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維吾爾兒童難民

在一所位於伊斯坦布爾郊區的學校,來自中國的維族兒童難民可以在這里學習他們民族的語言和文化。對一些人來說,這里也成了臨時孤兒院。他們中的一些父母以為偶爾回新疆出差或探親仍然安全,回去之后卻比關進與世隔絕的再教育營。在學校的一百多名學生中,26人失去了一位家長,7人失去了雙親。

土耳其總統雷杰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 是穆斯林世界中唯一願意為維吾爾人挺身而出、敢於冒着激怒中共風險的領導人之一。

9歲的法蒂瑪對她的祖國只有模糊的記憶——現在,對她的父親也只有模糊的記憶。在得知新疆集中營之前,她的父親經常飛回中國做生意。“然后他就走了,” 3年來杳無音訊。

去年11月,流亡的維吾爾族活動人士公布了近500個營地和監獄,稱囚犯總數可能“遠遠超過”100萬。2017年這些集中營的相關消息首次出現時,北京方面極力否認。后來又聲稱這些集中營是“自願的”職業中心,旨在通過教授人們普通話和工作技能來打擊極端主義。但泄露出來的內部文件顯示,集中營實行監獄化管理,目的是根除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主要是穆斯林)文化和宗教。

土耳其有大約5萬名維吾爾族難民,有更多像法蒂瑪這樣的孩子,甚至更糟。自2017年7月以來,15歲的圖蘇娜就沒見過父母,也沒跟他們說過話。他們在回中國的最后一通電話中說:“別為我們擔心”。他們說,他們的護照被沒收了,他們相信很快就會解決。然后就再也沒有消息了。

圖蘇娜還記得她在中國的生活。她回憶說,當他們的公寓門口安裝攝像頭時,她問:“爸爸,他們為什么要監視我們?”因為我們是穆斯林,她父親說。他們收藏的宗教典籍也被燒毀了。

圖蘇納伊現在只有她的小妹妹和逃難路上遇到并照顧他們的一個年長的朋友,在中國,他們與每個家庭成員的所有形式的交流都被切斷了。據報道,許多在新疆的孩子也沒有父母。中共當局收容了“無數”兒童,他們或隨父母被關押,或被流放到國營兒童福利機搆和寄宿學校。

無論是作為穆斯林同胞,還是作為同講突厥語的民族,許多土耳其人覺得自己與維吾爾人有着曆史淵源。去年12月,伊斯蘭主義者和極端民族主義者在伊斯坦布爾舉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集會。

中共領事館外,穆薩•巴約格魯(Musa Bayoglu)說:“你還沒聽到來自東突厥斯坦的兄弟們的呼聲嗎?”“我們姐妹的尖叫聲難道沒有穿過你宮殿的牆壁嗎?”

土耳其外交部稱中國對維吾爾人的鎮壓是“人類的一大恥辱”,埃爾多安9月份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言時,他列舉了一長串面臨迫害的穆斯林組織,從巴勒斯坦人到緬甸的羅辛亞人,維族人卻沒有在列。

許多人認為他是在屈從於中國的經濟壓力,但“他們為5萬名維吾爾人提供了一個和平的居住地,”維族人對土耳其提供的庇護仍然感激涕零。“沒有其他穆斯林國家這么做,沒有西方國家這么做。”

 泄露的內部文件詳細說明了北京是如何管理這些集中營的。其中包括要求犯人與外界切斷聯系,并對他們進行無時無刻(包括上廁所)的監控,以防逃跑。

北京說,這些人應該被關押至少一年,只有經過“思想改造、學習和訓練、遵守紀律”的評估后才能釋放。

12歲的Rufine說,她長大后想當老師或醫生。她的母親兩年前失蹤了,當時她回去照顧生病的祖母。當被問及學校里哪些項目在中國是非法的時,校長說:“去土耳其這樣的穆斯林國家度假就足以讓你進集中營。”“至於這些東西……他指着牆上的東突厥斯坦國旗和維吾爾語阿拉伯文,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維吾爾人正面臨滅絕,”39歲的教師Mahmut Utfi補充道:“我們的文化,我們的語言正在被中共毀滅。”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白夜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1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