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中美之戰與爆料革命

作者:Diago

《超限戰》這本書可能已經讓班農先生經常閱讀,這本書所描述的超限戰是與傳統戰爭不同的新的戰爭手段,是以一切手段、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的新型戰爭。班農先生也多次強調中美之間處於戰爭之中,這場由中國單方面發起的、對美國的超限戰在三十多年就開啟了,也就是說美國早就處於超限戰的漩渦中了。

既然中國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對美國發起超限戰了,那麼美國是何時應戰的呢?在筆者看來,川普總統上台後開啟的中美貿易談判應該是美國對這場超限戰回應的開始,中美貿易談判從明面上來說是為了解決美中貿易不平衡的問題,也就是解決目前存在的美國對中國的巨額貿易赤字問題,那麼中美之戰的核心和本質是為了解決美中現存的貿易不平衡引起的美國巨額貿易逆差嗎?顯然不是,目前所進行的貿易戰其實在中美之戰中連根毛都算不上,但是貿易戰開啟了美國應對中國超限戰的戰端,貿易戰的開啟標誌著美國正式開進此前中國單方面開啟的對美超限戰的戰場。

我們知道伴隨著中美貿易戰的開啟,以製裁華為公司為標誌的科技戰、以宣布中共為匯率操縱國的金融戰、以維護護南海航行自由的軍事戰已經全面展開,那麼中美之戰的核心和本質是為了保護美國的科技不被剽竊和強迫轉讓嗎?是為了保護美元地位不受挑戰嗎?是為了保護美國在南海的航行自由嗎?在筆者看來,保護知識產權、保護美元地位和維護南海航行自由和貿易戰一樣都只是中美之戰在戰術層面要達到目的的領域,這些領域只是中美之戰的目的之一,但絕對不是核心和本質。

在中美之間正在進行的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軍事戰其實代表著兩種不同價值觀取向的戰鬥,這場戰爭的一方是以蔑視民主、自由、人權並勢圖在全世界推廣和維護這種極權統治的中共;這場戰爭的另一方是維護人類普世價值並捍衛民主、自由、人權的美國。

中美之戰的核心和本質是價值觀之戰,美國在這場戰爭中是被動應戰的一方,在應戰之前美國大部分政治家、智庫不認為美國的價值觀會面臨挑戰,但是中共單方面發起的,用包括金融、貿易、網絡黑客、媒體與國際法等手段試圖摧翻美國及其盟友的超限戰,徹底打醒了美國,如果美國不應戰而任由中共一路攻城掠地,那麼美國將和全世界一起淪入暗黑世界。

在這場價值觀之戰中,沒有清晰的界限,雙方的勢力犬牙交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美國有王歧山雙修教派成員的華爾街金融大佬,有被中共藍金黃的政客,有中共在美國多年經營的假民運、假六四、假牧師,有被中共滲透和控制的美國智庫和高等院校;在中國有無數的爆料革命的戰友,有數以百萬香港的抗爭者,還有體制內的將要出現的袁世凱或者華盛頓。

郭先生曾經說過我們要以美滅共,其實在筆者看來,郭先生是過于謙虛了,爆料革命進行到現在這個程度,即使現在爆料革命偃旗息鼓,美國都必須滅共了,如果不滅共,美國和整個世界都將沉淪,在這一點上來說,爆料革命對於美國可不是吹了個口哨,爆料革命是向世界吹響了全球滅共的集結號,在這場價值觀之戰中,我們每一個響應爆料革命集結號的戰友都在用不同形式參與這場超限戰,我們要捍衛民主、自由的價值觀,我們要奪回屬於我們每個的、與生俱來的、被中共剝奪和踐踏的作為人的尊嚴和權利。我們寫出的文章、我們發出的評論、我們捐給法治基金的款項都是我們捍衛我們價值觀的武器。

在黎明即將到來之際,我們由衷感激爆料革命喚醒了這個世界,我們每一個參與這場以捍衛價值觀為核心的超限戰的戰友都應該為我們自豪:因為,我們沒有辜負這個戰鬥的時代;因為,我們都是戰士。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29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