤技術燒上去的,叫東魂西技。

艾未未是什麼東西呀?他把所有中國人的靈魂,找了西方的器型給表現出來。像那十二屬相圖,我靠!成他的專利了,他要點臉不?

十二屬相圖本身就是法國人,在頤和園給中國人做的,頤和園是中國人的恥辱,皇帝刮民脂民膏、害中國人的最醜陋的一個代表。然後又被燒了,又給搶到法國去了,人家復制你技術你掏錢。這本來就是工藝,不叫藝術,他不要錢。然後再給你燒了,再搶回去;然後,你再復制,再賣給外國人;之後再從中國人那弄錢,這是什麼道理呀?

當年成龍,把他所謂的屬相放到我們四合院裡邊,放了幾天,是我一個好朋友,香港朋友(通融的),擱了幾天。我說你別擱在我這兒,你擱在我這真的很煩,這根本不是中國的藝術,這是中國的垃圾,是中國的恥辱。

因為他們在盤古的四合院頂樓,他要吊上來呀,得把我那個天花還得打開,他得用大吊車吊上來,電梯上不去。吊一次三十萬,就這錢艾未未這孫子他不付,他不付啊!最後是我付的錢。我說你趕快弄走,快弄走!不要他的東西。

我們中國人現在最可怕的是被共產黨給弄的,我們根本不知道自己,什麼叫中國人,中國人什麼叫藝術。完全被這些……反正你聽不懂,艾未未給你胡扯,到外國去一搞發布會,搞這了那呀的給你忽悠,他說啥是啥,他把清朝說成唐朝你也不懂。

所以說很可怕,這些假藝術家、假文學家,假民運、偽民運,在西方給中國丟大了人了!這就是外國人根本看不清我們中國人。除了暴發戶,除了假、黑、騙,就是一幫假、黑、騙的這種藝術家。

說著說著太興奮了!艾未未在北京開著特牌車,你反共產黨卻開著特牌車,享受著什麼紅二代的待遇,這不是胡扯嘛!

任何一個中國有尊嚴的男人和女人,當有一個人……不管他多偉大,去“操中國人媽”的時候,你還覺得他是藝術家,那真是有病呀!真是有病。

——“穆桂英爆料了艾未未”。
穆桂英有料啊,穆桂英講的水平挺高的,我學習了很多東西,我准備哪天跟他學習。我要准備沐浴更衣啊,我要向穆桂英先生,我要向他拜師,講的很好。

你們若看到咱們要起訴這個雞腿潘的很多文件之後,你們會恍然大悟。給他留幾個月的面子,讓他明白,我就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我給他機會,咱做事兒不要做絕。

但是,他還成立了各種組織,還假。他是2012年就開始搞基金了,都騙了很多人了。他老婆是有背景的,他老婆在澳大利亞先拿了戶籍的。他為啥後拿的?他在國內有事兒,你知道嗎?戰友們!

穆桂英講的許多東西非常好,有些人聽的有些懷疑什麼的。我說戰友們,包括我,有時候咱是少見才多怪,少見多怪。

當時,我記得特別清楚,我去荷蘭,去看弗蘭謝夫那個船的時候。我第一次去之前,啥船我也見過不少了。結果有人跟我說:哎呀!郭先生,我們那塊有一個八億的船,八億歐元啊!八億歐元啊這個船,你感不感興趣?

我當時我就……哎呀!這小子騙子,騙子!八億歐元?我盤古大觀才多少錢呀?八億歐元?我說一年管理費多少錢?他說一年八千萬到一個億歐元。啊?我說這是騙子、忽悠。

當時我們在酒桌上,我說你給我滾蛋、滾蛋!我這人因此得罪了好多人,我這人從小到大,我吃飯時如果超過六個人,我就不高興了。再一個,你沒經過我邀請,你就帶人來,我也不高興;再一個這人就是忽悠吧。我當場就說,我不喜歡你、滾蛋噢!後來改了很多,現在改了更多了。對這個人我就說,滾蛋、滾蛋!我堅決不跟你吃飯了,叫我給攆走了。

但是我到了弗蘭謝夫一看,我傻眼了!人家那個廠子裡邊停了三艘船,五億的、六億的、八億的。結果再一看人家弗蘭謝夫歷史,我傻眼了!說我們正在造一個船,是給美國一個公司叫蘋果的,叫喬布斯。他已經設計三年了,還沒定性,然後說你可以看看這個圖。

我說就是蘋果公司老板啊,叫喬布斯,我說我剛見過他呀!還有那個甲骨文的老板,我在硅谷剛見過他們。

(他)讓我看看,我說這多少錢吶?他說兩億多美元吧。他說你看看這個,俄羅斯一哥們兒,造一個船。這兒船多少錢?當時打算十億歐元,阿布的。後來他就到了盧森,到盧森做去了。

哎呦!我就覺得我太可憐了,咱就沒見過大人物,也沒見過那麼大的船,你就覺得那不存在麼?你沒見過的不等於不存在呀!這不是少見多怪嗎?丟人現眼嗎?

我找了那哥們兒,我給人家道歉。弗蘭謝夫的第三代老板,叫湯姆,你查查叫湯姆。這個人一個手指頭斷掉了,沒有了一個手指頭,少了個手指頭。

他給人家介紹的時候,他每次說,你看我這少了一個手指頭,沒了。為什麼?因為我的愛!什麼愛呀?從小愛船。他說他的父親,叫他父親的爺爺做了木船,當年參加在紐約的全世界船大會,劃著木船來的。獲了獎以後,劃那個木船回去,他說就是這個木船。

他說我從小就覺得,船就是我的愛人。後來在施工中,這個手指頭斷下來了;他說我這個手指頭,就是我爸爸選擇我做繼承人,就讓我……他說你是把生命獻給了藝術和家業。

然後他又給我講,說我看到第一個最愛船,不是把船當成這個消費品的,當成炫耀品的,——喬布斯!這就是我在邁阿密給你們看的,在我旁邊停的船。現在是……結果喬布斯那船,造完他就死了。他連設計帶建造,大概將近十年的時間。這個中間變來變去,每樣都是創新的。後來他死了以後,劃給它老婆了,就是給他妻子了。

所以說我當時,叫我羞愧難當的,我說湯姆,我要給你這個總裁道歉,我說我在酒桌上把人家給攆走了。他說我完全可以理解,他說我見過很多中國人到這來看船的,還有香港人。

他說你知道嗎郭先生,我到現在那麼多年了,在整個亞洲就兩個船 ,還是很小的,大概三十幾米,第一個就香港的何柱國,何柱國的老船一直在香港停著,外表是綠色的,忘了叫什麼名字了,後來是在2014年又定了第二艘。當時他是一艘。

第二個就是林青霞的老公曾經買了個二手的,後來也賣掉了,他就2艘。他說你想想亞洲有幾個人知道我們的船,Fan Shift,這麼大的亞洲我們一直想打開,打開不了。他說我們賣給日本人2艘船,日本人不在亞洲使用,去過印尼,沒有在亞洲使用,停在邁阿密,就是Toyota公司。大家可以查去,邁阿密,後來我去邁阿密,Toyota的老板,就是2015年一月的時候,就是吳征打電話把我全家綁架了,還要弄死我的時候。那之後我上了那兩個Toyota Fan Shift的船,這是十年前我聽說,十年後我看見的時候,船跟新的一模一樣,有2艘,專門給豐田的代理使用的,那個船是日本人買的。

他說郭先生你不理解太正常了,我說我是少見多怪,少見多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任何一個人都要告訴自己,你不知道不等於不存在,不管他多神的人,知道的永遠是最少的。因為人類上每一秒鐘發生的事情,你能知道零點0000幾,那是不可能的,誰要認為自己是大神啊,大仙啊 ,就是自己無所不能啊,那是你愚昧,你傻,佛教講你真是犯了痴病,你是執著到死。

我們在任何人類在大自然面前,在事實面前都是無知的,很無知的,我們比豬真的不聰明多少,千萬別把自己當聰明人,只是時間的問題。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在這跟大伙聊聊天,開開心,特別感動的是,就今天一天沒報平安直播,這麼多國內的戰友,深更半夜不睡覺發信息,特別感謝。我唯一給大家彙報的,第一堅定爆料革命,滅掉共產黨。第二用我的時間真誠來分享給大家的信息,你們的關心,真的是。

說實在話,我特別想聊聊佛教,我要來了感覺聊佛教,大家會很興奮。因為我經歷太多事了,這個佛教的,就這個釋永信的事。釋永信有一次讓我挺感動的,但是頓時讓我很失望。當時河南省鄭州市委書記河南常委王友傑,你們看那視頻就知道,王友傑就住在裕達國貿隔壁,經常晚上和我聊天,我們倆聊的挺好的,王友傑是個很有才華的人,寫毛筆字寫得特別好,經常來寫個毛筆字,永信就盯住了,老過來,一等我就等幾個小時,就想跟王友傑見個面。因為少林寺被登封縣管,登豐縣分他入門門票一半,他老惦著能不能少分點。還有他最想把登封的管轄權變到鄭州市,他就不受人欺負了,然後就國家特級保護單位嘛。當時李長春在河南當省委書記,李長春很迷信,當地有一個廟,是算命的,叫啥廟我忘了。李長春算了個命,本來他不能當省委書記,因為給他施法,當了省委書記還變成了常委,那個廟也蓋起來了。他兩就是李長春的競爭者,他說能不能讓王友傑給我也整一整,登封的管理權變成鄭州,所以老去。有一次我跟王友傑書記喝酒,喝得很晚了,王友傑書記很能喝,他走了,然後我就把釋永信找進來,我說你到底想干嘛跟王友傑說。他說,郭總啊,我想叫你幫個大忙,這個忙就是讓王友傑書記把少林寺歸鄭州管。我說為啥呀?他說這些憋孫子讓我吃火腿腸,別讓我們吃火腿腸,別逼著喝酒,但是讓我很感動,這些出家人當時從安徽跑來的,別說讓少林寺和尚吃火腿腸喝酒了,讓這幫地方流氓給逼瘋了。

第二句話,我想搞旅游,把少林寺搞成旅游景點。我說得得得,我不想跟你說了,我說我希望你把少林寺你搞成真正修行淨心之地,真把它變成蓮花聖地,傳佛法,這是最根本的。結果你是你要搞旅游我就不管,所以最後我就沒管他,我要管我能幫他游說成的,所以我沒管他,所以感動的瞬間,又把我扔到底下,我就沒幫他。

七哥的河南話說得真不賴,我是在河南的看守所學得,關在河南的清封。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聊得時間夠長了,耽誤你們太多時間了,別聊了。

最近這個曾宏先生,戰友們給捧火了,我告訴曾宏了,我說你要反爆料革命,還有要砸郭等到二十萬關注者以後,別老不早砸。這兩天我看曾宏先生很興奮。昨天發信息說想成立一個什麼組,我說你老老實實把節目做好,還沒爬那就想飛了,穩當住,具備砸郭和反爆料革命條件再說,一會兒干這一會兒干那,太多,老是站不穩的人就飛不起來。你看人家路德就在那裡死磕,我強烈建議路德先生,曾宏先生,卡麗熙女士,小皮匠快點把這個接電話啊把聯線揀起來。這是路德先生的首創,結果被人家給利用了,成了聊天室,戀愛室,我們要把這個方式充分的用好,用在滅共上用在爆料革命上。

路德先生就是遭人妒忌,我們中國人這麼多年被共產黨孽待的最可怕的,看不得人家好。戰友說,現在國內最嚴重的病仇外,被共產黨這幾年,十九大十八大以來,中國社會現在是仇外,啥事都是外國人的錯。美國這朋友回來也發現了,感覺完全不一樣,仇外,都是美國人的錯。

第二個、仇富,只要是富裕的人,全都是混蛋。再一個、仇什麼?仇長得好看的、穿的好的,這個共產黨太惡毒了,永遠制造矛盾,讓人民互相增恨。路德先生就是身在美國,也是這樣(被盯上了)。最近連安紅也被盯上了,老江也被盯上了,滔滔江水,老江從滔滔江水快變成滔滔眼淚了,但是老江同志有個好媳婦,所以他能挺住,非常非常好的媳婦。

今天是亂聊,完全亂聊,我本來准備一些好的話題,有幾個大事給(大家)說說,人家不讓我說,那不讓說,那就不說唄!大家最後看結果吧!還是那句話:莘縣陽谷縣搭縣,咱走著看。

昨天1月1號說實在話我經過了很久的反思、沉思,我很認真的在1月1號講了那些事情,有些話還沒講透,我有機會再講吧。

(戰友留言):聊聊陳丹青。

好!陳丹青人真不錯,我跟他接觸當中,我非常喜歡陳丹青這個人,陳丹青當時是2008年奧運會的時候,他是小組成員(開幕式)。經常我們在一起聊聊,這個人好,這個人骨子裡是有東西的,他是骨子裡真有藝術。

艾未未這個王八蛋就是看不得人家好,他跟人家比就是個垃圾,人家陳丹青不知道比他強多少萬倍。就我看陳丹青、我聽陳丹青說話的時候,我覺得就是醍醐灌頂,學到很多東西!

南懷瑾先生,你在生活中見這個人,(感覺)人品真好,對人真厚道。但是絕對你能感覺到,南懷瑾的心裡面,他有另外一個世界,根本不是常人所能懂的。他非常懂得跟官家、富貴之家打交道。

當時我當面問他:南懷瑾先生,你怎麼就願意和這些名門貴族打交道?

他笑著說:唐僧是誰送到印度取經的啊?唐僧回來之後他都干了啥事啊?你好好想想!

我說:他不就回來跟皇帝嘛(唐太宗),最後是學徒,睡了皇帝的女兒了,跟(皇帝)女兒通奸,差點把佛(唐僧)給滅了。最後臨死還是把唐僧找去了嘛。

他說:唐僧一輩子都跟皇家打交道,唐僧的弟子睡了皇帝的女兒,唐僧的弟子還睡了N個皇帝的妃子。

他說:“你要想傳佛,你還真得跟皇家打交道。”

我說:呃~你這也有道理!但是咱現在是多少年了?上千年之後還得玩這個?

他說:“共產黨比那時候皇帝還可怕!”

所以他是懂得玩政治的人,很懂!所以說王岐山、孔丹、陳峰這些人去(見南懷瑾)。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不知道的很多,那個時候還輪不著他們呢!老一代的領導家人都去。

所以說他很會玩這個。這也是後來讓我覺得這個地方不能來,這個地方不是修行的地方,這個地方是建立關系加入某個組織(的地方)。他的帽子是佛,所謂密宗大師,實際不是。

(戰友留言):捐了多少錢?

文貴先生回答:我捐的錢多了,王林騙七百萬,當年那七百萬是很大的錢吧!

然後少林寺360萬,還有N次錢、還捐了車、還捐了房子,我在最早開發裕達別墅給他(釋永信)一套房子。結果裕達別墅所有的住戶不願意,說你必須把釋永信攆走,大家可以(查查),鄭州都知道這個故事。

為啥攆走他?(住戶)他說:我住在這,我不能跟和尚住在一起啊!

最後沒辦法了,我跟釋永信說:我給你錢,你再去買個房子吧,你搬出去吧。

就這,(釋)永信非常不高興,到處說我壞話,所以這個和尚是沒修行的。

多了,我到武當山去,嘎嘰~捐兩千萬,到西藏我拿了一千萬現金,到外撒錢,捐了一堆錢,哎~!

大家要看到,中國人咱們的悲劇就是:我們永遠怕壞人,我們永遠欺負好人。

艾未未事件,戰友說的對,說得非常好,就是因為艾未未捏准了中國人,他滿眼裡沒有中國人的,覺得中國人都是混蛋。他比王岐山還狠,這小子要當了官,中國人更沒法活。他不是練雙修了,他練九修都不止啊。

(戰友留言):文貴你把錢撒出去,後悔嗎?

不後悔,當然不後悔!所有花出去的錢,付出的感情,你都不要後悔。因為你心中有佛的時候,你就知道了。萬事它都有因的,只要你的行為,你做到了,你心一起、念一起,這因就起了,因就是果,因起因就是果,果即是因,那就是果落了。花的錢,冤枉錢也好、被人欺騙感情也好、包括火雞龔啊、什麼相林騙的錢(一二十萬吧、十七萬美元的車啊)、還有當時袁白衣這個老王八蛋一百萬美元吶、還有捐出去幾百筆啊、包括給魏京生捐五百美元(連電話都沒給你打過),買過多少電腦?捐過多少錢?我不後悔。因為按佛家說,那是我的決策、那是我的行動,是我自己發的心,我就應該承受這種果。而且這種果和這種因,我相信沒有白花的錢,沒有白付出的感情,老天是公平的,千萬別後悔。

包括大家被騙了,那是你的錯,不是他的錯。我被騙了,不是他的錯,是我的錯,我應該改,我應該修我自己,而不是怨他人。這是一個修行起碼的常識,更不要後悔,後悔是你再一次的把惡果輪回到自己的頭上。你干嘛懲罰自己兩次呢?你要是得到了教訓,那就是善果。那你要是懲罰自己,惡果還在,又是一個惡的輪回,何必呢?不要有怨、不要有恨,如果你覺得這個家伙該懲罰,你就用現世法去懲罰他、糾正他,這是好事。你不要有怨和恨留在血液裡,怨和恨會讓你變成醜、變成有病、變成扭曲,這是沒意思的。

(戰友留言):神選之子!

文貴先生:千萬別這麼說,我可真不是。我是戰友選的,誰再說神選,我跟你急。哈哈哈~~親愛的戰友,求求了?(別說了),我是戰友選的。

木蘭傳奇,我能爆你個料嗎?關於那個飛機的事,海航首個飛機的事,我可不可以爆你的料啊?木蘭?這就是天下的因緣,你相不相信?我們所有的行為都是上天知道的,我要爆木蘭傳奇的料。我看看她回復,(看)她讓不讓我爆?

(戰友留言)七哥追你的女生多嗎?

文貴先生:這詞用的特別好,什麼叫追啊?沒有追這個詞,追是變態的。

我看看木蘭咋回復的?我要爆你的料了!木蘭傳奇說:“不要不要。”

我要爆了木蘭傳奇的料,你們能下一大跳!天下的因緣,你要相信了。木蘭姐說不要了,我就不爆了,我要爆,嚇你們一大跳。木蘭跟咱們爆料革命有極深的因緣,絕對嚇你們一大跳!那對海航你們又一個認識,算了不爆了,木蘭不讓我爆。哪天讓木蘭自己說吧,嚇自己一大跳。

說實在話,咱們戰友這次讓我特別感激的事情。老天爺在2020年1月1號之前,讓我們爆料革命隊伍當中發生這個事情,是上天在幫我們。讓我們戰友們,更加清楚的看清楚,誰是真正的滅共的、誰是真心滅共的、誰是戰友。

中國出了幾個詞,你一定要想到,從歷史一直到現在。外國人叫忠誠和背叛,最近有一個什麼漢奸。根本不存在什麼漢奸的問題,胡扯的。然後中國人的歷史上一說到就是忘恩負義這個詞,這個詞我認為是最不好的詞。首先你得定義我給你幫助是恩,你必須無條件的回報我、無限期的回報我、無限的回報我。那叫義,這跟佛家是最大的衝突。當我發心的時候,我對你好,我不能想到回報。何來忘恩吶?如果有境界,就不能讓人家回報,你干好事的時候。那麼我們今天的爆料革命,如果你帶著一個心,我干這事,我需要每個人給我捐錢、我需要每個人頂禮膜拜我、我需要每個人來感激我,那你就離死差的不遠了。因為你發的不是心、不是善心、不是大德,你要得是利益、是交換,這是絕對不好的。

所以忘恩負義這個詞本身就有病 ,我們知道爆料革命到現在戰友們但凡任何人、他(她)是好人是壞人?你可以看出來。

第一個、他做的事情是否想讓你得到認可,是否在打著這個名義在你身上獲取東西,而且要讓你給他崇拜、尊敬他、為他無條件的服務和付出,那就是壞,徹底的壞。這是個起碼的常識,通過這個事情,讓大家看清楚,爆料革命絕不允許的,以爆料革命謀利、謀名、謀權,更不允許樹立一個神在這。誰要想在爆料革命當神、當教宗,那就是找死呢,那絕對是找死。

中國的歷史上千年了,你們記得幾個皇帝的名字?你們記得幾個英雄的名字啊?你們記得幾個大德的名字啊?在時間面前啥都不是,看不透這個,能滅共產黨嗎?如果按照這些小癟三、小爛仔他們連個副鎮長他都滅不了。咱們現在媒體上看到這些名人加一堆戰友真的連個副鎮長都滅不了、連個派出所所長都滅不了。靠的誰呀?“靠的就是你看不見的那些偉大的戰友們付出、沒有任何所求,沒有什麼忘恩負義”,因為他從來沒認為我是恩澤於你。這個是起碼的常識,通過這個事讓大家看看。

有些人弄得自己很重要,我不支持爆料革命了、我傷心了、我付出太多了,那是你有毛病,因為你在干這事的時候,就要想得到你的尊重、我要得到你的認可、我要得到回報,我很重要。你有發這心的時候,你就該出局了,只是什麼情況下讓你出局。這些人是腦子有問題,他不是我們的戰友,但也不是我們的敵人。

但是像雞腿潘(細絲)、還有火雞龔、還有什麼孟維參、熊憲民、李洪寬、夏業良這是畜牲,這是我們的敵人,他們是支持共產黨的,他是來騙錢的,這就是必須要遭受地葳菩薩的懲罰。四十九界,得用這個了!

所以戰友們,我們要感激這件事情的發生,上天讓他來印證(佛家叫印證)這些人,日起日落一天天的離去,我們在真相面前、我們在我們的發心面前就像魚和水一樣,我們必須得到印證。這個印證就是現在叫的現世法,這多好啊!讓我們看清本質。

咱自己也想想,到底應不應該支持爆料革命,支持爆料革命是支持誰?千萬別支持郭文貴。當然你也別罵我、別砸我,你這樣也不好,我也不要你支持我。你支持的是滅共,支持那就無我、無欲、無求,你就不在乎那麼多了。

有些人整得關免堂黃的理由!證據呢?…事實重要,還是證據重要?啊?他把手伸到戰友腰包裡,他能滅共嗎?你一邊說著香港人是小痞子英雄,你這邊要替人家捐錢,你在胡弄誰呢?你連老婆孩子都不敢說出來,你在那搞色情、搞誘騙。你這點常識都不知道嗎?

這多少人在線呢?(問港妹)

港妹:18000。

文貴先生:才18000啊!港妹,法治基金頻道呢?

港妹:關了。

我們的大衛兄弟在哪兒呢?我忘發WhatsApp,我這兄弟這幾天不見他了呀!我們的大衛兄弟呢?我這幾天老想著給他發個信息,沒來得不及。大衛兄弟這幾天干嘛呢?我這找不著你,我這在直播呢!最近有什麼情況嗎?身體不好?還是什麼情況啊?

我跟你講,我們每次美國這幾個媒體大佬我說我們直播時有一萬人、一萬八千人、有時候四萬人、還有幾十萬人,他們都不相信。結果一點開看,啊~~太厲害了…….!

大衛不是國安,大衛怎麼是國安呢?

(戰友留言):大衛沒有閉關,馬上就出來了。

………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我要告訴大家的,我最不喜歡的就是不誠實的人,不論是干好事干壞事要誠實,有些人不誠實讓我心裡很不舒服。有些話我不方便說,有些人是太不誠實!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咱們有些戰友這個,這個有些戰友這個撒謊讓我很不舒服,很不誠實!很不誠實!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今天跟戰友們這個咱們大家這個閑聊,閑聊,今天廢話很多,廢話很多。文貴的時間沒有戰友的時間值錢,但是呢,我是真心地跟大家聊啊。

(七哥英語學的怎麼樣了?)現在郭式英文現在這個遇到了重創,遇到了重創。因為現在就在法律面前,這英文太爛,完全傻呼呼的。但是生活沒問題啊!我在家的時候,當著我太太的面兒,我就跟很多人說話的時候,我就講英文她聽不懂,對面兒能聽懂。然後我太太就看著我,然後就,一直就看著我。她說:“我知道你講的話不想讓我聽。”她說,“你一講英文我就走。”

(文貴先生和戰友們互動。)

這麼好的雪茄我不抽完不舍得都。

好!今天就直播到這兒。我現在和大家一起,為全世界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新疆同胞,香港同胞台灣同胞,全世界人民,特別是香港的勇士們,為你們祈福!為所有的戰友,和家人們祈福!

阿彌陀佛!

哎喲,我一睜眼睛,看這畫面咋這好看!結果一發現,不是我本人,是港妹。哎呀,你知道為啥講那麼長時間麼?對面有一個漂亮的港妹。開玩笑啊!

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親愛的戰友們,謝謝你們啊!浪費你們時間了,再見!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