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體制是北京民航總醫院悲劇的罪魁禍首

作者:立武

平安夜對於大多數世人來講本是平安的一夜,但對於中共極權統治下的老百姓並不平安,不論是香港人,還是在平安夜當晚值班被嚴重刺傷,搶救無效後死亡的楊醫生。

12月24日晚,北京民航總醫院的急診科副主任楊文在值班過程中,遭到一名95歲患者的家屬惡性傷害,被砍數刀,頸部受到嚴重損傷,終因傷勢過重,經過搶救無效後在次日凌晨去世。根據楊醫生同事的發文,該95歲的患者是腦梗塞後遺症。長期臥床鼻飼營養,楊文醫生首診後家屬簽字拒絕一切檢查,僅要求輸液,但輸液後仍無好轉。家屬認定是輸液輸壞了,後經過檢查病情嚴重,醫生建議轉院,走醫療鑑定,但家屬不接受死亡也不接受轉院,對醫生威脅辱罵,最終演變成這樣的悲劇。

根據楊醫生同事發文來看,家屬應當承擔責任。而這僅僅是中共獨裁統治下醫患糾紛的一個縮影。不論是醫生,還是家屬病人都是受害者。中共的體制才是始作俑者。是因為中共的體制才導致醫生與患者之間強烈的不信任感和不安全感。

中共體制下的醫療體係是不健康的,甚至是黑暗的。之前四川樂山的醫療事故折射出了中共運用醫療產業化謀取暴利卻罔顧醫療用藥、設備的安全。醫療體系完全是中共的官僚主義,各種專權蠻橫、明爭暗鬥充斥著整個醫療體系。為權、為利使得醫療體系腐敗不堪,產家、醫院、政府成為整一套利益鏈條。中共體制下,生意最火的就是醫院,每天都可以看到各大醫院人滿為患,百姓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至今中共都沒有解決,也沒有想要解決。就這樣的醫療環境,百姓積怨難載。

可這又是醫生的責任嗎?臨床醫生從大學讀書算起,五年本科三年研究生,讀完研究生後還要出來跟班規培個三年,完了進入醫院工作後還要到各個科室去轉科一兩年才能定科坐診。這樣算下來,都到了三十幾歲,工資一個月才幾千塊錢,養兒養老都花不起錢,還有承擔高昂的房價。這還不算,這十幾年來,累死累活,有時候又要熬夜跟班,天天在醫院這樣抑鬱的環境里工作,還要考各種試考各種證,醫生是很不容易的。

中共對待醫生如此之差,因為它在乎的不是人命,是金錢,是醫療產業化後層層盤剝的收入。醫生待遇之差使得他的業外收入可能是他業內收入的好幾倍,而這又與醫藥行業相掛鉤,這本身是極不健康的。而國內製藥的“假大空”造成了一系列的藥品安全問題。可以說,患者對醫生的不滿很大程度來源於醫藥,而這事實上醫生有責任頁不能負上主要責任。是中共的醫療產業化催生出一批中共的暴利醫藥行業導致的患者的不信任感。

兩票制、“4+7”等中共的政策都沒有改變中共體制結構性的問題。即使中間環節再簡約,採購成本更低,賺錢的還是中共,因為醫院是中共的,流通渠道是中共的,連藥企都是國控的。中共只要存在,它就必定盤剝,只是之前分給別人的蛋糕不給了而已。要想真正解決醫藥貴和不安全的問題,只有中共體制不在,才可能將本該屬於老百姓的利益還給人民。

而中共朝令夕改的政策不但讓患者不滿,醫生同樣也存在不滿。限方本來是限制單種藥開得太多,但卻導致時常患者想開藥卻開不到,而與患者直接接觸的醫生卻成了政策的犧牲品。藥佔比本來是降低開藥佔比提高診斷佔比,卻導致患者抱怨高昂的診斷費用,而診斷費沒進醫生的腰包,進了中共的腰包,但醫生卻是受氣的一個。一切的一切根源都是醫保沒保障、中共壟斷的醫療製藥行業又剝削老百姓的結果,醫生無論怎麼做,都繞不開替中共賺老百姓錢的事實,錢中共賺了,醫生卻成了犧牲品。患者對醫生不信任,醫生對於患者的報復也是心有餘悸。面對病危嚴重的患者,能不收盡量不收,能轉院就轉院。治好病情嚴重的患者本來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哪個醫生願意抵上性命的風險去做一件不確定的事呢?醫生再盡心盡性搶救,能確保它使用的藥使用的設備不是中共造假的嗎?再碰上刺頭,楊文醫生和他的同事還敢接收嗎?這也是楊文醫生去世後,他的同事悲痛之餘寫下的文章中的解釋之一。

所以中共才是萬惡之源,奴役醫生、剝削患者的就是中共,得到最終利益的就是中共,而受苦受累的是患者也是醫生。中共體制只要存在,它就一定要將醫療產業化,一定要拿百姓的命換成它手裡的真金白銀。王岐山可以換肝換腎,老百姓對這些盜國賊來講就該死,就該奴役,就該吃草。中共不會把百姓的命當命,自然也不會將醫療當成救人治病的行業,而是可以擠出利潤的產業。而醫生只不過是眾多受害者、壓迫者的一員罷了。只有消滅中共體制,才能建立健康有保障的醫療體制,才能解決醫患矛盾問題,才能建立醫生與患者本該有的信任關係,才能讓醫生有安全感。

新聞來源: 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9/12/25/666000.html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27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