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23日文貴在鳳凰城提醒香港同胞一定不要被CCP分化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200139788

戰友之家聽寫組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是12月23號,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傳播香港危機的真相了嗎?我的房間是不是有點大呀我的房間,你說這房間一晚上是,挺貴的,一晚上都12000美元,這郭寶勝賠的錢不夠一晚上住的,是吧,這郭寶勝要按這麼說,他的惱死了,不提這孫子了。

親愛的兄弟姐們,今天是12月23號,文貴在鳳凰城向大家報平安直播。

我今天最主要的要談什麼?香港, 香港,親愛的兄弟姐們們,大家都看到了啊,香港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為什麼頭幾天我不具體的提香港呢, 因為我跟香港都有密切的聯繫。我覺得香港現在有些人啊,有些人,有些人,有點失去方向。

頭兩三週的時間我告訴他們,千萬不要以為香港人權法案通過了,你就什麼都有了,那絕對不等於。最多在你寒冷,寒冷的深夜,或者是漆黑的深夜裡,你走夜道的時候,有人給你加了個防風的衣服,給你點著了一個蠟燭,但是路還是要你走下去的。如果你敢停下來這個蠟燭就滅了,被加的防風衣也就不存在了,就這麼簡單,很殘酷,很現實。

那麼當時我就告訴他們,我說他們下一步打擊你們最核心的兩方面,栽贓陷害這是肯定的;更核心的事情就是拔掉你的經濟來源。

其中某個人大家都看到了烽火基金,烽火基金我們你們還在香港的銀行系統還在開帳號,那你就是太天真了。我說你看看我4年前的事情,給我半毛關係沒有的基金,幾百億幾千億查封在那兒,幾百億幾千億查封在那兒。這些基金現在是反共最核心的力量,毫無誇張的說。就是這些人未來,是倒共當中千倍萬倍大於我的力量。外國人你動了他的錢就要了他的命了,你比殺他爺爺奶奶還厲害。

所以說他們查封的這些人的錢對我來講,對我們爆料革命來講,說實話,經濟上有損失,力量上有巨大的幫助!我暗自竊喜,如果沒有他們在香港傻乎乎的無道理的查封那麼多錢,這些人能跟我站在一起嗎?千萬別說我文貴長的帥,有人格魅力,那不是那麼回事,別騙自己別忽悠。

首先一點在利益上,他們受到了重大的傷害,他們能甘心嗎?能拉倒嗎?明的不行,暗的行不行,暗的不行人家在隔山使力行不行?

說實話他們在香港查封的那些錢股票和資金,對我們爆料革命有著巨大的永遠的幫助,他們放個屁都比我郭文貴在這塊折騰一年厲害。那可不是文貴厲害,那兒個飛行員,昨天我問一個人,我說你飛飛機,你飛這個B52厲害,還有這個B2厲害,還有你飛F16厲害還是F35,他說我這幾樣我都可以,包括F22,我問了一句話,如果不給你飛機,你還是好的飛行員嗎?他說,那飛行在前,那員在後啊。對呀,因為你有了飛機,你才是最好的飛行員,我說再好的飛行員把你擱中共去你沒有F35 你也沒有F22,你飛個屁呀。雖然郭文貴是個好飛行員,我沒飛機我飛啥去呀,我不能騎個驢我當F35飛呀,對不對呀,再好的飛行員也沒用了。

我們爆料革命一開始,就是抓住了人家的F35 F22,共產黨給我們製造了N個F35,N個F22,他在美國的對我的纏訴,對美國所謂的要遣返,還有Elliott Broidy在美國對我的公關DOJ,包括哈德遜卡掉,419 VOA斷播,等等這些都是給我們送來一架一架的超級飛機,當我和爆料革命的戰友,的有這個能力駕馭的了這一個個上天送來的飛機。

那麼錢這個問題是核心的,我給香港朋友說,我們你們現在是好飛行員,你的找到飛機,把你錢路斷了你啥都不是。你別老覺得香港那幾百萬老百姓上街你就行,有些人很執著,很執著,出現了很不好的苗頭,爭鋒吃醋。現在有人爭權,誰決定誰決定,過於自負。看人類的歷史都是驕傲自滿。輕敵當中把自己的戰績全錯過了。

星火基金給查了7000萬,包括那個南陽銀行,也是2000多萬被查封了,查了將近上億的錢,這是大家捐的錢。給香港警察你們還講法律,那你現在就是太愚蠢了,你太愚蠢了,他怎麼能跟你講法律呢,他要殺你呢,他怎麼跟你講法律呢,對不對啊戰友們,這是最起碼的常識吧。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爆料革命,首先一點得保證錢。你說現在文貴,你說這一萬多美金一晚上,這團隊十幾個房間,這一晚上最起碼的幾萬美元吧,你連吃加喝加保鏢。有戰友給我發信息說,文貴呀,在華盛頓開庭的時候看到只有一個保鏢,或者兩個保鏢,我說那你太不了解了,那你太不了解文貴了。我們這次就是要戰略上不能在法庭上出現太多保鏢,也不要讓陪審團看著,前呼後擁,那你這幹嘛呢。本來你現在就是略勢,你是超級億萬富豪,你這樣能行嗎,這是人家戰略。咱看的人越少越好。而且我說參加的人你們千萬別穿你們的愛馬仕,我說王雁平你把你那愛馬仕脫了,你不要穿那東西,這玩意兒沒幾天都穿了黑的衣服,是吧,這是戰略。我們到哪去這最起碼4個到10個,暗保,明保,明保都是給別人看的,暗保才是厲害,這是起碼常識,這是戰略啊。

你說你爆料革命沒有錢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你去算一算,一天飛機停在那,是不是,一天多少錢,你算算一個多少錢。有的王八蛋給算的賬還懂個屁他懂的。

但是大家不要忘了,我即使不去華盛頓,我飛機也不能放我們家雞窩去,在那擱起來,讓機主回家去,我不給你錢了,不去華盛頓飛機你也的付錢,機主你也的付錢,那船在那擱著,你不用你也的付錢,這一年幾百萬美元的必保費用是一分錢不能少,飛機不是你飛多長時間,等到你到時間了你就得維保,到時間就得換引擎。這就是美國這個國家。

為啥在這看到人家這些超級飛機引擎,超級,一個停機坪上400架F16,為什麼?人家按照規矩保養付錢。我們中國人沒有規矩,買了車不保養,請了員工不給漲工資,買了房子不交物業管理費,那你能活的了嗎,活不了。我們的團隊,不論是保鏢,不論是飛機還是船還是說,暗保的團隊,都是按規矩來的,那你叫正常的運行,所有的開支都每天來你省不了錢的。我去那我不去那,我呆在喜馬拉雅大使館,每天也這個成本,我去到這來就是多了個酒店費用,這算什麼毛錢呢,不算錢。

所以爆料革命,如果沒有絕對的資金支撐,你想什麼滅共你不開玩笑呢嘛,那不是開玩笑呢嘛,那不是小白兔,要挑戰大灰狼,而且是啥準備沒有。

幹嘛Snow,怕王岐山,現在我們家Snow怕王岐山。你再叫我可喊王岐山了,Snow。弄那乾嗎? Snow。過來,你再不過來,王岐山來了啊!你說,你還。你真再把、把王岐山喊來吧!現在王岐山不吃人了要吃狗啊! Snow.

你給大家打個招呼,昨天、昨天Snow 出去,哇塞!哎呦哎呦!你看那樣。太可愛了,這Snow到哪去是最大的明星。是不是Snow?你不能再亂喊,你亂喊就真的把王岐山給喊來啊!王岐山現在不讓你吃草了,不讓中國人、吃狗肉,這孫子太狠了。

昨天我想想,哎呀!我說這王岐山真夠狠的,我咋就沒想過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狗肉救過人。後來我想想,我大伯給我說過。他說那時候我們軍隊裡的領導,他說那乾嘛去,跟當兵出去,轉一圈去吧!打隻狗去,說這領導吃狗、殺個狗回來,得把狗給弄了然後回來喝酒。他說我們這當兵的就給當官的好多就是抓狗肉吃的。有些農民的家裡面有養個豬的,他把豬給弄了。他說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就是抓狗肉吃,我現在想起來有道理了。 Snow Snow 嚇的就爪子這樣。

所以說爆料革命也好、香港運動,錢是核心。你要不把錢這個事給解決了,你就甭想玩了、你甭想玩了,你絕對弄不了。共產黨就非常清楚。為啥說郭文貴炫富呀!我不是炫富,我讓共產黨知道。共產黨第一戰略先斷你的財路,斷你的財路,他把什麼都收了,什麼都給弄了。

昨天我特別感動的一句話,所以說這個人吶!你要該有什麼事的時候,真是、你心裡真得有數。昨天我去朋友家看特別特別好的房子。人家家裡面什麼LV、愛馬仕什麼一堆一堆的。我跟我太太說,哎呦!我說這些、我說咱們的家呀!這些東西都比這好,我說你想沒想咱的家。我太太猶豫沒猶豫告訴我,她說文貴,現在如果你還有心還想那個家的話。她說那我就真看不起你了。我說啥意思?她說你心裡還裝著那些東西吶!你要心裡裝那東西,你還活的累不累呀!她說那些東西還是咱的東西嗎?什麼都不能要,想都不能想。想,你都累。

哎呦!我真沒跟她溝通過這問題,我也不想讓她難受。哎呦!我說你行呀!進步了,好像你是我的隱蔽戰友,我不是你戰友。但是你絕對不能去想任何東西,所有過去的東西都不是你的。你現在所有的東西都是往前看,過去的都不是你的了。

你說我這、你說我這老婆,你說。過去我很多朋友勸換個老婆吧!文貴,換個吧!不行就增加一個,搞個外掛。大陸流行叫外掛,咱們叫、大陸流行話叫小三,這些老闆之間叫搞個外掛,搞個外掛就是老婆之外搞一個情人或搞倆、搞三。他說搞一兩個外掛。還好我沒搞,要搞了被共產黨給搞完了,我這、我這、我這老夫老妻也完蛋了。

就是說現在我們戰友們一定要明白,當你決定要去幹這麼個事的時候,幾個條件你要準備:犧牲、奉獻,你有絕對的經濟基礎而且有絕對的財務安排。香港現在運動當中,現在有兩個最大的弱點,就是香港現在在金融安排上完全沒有。這是、這會讓你、導致你脆斷,導致你脆斷。光靠集資捐款是絕對不可能的,一場革命光靠集資捐款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何況你面對著共產黨,第一個就滅你的財路。

所以說我們必須有決心、有能力,你有足夠的財富支持而且對過去的財富不能有半點留戀,你有半點留戀就完了。你不能、絕對不可以現在又想革命還想錢。你只有一條路,成功滅共。

另外一個就在香港這事上看到天真、這個天真太可怕了。就昨天你說我太太那句話,關鍵她不天真。她要再幻想著咱家這什麼東西,這東西、香港家的東西,這裡的房子,那裡的房子什麼。她只要想一點,那你就完蛋了。她不天真,這些東西已經沒有了,就不要再去想了,想都累得慌。

你這麼癡情的看著我幹嘛!哎!你看,就這麼看著,你看。咋弄你說這魅力! Snow,就這樣。一看,一挨著我了就不行,就靠身上了。

那麼我們香港的這次運動資金已經不是一回了。而且你們知道共產黨在香港給四大不要臉的家族,第一你不能捐款;第二在金融領域把匯豐拿下,然後所有的中資銀行,要掐斷所有的香港這些運動的這些組織者的財路;還有一個作為任何一個香港人在大陸投資作為威脅,家人作為威脅、綁票。這是他起碼一定會做的。說明對共產黨還存有幻想,存有幻想那就完蛋了。

所以說香港現在呢!很多年輕的孩子有些也是有點、現在有點失去方向。最近溝通當中有些人就存點幻想了,有點存有幻想了,這個幻想讓人挺失望的。所以最近我給他們說,我說、我在法庭上、我正式的承認,我捐了多少錢,我是負法律責任的,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我捐的錢。但是現在你光指望我一個人捐錢或者捐了錢都被查封,那有多少錢也不夠用的。對不對呀!那有多少錢不夠用的。

其中有一個在日本的,一個咱們的華人已經去了多少年了。最近準備捐3千萬美元,但是看到最近這些情況決定不捐了。他說我捐多少錢,他們這樣查封或者根本沒有一個財務安排,沒有用的。人家也不是說那種巨富,3千萬幾乎家產的80%了。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想給香港的戰友們要說的話。你一定要記住,要有足夠的錢才能實現你的理想。我過去說過要想干成一件大事,你必須具備兩個條件。干成這件事的錢和乾成這件事的人。咱爆料革命最大的財富是爆料的戰友們,我不是在這胡說八道的,我是發自內心的說的。

我這幾天都沒有在看路德先生的節目,但是國內所有的戰友說,啊!現在出來了一個路博談,路安談、路江談之後,現在這個路安談、路江談已經成為中國最最關注的節目。又出來個路博談然後還有其他幾個戰友都起來了。這就是我們戰友的力量啊!

最近既鋼鐵俠跟我連線之後,很多戰友、很多戰友要求跟我連線。我給戰友現在在這,我沒辦法一一回复。

從現在以後我文貴宣布,我不會跟任何人單獨跟你連線。我任何人都不會了,在我上你的頻道上給你說話永遠不可能,永遠不可能。

這件事情就暴露了一個問題,就是既鋼鐵俠這個例子開了之後,很多人、昨天下午就20幾個人給我發信息讓我連線。我都告訴他,我說真的沒有時間跟你們連線。而且這個連線成為了大家一個追求目標,滅共是追求目標。你把你的頻道都搞大當然是最好的,我能支持你就支持你。但是現在已經成為大家掙的一個事了。那我就不能、我就不做這個事了,我就不能做了。

還有一些戰友做了很長的時間視頻,做了、一直做不起來。然後埋怨路德先生還埋怨細絲哥先生。我給你說實在話戰友,如果這個爆料革命連路德和細絲哥這個社交媒體都容不下的話,那爆料革命成功絕對不可能!有100個路德爆料革命也成功不了,我們得有上千上萬個成功的路德。

還有一個我們戰友之間不要互相吃醋,你拿本事說話嘛!對不對啊!剛開始的時候路德先生你看他,他這一路的走來,路有多麼的艱難。我太清楚路德先生太不容易了,帶著3孩子,帶著妻子,在共產黨的殘害下又被成水炎這個騙子給騙了。後來遇到了一系列的騙子也面對了很大的危險。路德先生的節目技術和他的執著,特別是路德先生這種勤勞,從早到晚一點不誇張十幾個小時。

很多戰友說在華盛頓的開庭,你們有沒有想過郭文貴每天14個半小時站在那和坐在那。為什麼連我們的團隊都有人回來都病了?我該干啥幹啥,你沒有一個體能,你能撐下去嗎?路德那個體能就撐住了。我是親眼看見、路德是、真的是一分鐘不停啊!滿腦子在轉,滿手在轉。爆料革命的戰友資源是平等的,上路德先生節目還有路德先生跟別人的合作,這都是平等的,沒有人阻止你呀,誰也阻止不了誰呀。

你關注度不夠,那是你自己的能力問題。千萬不能學共產黨似的,你去怨別人去。中國沒民主,沒法治,是因為美國太民主法治了,你能這麼說話嗎?共產黨當官的邏輯:我們中國為啥沒有民主法治啊?就是因為美國太有民主法治了,美國佬搞的。你這是什麼道理啊?你有本事你發展。

你像鋼鐵俠似的,人家上來一千、兩千、三千、四千、一萬,人家是一萬多的時候我才上人家節目的,一萬六千多,人家咵咵過了兩萬多了。鋼鐵俠連面都沒露,人家還變音,怎麼著了?

當年政事小哥,牛不牛,從來不露臉,把那些共產黨的不要臉的打得呱呱響。後來政事小哥他妥協了,他被共產黨威脅了,他就必須要退出舞台去,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價。

這是基本的常識,有些人你不要妒忌。一說路德先生一個月幾十萬美元,當然幾十萬美元啦。人家路德先生節目當然幾十萬美元啦。我覺得他的節目,未來應該每月收入100萬美元才公平。現在路德先生的節目,每天往上蹭蹭的傳,廣告費也往上躥。

咱們戰友之聲做的節目多不多?多了去了。辛苦大不大?大了去了。但是你能做到路德先生這節目嗎?他做不到啊。你做不到就得服啊。在這個關注度上,這完全是靠自己能力來決定的,沒有任何其他可埋怨的。

第二個,爆料革命需要做到的,大家一定要賺錢,賺越多錢越好。但是,賺錢首先是在不傷害戰友的基礎上。不能攻擊戰友,我不管誰。我再說一遍,昨天我已經跟幾個戰友說了,當你們攻擊路德的時候,你沒有原因,你沒有理由,你編理由你造理由,或者因為妒忌,我一定是你的敵人。

郭文貴在這場爆料革命當中,我最不允許的就是華人自殘,我絕對不允許再把華人形象搞得爛成這個樣子。去全世界看看,咱華人自己問自己,你走到餐廳或者其他公共場合,你有沒有不自信?你好好想想,現在華人在美國,在歐洲西方世界,不管你什麼地位,都被人家戴眼鏡看著。

昨天一個美國朋友給我打電話,說得我心里特別特別難受。他說我跟我太太,結婚二十幾年了,我太太這回參加聖誕晚會不去了。為什麼?他說,過去沒有人問她中國那麼多事,她說現在很多人都在問她,你們中國怎麼回事啊?新疆怎麼抓那麼多人啊?香港怎麼專抓女人啊?香港的孩子是不是被強姦?她說她都沒臉回答了。然後她說最近有很多人在問她,關於這些海外欺民賊,原來你幫我們捐了很多錢,你們海外的民主民運的人呢?怎麼沒人說話了呢?而且為什麼他們都不支持香港呢?很有名的一位華人,她說我不去參加聖誕節了。

華人的不團結,海外華人的形象,互相攻擊,不能再往下弄了。戰友們一定要記住,我們戰友是不背棄、不放棄、不忘記。前提是你不背棄、你不放棄,你不能忘記。如果你背棄、你放棄、你忘記,第一個攻擊的就是你。咱們爆料革命第一個攻擊的就是你,而且我呼籲所有的戰友,當出現一個人沒道理的挑戰咱戰友的爆料革命的時候,大家群起而攻之。

決不能讓在法拉盛,中國城的那些欺民賊,天天打著政庇,像陳闖創那個爛仔,爛得我覺得用屁嘣他都不值。在我眼裡,他就是一隻垂死掙扎的老鼠,爛到極點。不能讓這些人再打著民主民運的幌子,還開什麼會,你大爺的,我R你大爺一萬次,看著都丟死人了。

竟然在這些地方,還有好多地方,人家有個潛規則,不讓華人進去。在鳳凰城有很多牛叉的俱樂部,人家有規則就是不讓你華人進。吐痰,到哪都是,我就納悶了,這華人怎麼就那麼多痰呢?我也是華人,我咋就沒痰呢?你知道你到那地方去吐痰別人有多難受嗎?你在公共場合吐痰,擤鼻涕,人家有多難受。還有很多廣東、福建一帶的人,拿著那個帶鉤的指甲扣鼻子,還這麼彈。咱能不能別乾這事啊?還有扣耳朵。還有像那天在華盛頓的那幫孫子,你們能不能穿點像樣的。像夏葉良那個孫子樣,佝僂著衣服。人家說你,你說我這是名牌。我R你大爺你這夏葉良,你簡直丟死人了。你那德行跟狗一樣,簡直噁心死了。那嘴,人佝僂著晃著,你瞧他那個德行,吐痰、大聲吵鬧。他在那每一天都在傷害著華人的形象。

當年韋石就佝僂著在庭上呼呼的睡覺,陳闖創把腳搭著上面睡覺,咱能不能別這麼丟人啊?這些人還代表著華人。導致現在在紐約、華盛頓N個俱樂部,人家不說,怕有什麼種族歧視,但絕不接受華人進去,這是非常誇張的。

那天一個俱樂部邀請我進去,我說我不加入任何會員。他說我們給你一個先例,非會員享受所有會員制度,但就一個條件,你不能帶除你家人以外的其他華人進來。我當時就火了,我說你什麼意思?憑啥啊?華人怎麼招你惹你了?你看的那幾個壞人,我們14億中國人都那樣嗎?那是不可能的啊。你見過那好的華人嗎?美國多少工程界、教育界、科研界,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每6個最高端的人士當中就有一個華人。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

這就是我心裡很不舒服的,就是法拉盛、中國城加一起能夠用兩個手能數清楚的一二十個混蛋,就把整個美國華人的形象攪成這個樣子。導致了一個多年支持民主民運六四的人,不敢參加人家的聖誕party,你說到了一個什麼程度。

戰友們要記住,我們中國人最愛說一句話:哎呀,這個小人物,你理他幹啥啊?我聽這話我就發急。就是共產黨給我們種的這個毒。什麼叫小人物啊?好人壞人還分大小嗎?你聽說過好人和壞人分大小的嗎?你說過害人的人分過大小嗎?他沒錢,他是壞人,你就不要理他。壞人分有錢和沒錢嗎?這是什麼邏輯,你在美國、在世界上,你見過有人說“這人很壞,他沒錢,不要理他”的嗎?只有我們中國人華人有這個道理。

就像熊憲民這個孫子,這個爛仔,他又沒錢你理他幹啥?不管他有沒有,他是壞人,他就要受到法律制裁。剛才我們這個團隊說,熊憲民現在快瘋掉了,在紐約告他的案子,讓他提供國內的收入、國外的收入、報稅證明……他快瘋掉了,因為葉寧是他的律師,葉寧填表的時候,他不懂英文。他填的時候,不讓我們提供,讓熊憲民提供,你看天意吧,他完蛋了是不是?

所以我今天告訴律師,看來夏業良的案子、郭寶勝的案子,葉寧在某種程度上幫了我們大忙,包括這個Smith(死比死)律師。這律師有多動症,他自己在庭上說的。每次在法庭上法官說,你能不能看著我,你拿眼睛看著我,你老動什麼?說他9次,你想想一個律師在庭上,叫Smith(死比死),作為一個白人律師,被法官訓斥9次“你看著我,你別亂動”,這個中間被訓了幾十次,幾乎就是被訓的狀態,你說這不就是來幫咱忙來了嘛。這就是葉寧的partner。我跟我律師開玩笑,咱們把那個Smith(死比死)跟那個葉寧同志聘請來吧。

葉寧先生,你要是在看視頻,你記住,就憑你現在做出的卓越貢獻,說實話我真考慮要聘請你。我這哪天一高興,你要做個正確的事,把你和趙岩就免了。說實在話,這裡邊我真不想告趙岩。為啥不想告趙岩?畢竟他再壞,他現在還摟著點,他還沒敢像火雞龔那樣過分,像郭寶勝那麼爛,像熊憲民那麼那麼爛。

所以說葉寧啊,趙岩啊,弄不好還真有可能,只要你做出正確的行動。你去揭發郭寶勝,你去揭發韋石、熊憲民,咱們可以考慮。甚至可以聘用葉寧,聘用“死比死”律師,我這是很嚴肅的話題啊。看你們倆做的了,你們倆要是有什麼好的行動,這是可以的。這回是因為過去這兩個案子,你倆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都幫了大忙。最近這熊憲民被折騰,你又幫了大忙,接下來他這一年都會呆在法庭裡。希望你能幫到大忙,可以考慮給你獎勵,甚至聘用你。中不中?好好想想。

所以我說:好壞是不分大小人物的,好壞人不分你有沒有錢的。這什麼邏輯呀,我們現在爆料革命當中,有些人是真心支持爆料革命的……(視頻中斷)

被黑了,回來了!咱有核武器,你看我這一堆的到這來的裝備。

我們的現在這個GTV,還有GNews,今天早上他們告訴我說,最起碼90%的數據和量全部被黑掉了。但是人家說,對不起,我們不能給你出這個任何文字的東西,我要給你出了,我就要負法律責任。但是沒問題。

中中中,葉寧打電話來了,葉寧比他們聰明,比他們識時務。大家現在能看到嗎?沒問題吧?非常可以,這就好。

我們現在爆料革命的戰友,一定要團結,絕不能像這些海外的垃圾們,真的打著爆料革命就想弄點錢。我可以告訴大家,不管你是什麼神人,只要你是假支持爆料革命,或者利用爆料革命想發財,你來欺騙戰友感情,欺騙戰友的這種善良和這種真正反共的意志,只要你敢這麼做,我可以告訴任何人,你一定是非常慘。因為我們戰友們大家都相信你了,你任何在這爆料革命當中,你打著爆料革命想玩一把,想玩票子,過去兩三年已經給了你們所有的答案,沒有一個人在爆料革命當中耍詐,搞假,不被用法律和戰友們的正義來得到懲罰的。

這就是爆料革命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我們絕不放過一個背叛爆料革命和利用爆料革命和打擊爆料革命的人,也絕對不會忘掉一個真心爆料的戰友,不背棄,不放棄,不忘記。我再說一遍,不背棄,不放棄,不忘記的前提是你先做到。如果你沒做到,我們一定給你做得過的百倍千倍萬倍,我已經用事實證明給你了。 75萬美元我讓你身敗名裂,我跟你拿7.5億美元讓你身敗名裂,你不信你就試試。你觸犯了法律,你欺騙了爆料革命,你利用了爆料革命,這是一個中國14億人歷史上唯一的一次,敢站出來反共集權的。你敢在這裡面偷點飯,弄點肉,整點水,你想發點財,還要欺騙戰友的感情,你想當共產黨的老二,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另外香港就給我們一個鮮明的例子,香港的以前多麼的精彩,但是過去的三週,幾個黨派之間內部就出現了不團結。

由於不團結就被這個警察鑽了空,就王岐山的現在的四項原則,這四項原則其中之一條,就是要徹底的把香港所有的上街的人,反送中的人叫反派,支持的人叫挺派,把反派和挺派徹底劃開,王岐山這小子的招陰得很,就是一下子就給你劃開;

第二就是徹底要利用澳門的這個資源和土地和中央的政策支持,把香港的反派的一部分拉到澳門去,就分離你的部隊,跟打仗似的。現在我看到國民黨這邊有一半被共產黨收買蘭金黃了,另外一半是支持蔣介石的。我把另外一半給你支持日本去,給你打日本去,然後蔣介石完蛋了,國民黨完蛋了,共產黨又來了。我讓你香港的反共的人,反送中的人一半的人因為澳門的這塊,我要支持澳門了,搞金融了,搞金融特區了,然後都發賭牌牌照了,然後房地產價格上去了。來吧,你來我就白給你,很多人就跪下磕頭了。

其中我一個朋友是搞銀行的,他就跟我說,強烈支持反送中,自己的女兒也上街的,跟我說:老郭呀,我不能堅持了,把我約到深圳去,領導親自請我吃飯,而且王岐山親自帶話說,我隨時可以在廣州,北京見你,我向你許諾,你的銀行可以在澳門馬上獲得特批,甚至給你家頒發一個賭牌牌照,前提是你一定要站出來,要把很多人說服,不要再反送中了,把反派拉過去了,你看可怕不可怕?這是王岐山的四項原則其中的原則,接著就兌現了。

澳門現在大張旗鼓,不是開玩笑嗎?在中國中共來講,香港是中國的面子,澳門是中國的肛門,你想把澳門的肛門代表香港的面子可能嗎?不可能,但有些不要臉的東西,香港的四大不要臉,就可能被共產黨上當了。說我要把你的臉變成我的肛門,我要給你錢,他最後說是很臭我接受,就跟海外欺民賊一樣,這招很管用。

現在你看看:第一招,其中一個就是把反的和挺的徹底分開,最近這幾星期已經完全做到了。很多家人的撕裂,現在讓共產黨也做到了。然後最後他有了絕對的,一定的民意的基礎支持了,然後他就開乾了,金融的開始了;第三個最誇張的:徹徹底底把香港的資源和金融和香港人必須的生活的基礎條件,牢牢的控制在香港的政府手裡,用這些資源來調控反的和挺的之間的力量平衡,這王岐山這小子陰得很,做到了嗎?做到了;第四條,不惜一切代價要把香港人現在大部分人,年輕人,輸送到國際上和帶到國內來,然後在國際上徹徹底底的用國家的力量和政策把香港年輕人徹底分化和徹底給藍金黃了,現在最近這幾週,做得非常成功。

香港最近向外移民的年輕人是過去30年從來沒有過的多少倍,大家可以查查。很多人現在已經疲勞了,家人再什麼就移民走了。移民走之後到了海外,你不知不覺中就被別人藍金黃,被別人安排了,然後他再說服香港內部的人:不要上街了,沒用了,濕濕碎了,到這來吧,完了。反送中的年輕的主幹力量會越來越少,王岐山陰,這是當年共產黨對付國民黨時候,現在基本上要大贏,大家看到行動了嗎?

我在幾個月以前我就說過,千萬不要把錢放在香港的銀行,香港的警察是全世界最流氓的警察,他可以無條件查你的錢,查封你的錢一直到永遠,可以餓死你,連信用卡都不讓你開,不給你解釋還不給你任何的回复。

以前我們幾百億美元在那查封著,我希望他永遠查封千萬別給,因為他給了以後,我們就失去了朋友。他要真是聰明,孫力軍和孟建柱說,我把錢現在給你,還給你了,我們失去了巨大的支持者,他千萬別還,那還了也不是我的,也給不了我,進不了我腰包,現在你在那兒因為我你查封,你最好把美國高盛也查了,你把摩根也查了才好呢,你把全世界人的錢都查了,都站在我們這一邊了,他查得越多站在我們這邊越多。

但是現在人家玩這一招是乾啥的?我把你們僅有的一些資金給查了,因為你沒有第二第三個,郭文貴我現在有一百個,一千個資源支持著我,我可以毫不吹牛的說,我想要多少有多少,我只需一下就行,是因為我幾十年的安排和積累,不是錢是我的信用你拿不走,是我的關係。嚴格講,也是我的真正實力。

但是香港現在大家看到了是這個樣子。我們爆料革命絕不允許走這樣的彎路,還沒成功呢,自己內部人就開始犯大錯,那是不行的。

說到這,我就別說了,你看人家人都來了,我一會還得去見人。

親愛的戰友們,為14億中國人民,台灣人民,香港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祈福,並且為所有戰友祈福,希望我們戰友們團結。並希望香港所有同胞能趕快調整過來,不要被王岐山的對港四原則給破了你們的功,這功要破是很容易的,期望保持實力,一定要團結?

阿彌陀佛!

你看Snow現在可老實了,就這樣看著我,一說王岐山,他不敢吱聲了。在家裡面,你們嚇唬狗的時候有個好招,不聽話我就叫王岐山。

親愛的戰友們,我隨時向你們匯報啊,再見了!

我要關機了,“哇塞”剛才被黑後,新啟動這信號真好!

聽寫:【GM39】發布:【GM31】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28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