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調談人權司法保障欺騙西方世界

作者:立武

12月30日,中共最高檢發布了修訂過的《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其中提到要求防止刑訊逼供和冤假錯案,這步棋與之前LPR實行完全是一個路數,就是打著改革、人權等名義欺騙老百姓和西方世界,讓美國再次上中共的拖延戰術的當。

中共嚴禁刑訊逼供就是個謊言

針對刑訊逼供,中共早在1980年實施的《刑法》第一百三十六條明確規定了嚴禁刑訊逼供,同年實施的《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條也明確規定嚴禁刑訊逼供,同樣在1994年實施的《監獄法》第十四條和1995年實施的《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條都規定了中共的警察不能刑訊逼供。在出台了這麼多法律法規之後,中共按照它自己發布的規定做了嗎?

聶樹斌案就是最好的例子,從傳喚、監視居住、刑事拘留到正式逮捕、判刑,中共完全是專制的手法,沒有其他證據直接強行口供,甚至被質疑改判時當時的河北政法委書記許永躍直接下令“要殺,而且快殺”。這種漠視人權的行徑難道不是在中共實施刑法之後發生的嗎?當初嚴禁的刑訊逼供難道中共自己按規定做了嗎?顯然沒有。更誇張的是,真兇被關押期間還被逼翻供否認自己是真兇,中共為了自己“偉大、光榮、正確”的需要逼假供逼翻供,這是多麼的無恥和荒唐!

當年譚秦東發文批評鴻茅藥酒,沒有任何正當取證、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情況下就被逮捕,人放出來和進去完全是兩個狀態,甚至出現自殘行為,是什麼樣的司法手段把一個醫生逼成這樣?難道不是中共流氓的刑訊逼供逼的嗎?刑訊逼供就是中共鼓吹事實正義的一個惡劣後果。為了尋求真相,採取各種極端手段,這種反人類的做法在中共那裡成了追求它的“正義”的手段。這樣的做法不但不會得到正義與真相,而且還會造成許多冤假錯案。許多人是受不了刑訊逼供慘無人道的折磨才謊稱有罪,這樣怎麼能算“正義”呢?

只要中共體制在,不論你是平民老百姓,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中共體制絞肉機下沒有一個可以躲得過中共的殘害。央視主持人劉芳菲的丈夫香港富商不就被刑訊逼供致死了嘛?還有河北國投原董事長梁雲才在雙規期間也被毆打致死,以及我們熟悉的小馬奔騰的董事長李明被“五棒齊發”死。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就拿香港的年輕人來說,在沒有正式司法程序的情況下,被定義為暴徒,被各種輪姦強姦,被跳樓死、溺水死,中共永遠不會遵守任何諾言和法規,那是對付老百姓用的,和矇騙西方世界看的。

中共體制下無司法保障

中共這套新《規則》還包括簡化接待律師程序,似乎是讓老百姓能夠在法律援助下得到司法保障,然而事實是老百姓在中共體制下請到的律師要么為中共站台,要么說了真話被迫害,因為政法委是控制在盜國賊手裡的,政法委是用來對付老百姓的,它怎麼可能替老百姓解決問題?

不說老百姓維權不行,連律師維權都要被抓被刑訊逼供。 709被迫害的那些律師僅僅是對刑法修正草案有建議就被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為由抓起來了,找不著了,而且2017年時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還高度評價了這次抓捕,稱其“堅決維護國家安全”。這不是流氓嗎?維護的是中國老百姓的國嗎?老百姓有建議就抓起來刑訊逼供、電視認罪這叫維護老百姓的國的安全?這是維護盜國賊的國,是維護中共的國。

《規則》中還提到嚴格限制延長偵察羈押期限,這針對的不就是2018年原華為員工李洪元的事件嗎?李洪元被華為以職務侵占後改洩露商業機密再改敲詐勒索為由舉報而被中共拘押251日,後證據不足被釋放。

一個連有沒有犯罪都不清楚的人本該不該被羈押,但中共的獨裁法給每個這樣的人先扣上“犯罪嫌疑人”的帽子,再根據中共的刑法羈押。中共的《刑事訴訟法》第154條規定“偵察羈押期限不得超過兩個月”,但中共為了需要還在增加可延長一個月、兩個月的條款,更是在第175條規定“補充偵查”的依據。本案例龍崗區檢察院也是依照這條延遲李洪元的偵察期限的。

中共本來就有的規定,為何一說再說,而這樣沒有任何司法正義的事件還是一出又一出呢?這不就更好證明了不論新《規則》就規定,都是矇騙中國人和世界西方國家的,對於中共來說,這些法不是中國人的法,是中共的獨裁法,是中共粉飾獨裁一言堂的依據。中共政法委控制的司法系統就是當代的“東廠”、“蓋世太保”。

談“人權司法保障”是中共一貫的欺騙手段

中共再次強調“人權”,無非是作秀給西方看,希望美國再放中共一馬,這是在演戲。中共從來就是人權的反義詞,天天在國內宣揚“美帝國主義打著人權的旗號”,另一方面又自己高調聲稱“人權”,可見中共又是在欺騙。中共給中國人民司法保障,那是黃鼠狼給雞拜年,表面上說的光鮮亮麗,背地里中共做得都是齷齪的事情。

就好像中共2018年搞出來個《人民陪審員法》,宣稱保障公民依法參加審判活動,似乎在參照西方的陪審制,體現重視司法,重視人權。然而這個“人民陪審員”不但需要委員會任命,還有任期,還應當按照中共要求參加培訓。中共的“隨機挑選”是基於它審理需要挑選,而不是真正的公平隨機。中共的人權司法保障完全是按照中共獨裁需要的保障,把西方司法模式套用過來向西方傳遞重視司法改革,實際上只要中共體制在,盜國賊必定控制政法委,必定壟斷司法解釋權,其他一切只不過是演戲作秀罷了。

中共喉舌聲稱的“讓老百姓在信訪中感受’檢察溫度’”,難道上訪被打這叫“檢察溫度”?中共體制下,上訪有多難中國人自己不知道?國家信訪局外面排著那麼長的隊,大冬天在外面睡覺等待信訪局處理人民的訴求,這叫“檢察溫度”?多少次上訪,老兵、P2P群眾、購房戶那一次不被鎮壓不被抓?中共體制下,完全沒有人權,人民基本訴求權力都沒有,還指望中共解決中國人“久拖不立”的問題,這完全是不可能的。

從2018年11月中共學習“楓橋經驗”就已經明明白白的告訴全世界,中共就是要對付老百姓,要對付中國人。什麼叫楓橋經驗?就是“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就是要鎮壓中國人民正當的上訪訴求,要遏制在苗頭,打壓抓捕甚至判刑。就是要搞中共黨對付中國人民的階級鬥爭,就是要搞中共黨對中國人民的專政,就是要再次來“關一批”、“判一批”、“殺一批”,這僅僅是中共獨裁政治的需要,完全沒有人權,遑論司法正義。

中共《規則》就是在欺騙、拖延

中共這次大搞新《規則》,不外乎就是要表現自己開始改革司法制度,追求司法公義,重視人權保障,不外乎就是在貿易協議簽之前作秀表演給世界看,中共已經做出了實質的表現,是美國一心走“單邊主義”。然而中共所有改的所有明確要求的之前都有,之前都強調過,但中共做了嗎?沒有,中共就是在欺騙,在拖延,只要中共體制在,中國人民就不會得到真正的人權和司法保障,這些盜國賊家族把持的政法委體係就永遠是對付人民的“斯塔西”。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