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29日郭先生與鋼鐵俠電話連線直播

战友之家听写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264942 

郭文貴先生:
尊敬的戰友們好,現在是12月29號文貴報平安直播。今天的報平安直播屬於“雙修”,今天除了修郭媒體之外呢,另外一個跟我們鋼鐵俠連線。

以前我答應過鋼鐵俠連線一起做一個節目叫Q&A七哥的問答節目。那麼我答應的事情就一定要做,所以說頭兩天一直忙,一直忙。鋼鐵俠也發給我了一些問題,後來我說你別給我發問題了,你想問啥就直接問,不要再發給我。那麼鋼鐵俠呢,今天已經在線了。現在首先我再次向鋼鐵俠還有所有的戰友們問好,謝謝!
鋼鐵俠先生現在我們就可以開始問題了,非常的抱歉頭幾天因為我這邊的時間問題,推遲了咱們的Q&A七哥問題的節目,非常的抱歉。戰友們,盡量的到鋼鐵俠那兒去看,不要在郭媒體看,去鋼鐵俠那去看。謝謝鋼鐵俠先生,你好鋼哥!

鋼鐵俠先生:
戰友們大家好,七哥好!我是鋼鐵俠,今天這個直播呢,是旨在跟七哥直播,回頭的話呢我們會把節目做好後期的效果以後,比較精煉的一個版本最後在我們的平台上把它播布出去,七哥。

郭文貴先生:
好的,謝謝鋼鐵俠鋼哥,你盡管問吧。這問題首先我告訴大家我是絕對不知道的,你盡管問問題,我們大概三十分鐘左右。

鋼鐵俠先生:
好的,感謝七哥抽空給我們來連線,錄制七哥Q&A。這是一個戰友向郭文貴先生提問的小節目,感謝很多的戰友在小5的平台上踊躍的提問。以下是我們第一期節目整理出來的要問七哥的七個問題。第一個問題來自戰友李曉甜(音)。她說現在中國是一個沒有教育的國家,請問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教育將如何的改變,繁體字會恢復使用嗎?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
好,謝謝鋼鐵俠先生鋼哥,我現在就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了。這位李曉甜戰友特別棒,我覺得要問的這個問題是很多人要關心的問題。好像是上次你發的時候有這個問題,我摟了一眼。首先教育的問題,我相信鋼鐵俠正在戀愛中,隨著你有了新的一代的時候呢,你會有更加深刻的感受。我覺得中國這些年共產黨帶來最大的病毒之一和傳染病毒的方式,最核心的手段就是教育。

我們可以從以下多個方面可以探討出來教育問題,我們可以看到我們中國人對黑白之分,對好壞之分,善惡之分,香臭之分,人畜之分,已經失去了基本人類的判斷能力。這就是為什麼現在佛教的雙修,密宗佛的雙修能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存在,只有在中國了。而且不准提,你提了好像雙修了以後,就像真的你要提雙修就真的好像雙修他家他奶奶的爺爺似得。
而且竟然打著密宗的名義的人給我打電話說什麼?「文貴這是碰了紅線了,陳峰雙修,還有南懷瑾老師雙修,這都屬於正常的宗教問題,你都不能碰」。我當然我決他八輩子祖宗了,我說你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是一個北京大學的教授,當然不是副教授、夏教授,什麼助理教授,他是正兒八經的教授。而且是提副校長沒提上,差點得了抑郁症的人。我說你這種人,你要是當了副校長北大不更慘嘛?他現在推崇這種雙修學,這種所謂的雙修就是16歲,14歲的處女。這就是輪奸和強奸。

再看我們今天中國大陸大街小巷,多少老人倒在地上沒人扶。竟然把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在錄視頻「孩子長大以後一定要嫁給住別墅的,農民我不要」。她知道不知道,她的爸爸媽媽和她的爸爸媽媽的爸爸媽媽,爺爺輩的一定是農民。你不嫁給農民,你嫁給有別墅的,這麼小的孩子就完全是拜金主義。

更重要的事情你看香港事件上,竟然有人跑到香港去,去罵香港的孩子(是)香港的“暴徒”!你認識人家嗎?你了解香港嗎,對不對呀?更誇張的事情,你看新疆兩百萬人被抓起來。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夫離子散,家破人敗。竟然有人替共產黨解脫「新疆人是暴徒」。這兩百萬都是暴徒啊?如果這兩百萬是暴徒,在你中共執掌了(政權)七十年了,那誰是罪魁禍首?負這個最大的責任就是你共產黨。

這種教育出來的人民多可怕!再看我們的火雞龔,再看看我們剛發生的細思。這細思的事我還沒有說呢,說了以後你們會很驚訝,你給他多少錢,你給他多少善良,你給他多少東西都換不了他的人心。這才是可怕的!

就是一個被共產黨,一個政黨掌控的教育,人心如狼心,人心如獸心。人已經人獸不分,這是對我們整個中國人民面臨最嚴峻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紅黃藍幼兒園多少家長閉嘴。他都沒有想到他的孩子曾經可能被雙修過,甚至有家長配合雙修。教育的問題是中國所有核心問題的核心問題。

當然了,沒有共產黨以後第一個就是要把教育要搞好。所有的教育的核心要怎麼搞好就是要全民參與教育。教育絕對不能被政黨控制,教育絕對不能有任何一點政治成分。教育絕對要是全民的,全民族的,所有社會包含的任何人都要全面參與,這是核心。這是我們下一步推翻共產黨以後,我希望所有的爆料革命戰友,永遠不要忘了我們的初心。那就是中國需要一個國際化的,全民參與的,沒有共產黨的,沒有政治色彩的,沒有宗教色彩的一個真正的人性的教育。

拯救中華民族,拯救中國,愛國,最好的辦法就是把教育搞好。這就是我現在回答這個問題。謝謝曉甜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太好了。有很多就這個話題我要說,但是說實話,我真的是咱時間的問題我就不細說了,謝謝鋼哥。

鋼鐵俠先生:
嗯!第二個問題來自戰友,他說文貴先生是否贊成擁槍,當百姓的利益受到國家機器暴力碾壓的時候如何反抗?謝謝。

郭文貴先生:
這名字你念那麼長,鋼哥我沒記住。通過剛剛問這個問題,就是說爆料革命贊不贊成擁槍,這個問題我想過很多很多。我可以告訴大家,現在對《香港人權法案》,包括《維吾爾人法案》,包括《西藏法案》,包括《台灣法案》,背後的推手就是美國步槍協會,千萬不要忘了,美國步槍協會是最核心的。

這位年輕的主席是我們最好的戰友之一。而且最近他發現在美國有一波人正在醞釀著要對我們爆料革命進行所謂的,要和我們對抗,就是被藍金黃了,在中共有利益。他們已經有計劃全面的要開始和我們站在一起,要在美國內部一起要打擊藍金黃。這位主席跟我深刻探討過中國應不應該擁槍的問題。我想借用他的一句話說,他說如果中國人有一天需要槍的時候,千萬不能像美國人這種擁槍的方式。他說美國人用多少個生命,捍衛了擁槍的自由。中國人一定要擁槍,但不要擁有美國、美式的擁槍。

哎!我!這個哥們,我就喜歡他了啊。他是川普總統的最好的朋友之一,可以說是最親近的人之一。這個話題我們談了將近一天的時間。最後得出了答案是中國人實現了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世界以後,要有一個絕對性的,世界上最高端的 ,最合法的,最和平的,而且不讓人民失去擁槍自由的擁槍模式。那就是兩條,就是在社會的監督和科學的管理和絕對負責任的情況下擁槍。這就是美國現在,實際上美國要做到的。不擁槍和擁槍,這是完全胡扯的兩個極端。美國不擁槍是不可能的,絕對誰都擁槍那也是不可能的,它正在往這方面過渡。
那我們非常好的事情,當中國沒有共產黨以後,可以在通過法律把一些規定,把一些管理,把一些監督、法規、法令全弄好。然後市場上什麼人可以買槍,什麼人不可以買槍。什麼人不可以買槍。你怎麼保護槍,怎麼用槍,什麼場合用槍,這些要更細膩化。那就是站在美國這幾百年擁槍的苦與酸,成功與失敗的基礎上,建立一個法規,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事情非常重要,就是為什麼要給你擁有槍。美國先賢當時立國的時候非常清楚,給老百姓擁槍就是防備有一天當政府欺負你的時候,老百姓能有反抗的權力,這是保護你基本的人權。嚴格講,這是生存之權。

那麼我們中國擁槍是為什麼?給中國人定義,除了捍衛你作為人權之外,更重要的是讓你捍衛正義。中國人現在缺的就是正義。只要是隔壁家裡強奸,輪奸,著火,各掃門前雪,跟我沒關系。這個跟我沒關系就是共產黨教育當中給我們植入的最大的病毒之一。而且總是自動反應,自動反應這是正確,我不要管,我不要管,我不要管,跟我沒關系。

但是我們要叫你們擁槍就是要你們必須維護正義,捍衛正義而擁槍。這樣的話能提起中華民族的正義之氣。我擁槍不是要殺我的敵人,而是要保護好人,不是為了我,是為了他人,為了社會的正義。
所以我堅決的支持在以上兩個條件情況下,中國人擁槍。謝謝鋼哥。

鋼鐵俠:
七哥這個問題回答真是太棒了,合法擁槍是天賦人權。合法擁槍是為了維護正義,保護好人。
第三個問題是李興豪戰友(音譯)問得挺有意思的:男人如何面對性欲?比如商場上和合作伙伴去夜總會,叫了服務員,你也不想掃了別人的興,該如何逢場作戲呢?想了解七哥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郭文貴先生:
這位李興豪(音譯)戰友我不知道你是男的還是女的,但是我想應該是男的,跟鋼哥一樣的。
這個問題問得特別好,這問題啊,你真問對人了!這話題我可以談一天一夜,十天十夜也談不完。在我的人生軌跡當中啊,這種事情經歷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在中共茅屎坑裡的人,像我這樣的人,你不經歷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包括任何一個正常的人,只要你不是呆在山溝裡面都要面對。

首先說自己啊,這個性欲首先說你自己的性欲。再說在社會上,社交的時候面對的性欲。任何一個人都將面臨各種性欲的誘惑。這個問題太大了,太復雜了,和教育的問題一樣。

興豪(音譯)我先給你回答一下:這個問題我覺得首先跟你的信仰和你怎麼看待女人,怎麼看待性?它是有深刻的關系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十八歲以下的孩子,拜托拜托,趕快離開啊!

(給你們幾秒鐘,十八歲以下的孩子請不要看以下文字)
好了,十八歲以下的都離開了!!!!

我跟大家說,我不知道別人啊,我是非常早熟的,13歲就有了第一次的性生活。而且這第一次性生活是跟一個大我很大的一個大姐的,而且是在手把手的教導下完成了性生活。而且我回去老老實實的跟我娘說了,氣得我娘找人家,把人家說一頓。

從13歲以後,對我本人來講,感受到這人啊,這老天爺給的生殖器和性欲這個問題上,是人類最大挑戰之一。

因為你從早到晚都想,在我小的時候,當你性欲強的時候,我現在都得不出答案。是不是所有人都靠手淫解決問題?

這問題太大了,因為你一到晚上就想啊,這人的本能啊。再一個看到漂亮的就想啊,這人的腦子每天得多少時間在這個性上。這事太可怕了。

所以我覺得雖然手淫很不健康,但是真的是解救了人類,要不然都得變成強奸犯。這是一個最難過的問題。而且在這個時候,如果你要是有誘惑,那會受不了的。

我記得非常清楚,我小時候在東北。在那個玉米地,我在玉米地了,實在受不了了,手淫。正在這個時候,來一大姐:老七,你在干嘛呢?大姐幫你啊!
你說這種情況下,你能拒絕嗎???你拒絕不了!!!是不是???但是人家這個大姐是有丈夫的,這個時候你還會想到:人家還是有丈夫的,我不能干這事。

我給你講:我認為99%的人是過不了這一關的。這個時候就需要你怎麼約束了?這種事情發生太多了,太多了。

所以說每個人都有秘密。我那段經歷,未婚前,我真是經歷太。。。所以我要早娶媳婦。我做夢都想,啥時候我有個媳婦啊。我想娶媳婦的時候,真沒有想什麼立家成業,什麼娶妻養子,壓根就沒想。

說實話,當時就是覺得是性的需要。後來就是逐漸在我嫂子的挑戰下,我要要孩子,啪,就跟我太太私奔了。

那時候說實在話,從白天到晚上啊,腦子裡面老是這事啊。這是成年人無法想像的,走到哪都想啊。那個時候,我就覺得這是我最重要的事兒。
可是這同時面對一個社會問題出來了。當你有了妻子之後,這事就麻煩了,妻子要管你啊,你七嫂也管我,她也吃醋啊,對吧?

而且我覺得,我見過的幾乎所有的男的,眼睛絕對不會老盯著妻子,一定是盯著妻子以外的女人,這個時候你面臨的誘惑。而且你七哥這人吧,天生就有魅力,從小女孩就多。這個時候有年老的,年少的,各種和你有關系的。你咋選擇啊,我的天啊!!!

這個時候就說出了兩個核心的問題。剛才第一個戰友問的問題:教育,還有一個就是我們喜馬拉雅追求的信仰的自由,信仰!

如果沒信仰,沒教育,那人就跟畜生是一模一樣,逮著誰就搓誰,不分老少,不分親近,不分醜俊,就是搓。

教育就是讓你不能瞎搓,然後你要是有了信仰,你就會想,絕對不能搓。不該搓的搓完以後自己出事,要命,下一輩子的事,他就不敢干。

這就是為什麼信仰和教育會這般重要。再一個就是再成長,基本上能控制住的時候,到社會上有夜總會了,哎呀,我滴媽呀!這個事情太大了,你要應酬啊。到夜總會裡面一找,很多女孩,什麼樣的都有。

說實在話,喝完酒,音樂一來,那個場景一出現。人和畜生的分離,一下子就打開了。無非就是你站著還是趴著,但是夜總會裡邊站著的人是比較少的,基本上都是趴著和躺著的。

而且進了夜總會裡的女孩,心裡面已經沒有羞恥之感,進去的男人也讓你跟他沒有羞恥感,人家要賺錢。這種情況下,真的是太難了,我向上天發誓,我說的話都是實話。

我告訴所有的戰友們,還有一些正在經歷的戰友們,我絕對不是我道德多高尚啊。

第一:最關鍵的是我到非洲去,我在坦桑尼亞看了有艾滋病的,身上整個爛的和艾滋病死的,扔出去。還有那些吸毒的死亡以後給扔出去。犯罪的關押地,還有醫院的事。這對我人生最大的影響。我就覺得害怕,就覺得所有在夜總會裡的都有性病,都有艾滋病。

是我心理上,老天給了我一個障礙,我害怕了。要不然的話,我每天可能就住在夜總會裡了,我這號人有可能就不出來了。真的是啊,我這不是說啥的。
從道德上來講,我沒有什麼約束。我只是生理上害怕。然後在夜總會裡邊吸毒的人特別多。吸毒的和艾滋病的是放在一起的,你根本受不了。

還有我有幾個“生理”的毛病。我基本上看不了女孩子光腳丫子。光腳丫子的,染腳趾甲的,我一下子就陽痿了,就不行了!再一個染指甲的,養指甲勾勾的,我就受不了。為什麼?當年我到洛杉磯去,人家帶我們去看脫衣舞,看得我老興奮了!然後回來到朋友家,開Party,在游泳池邊上,准備著salad。這salad一咬開,裡面兩個假指甲掉進去了,哎喲!我就大吐得不行。所以我一看到染指甲的就受不了 ,在飯裡吃出了假指甲。所以我對染指甲,染腳丫子,還有一些生理條件。

我到夜總會去,絕對不可能跟任何小姐發生關系。但是我經常去,怎麼辦?有時候真沒有辦法。

我可以告訴大家的事情,我經常人家要幾個,我也要幾個,陪著聊啊。當然,我不能像安全部那些官員,紀委的官員,那麼能眼睛一閉,嗯,你來例假啦,你沒例假。啊,你20,你18,那麼專業,我做不到。但是呢,我不管誰,我對女孩都特別好。我一進去任何情況下,夜總會都對我好,就是左摟右抱,絕對有啊。這為啥我說我在茅屎坑出來的啊,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當所有人都感覺到你也這樣的時候,他們就覺得,老郭可以,你跟我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可以進來啦。所以說也得裝得很真的,哎呀領走,也要領走。我可以向天發誓,我一次關系沒有發生過。我一次沒有過,到了房間我就告訴姑娘,錢照付,你該干啥干啥,然後聊聊天,干點別的去。我絕對沒有過。

為什麼,我也想,也不是不想,有時候那很多細節我就不說了,那受不了,但是我不敢,這時候我給戰友的回答是,很簡單,你有三個階段,第一個,作為人性,你剛剛開始的時候,你千萬記住,你不要亂戳,因為真的就戳出事來了啊。這時候你要怎麼控制住,你要有一個良好的教育,你要相信,最早有信仰的控制你,你要負責,否則你只能自己解決啦。到了中期階段的時候,當你有了妻子的時候。你要記住,你戳別人的時候,就有別人戳你老婆,這很簡單。不可能人都戳的是空氣,就你老婆永遠是處女,那不可能的。所以說,你要想到這個報應的時候,你就不要亂來了,你必須得控制,大家都愛新鮮,你必須得控制。到了夜總會,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是心裡障礙,那麼另外的人,沒有心裡障礙的人,到了那以後,我真就不敢說了,那就完全是,我在這公共場合,我咋說啊。我現在鋼哥我很難說,我有一些心得,我有很多朋友,基本上中國最大的三個夜總會,倆跟我有關系。

最早的廣州的白天鵝夜總會,我參與的投資,我第一次走進去,就嚇我一大跳,幾百個姑娘,嘩嘩嘩過來,進去還讓我喝搖頭丸,我說我絕對喝不了。塞到我嘴裡,結果搖幾下,嘩,就全吐出來了。我這天生就不能干這個的。這個夜總會後來我馬上撤出了,我說這不是夜總會啊,這是賣淫的地方,撤資。後來基本是我錢,本利都沒拿回來。後來是鄭州裕達國貿,開了個沒有小姐的夜總會,沒有小姐的夜總會,一天營業額幾百塊錢,最多三千塊錢,你沒法活。五千多萬裝修的夜總會,全中國最高級的,裕達叫紅蠟坊夜總會,台灣人在那搞得,非常棒。

但是確確實實,我從那個夜總會裡我更加看到了,太多人需要夜總會,需要夜總會的前提是什麼,是共產黨,就共產黨的官員,就在倆地方跟你做交易,一個是餐桌上,一個是夜總會,一個是女人的肚皮上,沒有第三個地方跟你做交易。當然啦,鑰匙瀾那是不同了,她是以找鑰匙的方式,他把這個叫專找有辦公床的地方去辦公,去交易,那另當別論啊。但基本上,官員和企業家之間交易的地方,餐桌上,肚皮上,那就是夜總會。

那麼在這個時候,你逢場作戲的本事一定要高,你要會逢場作戲。你能不能摟得住,那是你的問題了,你能不能不染上艾滋病,但你要千萬小心,中國的艾滋病和性病,是和教育的問題是緊緊掛鉤的,很多人有了性病,就像當你毛澤東一樣。啊,我有了性病怕什麼,淋病,跑那戳幾下女人,不就好了麼。這種卑鄙的,甚至崇拜這種說法的,就根本不負責任的。

我可以告訴大家,你千萬小心啊,就一句話,一炮解決你,一炮滅亡。你要是在外面瞎去打去,真要了你的命。染上性病,一輩子完了,染上艾滋病,你肯定完了,你全家都完了。還有一個你要想到的問題,現在藍金黃,共產黨就是靠夜總會,到處抓商人抓官員,甚至互相之間威脅。這個問題你自己好自為之。我的做法是,寧可自己用手解決,你也千萬別去冒這個險。說難聽話,再折騰也就倆小時嘛,倆小時完以後,幾乎是倆小時可以要你的命,嚴格講就是三秒鐘。當你發生,叭,進去了,三秒鐘進去了,那三秒鐘當你放進去的時候或者你接受的時候。一,你能不能抵擋住性病;二,你能不能抵擋艾滋病;三,你能不能被藍金黃給錄像。

戰友們,當你們聽到我跟你們說實話的時候,我這是久經戰場的老戰士的時候,你再進夜總會你就問你自己這仨問題。這仨問題,你願不願意冒這個險。所以你到進去的時候,你把褲子脫了,你只要脫下去的時候,你的人生就面臨這一個死刑的宣判,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五十。如果你去東莞那些店,那基本上是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二十,你不是被怎麼死的問題,只是什麼什麼時間死的問題,因為有黑警,有警察,有共產黨,還有那些李友,李友的弟弟李國軍,這些人隨時給你錄像,還有拿著威脅你老婆,威脅你孩子,還有你老婆的道德,還有你孩子的未來。你願不願意干。

夜總會這地方,基本上是第二個屠宰場,所以你進去以後,你能演戲演到全身而退,牛!如果說你進去了,我付出點錢,多花點錢,付出點代價,控制一下,那你也牛。如果你要是想僥幸,或給自己找借口,我喝多了,然後我帶套啦,你記住,這個常在河邊走,一定會濕鞋的。所以說最後我要回答這個問題,很廣泛,這個問題,哪天咱鋼哥專講這個問題,你可以搞幾集啊。性,怎麼經歷的誘惑,太多了去了。

我給最後講個故事啊,一個超級有名的演員,她和她媽媽,都是被香港的一個娛樂界的一個老板包了的。這個演員給我講過說,他老板喝多了說你過來,(演員)說我來例假了。(老板)那你媽來。(演員)我媽去廣東了。(老板)你家還有什麼女的?然後(演員)我家沒什麼女的。(老板)你是不想還是怎麼著。就威脅她,(老板)說,我記得你還有個姨啊,把你姨找來。最後就把她姨找去了,她姨陪他睡了一覺。這個女演員講了句話,他說你知道這個男的啊,他不去找雞,全香港最大的黑社會,和演員頭子,他不找雞。我說他為啥不找雞啊。當時是這個女的最火的時候,最最火的時候,她拍完電影,拍電視劇,唱歌。她說這老板怕得性病,所以說,跟他的公司的女孩,家裡所有得女的,通通給你睡了,但是不找小姐,他怕得病。

所以說戰友們,你要想一想,那個小子,想搞多些妓女他可以搞多些,他害怕,他搞那些演員,他把演員老的少的全給搞了。共產黨得當官的也是這樣。有些人就不找小姐了,就搞雙修去了,這個雙修是搞處女,不得病啊。很多這些的性的結果。

就是弗洛伊德,弗洛伊德的孫子是我的好朋友,在倫敦。弗洛伊德講這話是不是絕對,有點絕對,但是我覺得還是基本贊成的。人類上所有的關系最後都是跟性連在一起的。性這個關系是你爹媽,因為有性的關系才有了我們,對親戚。因為我和我的太太和家人有了性的關系,有了下一代,人與人之間,性關系是很神聖很重要,是人類的紐帶和橋梁,當你把它給掛上一些鈴鐺啊,LV啊,愛馬仕啊,掛上錢啊,美元啊,掛上一些名利的時候,你這個性關系就成了肮髒的關系,千萬別去污染了他。

最後說,我們人類身上最干淨的地方,就是男的和女的生殖器的地方,是最最偉大的地方,尊重它,愛護它,為它付出,絕對是值得的,上天會看得見的,你會得到更多的,好的報應,你會有健康的兒女,你會有很健康的未來。

但是你要戒欲,這就是佛家說的貪嗔痴慢疑。貪,貪欲,如果你戒不了欲,你將為欲付出代價,而且我覺得我們安紅大美女算過啊,男人只有7000多次射精的機會,你不管咋用,你就7000多次,你非要把這7000多次其中的一次,搞得要你的命麼,你非要把其中一次搞得你沒有未來麼?沒有必要。所以要想到,每一次的性欲都可能要你的命,和改變你的命運,所以你要慎重,我今天就說到這,鋼哥,謝謝。

鋼鐵俠:
第四個問題是來自皇城板爺,他說:七哥年輕時候打架,有沒有被家人阻止過或者影響過?影響有多大?開打是為了出門覺得有面子還是被得罪?打架會把對方打傷到什麼程度?謝謝!

郭文貴先生:
板爺問的這個問題,有些問題我不能回答,因為涉及到現在我們很多官司都被借用去,作為證詞來使用,我們律師團隊每次都跟我說:“你能不能在錄視頻的時候,不要給敵人老送彈藥呀。”所以我得注意點。

但基本來說,我小時候打架,我可以說從來沒有一次為我自己打架的。都是因為看到,絕大多數都是欺負女性了,我去打抱不平;第二個就是說,突然間看到弱者被欺負了,那我就是拔刀相助,基本是這樣。

我從沒有一次被人家打倒過,被人家打跑過,被人家打磕頭過,這上天真是給我太多太多。現在想想,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我無數次見都是人家惹N個人無數人打架,只要對方團結起來擁過來打我能100%滅了,沒有什麼牛叉的人。真在你兩拳頭面前打架的時候,我可以告訴你,真正是兩軍相遇,勇者勝,我就是永遠勇者勝,根本也沒有到了什麼智者,仁者那個程度上去。

我遇到的所有的這幫混蛋,都不是勇者,都是一幫烏合之眾。就現在像欺民賊一樣,我希望欺民賊能團結。三年前了我說,在拉斯維加斯一幫人拍照,成水炎拍照,我說我求求你們了,快團結團結對付郭文貴,如果你們能團結打倒郭文貴,我佩服你們了;然後他們又跑到華盛頓開會,什麼民主大會,趕快團結團結吧,你們能團結一起對付我,我佩服;東京大會爆協,趕快開會吧,你能團結起來對付郭文貴把我打敗,我也算服了,中國人總能團結一次。可惜呀,這幫王八蛋不爭氣,從來沒團結過。

就我從小打架遇到的中國人和到現在打架遇到的中國人越來越下。過去打架遇到什麼開江湖,開武功,就像中國大俠徐曉東一樣,我超喜歡徐曉東打,打的東西。我每次都那樣,一去打的時候,我就准備好去死了,每次去之前都准備好死了。我就一個人去,我從來沒讓人幫我打過架。我要聲明,從來沒讓人幫我打過架。我沒有搬過救兵,都是我一個人,因為我不能讓別人為我去冒死去,結果只要我一全面去赴死的時候,對方全部崩潰。今天的欺民賊也是這個德性,都是這個德性,所以這欺民賊比當時我打江湖的時候還差。那個時候打架,都是往死裡打,沒有任何猶豫的。多次交手,你看我身上的傷,看我頭上皮帶打開的,腦袋上縫十幾針的,背上,腰上,身上和手上都是傷,全都是傷,血流多了去了,肋骨斷過很多次,但是我絕對打趴下,打跪,打跑,打求饒,從來沒有過,這是因為我當年從小練。

嚴格講,我主要是見過無數個武功大師,最後都是假的。去梁山,這故事多了去了,我專門去梁山,當時因為水滸,騎著摩托車去的梁山,差點把我給摔死,掛在了懸崖上。去梁山,梁山伯正在准備修的時候,我跑到梁山去,住在梁山的化肥廠,去拜了很多武功大師,都是扯的事。最後就是今天徐曉東先生這個我練的就是自己的個人搏擊。我每天早上起來2-3小時,踢沙袋子,“啪啪啪”踢,所以我腿功相當厲害,所以七哥現在被封為企鵝腿。

看我今天,剛才鋼鐵俠問我,穿什麼褲子,企鵝褲,所以看看我這腿很厲害,當時主要練的,今天眼鏡戴的昨天這個,我的T恤Lanvin的,褲子Lanvin的,都是這次買的。

當時我這腿很厲害,只要是我打架,我這腿沾上必倒。這種打架,當是我們身上帶著都是器械保護自己的,最後證明,我為啥喜歡徐曉東?徐曉東說得對,所有的武術絕對有功夫的,但不是現在,共產黨執政以後就沒有真功夫了。因為功夫是時間和毅力,現在是功夫沒有時間和毅力,全是剽竊,造騙,所以它成了假功夫。我沒有遇到過一個真功夫,所有的功夫大師,武林大師,只要我找上去的,我去過唐山,北京,東北,江蘇,廣東,砸過場子,從來沒有一個場子不被砸成的,所以我特別喜歡徐曉東先生,特別棒,我一看那個精,氣,神,就是當年的我郭文貴。當然我那時候比他野,他現在比較正規在場子上打。

當時打架,樹立了我一個非常重要的,我現在跟很多人不一樣的東西,我對假是恨之極的;還有一個,我最恨的就是虛張聲勢;還有一個我就是覺得,有些時候,你就必須得出手,出手就必須得快。所以鋼哥那句話,讓我對你刮目相看,“唯快不敗”,這個鋼哥太厲害了。唯快不敗就是當年我腿快,手快,下手狠。當敵人每次嘗試拿刀,拿槍,別人老拿工具想傷害我,,總之對我是要我命的,這個時候要不快,那就完蛋了。

那時候打架,武林上拿的都是雙截棍棍,發現所有拿雙截棍的人都想學李小龍,很奇怪的。練雙截棍的,雙截棍用法最多的是廣東,南拳北腿。手是兩扇門,前門腿打人,北腿厲害,南拳厲害。南拳加上雙截棍的時候,他總是要甩,甩的時候功夫是給了你1秒-1.5秒之間,如果你猜到對方要在你哪邊出手的時候,你把腳“啪”過去,這個腳是能擋住雙截棍的,另外你一個腳“啪”過去,或者拳跟上去,這人必倒無疑,你要快,唯快不敗。

我那時候心理上要掌握對方哪個是頭,打敗哪個人這些人就一定全跑,然後打敗以後絕對不能停止。第一招知道對方要出手的時候,要快對他,“啪”出手,然後接著再出手,“啪”再出手,整個人心就垮了。這就是我今天,也是從小時候對共產黨的招,只要把頭給滅了,或者第二個頭給滅了,這就完了,全跑了,從來如此,沒見過一次真牛叉的人。

我記得最清楚,當時是去唐古,有一個所謂的姚爺,別不會是姚依林的家人,現在想起來姓姚,姚爺,功夫很厲害的,當時說在唐山一帶是老大。我當時找他,那幫人場面很大,穿著那種還是很正式的武功功服,我從牆上往下跳,整個人衝過去踹他,我一下子下去就“叭啪”在地上的時候,一下子人就傻了,他還沒反應過來,我跪在他脖子後面“啪啪”幾下。反過來我就對他第二號人物去了,第二號人物穿的是一個深紅色的衣服,這個人我將他撂趴以後,所有人都跑掉了。那次讓我感受到,什麼武林假功夫,你只要把老大,老二,甚至老三干掉,全跑。這就為什麼我覺得徐曉東有一集說的我算是對的,他說所有的拳擊,千萬別像武林拍電影上說,一個人打五個,打十個,絕對不可能。人家就抱住你,只要死死的抱住你,你多大的功夫都死定了。關鍵你要有距離,而且個個打,不要被纏住,這時候就看你的拳力,拳功還有你的技巧了。

這所有的打架最後鬧明白以後會發現:擒賊先擒王。就像現在我們滅共一樣,只要把中南坑那幾個人滅了,共產黨絕大多數都是我們爆料戰友,都是好人。所以講起這個太多了,興奮了,先摟住,鋼哥,謝謝!

鋼鐵俠先生:
中共國這七十年一切都搞假的,它自己撒一千次謊自己都信了,恐怖至極。還有這些服裝,你買的都是最新款,還不是一般的爆款,一般人還hold不住。

下一個問題,來自戰友韓鵬,他說試圖跟很多人傳播爆料革命,尤其是相對有錢的,相對高學歷的人,都不願意接受真相。他們都把國家這些年經濟的發展,都歸功於共產黨的領導,而且,還認為這些有體制的優勢。國內這些長期的愛黨教育,讓很多人都站在了統治階級的立場去思考,如何才能讓他們知道其實自己是被奴役的,如何去改造這些中立派和保皇派呢?謝謝!

郭文貴先生:
謝謝鋼哥這個問題,謝謝咱們戰友問的這個問題,特別好!

你要讓我說真心話噢!說真心話,我覺得咱們戰友你想都不要想。我們沒時間、沒興趣管這些人的事,管這些人干什麼呀?對不對呀?我們現在,咱們鋼哥也探討這些問題,有些事咱能管得了,有些事咱別啥都管,這跟咱有啥毛關系呀?你干嘛管這些事去?他不聽就不聽嘛!你干嘛聽呀!我也不要你錢,也不要你銀子。

說這個——我不跟隨郭文貴了,我不挺郭了,我也不挺爆料,我不相信……誒!求求你,別相信我,千萬別相信啊!郭文貴就是一騙子,郭三秒、郭強奸、郭騙,千萬不要相信他,別搭理他。你千萬別聽郭文貴爆料,什麼鋼鐵俠呀、路德呀!什麼江財神、安紅吶!都別聽了!都別聽了,你就好好跟共產黨玩兒去。對呀!你去過你的日子嘛!干嘛呀?我們都是一幫騙子,不就完了麼?

所以說,現在有的戰友操的心太多,操心太多。這種想法是好的,我們做了我們自己喜歡,又能做的事兒,其他跟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誰在乎你呀!是不是?

就像那天……我得摟住啊!別把人給泄露了。國內的幾個過去的,超級有錢的,都是上市公司的,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人。在紐約跟我秘密見面,一見面對我說:誒!老郭,我們都是堅決挺你的,堅決支持你的。但是請你理解,你看我們拉家帶小的,再一個是上市公司,要(咋樣)就完了,如何如何……

不到三分鐘,我聽他們說完了,我說你們見我就是跟我說這事兒?我說誰要是挺郭,我R你大爺!當時他們全愣了;我說你們誰要是看郭文貴的視頻,我R你大爺!我說你們以後要是提郭文貴,我R你大爺!我起來我就走了。

我憑啥……我神經病啊?是不是?一幫孫子,跟那個齷齪狗一樣,蜷縮在那裡。在一個俱樂部裡邊,還鬼鬼祟祟的。你干啥呢?郭文貴是啥呢?

——“噢!我們考慮幫助你,私下裡捐點錢。”

你那幾個毛錢我沒見過啊?你給我錢干啥?你給『法治基金』錢。

我花你一塊錢,噎死我!我花一分錢用在飛機上,飛機掉下來摔死我;我花你一分錢用在車上,車撞死我。我花你一分錢我都不是郭文貴,我得天報應。我干嘛求你呀?我干嘛求你捐錢去?我欠你的還是你欠我的?我不用你行不行?

然後,你干嘛?挺郭?你看我爆料了,你看我爆料是你得到了,你別看吶!你看他干嘛呀?你看那共產黨CCTV嘛!你去看欺民賊,看那個叫BS郭,bulshit郭,現在改成JBS,去看看吧!看細思小哥,上那連線,對不對呀?看看《明鏡》,你看那多好哇!你都看幾十年了,還差幾年麼,去看去唄!

還有,國內的啥樣富豪我沒見過?我的合伙人擁有國家,合法的國家,幾個國家,地底下冒錢。你算老幾呀?不就是騙點兒、坑那點兒錢!我的合伙人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基金。

到現在,文貴家族投資的基金裡面,年回報率70%,基金裡回報最高的。郭文貴在基金裡投資,從未有一敗筆,從來沒有!

你告訴我(這些),你跟我說啥呢?你們那些錢咋來的,我看不著嗎?

——“感謝共產黨,是共產黨給我的福利,我們不感興趣中國的政治改革,也不感興趣推翻共產黨、盜國賊,我們也不感興趣替窮人說話。”然後,“爆料革命是假的”。

這時候戰友們,你多操一分心,多浪費一秒鐘,那就是你閑的,就是閑的。用我們山東老家話說——你閑的蛋疼!閑的蛋疼,沒事兒干了?管這事干嘛呀?好!關上你家門兒,天天看CCTV去。

所以我今天告訴鋼哥,我想跟戰友們說的事情——永遠不要嘗試去喚醒裝睡的人,你永遠也喚不醒他;喚醒裝睡的人,不是他的錯,是你的錯!對牛彈琴,壓根兒不是牛的錯,是你的錯!你對牛彈什麼琴吶?現在你是要嘗試對豬彈琴,你跟豬彈什麼琴吶,是不是?讓他繼續當豬吧!是不是?求求你們啦!

所以說,那個頭兩天,還有個香港的“四大不要臉”家族的跟我說:“文貴,我們全家每天都看你的視頻,噢……我們是飯前看、飯後看,我們全家可都是你的粉絲。”我說你啥意思啊?你想說啥你告訴我,看我視頻是給我面子是麼?我說你以後別看,你要看我視頻你就不是人!電話就此斷了(liao),不要再給我打過來了。

你知道有些人有多賤嗎?當你拿著免費的東西送到他家的時候,真的是這個……火腿呀、牛排呀、好的鮑魚,送過去的時候。
——“有毒吧?你這玩意兒有毒吧”?
當共產黨端著刀子、叉子來到他家的時候。
——“我要‘藍金黃’你女兒、我要‘藍金黃’你老媽。”
——“誒!這個事兒可以商量啊”!

那你去找他去嘛!你找那個陳峰,你去找那個南懷瑾,你去找王岐山王教宗,去找這些“仁波切”。我們不來,我們沒興趣到每家去,告訴你:“這是好鮑魚,這是好牛排”;然後,“你吃吧!不行我吃給你看”。然後,我再自殘兩下,“你能不能吃啊”?咱不是找抽、咱不是賤嗎?

所以戰友們,我只求一句話,你只做你能做的事兒,比如捐款。如果你沒事兒到處捐款,那是錢多撐的。你說那郭寶勝,你說那細思小哥,還有個《明鏡》“打咖啡”。人家在那裡喝咖啡,你在那傻乎乎的給人家捐錢,人家在那給你作兩下子。他給你說啥了?他給你說的沒有一樣是你不知道的,你知道的比他還多。是你自己內心的寂寞,這叫內心……這叫“精神妓女”。何平就是精神妓女,孟維參就是精神妓女。你找了很low的精神妓女打杯咖啡。

你自己就是最高尚的人,你干嘛聽他的去?是因為你自己精神有問題。那麼我們爆料革命從來不是娛樂你的,我們不是精神妓女,我們是告訴你真相!我們的這些真相,我們嘗試著跟別人說。

我再告訴戰友們,如果你因為傳播爆料影響了安全,這不是文貴所追求的;如果在影響你生活的情況下傳播爆料,那不是我追求的;如果是給你帶來風險的傳播爆料,那更不是我追求的。

我現在就告訴戰友們,最好的方式,如果你遇到了和你同級別的,或比你高的人,用你最快的、最愉快的方式,用輕松的、沒有風險的方式傳播爆料。如果不具備這樣的條件,你就忘掉傳播爆料。

你記住:我郭文貴絕對有自信,就像我當年在江湖上打仗一樣,我非常地自信!他不看我們爆料革命的,那是他的損失。我們不在乎他們有多少損失,我們只在乎我們能不能實現我們的理想和信仰。我們的信仰和我們的理想一定會實現的!謝謝鋼哥!

鋼鐵俠先生:
七哥說這個我真的是太同意了!無所謂,我們就是圖自己開心,圖自己爽,我閑的蛋疼,我管這些人死活干嘛!浪費時間。看七哥是咱們得到東西了,不看是你的損失,一毛錢都不要你的。所以七哥,這名字咱起的好吧?“愛聽不聽、愛看不看、愛信不信”。現在明白了咱為啥起這名字了吧?戰友們。——爽!

第六個、第七個問題,都是來自同一個戰友,他叫“Miles son”,好像是七哥的兒子哦!他問了好多個問題,都不錯。我選了幾個,其中第六個就是今天的。

“七哥對於公司的經營水平都是超一流,無論是公司的負債率還是企業的文化。同樣是房地產公司,七哥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就特別低。而其他公司都是特別高的。那麼想問七哥,當初都是怎麼考慮的這些問題?像經營的方法、經營的管理、經營的理念等等;尤其是資產負債率的問題上。畢竟現在所有的公司,都巴不得越高越好,資產越大越好。”謝謝!

郭文貴先生:
謝謝鋼哥!謝謝這位戰友!Miles son,我希望你這名字別要了,別起了;你再起我就不回答你的問題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啊!這個不好,叫這種名字就特別不好。因為咱是平輩的,你可以叫Miles,別叫Miles son。因為你是戰友嘛!你自稱晚輩,這個對你對不尊重噢,我不能這麼做,我就叫你是咱們好的戰友。

我覺得經營企業裡面有一個最核心的問題,你到底想干啥?你到底想干啥?如果就像當年我在看守所裡的時候,一位安陽的,到後來是玻璃廠裡的老大了,跟我關在一起,很短暫走了,很短暫就走了,家裡有人。後來還當了安波的前三號人物,紀委書記加副廠長,跟我關在一個號。雖然這個哥們啊很短暫,也是因為 ‘六四’進去的啊,這個哥們後來把自己的事全給擦掉了,最後出去以後見我,我們倆有默契,絕不談在號子裡的事,實際上他是跟我關在一個號裡的啊,差點當了河南省的副省長。

這個人在管理企業當中,他說:文貴,我發現這號裡面,雖然你是號長,你還是愛學習,你太愛學習 記憶力那麼好,了不得。所以才幾天他給我說了幾句話,他說:搞企業啊,無非是一、你就是想把這個企業做大、做強,但是呢,這企業不是你的,國營的或者是別人的,那就是你讓他盡可能在你管理期間,別倒塌下來,但這裡的錢和資源都歸你所用,這叫什麼?這叫財富的支配權。唉,他說文貴,這個你就靠貸款了,把賬本弄好,玩的越大越好,借錢越多越好,借的錢越多別人月怕你,越怕你倒下來,越希望你往前整,越借越借,越借越大,你越來越重要。這哥們當時,當時你想89年,能說這話的人那不是開玩笑的。哎呦,我就覺得哦……。

還有一種方式,怎麼把企業管好。他說:這個企業你真覺得就想賺錢了,你要想賺錢,你就得少借錢,你只要借錢越多,這錢都得給銀行拿回去的,你壓力越大;你借錢越多,惡上加惡,惡性循環,息上加息,越來越難經營。他說如果你要說這個企業純粹的賺錢,你不但要少借債,還有一個減少你企業的成本開資,追求一個你利益當中你只想要100塊,你只追求10塊就行了。低利潤、低成本,然後在盡可能讓他慢速發展。實際這個企業家說的,就是今天我們企業的毛病,都求快、都搞金融、全搞P2P,你說這不瘋了嗎?所以你得搞創造性,低利潤、低追求、然後你要把成本控制好,他說你可以永遠不敗。當然了這是一個國營企業家,當年說這話是很了不起的,如劈天驚雷,對我影響很大。

但是,我看最多的是猶太人賺錢絕招。我給大家說過我很小的時候,大概10歲的時候,剛能讀還一半讀不下來的時候,就在廁所裡發現了一本影響我深刻的書,人家是別的東北的公共廁所,東北叫茅廁,茅廁,底下就是拉完就成冰、尿完就成冰,兩塊板的時候,一不小心能掉下去那種廁所。人家別在旁邊那書是紙,原來都拿報紙啊,報紙不行就真的是拿玉米皮啊,拿棍扣一扣。還好人家那是高級的是紅旗嶺的是屬於鎮上的啊,人家放了一本書擦屁股的,叫猶太人賺錢絕招。

猶太人賺錢第一招,當你零錢的時候,你要去干什麼?賣飲料、賣吃的。所以我人生第一個生意是賣糖葫蘆麼,大概八歲吧,去賣糖葫蘆、賣飲料、賣飯,就中國人說的開餐廳。然後當你做大的時候,當然了,就是石油、地產、金融、軍火等等等。這猶太人賺錢這個書影響了我一生。後來我又買了一本厚的猶太人賺錢的書,還是我後來在看守所的時候,跟我家人要的送進去的。其中講的核心的秘訣,當你企業要真正的、健康永續發展的時候,一定要控制你的負債率;第二個一定要把企業的未來人力成本和企業的運行成本和你預期的目標,一定科學的比例話。那就什麼意思啊?當你預期這個項目,你這個企業,未來有一個億的時候,你最好你的開支不要超過10%。

現在國內已經什麼概念了,國內已經達到30%多了,就是這個預期的公司運營成本,當你預期企業賺一個億的時候,他根本不去預期這個市場有跌幅,他反而把貸款,把其他的成本給加到一起,大多數達到了80%;當企業有跌幅、或者有不可預期的因素發生的時候,特別那種無限度的去貸款的時候,他腦子裡只有一件事,老子拿到錢,我掌握了錢,我就是有錢了。

所以中國導致一批企業家,大部分企業家搞房地產的,你看啊,絕大多數靠貸款維持度日。他就覺得這錢貸來了,我就不想還了,就跟海航是一樣的。貸上的錢就是我賺的錢,我下一步就是如何不還錢,他壓根沒想賺錢。所以他沒有成本概念、沒有企業經營概念、他根本沒有企業管理學、更沒有企業成本控制學,根本沒有。所以說他不叫企業,他是詐騙集團。這就是中國企業絕大部分的模型。

那麼另外一個企業最核心的價值是什麼?最核心的價值就是企業文化。就是你的企業想追求的是什麼?

我們企業,從我開始從看守所出來到現在我這個企業,最簡單的是以人為本。那時沒有諾基亞的時候,可以看看我們最早裕達在諾基亞什麼時候做的廣告,看看我們企業做的什麼?以人為本!就兩句話,就兩句話啊!

對內我們就叫情理並重!對員工先講情再講管理規則。不是像中國人所說的、外國人所說的:先講規則再講情。對不起我先講人性,我再講管理規則。這是我們的企業文化。

對外兩條紅線:法律紅線、道德紅線!企業絕對不可以碰法律紅線。騙貸呀、行賄呀、造假呀、欺騙客戶啊、絕對不允許,法律紅線!道德紅線!絕對不允許對外欺弱,然後搞那個虛假,然後在一個就是完全跟企業無關的和一些所謂的事情。道德紅線,包括剛才問的“性”的問題。

這兩條紅線我們怎麼做,我們內部很清楚。郭文貴從來不管財務,我不管財務,法務的事情我管,公司大發展我管。財務我不管、公司的審計我不管、人事上我基本上不管,其余我交給他們去管去,這樣的話企業就是團隊工作。

我最討厭的是我的家人到我的企業來。我最討厭。我家人曾經就是在公司裡面保潔,清潔工,就這我開出過十幾次。我最討厭的就是家族企業,我認為家族企業是絕對不會有未來的。特別在中國就更不可能有未來的。沒有一個員工願意給一個家族打工的,怎麼可能呢?而且我從來不叫員工,我都叫同志。我認為企業文化跟員工之間你叫員工的時候,你就居高臨下,我認為都是同事。

我來自草根,我說每個人到企業來大家都是平等的。我有嚴格的管理制度,但是我對人之間我是高看員工比我高一頭的。所以我從來我最討厭是:什麼老板長、老板短,什麼老板長老板短,我說你叫我郭先生,不要叫我老板。我不喜歡老板這個詞,我不是老板,我們是共同創業者。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健康的企業文化,我是一個追求利益的企業,我是讓我企業有長遠發展的企業,我不是靠詐騙的企業。我企業考慮只有三樣事情,如何最高利益的賺錢。第一個:我控制所有的企業當中我的負債成本絕不能超過25%,絕對不能超過25%。

所以說劉彥平見我的時候說:經過他調查了解,連馬雲、馬化騰、潘石屹、什麼萬達都不能跟你比,你是很少的15%-20%負債企業。他說錯了。

你看我們企業、政泉、盤古、還有裕達、還有我投資的N個大家不知道的、現在還在運行的幾個飲食集團。我告訴他們:“只要你超過十五成本的時候,我就跟你再見”。

就包括我們在日本投資的幾個基金,我說我告訴你:“當你超出我的負債率的時候,會自動的”(按照投資合約執行);我在所有的投資裡面有一條:“當你超過我給你設置的負債紅線的時候,我的股權自動的你必須買走,(你)把錢還給我”。這是任何一個被我們投資的一個前提條件,他們全都傻眼。

包括我們幾年前投資了一個幾百億美元的一個企業,當時說這是誰的主意,我說是郭文貴的主意。他從來沒有這麼做;我投過中國的阿裡巴巴、投過微信、投過中國什麼柳傳志~別.對不起,你別跟我廢話。你要不要錢,你要錢就這麼簡單,你就必須給我答應這條。當你超過負債紅線的時候,你就必須自動的把(我)股權買走,還得把我的利息還給我,包括你承諾的利潤。最後是我退出了,他不簽。(但)另外一個中東的基金進去了,進去後是什麼,他所有的項目投資全賠掉,他現在沒有暴雷的兩百億全完蛋,對不對、兩百億全沒了。

(第一、)我的原則對我的企業是一樣的,負債率是一個企業的關鍵。

第二、企業的文化就是你的壽命。你到底是把人當人?還是把人當工具?

還有一個、企業當中最關鍵你怎麼對待你的員工。我們的企業(員工)被他們給抓走的時候,二百七十個員工倆選擇:“第一.你辭職啥事沒有,第二.你進監獄。”我們二百七十個員工選擇了進監獄,我們律師、我們的員工、高管被判刑,被關三年、兩年的達到百分之八十。我們幾千個員工(裡面),只有一個王八蛋,就是我小時候的化學老師,我十一歲、十二歲的化學老師,還是處男之前的老師啊~這個老師辭職了。最混蛋的一個東西,叫:(陳曉龍?),是我們山東莘縣老家的,這是個大漢奸、大混蛋。

所有的員工沒有一個辭職的;我們員工從監獄裡看到被關到三年半的、三年的;所有出來的沒有一個辭職的。但我告訴大家;他首先一點、這些員工進去以後,我告訴大家把所有的罪行,他讓你寫啥你寫啥,他讓你填啥;你推給郭文貴。只有一條:“你不要受傷害,少受傷害”,所有的都推給郭文貴。首先郭文貴得承擔起對員工的保護、(和)百分之百的義務和責任、和道德。員工信了我,被抓之後全推給我。在監獄期間所有的律師費全由公司出,而且請最好的律師。當然!不管用了,但是我們要請嘛。所有員工的工資保持原工資、或加一倍。到今天為止我們員工(在監獄)已經四年到五年了,沒有一個人被開除、沒有一個人停發工資、沒有一個人過年不發雙薪。這不是開玩笑的,一個企業發(聽不清!)幾千萬上億的現金。

首先你一個企業對待員工,當你要求員工的時候,你自己做到了沒有?當你要求員工和同事對你做什麼的時候,你做到了沒有?那麼首先我們企業文化當中這種凝聚;沒有任何人懷疑這個企業是沒有未來的。

到現在為止,他(共產黨)已經把樓拍賣了、拿走了,沒有任何人懷疑這個企業是沒有未來的,否則他們(還在工作的員工)早就離開了。我裕達的員工,只要你到鄭州市你問一問去。

(…..直播片刻中斷…..)

(與戰友互動……)

我們的同事當中,所有人回來以後,沒有一個人辭職的…這個不是開玩笑的;

所有中國在過去幾年被抓的老板、還有他那公司當中,絕對多數(公司)全破產。那就不用說了,一抓全跑,而且老板都推給員工,員工推給老板。

我的這些同事們從來沒有,當然!都按照戰略性的都推給了我,但是我們的員工從未有一個回來辭職的、沒有一個,我們也沒有開除一個。我都認為這是全世界的奇跡,不是中國的奇跡。這就是企業!

“當你企業文化健康的時候、當你企業成本控制的時候、當你追求的是長期的一個回報的時候、當你的企業是真正是站在這為社會發展服務的時候、當你有理想的時候,同事們是有感覺的。最後一個.企業成不成功,關鍵問題是企業文化、還有企業的價值觀,這是核心的核心。”

我們就是:“法律紅線、道德紅線”。這兩條控制住了,才讓共產黨調用了一萬多警察,調查了幾年,定不上我們的罪。最後大家看到那些流氓罪完全是胡扯的、編造的罪行,是吧!

我們給農行到現在為止,農行去年評出來,企業最佳貸款客戶【盤古】、(還有)平安銀行最佳貸款客戶【盤古】。你能想像到嗎?北京房地產最家企業【盤古】、北京市電影院最好經營企業:『北京政泉電影院』、北京市商場租賃最好的回報:『金泉』。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想過,今天投資;明天賺錢、後天賺錢,我們想的是長遠。

還有一個我要說到的事情,中國房地產企業一批、二批、三批從海南到中國全面搞房地產的,所有搞房地產都搞出租車、搞建築、搞水泥、搞建築材料、搞窗簾,什麼錢都想賺了,最後全破產了,一批又一批!就任何一個企業要記住,術有專長,就是我過去說的「千招會有、不如你一招絕」。

我做地產的時候,我只做地產。(地產、酒店),我第一個在中國提出來的,是1996年我提出中國的房地產發展方向是什麼?叫“生活板塊”,那時候蓋住宅的蓋住宅、蓋寫字樓的蓋寫字樓,沒有生活板塊,是我郭文貴提出來的,你可以看看、查查報導,生活板塊!這就是後來所謂的小區發展出來的。但是我告訴(大家)房地產未來發展的方向;唯一的發展方向;大家要記住;政府怎麼給你地的問題。現在共產黨是個流氓黑社會,他把地控制了。他來控制地,讓地來控制價,用地稅來控制這個房地產,這就是中國房地產也就已經不是房地產了,他已經(用來)洗黑錢,當成剪羊毛的工具了。但是房地產商一定明白,你的角色是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房地產項目盤古不到一百塊一平方米買的地,是買的村民的地。後來變成了30萬一平方米、25萬一平方米漲了兩千倍,金泉廣場60塊人民幣一平方米,後來漲到12萬到20萬,漲了也是一千多倍,那有能像我們賺那麼多錢吶?就是因為我們對政治的判斷、對市場的判斷是准確的。

而且我們堅決不行賄,堅決不給銀行搞什麼~給你錢,你給我貸款。而且我們貸款、借款比例從沒超過百分之十五過。這就是企業健康文化、長遠的目標、成本的控制、負債率的控制、和有一個超級的團隊在任何情況下你都會賺錢的。

所以說~我經營過的企業,我現在沒有說;我知道鋼哥(鋼鐵俠)你年輕,你不知道,在哪天我們談談我投資的幾個基金項目,就是我們現在全世界最成功的幾個科技產業,是我們最早投資的時候,我們的回報多達一千倍以上….

今天郭文貴可以非常自信的說:不管共產黨怎麼折騰,我想要我需要的錢,我一定能拿得到,因為我提前種下了這種種子。我沒有錢,但是去借錢,我說我現在需要一千萬、十億美元、一百億美元,一定能拿來,我還真不相信這世界上有幾個人能做得到。

在我們爆料革命的天上,我們寫下了兩行字,第一行字就寫下來;在我們的天上啊,寫下了一行字,鋼哥你知道是什麼嗎?

鋼鐵俠先生:
是什麼?

郭文貴先生:
第一行字就是非常清楚的“我們的使命就是滅掉共產黨”,這就是我們的使命。第二行字非常清楚的我們要在我們天空中寫下來了,就是你剛才所說的那個,我們是“無我、無利、無求、無懼、不求任何人”,不去想著要任何名、沒有任何我自己的訴求,這就是我們爆料的天,我們寫下了這幾個字。

所以說今天我們不差錢,愛求誰不求誰。我最後悔就是建法治基金,我跟你說實話。我現在跟班農先生說:你讓我建這東西我現在壓力特別大,凡是法治基金我碰都不想碰!

這就為什麼這個細絲,從第一天來搞報銷,讓我們很尷尬,最後是什麼親戚家的住房錢、還有一些什麼吃飯錢、還有一些什麼沒有票據的錢。你這一報銷,人家(說):這怎麼能行啊!我說:得了!我(用)自己的錢,我給你。你別再說這事,這是我戰友,太丟人。但是他又搞什麼基金,還要替法治基金什麼了開稅票,你這不是胡扯了嗎!

“爆料革命能活到今天的核心目的,我們不差錢、我們不求任何人,不是為了我。”

還有一個、我們最重要的事!我們唯一的使命;不是到處的干;一會要統治政權去、要搞個幾千個書記去。我們就一個:“滅共、滅共、滅共”。其他一概不要。

這是也是我企業經營和我小時候打仗,和我的追求,和我的理想,和我的信仰,人生觀世界觀最後結合的結果,就是爆料革命。謝謝鋼鐵俠,這個講得多了。

鋼鐵俠:
七哥,說的對啊,千招會不如一招絕,必須要有自己的必殺絕技。滅共是咱們的唯一目的。無我,忘我,感恩!我是做過一點兒生意的啊,所以呢剛才說的我要好好消化。生意經真的特別愛聽七哥聊啊。世界級千億富豪,和我們談啊,戰友們。太爽了!
好!現在是最後一個問題。那麼七哥對於年輕的一代,九零後,零零後,有什麼樣的寄望?在商場、政界縱橫多年您覺得年輕人必須具備哪些最重要的品質?才能夠使得呢他在人生路上發光發熱,也不會致使他在物欲橫飛的社會中迷失自己呢?謝謝!

郭文貴先生:
謝謝鋼哥啊!我來回答這個問題。這個,您問的這個問題呢,是所有現在我們大家都要面對的問題。我們的未來就是這個八零後,九零後,兩千後。而且我們現在面臨的這個社會呢,特別是共產黨這個綁架了中國七十年以後的社會。無數個人感覺到現在中國呀,無數個機會,感覺到這個,好像是美好的未來啊。除了,只要自己不犯錯,我就能賺錢。

我告訴大家,就像我能在中國這些企業當中,企業家當中,我能活著出來,我能跑出來。原因很簡單——一個人的決策。一個人的決策!

我這兩天,我給我其中一位同事說,我們有當時三位同事,三位同事。一位同事回了國,結了婚。據我所知,借債!公司給他配了最好的車,最好的這個生活條件,工資發雙倍。最後,他回去肯定被警察給收拾得很慘,打得半死,還讓他錄假視頻,等等等等。最後他還是堅持住了。最後是結了婚,最後是有了孩子。最後是,最後公司在處理物品的時候,貪污,被公司斃。你知道貪污那必須開除,而且最危難的時候這個貪污。當然他有理由,他說家裡邊兒太窮了。他回去了。當時我說:“你確定你回去麼?”他說:“我確定我回去,我要結婚。”我說:“那好,你回去吧。”

第二個人,來在這兒待一段時間,覺得,我語言也不行,我啥也不行,那我要回去。那就又回去了。回去的結果現在就待在監獄裡了。

另外一個,就是留在我身邊的人,跟旁邊兒結了婚,生了兒子,全家現在生活得好的不得了。那就比(另外兩人好太多),你就想那美好的生活。那就不用想了,個人的健康,什麼的就別提了。

那麼另外一個我的同事,在特別關鍵的時候,然後他離開了。離開的時候,他沒有任何問題,他就覺得壓力太大。他覺得共產黨啊,這個滅共這個事兒啊,太危險。還有其他各種原因,他離開。離開以後,據我所知,非常非常慘,慘得一塌糊塗!

另外一個,就是馬蕊。這馬蕊來了,到來以後,給郭文貴(說):“回去!”要回去,她是馬蕊是絕對不想回去的。她是借了一堆錢,欠我們一堆錢。你這公司必須得還錢啊!這個時候,她就跑了,是躲債跑了。跑了以後,最後就找了吳征,找了大使館,把她給弄回去,讓她來栽害我們強奸罪。那馬蕊這一輩子結束了!完了!不管如何他這一輩子完了!馬蕊是,就是強奸了郭文貴,郭文貴強奸了馬蕊,還是沒強奸。這個馬蕊,跟“強奸”倆字兒是分不開了。他這一輩子是徹底完了!你說他有了孩子,有了老公,這一回怎麼辦?特別是美國FBI特別想見面跟她談談。怎麼讓她來,她都不來!我們現在求著、鬧著,讓她來,她就是不來。

這幾個人,我們現在看得到,所有的命運,完全不同!完全不同。另外,我也可以說,另外的我不能說幾個同事,就是因為一直到現在,可以說他想要幾個億美元你都有。就是因為他堅持到現在,要幾億美元分分鐘。其中一個基金,就給其中個人說過:“只要你,就憑你跟郭先生你們到今天,只要你給我一個電話,一句話,你的所有的顧問,和你的這個合同,我們都可以把錢還給你。”我就不想再說那麼細了,因為這未來還有這很多官司啊。

所以你失去了很多,你也得到了很多。而且這人所有的都是,日本最最有權利,最最有錢,最有信用的家族。這樣的人生,這幾個人的結果,說明了什麼?一個人的決策能力。

所有的人記住,郭文貴能走到今天,最……我從這個1991年出來,我干什麼事兒?我做房地產。當時房地產是最賺錢的。所以我從零,從投資,投資錢不是你的,那是人家的錢。從五十萬美元,五百萬美元,五千萬美元,投資“吧唧”擴展到一個3.6億美元。房(地產),只有房地差能做到。我決策正確。

當在鄭州搞得這麼牛叉的時候,所有人,市政府你也拆了吧,河南省高院你也拆了吧,都給我的時候,鄭州商行給你吧。你可以問問河南人,當時我就是我太太說那話:河南水淺王八多。河南人沒有養過一個河南企業家。所有河南有本事的全跑出去了。河南人是不養河南人的,河南人不養人才的。你見過河南出過大企業麼?全死球了,包括那什麼周口味精啊,什麼709啊,當年的企業,包括我那個按摩呀,都完蛋了!

河南這地方不行。我毅然在北京發展盤古,政泉,和我們的金融。大家不知道的,我們我在北京做金融早早於盤古,早於金泉。在北京城提出來,私人家族信托,私人信托,和房地產信托的叫Raise的,郭文貴第一人!所有的後來的那些基金大佬,你可以告訴他們,郭文貴說這話的時候,他們都沒,真的都還沒出現,沒冒芽呢。那是我干的,干一筆成一筆,干一筆成一筆。

我做盤古,我做政泉是完全我對建築的追求,和建築的喜愛。我要打造東方的建築。要回東方,把西方的,在西方沉澱的中國文化,帶回到東方。這是我的夢想,是我的愛好。包括建酒店,我愛吃,我覺得建屬於中國文化的酒店。那麼這是我的愛好,並不是我的事業。大家看到的只是,太小的一部分了啊!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是什麼?是你的決策,那個時候做金融,中國很少,做啥都成功,那時候啥叫做金融啊?只要你能把錢弄到,只就有人借你錢,多要多少利息多少利息。那就賺,合法地就是,把金融完全給市場化,我最早做的,賺太多錢了!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你又是決策問題,同時盤古、政泉。沒有人相信奧運會來北京的時候,就憑和張百發,和鄧小平的所有的關系和政策,對北京規委的了解,那時候還沒黃艷呢,整個情況和官方的了解——一定拿下奧運會。包括當時中國在美國,楊潔篪的滲透和使命。

所以說,我決策和正確的決策,還有不貪婪,還有我當時滅共的所有核心目標,聚集財富,而且要low K,低調,越低調,那時候沒人知道郭文貴。我從不社交,從不出去吃飯。我即使在工地的時候,多大的官你到我餐廳來吃飯,我幾乎很少出去。

所以說,我有我自己的行為邏輯,我有我自己的方式。我每天必須工作12小時以上,我也從來沒有節假日。

所以說,我相信天道酬勤,地道酬仁;我相信,企業只有賺了錢,是唯一的生存的方式;我相信,就是在企業經營當中,千招會,不如一招絕。還有一個,我也相信,我的企業發展的什麼項執行效率高,比你快,我就是降低成本的方式,我就有贏得可能。所以我就是說那個——唯快不敗,就是鋼哥說那個。我企業追求就是,一定我要走在你前邊;我一定要單一地走在你前邊。還有一個,我一定要比你發展得快。這能降低我成本。在一個就是說,一定低負債。再一個,企業文化。

那麼我要跟九零後、兩千後要說什麼呢?千萬要記住!你不要想一出,是一出。我見過所有的失敗的人中,都有幾個共同的毛病。就是,早上有一想,中午有一想,下午睡醒又一想,晚上好幾想。就天天有信仰,天天有理想,天天都改變。這樣的人你永遠都會失敗。

就一個人,我說了30年,你有一個想滅共。30年,你就是盯著個螞蟻看30年,你都成為盯螞蟻的專家了。30年,你就是盯著石頭看,你都是看石頭的專家了。只要你執著,只要你堅定,只要你把心橫下來,想干這件事兒。別天天生主意,天天變主意。

還有一個,你要經得住誘惑,經得住威脅,經得住苦。還有世界上成功必須的幾個條件,你必須得勤勞,天道酬勤,最起碼12到16個小時工作。

還有一個你不能想著在中間,我既在夜總會,我又工作歡、喝著酒、旅著游、穿著時裝,絕不可能就成功了。你必須要付出成功和不成功人之間的巨大代價,就是不成功的人,他得到了生活。成功的人一定失去一部分生活,這是必須的。

那麼同時你敢付出的時候,你一定要記住跟什麼人在一起。我還是那句話,我從小到大關鍵的就是跟什麼人在一起。像我到加州去,我每時每刻都能想著,當年跟我們的賀老在一起的那種感受。還有跟我在、我生命中一個個影響的、大佬們的感受。還有當年把我帶入到國際領域,我的合伙人感受,這些東西鑄就了我。

你想想跟一個比你低的人、很差的人,像跟什麼細絲哥啊!還有什麼郭寶勝啊!火雞龔,跟他,你能得到啥?你跟那什麼何頻,你能得到啥?你跟那孟維參,你能得到啥?你去想去吧!所以你一定要跟比你強的、比你高的人、比你有智慧的人在一起。

還有一個就是時間,所有的年青一代,我想特別說的。當你把時間不能打理好的時候,你基本上沒有成功的可能性。現在的孩子屋裡髒,出去表面光鮮,時間管理一塌糊塗。更重要的事情,你看我們現在年輕孩子有幾個鍛煉的,全靠割肉、拉皮,然後餓肚子來保持體形。一個人千萬記住真的要鍛煉,一定要健身。身體這個肉體是有限的,健身、健康、體力、能力是你成功的基礎。

所以說最後是,當你有一個生活好習慣,強壯的身體和堅定的意志,超出常人的辛苦和付出,你追求目標之間和常人之間,你做好的犧牲,然後你要相信天道酬勤。還有一個別忘了地道酬人,你必需得仁義,你必須得成痴,你必須要尊重人。

還有一個就是,最後要說的事情大決策。你在阿富汗,你再成功,你再有本事,你成功的可能性和在美國成功可能性那幾乎是不能對比的。那麼像在中共,你在中共國,你想長期生存、成功的可能性是零。你決策得正確,選擇最利於你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決策不要失誤。

所以你在中共國要記住,賺快錢,賺了錢趕快走人。還有一個,你必須要了解這個大、什麼環境適合你,什麼適合你,你做出最正確的決定。當你做出一個不適合你和不現實決定的時候,死亡和失敗一定等著你。

那麼我郭文貴,我覺得最好的是,我離開看守所以後,我做地產。然後不在河南到北京,到了北京搞金融。搞金融順便搞了地產而且把握住了奧運會的天機。然後再把金融給他、當時很簡單,我們把房地產給他低利率和低負債、高利潤化。房地產得到的利潤給市場化,市場化的資產給證券化,證券化的資產我們把它給消失化。

我要把它、郭文貴已經做到了。未來我給你們講,啪、消失化、空氣化。我們完全、我就清晰的目標、清晰的理想,最後空氣化資產一定要滅共,服務我最終的目標,我一生的目標滅共。

所以說當戰友們記住,你想要成功的時候,你只是追求財富的時候,失敗一定等著你,只是什麼方式而已。當你有另外一個信仰和另外一個理想的時候,賺錢是小事,你會發現賺錢咋這麼容易呀!因為你有更高的目標在那等著呢!賺錢來講只是你一個梯子,當你覺得只想賺錢的時候,你只待在梯子那,我夠了,我就不走了。你就會懸在那或者掉下來或者是根本上不去了。

所以說我認為,當你把賺錢變成一個工具服務於某個信仰和理想的時候,錢會朝你臉上摔,你不要都不行。當你把賺錢當成信仰的時候,你就是錢的奴隸,你會失去一切,成功是根本不可能對你發生。

所以說我奉勸九零後、2000後孩子們,先樹立你的理想和你的信仰,然後再做出正確的選擇和正確的決策。然後做好、最好的天道酬勤、地道酬人這些基礎性的工作,然後再做出適合你的投資和決定。否則。

世界上成功的人不是百分之一、不是萬分之一,在中國14億人口裡邊真的是百萬分之一都不可能、都可能。不要看誰暫時性的成功,他是借債成功。什麼搞P2P的,還有那搞健康產業的,最後自己在講壇裡講講,砰,死了。是不是?

這些問題當你搞明白以後,你會發現:啊!我需要一個信仰,我需要金錢來服務這個信仰。我需要什麼事情必須做到。你成功,你不想成功都不行,你不想要錢都不行。就像我生活中很多成功的人一樣,自己非常清楚要什麼,自己非常清楚付出什麼,非常清楚應該做什麼。

大成功,我生活中那些沉默的、真正的富豪太多了,決不是你們見的那幾個人,那幾個人財富才多少錢呢!我相信有時間,你會看到跟我一起的、非常年輕的、巨大成功的、人會坐在攝像機前分享他的成功。這個話題很深很遠,我希望有時間了,我們再聊好吧!鋼哥,謝謝!

鋼鐵俠:
好吧!不同的決策造就完全不同的命運,如果能有利於做出正確的決策並勤勞、堅定地執行自己的決策,這就是個大新聞了。和什麼樣的人在一起就成為什麼樣的人。

郭文貴先生:
是的。

鋼鐵俠:
所以我也是堅持,一定要和比自己強的人在一起,所以咱們就跟七哥站在一塊。感謝七哥,今天的問題問完了。30分鐘的小節目聊嗨了又聊了一個多小時,太激動了。最後還是非常高興,我能有這個榮幸再次和七哥一起為全中國人民、為香港人民、為新疆人民、為西藏人民、為全世界人民一起祈福,好嗎?七哥。

郭文貴先生:好,謝謝鋼哥。我們一起為全世界人民和14億人民、新疆、香港、台灣祈福?

阿彌陀佛!謝謝鋼哥。

鋼鐵俠:
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
好,咱們、你這准備好,咱們找時間繼續吧!好吧!

鋼鐵俠:
好的,謝謝七哥,再見。

郭文貴先生:
好,再見鋼哥。謝謝、謝謝、謝所有戰友們。
戰友們,咱們還在郭媒體這塊直播。剛剛呢!我們剛跟鋼哥的問答節目剛完。鋼哥這個小伙子真不簡單,他問的問題和對問題的反應都是、都是我們現在很多戰友們問的問題,非常的深刻。我們中國人未來就是需要像這樣有才華的、有信仰的、有理想的,這樣的小伙子,這樣的新一代,我們才有希望。

未來我們再看今天的爆料革命,還有中國年輕一代面臨的問題的時候。就像我們現在看大清朝的時候,中國人的生活方式咋這麼傻呀!咋這麼可憐呢!我希望到那個時候再看今天的時候,每個人都說,我那時候活得很精彩。今天我們和鋼哥這個節目做得非常、非常、非常得好。來了、來了戰友。

(讀戰友名字)

剛才、一開始由於上鋼哥的節目,沒有念到的非常抱歉,戰友們。

(讀戰友名字)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的節目做的特別好。我還要去開會。

細絲是絕對有問題的,他的很多話我還沒講呢,等有時間我給大家講講吧,你們會驚訝。我給很多人我給他留夠了足夠的空間,我留夠了足夠的尊重。但是有些人是給臉不要臉的,拎不清自己是干嘛吃的,給臉不要臉的。說實在話他這一輩子他應該怎麼樣的去珍惜。這些人他永遠不可能成功,因為他既不會把住機會,也不會珍惜任何的機會。這種人永遠不可能有未來的,永遠不可能的。

這個細絲啊做的事情不是你們想像的那樣。非常抱歉我要今天很嚴肅地向戰友們道歉。由於我希望更多的戰友有更好的生活,由於我每次直播的時候都喊細絲的名字,導致很多戰友相信他,很多人也給他捐了款,我向大家道歉,我向大家道歉。非常抱歉,我以後真的少念這些名字吧。文貴成了新一代欺民賊的乳化器了,我自己對我自己也是要掌臉,我以後得注意。

追求喜馬拉雅的路上大家要看到真正的挺郭爆料和滅共的戰友當中,我再說一遍,可以說絕大多數都是沉默的。現在你在社交媒體上看到的那幾個人,一百個,兩百個。那我請問戰友們,每個視頻的關注度二十萬、五十萬、一百萬的時候,他占什麼比例啊?占百分之一嗎?百分之零點一都不占。幾億次的關注量他占多少?所以你看到所有社交媒體上這些人,很簡單要麼你用你真心和信仰,和你付出的努力一直呆在這兒,讓大家尊敬你,代表很多戰友發聲。另外一條路,為了錢,你想在這裡弄錢,利用戰友、欺騙戰友、利用爆料革命、欺騙爆料革命,根本不想滅共,你一定會被戰友給滅了。

就這麼簡單,不是郭文貴想滅你,我想扶誰也扶不起來。我能讓你暫時地增加關注度,關注度只要占文貴名字的一定會很快地起來。但是你能活多長時間那是你決定的,不是文貴決定的,是戰友們決定的,是爆料革命決定的,不是我決定的。就像細絲一樣,換了臉再來,換了臉再來,搗置了各種辦法。

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當時細絲哥到洛杉磯跟我聯系的時候,說來紐約,我說你可以來紐約。我說來了你需要什麼,他說需要把洛杉磯到紐約的機票報銷,我說沒有任何問題。到這兒來了,我們住的是五星級飯店,大家都知道,錢你隨便花。我從來沒有要求說細絲哥留在喜馬拉雅,我問過他,他說家在澳大利亞,我們也沒讓他來過,就是把他當戰友對待了。最後他回去的時候,給他報銷,他給寄來報銷。沒票據的一千幾百塊錢,說是他親戚家的住宿,還有他從澳洲來加州的機票,還有一些吃飯,什麼雞腿啊,麥當勞啊,還有個一兩千美金的報銷。最後到財務財務不干。美國人很認真,你一塊錢也不行,說絕對不能報銷。我說別,我來付這個錢,我把這個錢給他付了。當時我是感覺很不好的。

細絲哥節目看你人模人樣的,你怎麼可能完全沒有票據要報銷,而且你完全打破了你的承諾,你在洛杉磯你住在朋友家你還要什麼報銷,你從澳洲到加州的錢你要報銷,報幾千美金。還買什麼東西,我忘了,什麼大概一兩萬美元吧,記得不准大概幾千美金吧,搞不清楚,我不可能都記住這些事情。

後來他要申請一個項目五萬美元,到法治基金,就是Sara 和班農的那個基金,上來以後人家說這個你們胡來的。跟火雞龔一樣,跟法制基金沒半毛關系。我說算了算了,就沒過。過了一段細絲小哥給我發了一個信息說要借十五萬美元,說要搞一個他自己的事業。我說我現在不能回答你的問題,過一段再回答吧,要借十五萬,大家知道這十五萬之後出了很多事情,出了混蛋的什麼姐夫,去你大爺的什麼姐夫,你王八蛋你,是一幫神經病,砸路德的。這幫孫子就出來馬上砸路德。我也沒看他節目,然後這個中間,為了平衡他我還專門打了一次電話。就這也買不了他的心,買不了他的心。所以說你們要記住,狼這個東西只跟狼好,永遠你買不了他的心。

買不了他的心,就像郭寶勝這幫孫子是一樣的。你不管對他多好,你給他留多大面子,你多麼善待他,他最後一定是吃你的,一定是滅你的。

昨天我沒有看路德,Sara 和江財神節目,大家都反映特別特別好。說跟安紅的節目,說路江談,路江薩談節目特別特別好,很多國內的戰友說這個節目做的很及時。

我為什麼這麼做,我要告訴大家的事情,絕不能出現第二個郭保勝。絕不能讓細絲再打著任何名義在那塊招搖撞騙。你何能何德啊?你算個屁呀你,你算個毛啊你呀,多少戰友拔跟肛毛都比你強。什麼你要搞一個基金,替法制基金開發票,你這不找死呢嗎?你能跟法治基金挨上個毛啊你呀?你算老幾呀?法治基金一天的成本錢都比你一輩子賺的錢都多,這不是混蛋嗎?胡扯呢嗎?還有那個尹隊長,尹隊長跟你啥關系啊?你去救他,那你拿錢那。什麼狗屁姐夫你大爺你呀。你有本事你拿錢救他去,你干嘛讓路德去泰國啊?

路德一跟我說,路德傻乎乎的,郭先生他讓我去泰國。我說路德你立馬停,摟住。怎麼可能讓你去泰國呢?你怎麼去泰國?你去泰國還能回得來嗎?到昨天做節目,戰友給我發過來一個,國內的警察,也是咱們戰友,公安部的一個相當專業的戰友。他說路德這個腦子是真有問題的。當時我一下腦門子就冒火,又來一個殺路德的。我說你什麼意思啊?路德咋惹著你了?他給我發了一段,他說你看路德剛才放的語音。

他說闞哲當時說什麼,他說我正在和國內來的六個人正在打。他說你看到沒有,他說的是在跟國內來的國保國安在打,我的手破了,電話現在要交給別人了,趕快給錢,趕快給錢啊,給錢。這個干警察的就分析,說這個路德就不長腦袋,他找你要錢的時候說,“我跟國內的國保在打,你要給另外一個人趕快給他錢”。他說跟後來的殺人這是兩個事。這個有道理啊有道理。這個戰友還是厲害。所以那個時候闞哲說後來殺人, 和他給路德當時發的語音,說要法制基金拿錢,路德去救他去保釋是兩個事。

第三個,他說你知道嗎?博訊第一個報出來,博訊絕對是有內料。博訊就是共產黨的機構,就是釣魚的網站,百分之百。我郭文貴受到了傷害,吳征就是證明。吳征就可以花錢可以洗,吳征的語音就可以證明。他怎麼能放出來呢?

這個警察說我在香港查了半天也沒有看到泰國殺人案,我沒見到。他說路德咋這麼糊塗。我說路德就是這麼單純。他說我總也查不到闞折在泰國殺人案,我作為公安部的人我都查不到,博訊怎麼知道的?

然後說那個細絲,那個混蛋呢那是,那純混蛋的啊,那完全是變色的啊。說是有一段細絲消失了,消失之後這個人就變了個料,而且說大量的那個關注度就提高。他說哪來的關注度啊?他說這就是我們操作的嘛。但是細絲有沒有跟共產黨溝通,他要查一查去。他說這是不正常的,他說明顯的闞哲打電話給他是玩路德呢。玩完路德以後就出現了個姐夫,你大爺的你姐夫,你孫子你。然後就是這個姐夫出來砸路德,混蛋砸老江。什麼不要臉的東西?哪冒出一個慫貨出來?誰一不小心尿出這麼個東西出來啊?我都不知道是誰?他說你們都不長腦子嗎?爆料革命就沒人分析這個事嗎?所以昨天咱們這個戰友說完之後我明白過來了。我還沒看,我等會兒去看一下路德先生節目。

所以細絲這個人是藏得很深的人,是很有計謀的人,非常危險。你看上去是似而非的事,他給你玩得很陰,而且此人貪財,極為貪婪,極為貪婪。等他的事慢慢再說好吧戰友們。

以後啊,我真得小心點。成天給戰友帶來這麻煩我有責任。錯了錯了錯了,抱歉戰友們。

好了,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聽寫:【GM39】 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3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