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一切都是剛剛開始!榮光照耀華夏 ,新中國成立!

作者:騎著毛驢來挺郭

2019年可算過到頭了,全國人民從貿易戰開始時看著《厲害了我的國》《大國重器》高喊著要同美帝再來次上甘嶺,到現在二師兄飛上天,周圍做企業的朋友都開始賦閑在家,老百姓發現生活艱難了。

每年到這個時候年味逐漸濃起來,辛苦一年的人們開始憧憬新的一年,即使在外面再苦再累,大家也會高高興興提著大包小包回家,可今年很多人失業早早的垂頭喪氣的返鄉,這不算什麽,問題是明年咋辦?!

過去的一年真是讓全國人民瞠目結舌,不,是全世界!這都要感謝文貴先生帶領的戰友們在全球宣傳,最該感謝的 香港的同胞們,你們用生命和行動扯下共産黨的遮羞布,讓他們所有肮髒的手段曝光天下,引發了全球的抗共熱潮。(郭先生說除夕晚上要如何安排,建議一定要放《讓榮光歸香港》)

我們一定也要清醒的看到,共産黨藍金黃的力量,這種布局不是一天兩天,他們潛伏的力量和利益相關方都是各個國家在金融政界的高層,就連郭先生身邊接觸的這些人都開始躍躍欲試,火雞龔,西絲潘。。。看著文貴先生用東南西北之國罵怒斥他們,又可氣又好笑,可氣之處在于這些人這是不怕五雷轟頂,在大義之前想火中取栗,可笑之處是郭先生能在這麽大一個國際平台不停的罵了好些天,讓他們馬上能在華人世界無法立足真是解氣,讓他們所有的如意算盤瞬間灰飛煙滅。

這幾天國內討論最多的是平安夜北航急診醫生被割喉,我一直在想是什麽讓人如此的瘋狂!大肆偷稅漏稅的某女星獲評搜狐年度公益大獎,大學學生會男同學發威脅短信把女同學逼著從20樓跳下輕生,女孩留遺言讓幫著她把火車票退了,錢交給她從農村來處理後世的父母,看著這些我完全受不了。。。是什麽原因讓我們的社會充滿了冷漠與戾氣,猥瑣與醜陋,如此下去我們如何對後代交代?!我能簡單的跟孩子講這是他們的事情與我們無關,還是說對不起我們搞砸了?!醒醒吧,誰又能保證我們的家人朋友就不會成爲下一個受害者?!

人生短暫我們又有多少時間能在這種環境中沈默的活著而不受到傷害?!所以現在是大家該站出來的時候了,你可以不說的那麽冠冕堂皇爲了國家,爲了民族。。。你僅僅爲了你的下一代這個理由就足夠了!

是什麽原因造成今天這樣的中國?難道僅僅是共産黨那幾千萬黨員?讓我們一起剖析下其中原因:

“ 群衆永遠是愚蠢的”——說這話的人是希特勒。

有時候,你不得不承認,魔王的眼光是犀利的。他早已洞察了群衆的真面。因此,他才知道如何去利用群衆的愚蠢,實現他瘋狂的野心。但,多數愚蠢並非天生,而是在某種機制與環境下特有的産物。

無知和恐懼,是鍛造愚蠢的兩個最核心要件,缺一不可。

曆史上對群衆洗腦最成功的國家就是納粹德國。戈培爾所領導的納粹德國宣部,可以說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宣傳機構,他創造的宣傳理論至今仍被諸多效仿。比如他說:“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離開了祖國,你什麽也不是”等,後來均成爲了宣傳寶典。戈培爾早就看透了人性,因此他對下屬們說:“人民群衆大多數比我們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傳的本質就是簡單和重複。”在戈培爾簡單有力,不斷重複的單向灌輸宣傳下,整個納粹德國的人民群衆開始變得對世界張牙舞爪,最後埋葬世界,也徹底埋葬了他們自己。 以史爲鑒謊言有破滅的一天只是時間的長短而已,制造謊言愚弄人民的人終將被釘在恥辱柱上昭告後世!就跟郭先生講的一樣,誰膽敢在滅共的事情上想發財想將來像那些仁波切一樣搞雙修,最終都會下場很慘,這種幾千年一遇的民族大變革之際只看到眼前那點利益,有何面目對待你的列祖列宗,想想那些香港死去的孩子吧,他們都瞪著眼睛看著我們這些生者,難道你們這麽幹晚上不做噩夢?!

公元前356年戰國中期,開啓了中國曆史上影響最深遠的一次變法:商鞅變法。“民愚則易治也”是商鞅變法裏貫穿始終的核心思想之一。變法成就了嬴政的霸業,但卻給整個中華民族帶來了噩夢與劫難:秦以後,“百代皆行秦政制”,至朱元璋時已“片板不許入海”,大名鼎鼎的康乾盛世時最流行的政府活動則是全國大範圍“刪削書籍,以正視聽”,文字獄登峰造極,中國人最終變成了肢體羸弱,只知道盲從和谄媚的另類民族和大國愚民。兩千年前的商鞅變法是中國曆史上第一個把“告密”行爲制度化、法律化的,這種制度建立戶籍制,把百姓置于國家的嚴密監視之下,並使他們互相監視、監督。“不告奸者腰斬,告奸者與斬敵首同賞,匿奸者與降敵同罰”。在同一個社會組織裏,人人都是密探,處處都有監視,以致人人自危。(中共的朝陽大媽模式)而且公孫鞅給秦孝公的明確要求和建議是“以奸馭良”:“國以善民治奸民者,必亂,至削”,“國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強”。這些一直影響我們這個民族直到今天,每當我們在朋友聚會時談論時事政治話題,有人會很善意的提醒莫談國事,小心隔牆有耳。。。每當這時我心裏飄過一萬個草泥馬,就是你們這群懦夫才讓他們這樣肆無忌憚的愚弄老百姓,靜下來一想我不也一樣嗎?我敢跑大街上罵共産黨跟他們拼命嗎?說真的活著真窩囊!我的父親在3歲看著我爺爺讓他們在土改打死的,600晌地被共産,全家淨身出戶,在我奶奶一個小腳老太太帶領下去要飯,更重要的是帶上了地主這個家庭成分,不能考大學,不能入黨。。。苦不堪言的生活了一輩子。

無知+恐懼,會鍛造愚蠢,但並不必然能維系愚蠢。

因爲,外界的啓蒙、內部的自救,應該是會改變結果的。
所以,我一直以爲,愚昧是可以改造的,民智是可以開啓的。
但事實上,不是。
發生了很多事,讓我再也不相信群衆的眼睛是雪亮的。
嶽飛冤案直到宋孝宗執政時才予以平反。在此期間,嶽飛一直是投敵賣國的代名詞。冤案平反後,老百姓再次湧上街頭,歡呼朝廷神目如電,讓千古冤案得以昭雪,然後各種歌頌嶽飛的戲劇評書等紛紛上演。天地之間頓時充滿智慧和祥和之氣。
從袁崇煥被殺後,群衆爭著搶著吃他的肉來解恨,到譚嗣同菜市口被殺,群衆往他身上吐口水扔菜葉子,你哪能看出點眼睛雪亮的影子?所謂的群衆,其實更熱衷于谄媚與盲從。
就像大疆汪滔說的,這個世界愚蠢的人太多了。“這個世界太笨了,”“笨得不可思議,”這是汪滔說的一句話:“善、惡、蠢,三股勢力,本質上是善對決惡蠢聯軍。惡蠢之間是什麽關系。人類的最大敵人是愚蠢,愚蠢是萬惡之母,要消滅惡,先消滅愚蠢,S沒了M是活不下去的。”
事實上,強迫一個奴隸繼續當奴隸,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強迫一個自由人當奴隸那就會非常困難。而強迫一個奴隸去當自由人,才是難上加難。在當今這種信息獲取成本幾乎爲零的互聯網時代,幾乎所有愚蠢,都是甘于愚蠢。在可以不愚蠢的情況下,依然不去選擇讓自己不愚蠢的選項,那麽可以據此判定它道德上有缺陷,道德上有缺陷的人,能幹什麽好事兒?

所以,愚蠢其實是惡。蠢人,就是壞人。

猶記得,著名主持人崔永元揭露影視圈偷漏稅黑洞時,一堆的人在朋友圈發文,不問事實,不問是非,而是質疑崔永元的人品,動機。看到這種人,真的想國罵。這是要有多猥瑣,愚昧的蠢人才能做得出來啊?他動機再不純,人品再差,但他做的事在推動社會進步,在增加大衆福祉,這就足夠了啊!精英或治國,或誤國,或許都是對的。所謂的人民群衆創造曆史,那可能只是我們的一個美好誤會。你自己要選擇愚蠢,怨不得別人要肆意驅使和鞭笞你,以及你的後代。而“人類的災難,大部分是由少數人的無恥和多數人的無知造成的”。
“有兩件事我最憎惡——沒有信仰的博才多學和充滿信仰的愚昧無知。”——這句話,是愛默生說的。

蠢人就是惡人——因爲,所有的道路,都是我們自己選擇的,與他人無關。

多數學者的理解是:部分人,並無制度選擇權,而是被動接受。
但奧爾森(公共選擇理論的奠基人)明顯不這麽看。在其名著《集體行動的邏輯》中,奧爾森指出:少數人也許比多數人更有力量。因爲人越少,結成聯盟的成本越低,……但是這少數人的成功和多數人的“合乎理性的容忍”有關。因爲多數派中的每個人的成本-收益分析表明,采取集體行動對抗少數派是得不償失的。因此不能說,少數人把有利于自己的制度安排強加給多數人了。這種制度安排起碼是多數人不反對的。那麽,結論只有一個,就是,對大多數人不利的制度安排是他們自己選擇的”,“所有的制度安排都是公共選擇的結果”。

奧爾森的邏輯是:你要真認爲制度壞,你早就起來反抗了;你沒反抗,說明你認爲容忍是理性的。

總之,制度經濟學一貫的主張是:曆史悲劇和社會災難,不可能是個人或少數人造成的,它們往往是某種制度安排的結果。而所有制度安排都是大多數人選擇的。因此,盡管每個人的選票(或公共選擇的其它形式)對制度形成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使得幾乎每個人從來都扮演指責別人的角色,但事實是,正是這種不易察覺的責任的集合,才最終構成了制度選擇的失敗。

共産黨建國初期大家都充滿期望,到三反五反,文革,六四,新疆,西藏,直到現在的香港,難道很多人看不出來問題嗎?不是看不出來是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的漠視和愚蠢造成了他們的能夠存在70年,是時候讓他們終結,滾下神壇了(共産黨當初得天下不是他多厲害,是因爲他用理想收買人心能得到第一手信息使國民黨處處被動,在裝備和資金占優勢的情況下處處挨打,現在情況反過來了,爆料革命的戰友無處不在,中南坑的一舉一動都在監控中,所以我堅信我們一定會成功,天滅中共的時機已經成熟!)。

今天也是2019的最後一天,首先感謝父母家人,感謝文貴能站出來第一次在國際上讓共産黨和中國人區分開來,感謝香港同胞,更要感謝那些冒著生命危險向文貴傳遞重要信息的戰友,你們是我們成功的關鍵。

最後祝願戰友們新年快樂,讓我們共同見證2020共産黨的滅亡!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