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24日文貴在鳳凰城報平安:中共大肆殺狗真相竟是因為迷信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160307

尊敬的戰友們好,12月24號在美國的鳳凰城文貴報平安直播,我可是健身了,我可是健身了,戰友們健身了沒有?我再向大家說一遍,健身這個事,如果你堅持不住,你說你堅持爆料革命也很難,也很難。

就像我們在華盛頓開庭一樣,每天12個小時,14個小時在法庭上一個79歲的老人家,79歲的老人家,在那塊兒天天陪著我們,乾了4天。這個最後一天他還開了兩三個庭,開別人的庭,他老人家一個字一個字的摳,開完庭我們十點半了我這飛機一個小時飛回紐約了,他老人家要開3個小時回到他的家,他要自己開車。在這個庭上的書記員在那個庭上的打字員,你看那些打字員….十幾個小時,據說美國法庭上賺工資最高的就是那個打字員,書記員。但是你說這個書記員你說坐那十幾個小時就拿手還要打著,你說是什麼樣的體能。這是一個,另外一個就是陪審團,被莫名其妙的選來的,就是美國民主偉大的地方,老百姓參加陪審團坐在那一天十幾個小時,完了有時候回家也要一兩個小時,其中一個陪審員說我回家也兩三個小時。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個健身太重要了,今天我在這健身外面下著雨,很冷,在鳳凰城的沙漠地帶,今天竟然是下雨。那對面那山上的白雲簡直是,還有這所有的花草,你說這是,鳳凰城他們是最幸福的,特別是趕在這個聖誕夜他們認為這是最最吉祥的,然後這邊點著火,這邊打著高爾夫,所以說這種浪漫的感覺太棒了。

但是任何人今天可能,因為今天冷就不鍛煉了,但是我看到很多人在鍛煉,我當然今天還要加量的鍛煉,渾身出的汗,渾身都潑的水呀,渾身都潑的水。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鍛煉是一定要有的,咱們爆料革命的戰友,首先兩個口號,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還有一個今天你健身了嗎,千萬別忘了這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

好,我今天跟大家聊兩個小事啊。

昨天一點半,這裡一點半,就紐約3點多的時候,國內的一位咱們的戰友,給我打了個電話,他說文貴呀,看了你這個爆料中說殺狗的事,他說你說的非常好,他說我們家也有兩條狗也給燜死了,很難受,我和老伴這幾天心情很不悅悅,我們現在就是看看你的視頻,看看路德先生的視頻,兩口子都喜歡安紅,兩閨女就喜歡老江,為什麼呢,說老江懂金融,所以要聯絡老江搞金融投資老江。我覺得真是搞笑,這麼高級的將領家族孩子要跟老江搞金融,你說共產黨的金融還有救嗎,根本就沒救了。老江現在反共,結果共產黨最高層的孩子跟老江搞金融,實在有點搞笑。兩口子都喜歡安紅,為什麼呀,安紅是體制內出來的家裡的孩子,他是很會說體制內的話,所以說很多體制內的老人家都很喜歡他。但願安紅別建議啊,當然老人家喜歡你也是好事,你不能老讓小嫩草喜歡你呀,是吧。

那麼他跟我說文貴呀,他說你知道當年就是我執行,就是我執行1970年,1970年大家要看一看啊,1970年全國殺狗,全國殺狗是什麼原因呢?當年在香山,有一個老和尚,老和尚,給汪東興建議說今天全國應該殺狗,為什麼殺狗,他說這個殺狗啊,第一,他說咱們這個1970年他是什麼年?他是狗年,他說必須得滅狗,狗衝誰呀狗衝咱主席,毛主席,衝蛇,的衝蛇,的干狗,最後是這下面汪東興一道令下全國殺狗,所有殺的狗,狗都要吃,獎勵給當地的人要吃狗肉,當時也缺糧食,說當時這個事非常誇張。

那麼他說後來,現在這次殺狗他說天下輪迴呀,是我的一個下屬,在執行殺狗,他為什麼殺狗,他說你這回你可是真說對了,王岐山跟你美國朋友說那話,他背後故事他沒講,為什麼呀他說在中國官場上,非常迷信,就是中國的奇門遁甲,還有所謂12生肖的相生相剋的也就是今天的道家,所說的,命相之學,屬相之學,王岐山屬鼠的,王岐山就討厭屬狗的屬狗的就是狗掐老鼠多管閒事。他說你文貴你屬啥的,事實上我是屬狗的,戶口上是68年屬猴的,時間上我是屬狗的,他說你就是狗掐老鼠,他說王岐山一說狗就惱火。從你這事發生以後他多次說,這他媽真準,惹我的都是幾個屬狗的。

所以說呢,這小子就給習出了一個餿主意,說,明年這個年啊,鼠年啊對蛇也不好,對鼠也不好,這個毛澤東當年呀就是說,這年必須要鼠年滅共,狗年滅鼠,他說你要滅狗,這就開始滅狗了。

後來老人家又告訴我,我專門我讓咱們的木蘭傳奇,昨天一點半時候給木蘭發信息,我說木蘭你幫我查查,核實一下。這個高燕燕他的女情人,就是剛剛發表對台之戰的王洪光將軍,王洪光將軍,綠帽子將軍,高艷艷也是中金的創始人,Blackstone黑石的第一個投資到黑石的30億美元的代言人,黑石亞洲區主席,高燕燕也屬蛇的,陳峰屬蛇的,陳峰也屬蛇的。

我的看看木蘭給我查的,木蘭傳奇這孩子太厲害了,讓他查啥立馬,陳峰屬蛇的,田慧宇屬蛇的,1965年,陳峰是1953年,田國立屬鼠的,這小子,貫君屬猴的,劉呈傑屬鼠的,高燕燕屬蛇的,你看看這傢伙了得了嗎。 1970年弄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咱這位老領導兩口子都喜歡安紅女士,告訴我這個把我嚇一大跳,哇塞還有這等情況。所以說你說這個王岐山呢……

哇塞,班農先生特享受,剛給我發了個信息,剛發個信息,說紐約時報這篇報導非常好,他老喜歡了,他老喜歡了.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個老領導說完以後大家要想到一個問題,就是全人類上不允許別人信宗教的,就是說不允許信任何教,把自己當成教的這個政府組織,就一個共產黨當然他是邪教組織了。他不讓人家信什麼迷信,他最相信,你可以看出共產黨的自信,都是放羅圈屁,根本就不自信。

我壓根不相信十二生肖,當年我跟賀老合作的時候,賀老是屬蛇的,賀老是屬蛇的我屬狗的,狗蛇相衝啊,是不是,那你說賀老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貴人啊,對不對。而且我生命中好幾個屬鼠的最關鍵的也是屬鼠的,王岐山也是屬蛇的,對不對,好幾個我日本的投資者,美國的投資者,都是屬鼠的都是我的恩人,我壓根不相信。包括現在海外的這個什麼螃蟹座,什麼星座我不懂,什麼水平座什麼天秤座,我也不懂這些。我認為一個人最核心的事情還是你的行為決定了你的運氣,你的學識,如果一個屬鼠的他就是個強盜,你又是一美女跟你再合的人,屬鼠的屬蛇的,他也得弄死你。所以說我覺得根本不存在這個,相信這個東西簡直是太荒唐的事了。

但是王岐山他相信。你看他找的人,田慧宇、田國立、陳峰、劉呈傑全屬鼠、屬蛇的、高燕燕屬蛇的,習(近平)屬蛇的,你發現了嗎? ……,所以說你看,戰友們,這個事!很荒唐的事,這麼一個國家14億人,就被這一個相信所謂屬相學的人給綁架著,而且要把全中國的狗給幹掉,就因為狗掐老鼠了,他屬鼠的!你說那明天要發生點其他的什麼事,那明天人要是克鼠的時候把人也都給殺了嗎! ?

所以說老領導說這個(殺狗的事),我馬上讓木蘭妹妹,馬上給我查一下,一查真的!全屬鼠的,全屬蛇的,明年是鼠年,我都不知道,我都問:“明年是什麼年,”鼠年。原來王岐山本命年啊!對蛇也不好,對鼠也不好。

所以狗掐老鼠,看來王岐山真的不妙啊……真的不妙啊!

這個說完了,亂聊。

另外一個就是剛才班農先生又給我發信息,紐約時報昨天報導一個班農先生離開白宮以後就跟文貴…什麼…這個錢,然後又攻擊班農的。班農很興奮,在這個之前,一個月前就寫了一篇文章,寫這個文章的記者就是叫Pilitico雜誌出去的,上次報導班農錢的(事),就是Politico的這個人。這幫人你能看得出來他想幹啥,就是砸班農,把我捎上。現在就是捎上我的,觀看率現在就暴漲,現在紐約時報幾個最火的文章、最牛的文章、觀看率(最高的文章)全是文貴的,華爾街的那幾個也是文貴的。現在必須得捎上我,當然對我也沒什麼惡意啊,那麼對班農是有惡意的。

可是在這個文章要出之前訪問我們的律師,打電話他們要例行所謂的中立,要聽雙方的意見。全放屁的、全胡扯的,我們很明確的、不願意搭理他們,你愛怎麼寫…怎麼寫。

我們就告訴你,我們現在跟班農先生怎麼回事,跟我沒關係,郭媒體、郭文貴就是一個門面,就這麼簡單,你隨便寫。

我們希望他寫錯點,像郭寶勝那個孫子一樣,他寫錯我好告他去。 CNN我們告了、華爾街我們告了、什麼邁阿密英雄我們告了、還有那個…什麼…另外一個報紙八卦什麼也給他告了。各個服軟現在、各個老實。在美國有法律你就別怕,隨便寫,你敢說,我就敢告你。

哪個不回來求啊?全來求…:邁爾斯…好說好說…!

我現在不能說,因為有秘密協議。 (來求的人:我們會這樣、我們會那樣,求求你啊…求求你….)哪個啊?哪個?包括任何一個,是吧!你有本事你敢說,你看我敢不敢告你。因為你說的是瞎話,對吧!這就是美國的偉大!多大的電視台、多大牌的記者,只要你敢胡來,我就敢告你。

羅傑斯通當年跟我和解之前,牛到啥程度? “我羅傑斯通、我要以我的生命跟你郭文貴對抗、我說的全是實話、吳征我不會出賣。挺搞笑的!後來我讓我的律師告訴他,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進監獄、你自己進去,第二個、我們把你所有造謠背後的錢查出來、我們把你送進去。你要想再作,你試試! ”

最後是和解,要給錢,錢我不要你的。大家還記得不?最後我們律師不高興。

(律師):“這不是多少數的問題,郭先生,他給錢了,你就得要。”

我說:我不要。人家羅傑斯通已經跪地求饒,而且自己願意進監獄,行!那就拉倒。而且把吳征的料要給做出來。他蹲監獄不是死了,他還活著呢。

再就是吳征的案子,2020年幾個最火的案子,大家高度關注,吳征、跟吳征之間互告的案子,和有告他的兩三個案子,所有明年的案子,全牽涉吳征,陳軍的、還有明鏡何頻的、還有博訊韋石、熊憲明的、還有吳征的弟弟吳斌的、還有袁紅冰的,統統涉及到吳征,所以明年你們能看到最起碼二十次到三十次吳征出庭,包括這個馬蕊強奸案,都會跟吳征有關係。還有接下來幾個新的案子,明年吳征2020年只有一個選擇,你要么你就跑了。你要么你就到美國來,天天坐在(法庭上)被問話、被開庭,看誰纏誰的數?誰纏誰?

還有這個去年那叫什麼,董什麼、董克文,你完了吧,破產了吧!大家回憶回憶,我們的路江談、路安談為什麼不搞一搞2019年文貴的案情進展!咱們戰友之聲也可以搞一個嘛!多少案子,什麼董克文,我們的面具先生,面具先生也可以搞一搞!面具先生搞的太好了,過去是我們政事小哥,搞搞2019年什麼羅傑斯通啊、什麼董克文啊、什麼馬蕊強奸案啊、什麼郭寶勝那個孫子啊、什麼夏業娘(良)啊,把這案子整理整理,叫他們看一看。可以說是,讓他們看到真正的實力、和真正的精力、和真正的能力!

然後能明年2020年,吳征的案子、大戲。馬雲的案子阿里巴巴,我們告馬雲的案子、大戲。博訊、韋石絕對拿下,熊憲明還有趙岩、還有什麼葉寧絕對拿下,還有什麼袁紅冰、還有什麼Elliott Broidy,兩週後我們到加州去問詢他要問他的話。

2020年是個重大的訴訟年,不管共產黨,六月四號早上滅,還是六月三號到六月四號的半夜滅,差幾個小時,這些案子都不會放過他們。

而且接下里我們會控告香港的某一系列的機構在西方。大家要記住我說的話: 隔空取錢….隔空取錢吶 ,大家我說的話一定要記住,千萬別忘了,“隔空取錢”!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當你看到紐約時報這個報導的時候,你會想到一個什麼問題?就紐約時報,對咱有正面、有負面的,他是一個所謂的媒體啊,他就想亂搞嘛,只要能賺點擊率就可以。但是紐約時報的這個報導,看上去是攻擊班農,大家去想想!沒有人攻擊咱,誰知道你爆料革命啊!讓你成名、讓你達到這個傳播的目的,不僅僅是說你好,這種也是個大的傳播。

為啥班農能成為全世界(有影響力的人),權力的中心就在華盛頓,華盛頓最有權力的三人、其中第三人就是班農,班農現在在我們法治基金當主席,金融界,今年的金融界基金領域,叫最牛的、最有影響力的基金經理、最有投資希望的基金經理、和在背後他們叫做(黑水的基金),等待著往裡投錢的基金,第一人:凱爾·巴斯,凱爾·巴斯我們的兄弟,法治基金主席。法治社會(主席)是班農先生。美國政治第三號人物,美國經濟新星第一號人物。然後媒體界肯定是爆料革命和戰友們、還有文貴也沾你們便宜了,謝謝戰友們,我也蹭了戰友們的光,也成為最受關注的新聞。

然後今年最牛的詞叫:脫鉤,是文貴沾了路德先生光,都是路德先生說的啊…..路德創造的..找路德先生去…呵呵呵. ..沾了路德先生光…叫脫鉤。

而且今年香港運動是全世界最大政治事件、是影響人類上最不確定的最大事件,然後爆料革命成為全世界政治家必須要面對跟討論的話題。

親愛的戰友們,我去年要說這話,你們又覺得又放屁了吧,是吧…!胡扯了吧..喝多了吧…我今年一口酒沒喝呢,到現在,快十個月了啊。然後今年它就發生了,我在我們的群裡,第一次說脫鉤的時候,實際幾十個人,幾乎沒人回應,就路德先生,叭叭就給撂出去了。這個路德先生,除了有勇氣,他還敏感,還有一個他堅定的相信爆料革命,相信文貴,這是我昨天為什麼給莊烈宏先生打電話我說,你的節目為什麼做不到路德先生那樣,你到底做節目的目的是什麼,你有沒有路德先生的經歷,你有沒有他這種敏感度,你有沒有他對文貴和對爆料革命的堅信,你有沒有路德這種堅持和執著。

昨天我為啥要上莊烈宏先生的節目,荘烈宏先生幾天前給我發的信息。他說他要我上下節目,給他開門,他這個節目現在可以直播了。我說我真沒時間,確實沒時間。然後當天有20幾個,都來找我的,我說算了,我不能跟任何人上線直播。昨天是我不想看到莊烈宏先生他的沮喪,我昨天是到圖桑去了,在Sara家隔壁,跟幾個牛叉的人吃飯。大家知道,我的爆料革命是第一目標。然後吃完飯以後,我趕快我上去我看到莊烈宏先生正在直播,我馬上在車上給他打過去。我車上還有人坐著呢,我都不好意思你知道麼,但是我還是給打過去。我給左媛,他的伙伴問好,給我們的老頑童同志問好,然後呢給我們的小皮匠問好,他們還問了我問題。我心裡就舒坦,因為我讓莊烈宏先生高興,我讓戰友們都有機會。

但是我是語音啊,我沒有上視頻。我昨天說了,絕不再跟任何戰友視頻上你的線,採訪,絕不可以,永遠不會。如果任何有人視頻,你可以到郭媒體來,或者我跟你連skype。再一個有戰友上節目我可能打個電話進去,這是可以的。比如說我們現在的Friday talk,答應她了,在兩週前,叫Q&A,就是問候郭文貴,問題郭文貴。今天早上他給我發來,我說你給我發幾個問題我看看吧,他給我發了6,7個問題,我就摟了一眼,半夜的時候。我說我不想看這個東西,我一看那幾個問題,我馬上就來感覺了。

比如說問我其中一個問題好像是,男人如果當你有了性需求的時候,別人面對性挑戰的時候咋辦,哎呀,我特想談這個問題,馬上身上就熱了。不是那意思,不是黃的意思,我就想回答這個問題啊,我覺得這個問題問的好啊。可是我這想回答,就是這種智慧,佛家叫智慧,我們現代文明叫感覺,來啦,我又不能把這感覺裝到罐頭瓶子裡面等著,等著Friday問我,我也不能把他給放一箱子裡面,我也不能把他貼牆裡面,瞬間就過去了。這是我最不喜歡的。

還有一個,這個準備好的話題,我真的覺得無聊。你說這個人吧,你說我問你個話,等等啊,我回去查查手機去,這不胡扯了麼。我覺得這就太無聊了。如果你腦子沒有,我沒有,我無法回答,就完了,我不懂,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問的問題,正是我關注的,也是我有觀點的,還是我喜歡的,我當然想回答你了,我馬上回答。

就把這個智慧,我認為,馬上,直接的,真實的,也用佛家說的話,這是真真正正,上天給我們人的,最高級的東西,那就叫無上的智慧。給我們身上最壞的東西,就是我們的毛病,貪嗔癡慢疑,叫缺漏。給我們給別人帶來的這種智慧,能為別人帶來歡喜,能破掉我們的很多的缺漏,這多好啊。所以說我不想,我說Friday你別再給我發問題了,我不想看,任何問的問題之前讓我看到。就是未來,我拿語音我打進去,Friday問我,我就迅速的回答,也可能我蹲在洗手間,也可能在車上,我沒時間啊,現在上洗手間就是我,做一些私活的時間,其他時間都是乾正事。

那邊幾個朋友已經來了,這夫妻,你看著夫妻兩口子。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未來我可以上戰友們的(節目)就是打個電話進去,像Friday這種問幾個問題。

昨天莊烈宏先生,是因為我希望莊烈宏先生,他真正的明白,不背棄,不放棄,不忘記,這個戰友的真諦,這會讓莊烈宏先生內心感到,感受到從爆料革命到現在,我給莊烈宏的面子和幫助是最大的,最多的,我可以這麼說,但是我希望荘烈宏先生真正得對戰友也這樣。這是我昨天累的嗓子都啞了。

昨天Snow跟我去圖桑,跟我去串門啊,開會啊。每天過來還得邁邁步,抻抻腰,這Snow真夠搞笑的。

所以昨天為什麼對莊烈宏先生有這麼一個連線。

另外一個呢,我想跟戰友們再聊一下,咱們這個聖誕節,紐約還有幾個小時,咱們某些國家都已經都過了,而且呢,這個地方大概是今天晚上。我是佛教徒,但是我特別開心過聖誕節,所有的宗教節日我都喜歡過,我希望所有天下信宗教的人,或者有宗教自由的人要明白,在中國上億的地下教徒們,他們用生命,鮮血和自由,在捍衛著自己信仰的自由,他們是多麼的不容易。

那麼我們的戰友們,有信仰自由的時候,你們應該多麼的珍惜。所以說在這個聖誕的夜,我們大家如果說真的心中有信仰的話,到教堂去,為我們的中華民族和爆料革命即將迎來的2020年重大的勝利,滅共的最大勝利,和將迎來一個新中國的六月四號的新中國日,為他祈禱,這是很好的。另外一個我覺得這個時候,多陪陪家人,多和家人在一起,和家人一起度過聖誕是最最有意思的,耶穌和主,都是讓家庭和睦幸福的。

醫生不讓我這麼抱他,因為敏感。喲,snow別老這麼看著我,癡情得,直直的,幹啥啊,你像那郭寶勝似的,撒謊不眨眼。我剛來我沒來得及看呢,看了一段,好多戰友說今天路江談說郭寶勝的判決書特別好,這個我沒時間呢,國內很多戰友給我發信息,聽說做的特別好。

所以說今天戰友們,今天聖誕節了,大家多陪陪家人,而且這個時候真的你們閉上眼睛好好想想,沒有家人的人生啊,你的人生將多麼的孤獨,多麼的沒有意義,多麼沒有意思。

我們今天晚上超級豐富啊,今年這裡的聖誕節,我們超級豐富啊,和這個我們的軍人家屬,特別是現在,路克基地啊,軍事基地,有很多人講中文,從去年到現在聽說啊,能講流利的中文的已達幾百人,流利的中文的,完全是西人啊,就是西方的人都能講流利的中文了,這是很讓我意外的,很不可思議的。所以說很多人我們在一起會過一個漂亮的美麗的聖誕。我們會先吃一點非常棒的亞洲餐,然後去參加一系列的活動,還有特別重要的幾個人在一起。

所以說在這個時候,我會為所有的戰友們,我在這裡先說,我真的,我是每天,早晚兩次,為所有的戰友和家人祈福,沒有一天落下的,我今天晚上當然要為所有的戰友們,所有的香港同胞,在危難之中的香港同胞,和所有的新疆香港和台灣,大陸同胞,為他們祈福,為我們所有的戰友和家人祈福,戰友們,我就不一一的給你們發聖誕快樂了,我在這先祝所有的戰友和家人聖誕快樂,家人平安,得上天,我們的聖人保護,謝謝啊,咱一起為14億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全世界人民祈福

大家看看這個火,漂亮吧,從我來到現在一直就點著。

聽寫:【GM39】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2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