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社 2019年 12月5日冀先生揭開海外親民賊的產業鏈 路德安紅訪談


中文字幕版視頻制作:華夏神州

摘要:冀先生以自己逃離牆國、幾乎瀕死的親身經歷,揭開CCP與海外偽類一條產業鏈,無孔不入,將偷渡海外華人控制、洗腦、統戰,它們榨乾人民的每一滴血。盜國賊盜走了不但是中國人的錢,它盜走了中國人的未來、民族的希望,威脅着世界!

     

      路德:這個時候咱們一有位嘉賓叫做冀先生,請冀先生先來講述一下,你的一些經歷好嗎?

      逃離CCP體制

       冀先生:路德好、安紅姐好,各位戰友好,你們屯糧了嗎。我講一下我的個人一些經歷,自從我在國內關注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以后,我就對文貴先生所說,這些盜國賊的一些黑幕深信不疑、非常的震驚。然后我就一直在推特上關注,因為我也經常給路德節目點贊,后來我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接到派出所的電話,讓我去喝茶。我到那以后讓我寫的保證書,然后又按了手印,但是他們也沒有驚動單位或者什么的。后來回去以后我就深刻的想到了,我說這個體制是非常的邪惡,就是說中共對世界的這種野心、還有對世界這種威脅,是太嚴重了。包括對咱們14億中國人民這種洗腦,這個也是非常嚴重。

       我就下定決心我要逃離這個體制,在youtube上看了一個律師,我就跟他聯系,這個律師說你先去辦簽證,然后我就聽他的,我就去辦簽證。但是我的護照因為是白本,所以說到那以后就被拒簽了。因為我沒有出過國,后來我就給律師說,我被拒簽了怎么辦,我就一直跟他發Email聯系。然后律師說我可以幫助你越邊境,他說的很含糊,我說什么是越邊境?他說就是偷渡的意思,我說我不認識蛇頭,他說我的朋友可以幫你做。

       因為我是不會在國內找蛇頭的,因為我不敢相信任何蛇頭,他騙你錢怎么辦?就因為他是美國的律師,所以我才相信他,這律師是外國人,中國人我也不相信他。因為我經常聽文貴先生的爆料革命,所以說我對海外這些偽類也特別清楚,我不敢相信中國的律師。后來就過了幾天蛇頭聯系了我,聯系了我以后,他讓我先交了5萬塊錢的人民幣,就是前期的材料費,他幫我做材料。做材料怎么做呢,就是說讓我把護照寄到福建,他給我做簽證。然后大概做了有半個月,把護照寄給我以后,他給我做了一個日本的三年多次往返簽。有日本的三年多次往返簽,就可以免簽墨西哥,就是他給你機票買好了,包括行程他已給你安排好了,你直接到北京登機就行了。

       冀先生:然后到北京登機以后,直接飛到墨西哥的提華納,美國的東部圣地亞哥那邊。

       路德: 西部圣地亞是西部

       墨西哥越境

       冀先生:提華納邊境的那邊就是美國的圣地哥,我當時我住的那地方,離邊境墻特別的近,就是那鐵的邊境墻。到墨西哥以后,有一個蛇頭專門叫了一輛就類似于烏波爾那個車,去接我。接我以后把我送到一個三層樓的下邊、就是他在一個小院子里邊,租了一個特別舊的那種樓。我進去以后有很多福建人,他們都在那等,因為這個蛇頭他要把這些人集中到那在那等。因為要排隊,因為墨西哥不是一個點、有很多蛇頭在那,他們都有各自的業務。他們都會把自己的人,領到自己租住那個點,然后在那等。在這個期間自己再出去可以買點飯、去超市,我那住的離沃爾瑪特別近。墨西哥的超市好處就是,美元墨西哥幣都可以用,美元到那可以隨便用。

      然后我就在那住了有個大概五六天,當你走的時候蛇頭會讓你付清余下的錢,偷渡的費用大概是四十萬人民幣。現在比以前少多了,原來的時候好像是七八萬美金,原來價錢更高。然后我付了墨西哥蛇頭三千美金,也就是說墨西哥的這個蛇頭,他領一個人、他可以得到三千美金,就在那住。然后他我通知我們兩個走,一下子可以走兩個。他們要量身高體重,因為那個車里邊怎么藏人,他們要根據你的身高體重來安排車。然后就有一輛豐田車接我們倆,把我們送到一個提華納市中心,有一個特別偏僻類、似于汽修廠的一個小院里,在那個里邊有個廣東的蛇頭接應我們。

      我們那個車一共三個人,他在的時候那有一個人在等著,然后我們兩個人過去。他給我們講了一些注意事項,就是說讓我們在車上不要出聲音,否則的話司機會緊張。他說完以后我們三個一起上車,這個車直接把我們送到路邊,有一個應該是墨西哥裔的美國人,一個福特的猛禽、就是皮卡,特別大。我們在路邊下車,匆匆忙忙的趕緊上他車,這就是等于蛇頭把我們移交給司機以后,不管了。

      然后這個司機把我們拉到一個別墅區,就是一個小區、里邊有一個車庫,他開到車庫里邊,把卷簾門落下以后,讓我們三個洗澡。洗完澡以后換衣服,因為我們沒有辦法用語言溝通了,他就拿手機翻譯軟件,他就是讓我們看。為什么讓你們洗澡?因為就是怕狗嗅,怕聞出了氣味,他是很謹慎的一個司機。
然后我們三個洗完澡以后,所有自己的衣服就全扔了,他給我們買了三身衣服、也不合適,湊和着穿。

       我們兩個人藏在了皮卡車后邊有個工具箱,我們兩個個子高的藏在后邊,特別瘦的藏在了后座。皮卡車里邊后座、靠背后面,把靠背摘下來然后他鉆進去,把靠背放到他身上。他當時說晚上是9點出發,那天他提前了、不到6點就出發了。那時候天還特別熱,他那個工具箱是黑色的,太陽一曬里邊溫度特別高,就好像潑水一樣的感覺,讓我沒辦法呼吸。因為前一段我過來以后,不是有三個人憋死在后備箱了,那就是已經這種情況。一個是天氣太熱、再一個就是堵車。

        生死一線的經歷

       當時蛇頭跟我們說是半個小時,我們上去以后將近兩個小時才出來,在里邊沒辦法呼吸。他一直堵車過邊境的時候,車特別慢、然后里邊空氣沒法流通,呼吸特別困難;再加上大量的出汗,真是那種要死的感覺、窒息的感覺。因為我們上去的時候,那個司機拿手機軟件問我們了,就說你們害怕黑暗嗎?然后你們害怕窒息嗎?我們都說不怕,但是也沒有想到這個嚴重后果。但是現在來想,即便是你在里邊如何掙扎,司機也不會給你開的。因為前面都是車,他一開就會被抓,所以說就憋死里邊,他不會給你開。
   
       然后我們在中途邊境的時候,感覺有人上車檢查,但是幸運的是沒有打開工具箱。當時蛇頭跟我們說過了總站以后,到美國境內、還有三個軍事檢查站要過。后邊就基本上沒感覺停車,后來他車速提起來以后,我們就知道安全了,感覺能呼吸點空氣了。然后又開了半個小時左右,停到了加州一個路邊,就類似于服務站停車場,因為晚上了停車場好像一個車沒有。

      司機的女朋友在那等著,然后我們就聽見他絞螺絲的聲音,因為我們是被螺絲擰在工具箱里邊,死在里頭絕對沒人管。因為你在里邊掙扎的時候,司機是不敢給你打開的,因為他前后都是車。我們都出來以后,深深的呼吸了空氣,我英文也不好,我當時跟他女朋友說,water water 水嗎,然后他女朋友正好半瓶水給我們,就是一人喝了點。然后往前走,他女朋友倒挺好,她給我們手機軟件,他們讓我們看,我們一看上面寫著你們自由了、你們自由了!然后給我們買了水。又開了大概兩個小時,開到一個洛杉磯的家庭旅館、好像是汽車旅館,就是兩層樓那種特別長。

            把我們安排到一個房間里邊,讓我們記住了房間號,然后他給我們拍了短視頻。讓我們每個人說一遍,就是我已安全抵達洛杉磯,這個視頻他應該傳給蛇頭、蛇頭才付他錢,就是說他們每個環節都得保證完成。他的任務完成以后就走了,洛杉磯的一個蛇頭過來接我,把我們接到他租的一個別墅里。他租的別墅里邊有兩個大房間,都是雙人床、就是高低鋪,一個男的住一個女的住。他是專門負責接洽偷渡客的,我到那以后,有好多都是福建人,都在那等。到那以后,你的護照還有手機各類的東西,他會第二天派人從墨西哥給你送過來。你想去美國的什么地方都可以,他給你買機票。

       一個欺詐偷渡華人的產業鏈 

       所以說我又從那飛了六七個小時,飛到了紐約,到紐約以后過了三天,我才和律師見了面。來了以后我請他吃了一頓飯,然后他就把我直接帶到了“中國民主黨總部”。

      路德:民主黨總部?哪個民主黨?

      冀先生:就是“中國民主黨總部”。

      路德:是誰呀民主黨很多。

       冀先生:是陳闖創的。

       路德:一個產業鏈。

      冀先生:我一下就意識到了(一個產業鏈),首先這個律師、他會從蛇頭那拿到一筆錢,這是肯定的。然后他把我帶到民主黨,民主黨陳闖創當時在,陳闖創讓我花600美金入黨,我沒有入。他讓我花600塊錢入黨,我知道這600塊錢這個律師費、他律師肯定又能拿到一部分,所以說我沒有上當,我知道這個律師跟他們是有勾結的。還有辦政治庇護多少錢?辦政治庇護,我在國內付給他2000美金合同費,然后跟我簽的合同。這事讓我感覺到這個律師,肯定應該是跟他們民主黨勾結的特別深。這就是一個產業鏈,然后把這些偷渡人,如何偷渡過來、如何控制起來,這是他們的一個手段,這就是海外統戰的應該是一部分。

       偽民運們三不談 對偷渡華人的統戰與洗腦

       冀先生:就是說你出來以后,把你領到協會各個組織,然后把你控制起來。

       路德:怎么控制說下,他叫您去了什么組織?

       冀先生:他讓我去民主黨,當時“陳闖創”跟我說你加入民主黨,我可以幫你辦政治庇護。因為我的房東就告訴我說,你千萬不要加入民主黨,民主黨已經在美國爛掉了,房東經常說、我也知道,他們這幫偽類,因為我知道偽類。

       你識別偽類的面目太簡單了,偽類基本上是三不談:一不談爆料革命,二不談王健之死,三不談香港真相。

       路德:總結的太好了、太好了, 很棒!

       冀先生:就是共產黨怕什么,他們不談什么,他們光給你扯一些六四的事,這些沒用的事。我沒有貶低六四的意思,希望戰友們理解、我這意思就是說,他會給你扯一些比較遠的事。

      安紅:他們是吃六四人血饅頭的

       冀先生:我對他們是恨之入骨,這些偽劣五毛。他們現在還認不清形勢,現在已經到了全球滅共,這么一個局勢了,他們現在盡早的悔改悔悟還來的及。
       路德:他后來怎么給你統戰的,你說一下好吧

       冀先生:他又把我帶到一個教會,這個教會也百分之百是中共控制的。因為什么?因為這些教會牧師我跟他們聊天,他們都是從國內就開始去歐洲留學、上的神學院,然后被分到了美國的各個教會。因為我在這觀察,我到美國以后觀察這些教會、特別是福州人的教會,已經完全被滲透了。就是說福州人的教會,完全是親共的教會,因為這些教會他們從來不會提政治的一些觀點。這些特別是長老,甚至他會教你如何愛國。

      路德:愛中國?愛黨?

      冀先生:對,特別是在十一那天,我當時還給長老錄了視頻,我說看十一這個長老,在團聚大會上他會說什么。他果然說了,他說慶祝我們的祖國70華誕,祝愿我們中國人什么什么說了一大堆。我就納悶這么多中國人,我說你們福州人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不是因為宗教迫害對不對?你宗教迫害的話,你為什么不去譴責中共拆毀教堂呢?限制購買圣經呢?這不是說中國70年華誕的問題,這是中國人被綁架70年紀念日,你應這樣說對,所以福州人的教會我后來不去了。

      CCP滲透無所不在 

      后來我就去了一個摩門教,我去摩門教,因為摩門教外國人特別多,他們年輕的傳教士還會說中文,又能學英語。我到了以后,因為我有政治觀點,我見了人難免就會跟他們談一些政治觀點。當時我去了以后,只跟兩個人談了一下我的政治觀點,很快就有人想見我,傳教士就給我介紹那個人。介紹那個人就說誰誰誰,然后他就跟我談,他也談政治觀點,所以說這些人都偽裝成反共的人,你知道嗎?

      他先偽裝成反共的人,看你有沒有政治觀點,你要有政治觀點,他會把你拉到一個所謂的反共群。微信群里邊也是基本上“三不談”,盡扯沒用的,我當時還問他了,我說他跟我說這些,他說我把你拉進這個群里邊,“夏業良”都在里呢。我一聽這幫還不是大偽類嗎,這就說明滲透有多厲害,這些教堂已經早就安插了人了。你知道嗎?就是文貴先生說的,這些滅爆小組的人,他防止你在教堂里邊傳播真相,事先安排好人了。我就試探問了一下,我說你知道郭文貴嗎,他一愣、他說郭文貴是個騙子,然后我就一下知道他真面目。

       因為文貴先生就是個照妖鏡,因為文貴他騙你什么了?你說他是騙子?他就是騙,咱戰友們都是有智慧的,美國是個司法的社會、法制的社會,你海航那么大的力量都告不倒文貴。誰要是說他騙,你來美國告他嘛,我就不信文貴他可以在媒體上隨便說瞎話。

       所以說這就是我到美國以后政治生態,一個是通過教會,再一個通過這種微信群,還有同鄉會。我進入同鄉會以后,這些同鄉會的會長,經常在群里邊發一些比如說香港人是暴徒、抹黑川普,讓你仇恨美國的這些言論。我認為他的這種言論,應該受到美國政府嚴重的懲罰,因為他身在美國、拿著美國綠卡,甚至是美國公民,他居然能干這種事,我認為這是很嚴重的事。你比如說他會在同鄉會里邊、群里邊發動各種的選舉,比如說選什么紐約市長、什么法拉盛什么區的區長,皇后區的區長,他會發動這些人去投票。

      對海外洗腦程度不亞于國內 吸納外匯榨乾民眾血汗隱蔽手段

      冀先生:這是一種滲透,這在小范圍內左右着選舉,咱們往大了說,他會滲透到國會、滲透到參議院,華爾街。所以說在統戰上面,中共國的統戰術是太高了,可以說是見縫插針無處不在。我觀察中國人到海外以后,還被洗腦,他們的洗腦程度一點也不亞于國內。很多人包括偷渡,為什么中共國不管偷渡?甚至是協助偷渡?前一段英國死的那39位偷渡客,中共是不可能不知道。為什么他要慫恿或者是支持偷渡?因為這幫人出來以后,它還照樣可以統戰這幫人。一個在海外,他們基本上還會聽中共的話,然后還會給中國大量的外匯。

       路德:這個外匯是怎么回事?

       冀先生:外匯,很多中國人都會把錢寄到中國
   
       冀先生:你在美國打工,你都會把錢寄到中國。你在美國打工,基本上沒有不寄錢的,光這個一年我估計得不下幾十億美元。然后這些錢一旦匯到中國,你就甭想再取美元,他會印點人民幣給你。所以說這是一個很大的產業鏈,就是你出國的時候,把你先榨干,你要花幾十萬。然后出了國你還得老老實實、當我的奴隸,我見的這種人太多了。他們在美國辛苦了20年、工作了20年,不知道自由、民主是什么東西,甚至連推特什么youtube都不知道,太多了。

     路德:然后還把錢寄回去是吧?

       冀先生:而且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往家寄錢,然后就這樣活一輩子,讓中共給榨干,這就是為什么我要站出來說這些東西。做為一個有良知的戰友,文貴先生他能冒著生命危險,就為了我們中國14億人的未來、來站出來說話,我覺得這是我們漢族人的驕傲。你看俄羅斯厲害嗎,俄羅斯都說他們是戰斗民族
,他們有一個有種的像文貴先生這樣,敢站出來反對普京嗎?沒有。所以說文貴先生對我們中國來說,他是我們中國的救星,乃至是世界的救星。因為他把中共全部的計劃、包括BZY、包括3F計劃美國,全部暴露出來。這等于讓中共的底牌泄露了,美國完全看清你的底牌以后,它會讓你出招。

       所以說這就是安紅姐剛才你們也討論過、我讓你隨便出招。你一旦出招,因為我有你的底牌,你一出招我就知道你所有的東西,都會暴露出來。一出招所有潛伏在美國的、藍金黃的這些力量,你有種你就站出來,你站出來你就會暴露,這是他們最難受的時候。所以說川普總統也是上帝派來的,川普文貴班農是上帝派來的三劍客,來拯救世界,我深信不疑這一點。

      現在我們中國像極了戰敗前的德國,一片祥和、一片大好,馬上就要超過美國了這些輿論。沒有人相信希特勒會死,沒有人相信強大的日爾曼人會倒下,這就是強大的宣傳、強大的洗腦。直到蘇軍攻入德國的那一天,尸橫遍野,他們還不醒悟,還在為保衛元首而戰。直到把他們帶到了集中營,讓他們看到了希特勒的所作所為,他們才相信。我們覺得中國現在就是這樣,中國老百姓不到斷糧的那一天,他們還沉浸在一片祥和、一片大好。所以說這種宣傳這種洗腦,對我們中國人來說是災難性的。

      盜國賊盜走了中國人的未來 民族的希望 威脅世界

      就是文貴先生,他為什么關心我們中國人的未來,還有包括讓我們中國人,如何平穩的過渡到民主、法治的社會,就是盡量的少流血。要首先我們戰友是要有良知的,文貴先生為什么他老提楊改蘭事件,我們戰友可以想想,盜國賊們也看一看。楊改蘭你想一想,楊改蘭她的孩子們在床上的時候,連個衣服都買不起,冬天都不能下床玩。她做為一個母親是什么樣的感覺?盜國賊盜走了不是中國人的錢,它是盜走了中國人的未來、民族的希望,包括它還威脅世界。所以說上天上帝派了(文貴 川普 班農)正義力量,我到這以后我就信宗教、我相信了上帝,我相信上帝派來了文貴,這個滅共使者。

       冀先生:文貴先生他也說過這些話,我來這就是滅共來了,所以說我站出來說這些話,就是我的一些感受,就是做為一個中國人僅存的良知。我們要團結起來,我相信中國融入文明世界那一天,不會遠勝利就在前方。

      路德:非常好,謝謝你。你看它一個產業鏈,法拉盛的律師直接讓他去偷渡,關鍵回來以后找的是“陳闖創”,“陳闖創”之前有個視頻,他自己說的。郭文貴絕對不可能砸了我們的飯碗,放心吧他砸不了我們的飯碗。現在我們知道這個飯碗到底是啥意思,它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然后再到“夏業良”,
居然微信還可以(反共)。文貴先生微信、我們現在微信隨便發啥東西,根本不可能。你在微信里發路德兩個字,馬上你就會被屏蔽。因為很多戰友、給我發了小寫路德兩個字,中間不打空格就會被屏,發郭文貴三個字被屏蔽。這居然他們還可以堂而皇之的在這里成立反共群,這不都假的、這不都演戲,所以跑到海外還給大家統戰。你說的太對了,還給大家繼續洗腦。

       冀先生:剛才路德說的,美國要盡快的立法,把中共定為邪惡恐怖組織,在美國只要親共的為中共做事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安紅:澳洲也應該這樣做,其實我們已經有戰友,給澳洲國會提議了。剛才聽冀先生這一番傳奇,幾乎是瀕死的一個經歷,感覺是感觸頗深。我說三大條:第一條,我記得我初到悉尼的時候,曾經跟別人合租過house(房屋)。當時有個姚先生從上海來,他就是黑民營下來,一天24小時他打三份工。他平均只睡三個小時,因為是逾期簽證是黑民,所以雇傭他的雇主,都成心把他的小時工資壓低。我后來才知道他的小時工資,一個小時只有5塊錢,當時悉尼的平均市場,應該能在15到18塊錢左右。也就說他打三份工,40歲出頭好像一口牙幾乎全掉了,她的女兒在國內上海,上最好的國際學校,他的太太人前人后都是打扮的就非常好、非常得體。

       但是我不知道母女兩個是否知道、她們的丈夫和他的爸爸,在澳洲是這樣一個生活。每天夜里1點30才能睡覺,4點30就已經起床了、開始他的第一份工作。那個慘況,我現在想起來慘不忍睹。我那個房東是福建人、福清的,據說還是研究生畢業,在唐人街刷了17年的碗,他幾乎一句英語都不會說。但是我也莫名其妙,研究生怎么畢業的?據說是上了一個中文畢業的研究生。在他那住了不到兩個月,沒見他吃過一頓肉、沒見他吃過一條完整的魚。但是他跟我吹牛,他回國的時候花3000、什么4000人民幣,請他當地福清的什么領導吃飯,炫耀他已經成功的在澳大利亞扎根了。但是回來那種狀況,就是早晨六七點走,晚上十一、十二點才回來,累的像個三孫子似的窩在沙發里,就這種慘狀。可能國內很多沒有出過國的人,想象不到他們是這么一種光鮮,你知道嗎?

       安紅:由這個衍生真正的我發現,能夠支持文貴先生爆料革命的,全是身懷一門藝術、在海外已經扎根,有正常的工作。絕對不是那種loser,他們視野、 視角,英文都非常好。所以當文貴先生出現的時候,一下子就吸引了視力,覺得這是中國民族的希望。

       吃六四人血饅頭欺民賊 吸食大陸偷渡去自由世界同胞的血

       安紅:第二條,我曾經被別人問路,問澳洲醫療保健中心怎么走。我就問他一下,他連普通話都說不清楚,竟然他是難民,成功了拿到了身份。我那時候站在大街上給他指路,我就一聲長嘆!這種人怎么來的?看樣子像冀先生這種產業鏈、還有冀先生真正點出這個產業鏈,是所謂吃六四人血饅頭的這些人,在中共的縱容下,他們辦成了這么一套。他花了五萬美金、40萬人民幣,六百美金給律師、還要三千給蛇頭,可能還要亂七八糟。還有包括冀先生點出的,就是哪怕在美國落停了吧,nestle 安居下來的,打的工的錢還寄回去。

       我認識一位山東老哥,他說他待了七年,寄回去的錢至少是十幾萬澳幣。他在澳洲賭場輸的錢,也差不多是十幾萬澳幣。我說你為什么不回去?他家里蓋了當地最高的樓,兩個孩子上了特別好的學校,父母太太也蠻有體面。但是忍受的煎熬,六、七年都沒跟父母見面。

      第三條,澳洲悉尼也有類似情況,也是我遲遲不敢去華人教會、再繼續聽任何傳教的一個原因。就是幾乎我能去的教會,全部都是由中共人控制的,什么十一、七一,都有活動。布道、傳教的時候,他都是為黨說話的,甚至教堂里還掛著五星紅旗。

       冀先生:安紅姐我插一句,有一點我沒說,就是我去摩門教的時候,傳教士特別年輕,基本上都是美國人。跟他們談話的時候,我就談到香港問題,我說你們知道香港的事嗎?他們說知道。我說香港發生了什么?他們說我們香港有傳教士。我說香港發生了什么你們知道嗎?你猜他們說什么?他們說我們不讓說,我們有紀律。我說香港發生了什么?這些我就納悶,這些紀律是誰為他們定了?我說為什么香港那些中共殘害鎮壓香港人,你們知道居然不讓說?我現在特別的納悶,我說上帝是干什么的?

      路德:冀先生,按你的素質來說,你在國內應該也至少是個白領以上的。

      冀先生:普通的小螞蟻、跟戰友們一樣,就是說有點良知。我們中國走向民主跟自由法治,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所以說現在我們中國人,被洗腦這么嚴重,認為我們中國不適合民主、不適合法治,不適合自由,這些都是中共為我們洗腦的結果。大家可以想一想,朝鮮跟韓國是一個同宗同祖,他們現在分裂成兩個不同的國家。一個被集權統治,一個成了民主自由,你能說朝鮮不適合民主嗎?你能說韓國就適合民主嗎?所以說戰友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斷能力。

      路德:所有的偷渡是坐在后備箱嗎?因為有的人在問。

       冀先生:這個不是,一般走這個路線的時候,我問了。你比如女的 體重輕的,他們會藏在副駕駛的座里面。他會把副駕駛的座掏空,讓這個女的鋪上去
,就用座套把她罩起來,然后她身上會再坐一個人,這是女的比較輕。可能也有的車是地板下邊,挖一個槽 人鉆進去,也有在后備箱。過來以后在墨西哥的三個人,我跟他們都是朋友了,盡管相處的幾天很少,但是他們三個人在后邊全被抓了。被抓以后,他們會被送到移民監獄,前一段其中有一個放出來了,他是通話談過了。放出來以后我跟他見了面,還有我的兩個朋友在里邊還關着,他們大概要關半年。

       他為什么出來了呢,是因為他們被抓了以后,蛇頭會給你一份材料,讓你按照材料上寫的說,一般都是宗教迫害。說你信仰宗教如何被打壓的,這些過程你要說出來,他是對圣經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說他談話通過了。法官會問你,比如說其中有一個問他,就是你當時正在干什么?警察抓你的時候你當時干什么?他說正在唱歌,就是圣經里邊的歌。法官說你唱什么歌?他說不出來了,所以說這些東西人家會認定你撒謊。就是說你說你信圣經,問你耶穌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你就是在撒謊。

       路德:等于說只要坐上那個車到達關口,哪怕被抓住了,你真正如果是反共滅共的,如果說是真正被迫害的,美國也是隨時給你放出來的。是不是?

       冀先生:就是說你談話通過了,他會給你放出來,然后安排你上大庭、上移民法庭,時間要等。然后你放不出來的話,會在里邊呆久一點、久一點的話蛇頭會聯系律師,給你做擔保,把你擔保出來。

       安紅:這您還要額外交錢嗎?比如說上了大庭之后。

       冀先生:這個律師費要自己付的,律師費你先期要付他一部分、面談之前要付他一部分,上庭之前要付他一部分。他分期付的,分階段。

       CCP佔領海外網媒紙媒輿論高地 大V包裝成反共人士

       路德:我最后有個問題,福建這些人,他們按照陳闖創民主黨這條路,然后教他怎么做假政庇,等于說他這一輩子,就被他們幾個人控制了。是不是?
   
       冀先生:對,首先你要記住,一般為什么律師他敢這樣?據我所見沒有一個真實的。他們出來宗教庇護都是造假,律師他一旦幫你造假以后,等于你就抓住你的小辮子了。所以說你進民主黨也一樣,民主黨你要加入民主黨,他會抓住你想庇護的心理,你看加入我以后,入我這個黨首先六百美金拿到了,然后還有什么各種聚會你也得花錢。關鍵現在美國政府它不相信這個了,通過民主黨庇護,已經不行了,因為它造假太多,首先他們也是偽類。中共現在已經基本上占領了,所有的網媒紙媒這些輿論高地。安紅姐那天說過,他們會把這些海外大V,全部包裝成反共人士,然后來吸粉、吸很多的粉。

       你比如說路德節目出來的時候,你會被所有的言論淹沒。明白嗎?只有這些有良知的人、思維清晰的人會站出來,但是大部分人還是被蒙蔽的。在海外這些統戰,我覺得美國要立法,特別是像CCTV中央電視臺,居然能在美國大行其道,而且不斷的給中國人洗腦。你看了中央電視臺基本上都是反美是吧?一些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極端主義的宣泄。所以說美國應該禁止中央電視臺在美國播出,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因為它不是一個真正的媒體,它是一個洗腦的媒體。美國政府為什么不看看,滿嘴假話你能讓它在這播嗎?就是言論自由也有底線,言論自由是有底線的,不是說你想說什么就說什么。就是這個民主黨,不是美國的民主黨,不是競選的,是中共國的。

       冀先生:在法拉盛注冊的中國民主黨,所以說這些中國民主黨,百分之百也是被派出來成立的。而且這些間諜特務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它應該是幾十年的經營,你看他們生意很好。你在墨西哥光福建人,都有多少個在那屋子里?光我這幾天至少走十幾個。這只是一個點,加上其它的點,福建人往這邊偷渡的人
,一年應該得幾千上萬、應該是沒絕對沒有問題。

       路德:多大的產業鏈幾千上萬。

       冀先生:這部分人出來以后,被吸入到各個什么教會,微信群、民主黨派、各種組織。吸納進去以后,繼續統戰你,然后統治你。你不斷的給他輸血,還是當一輩子的奴隸,而且他們就是為了賺錢,他沒有任何的思想。我不是說在貶低我們同胞,這都是中共強大的洗腦,造成了我們百姓的這些無知跟愚昧,才讓他們得逞。并且一個個最后都跑到文貴先生樓下,去舉牌子抗議,這些舉牌子的人必須得到法律的嚴懲。誰組織他們來的?這叫誹謗誣陷,民主跟自由也不是這樣弄的。文貴他是騙子,你去法院告他,你舉什么牌子?像梁冠軍那種、還經常回人民大會堂開會去,這些福建人都是梁冠軍。所以說他們這種在海外間諜系統,當美國立法,把中國定為恐怖組織的時候,我覺得這些人就有好戲看了。他們就應該給自己掂量掂量,準備點糧食了。

       路德:這里有戰友叫文戈七雄說,必須把CCP定為恐怖組織,戰友們努力不會白費,感謝七哥文貴先生。安紅最后有什么需要補充的。

       海外偽類們一套完整的產業鏈

       安紅:沒什么補充的了,謝謝這位冀先生真勇敢!而且真的是用親身的經歷,向我們揭示了這些所謂的海外偽類們。他們到底是為什么事先說,文貴先生砸了他們的飯碗?是因為他們有這么一套,完整縝密的產業鏈,然后維系他們在海外的生活,甚至用這種方式,把這些所有投奔自由國度人,依舊鉗制在他們魔掌之中。我今天一開始以為,WTO癱瘓是個重磅,我突然發現這才是重磅中的重磅。因為一旦中共被美國列為非法組織,那么這些人的末日就到了。曾經我們在節目里說過,他們的下場會比共產黨還慘。

      路德:冀先生的經歷是真實的、百分之百真實的,所有的細節完全可以都驗證。他也給我發了視頻,在墨西哥街上的房子里的視頻,這些都有,最重要的是揭露了這一個產業鏈。你到美國被統戰,中共的這些偽類、欺民賊,打著六四人血饅頭,這跟文貴先生說的完全吻合。文貴先生沒出來之前,國內的國安就跟他說過,這些人誰誰誰大家知道了。謝謝冀先生!

      冀先生:戰友們好,我最后再說一句,我不主張戰友們重復我的經歷。這是很危險的一個經歷,還是文貴先生說的,在保證自己安全的情況下、等待偉大時刻到來!我們生活在了一個真正偉大的時代,中國五千年的封建史,將告一段落。我期待那一天,相信那天會很快到來,謝謝!

      路德:最后我們再聲明冀先生,所有透露的經歷,不是打廣告。不是為偽類打廣告,是讓大家不要再去上他們當了,他已經花了幾十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CCP滅掉,這是我們唯一的路。

      謝謝安紅!謝謝冀先生!謝謝諸位觀眾觀看!

原視頻:路德社 2019年 12月5日 路安时评(冀先生):WTO即将瘫痪解散对中共国有哪些巨大影响?中共为什么又开始向美下跪求饶,口气变软?

聽寫,字幕制作:華夏神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71254/ […]

0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