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真正的趨利避害,不是一場荒唐的搖獎遊戲

我發現牆內的新聞有個規律,民眾參與的越積極,熱度下去的越快。這裡所說的民眾,要去掉小粉紅、自乾五和五毛黨,否則規律不能成立。同時還發現一個規律,在面對社會的不公時,越靠近當事人,越難聽到周遭的聲音。華為251事件曝光時,知乎上炸翻了天,外圍聲援抗議不斷,華為員工看不到幾個。這條新聞當時熱了一天,然後后就不見了。

海康威視的員工自殺,官方除了一條公告,外加周遭鼓出的幾個泡泡外,什麼都沒有。過不了幾天,公告和泡泡可能都沒了,外圍聲援的痕跡被喉舌打掃得幹乾淨淨,要不是Gnews報導出來,等過上一段時間,恐怕會有人以為自己記憶錯亂。一條人命出去了,整個中共國就這麼點回饋。把這種怪象擱在信息開放的社會,不知道人們作何反應,只知道中共一定表示滿意。

自殺的悲劇在牆內屢見不鮮,區別無非是這個人還是那個人,這家公司的白領,還是那家公司的白領。這話越聽越像句廢話,在牆內最有用的就是廢話。比方說碰到熟人,為了顯示自己不太敷衍,可以用這話頂替問吃了沒。人被思想鬆綁時,最容易說出廢話,廢話越多,中共越表示滿意。到目前為止我還不打算鬆綁,很清楚要讓中共滿意,代價一定是我不滿意,我現在就很不滿意。這位員工為何跳樓我不知道,只知道滿意的人是不會跳樓的。

無論跟誰都可能和平相處,唯獨和中共不可能。在一個籠子裡,狼和羊能共存下去,這話說出來不怕被人笑話,更可笑的是這個笑話竟然正成立著。就是這麼個小小的失誤,才導致滿意的人太少,正因為太少,悲劇才屢見不鮮。要么等著被狼幹掉,要么一起把狼幹掉,假如真正懂得趨利避害,就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趨利而避害是倫理學的根基。但以此為基礎,是不是一切都很明白還存有分歧,尤其看到下面這個視頻時,更讓我確定了這種分歧的存在。

由於這個分歧,我站在了大多數的對立面。所謂的大多數,是指明明不願意等著被狼幹掉,實際又正在這樣做的一類人。這種狀態有點像參與搖獎,搖獎是不會死的,除非倒霉中了獎,靠得越近,倒霉的概率越高。這就能解釋為啥會在中共國出現第二條這麼個規律。

只要運氣不差,不中獎就是“利”,這就跟我認為的“利”產生了分歧。我希望直接把場子砸了,這樣自己永遠就不會中獎,現在有文貴先生,我更沒理由不站出來。雖然這話很正派,總感覺還是有點不好意思。這種感覺在李志身上也出現過。孤獨是李志最根本的痛苦。作品的品質和歌手對自身的要求是成正比的。往上走往好走理應是歌手們的追求,這是他們的“利”之所在。結果只有李志看到了這點,這點反成了他的“害”。

這種觀點看似有道理,卻忘了利就是利。這種利不為時間和空間所扭轉,因為支撐在它背後的是理智,中共永遠都看不到這層,也沒人相信一個瘋魔會懂得平等互利。接著再深入一層,你會看到“善”和“美”。美的事物之所以美,是由於美本身,在這個觀點上,蘇格拉底很能為我壯膽。

基於這個觀點,我還相信政治也存在著美,因為它只為公民真正擁有自由、財富與道德而生。在無法無天的中共國,政治之美也就無從談起。在一個長久沒有法治的社會裡,利弊得失權衡的結果,最後很容易會掉入搖獎遊戲的陷阱,進而變得迷信,老盼望出現奇蹟。不得不承認,背後有一定的歷史影響,只是跟中共比起來,實在是杯水車薪。

這篇東西對滅共是杯水車薪,我的要求很低,只為滅共盡上一份力。當然了,也希望能在一次次寫的過程中,梳理清自己的思路。離改變自己的目標尚遠,但正在朝著福柯給的方向努力,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好,這樣的希望本身就是趨利避害。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1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