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依賴美元到挑戰美元,解析中共在中美對抗中金融領域的窮兵黷武

作者:swagger

人民幣當前的進退兩難

根據路透社報導,中國人民銀行在10月中公佈的“2019年前三季度金融統計數據報告”中通報,截至2019年9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95.23萬億元 ,同比增長8.4%。

根據美聯儲的官方網站顯示,2019年9月末,美元的貨幣發行量M2約為15萬億

按照人民幣兌美元1:7的匯率換算,195.23萬億人民幣可兌換27.89萬億美元,約為15萬億的1.86倍。

也就是說,截至2019年末,中共發行的廣義貨幣總量為美國的1.86倍。

然而在國內進行大量人民幣超發的同時,人民幣的國際化卻仍然道阻且長。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官方網站發布的數據顯示, 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央行中使用人民幣作為外匯儲備的總額達到了2176.4億美元,而以美元作為外匯儲備的總額達到了67922.3億美元,約為人民幣的31.2倍。人民幣近年來雖號稱已成為繼美元,歐元,日元,英鎊後的第五大貨幣,但事實上,人民幣的外儲總量只約佔全球外儲總和的1.85%。

相較於美元,人民幣的另一大劣勢就是它的流通性。

當前世界美元體系的建立,要追溯到1944年的“布雷頓森林體系”,也是一個以“金本位”建立起的貨幣體系。二戰結束後,當時的美國憑藉佔有全世界90%的黃金儲備(大約在1萬噸),宣布美元的信用就是黃金,按照35美元兌換1盎司黃金的比率,讓美元成為了全世界最硬的通貨,美金的叫法也由此而來。

後來,雖然美國在1971年放棄了“金本位”,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布雷頓森林體係也就此解體,但是美國仍然憑藉其無人可以撼動的世界經濟霸主的地位,使美元成為各國貨幣錨鏈的首選。時至今日,依然如此。

有過出國經歷的國人都會有這樣的體會,無論是到北美,歐洲,還是日本等發達國家, 出行前總要在銀行先將人民幣兌換成當地的貨幣,或者出國後刷銀聯的信用卡。因為人民幣在這些國家都是不可進行直接交易,銀聯的信用卡看似消費的是人民幣,其實不過是在中國的銀行內部將花費的外匯兌換成了等額的人民幣再扣取罷了,實質上消費的還是外匯。

目前為止,境外可以使用人民幣交易的國家,也不過都是一些非洲國家和委內瑞拉之流,世界發達文明的地區,人民幣根本無人問津。

以債為錨,偷天換日

人民幣在國際上如此窘境,中共又哪來的底氣如此大水漫灌,大量地印刷人民幣呢?

答案就是“以債為錨”。

從數據圖中可以看出,自2008年開始,人民幣M2總量便開始飛速上升。至今,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仍在7元附近波動。在保持人民幣兌美元尚未大幅貶值的情況下,加印的錢都去哪裡了?

其中一部分用來購買美元和國債,另一部分,則通過銀行,以貸款的形式,投放到了市場中。

這個過程中,債務就產生了。

讓我們來看一看,貸款的對像都有誰:

  1. 政府貸款:包括中央級的對外對內的主權債務和地方級的地方政府債務
  2. 企業貸款:用於企業的生產,國企貸款佔了其中的大部分。當所有企業都貸款搞生產的時候,產能容易過剩。產能一旦過剩,行業的利潤也就消失了。這個時候要么破產,要么債轉股。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房地產行業,創造了王健林這樣的中國首“負”。
  3. 個人貸款:主要分為兩塊,消費貸款與住房貸款,完全依靠個人收入償還,並且中國沒有個人破產製度,只要活著就必須還。除非你死了,銀行也會清查你的所有資產來償還貸款,剩餘無法償還的,便會成為銀行的“壞賬”。相較於美國的個人破產製度,中國人真的太慘了。

“以債為錨”的印鈔方式並不是中共的首創,而是美國先發明的。

當年美國的里根總統為了拖垮蘇聯,發起了著名的“星球大戰”計劃。裡根總統鼓勵美國與蘇聯開戰軍備競賽,乃至向太空競爭,1983年開始計劃,1984年便正式開始啟動,整個計劃的支出預算高達1萬億美元。 ”星球大戰“計劃在當時聽起來十分荒誕:構建從外太空到覆蓋全球每一寸土地的攻擊和防禦體系,武器系統非常全面,包括導彈,激光和電磁波等等。美國政府為此每年花費上千億美元的預算,向各類企業發布千奇百怪的產品訂單,甚至直接資助企業的科學研究。而且,美國軍方在計劃中取得的所有技術成果,只要可以民用,一律低價乃至免費出售。在上世紀80年代,千億級的預算可是一筆龐大的開支,美國政府手裡也沒錢,於是就發行國債,賣給美聯儲和全世界。在這樣瘋狂刺激之下,美國迎來了一次新的技術革命,大量的高新技術開始興起。在今天的中美對抗中,川普政府用來箝制華為和中興的芯片技術,便是從此時開始孵化的。

1985年,可以隨便調用軍方專利技術庫的英特爾公司,推出了劃時代的80386芯片,此後,美國就始終站在了CPU產業的頂端,再也沒有給其他國家超越的機會。

“以債為錨”的印鈔方式,本質上是“透支未來,提前消費”。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以債為錨”成就了美國的高新科技產業,大幅提高了社會生產力,讓美國人民過上了更好的生活。而在中共的“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之下,“以債為錨”豐滿的卻是中國的房地產行業和盜國賊們的錢包,並在14億中國人民身上插了一根吸血管,使中國人民的生存環境越來越貧瘠。郭文貴先生說,中國實行的是“現代奴隸制度”,確實是毫不誇張,一針見血。

瞞天過海,難逃制裁

中共自加入WTO以來,除了在內部奴役著14億勞動力,還在全世界廣泛進行藍金黃,來讓西方國家的重要人物為其站台,並從西方竊取先進的科技,同時還不忘“援助非洲,建立世界命運共同體”,實在是令人感動。

在中國境外的活動,錢是必不可少的,而人民幣是派不上用場的,大部分使用的,就是世界硬通貨– 美元

中共從世界賺取美元,大致有三條路徑:

  1. 利用與美國的貿易順差,賺取美元。 2018年中美貿易順差約為3000億美元。
  2. 憑藉香港享有的自貿區地位,利用港幣換取美元。自從香港1997年回歸以來,中共就沒有停止過對香港的滲透。如今,港幣的印刷早已經掌握在了中共的手裡。香港也因此成為了中共的紅色家族們洗錢的地方。
  3. 在葫蘆島印刷,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但因為每張美元都具有自己的編號,中共偽造的大部分美元只敢存在國內銀行,換給中國的老百姓,尚不敢明目張膽地大規模使用。真正流到海外的,只是少量。

從目前的情況發展來看,前兩條路正在被逐漸堵死。

川普總統發起的中美貿易戰正逐漸將中國利用貿易順差攫取的利益抹平。川普總統的關稅之牆高高聳立,儘管百般拖延,中共仍然無法逾越。

香港方面林鄭月娥挑的送中法案點燃了香港人民反抗暴政的自由之火,從2019年的6月一直燃燒至今,面對中共黑警殘忍的折磨,也毫不退卻。香港的經濟也因反送中運動而大受打擊。據香港統計處公佈,2019年8月至10月的經季節性調整失業率升至3.1%,創造了兩年來的新高。對中共更為致命的是,香港人民不屈的抗爭贏得了美國國會和川普總統的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感恩節正式成為美國法律,香港自貿區的地位岌岌可危。

雪上加霜的是,除了財路被堵死,中共國號稱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也被盜國賊們幾近掏空。據郭文貴先生爆料,中共號稱的3萬億美元外儲,實際上只有1.8萬億左右,再加上年末大量外債需要償還,同時又面臨著美國隨時與其脫鉤的風險,中共已是走上了窮途末路。

破釜沉舟,絕處逢生?

中共雖已是日落黃昏,但絕不可低估了它的邪惡,畢竟,希特勒和前蘇聯在它面前也只能算是“小學生”。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美國與中共脫鉤已是必然會發生的一個確定性事件,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中共面對著即將到來的滅亡,自然也必不會束手就擒。但是,沒有了美元的中共,打算靠什麼和全世界做交易呢?

答案就是數字貨幣

數字貨幣的本質是一串密碼,而不是真的“錢”,但是由於有眾多人的追捧,便有了一定的價值。再加上具有匿名和躲避審查的特性,數字貨幣成為了暗網用戶的首選。

據郭文貴先生爆料,暗網的市場交易量已達到了每年5萬億美元,中共副主席王岐山,更是控制了全球50%的暗勢力。

當前在暗網上交易的數字貨幣各式各樣,比特幣,門羅幣,萊特幣,Zcash等百花齊放。以比特幣為例,比特幣全球共有2100萬個,2019年12月27日,比特幣單個的價格是7226.83美元,總市值不過1517.63億美元,遠遠無法滿足暗網每年5萬億美元市場的流通性需求,這也是會出現多種數字貨幣的原因之一。

對於中共而言,如果能夠發行一種總量足夠大的數字貨幣(我們暫稱為“中共幣”),一統暗網每年5萬億美元的交易市場,再加上國內14億人的市場助力,是完全有能力與美國的美元體系抗衡,甚至掀翻當前的美元體系,在理論上也是完全可能的。

從中共的所作所為來看,這頭惡魔也確實是有這樣的想法。

據新華社2019年10月25日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10月24日下午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區塊鏈技術的集成應用在新的技術革新和產業變革中起著重要作用。我們要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確主攻方向,加大投入力度,著力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

2019年10月26日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中華人民共和國密碼法》表決通過,並將在2020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

2019年12月20日,習近平親赴澳門慶祝回歸二十週年,訪問前流傳出將宣佈建立以人民幣計價的證券交易所,意圖將澳門發展成另一個金融中心的消息。

這三則新聞透露除了什麼信息呢?

首先,數字貨幣的底層技術就是區塊鏈。習近平號召以全國之力發展區塊鏈,就是在為發行自己的“中共幣”作鋪墊。

再者,數字貨幣的本質就是一串密碼,中共推行《密碼法》,就是在為“中共幣”發行之後打一個前手,確保所有的“中共幣“依然在自己的完全掌控之中。

再三,在香港局勢遲遲無法平息,上海,深圳又無法吸引足夠外資的情況下,打算另立澳門作為另一個金融中心,抵消香港的消極影響。

這個藍圖看上去描繪得十分美好,以澳門為金融中心,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中共幣”,同時確保共產黨對金融的絕對掌控。由王岐山控制的世界50%的暗勢力在暗網推行交易,一統暗網每年5萬億美元的交易市場,再藉力國內14億人的市場,使“中共幣”在世界上獲有足夠廣泛的使用群,然後再拉攏其餘4個邪惡軸心國,俄羅斯,北朝鮮,伊朗,土耳其加入其中。若能完成以上佈局,便可至少達成與西方文明世界東西抗衡的局面。

但是,這畢竟只是美好的願望,中共真的能夠實現嗎?

我的觀點是,中共或許可以完成其中的幾個步驟,但要想達到最終與西方抗衡的目的,則是幾乎不可能的。

整個計劃最大的變量其實並不是中共自己,而是美國。美國對這項計劃採取的態度和手段,是決定中共能否達到目的的首要因素。首先,中共在尚未實現計劃之前,仍然需要美元生存。中共能否趕在美國與其脫鉤之前,快馬加鞭地將計劃完成呢?美國對於中共的一系列大動作必然已有所察覺,他又會給中共多少喘息的時間呢?時間,是一個非常重要因素。

哪怕中共最終成功發行了“中共幣”,美國依然可以做出足夠強的反制措施。據2019年12月24日的路江時評爆料,美國也在準備自己的數字貨幣,並且要以“金本位”發行。可以想見,一旦美國也發行數字貨幣,“中共幣”必然將淪為無人關注的垃圾。

哪怕中共最終成功打出“中共幣”這張牌,澳門真的能代替香港,擔當起金融中心的重擔嗎?截至2019年10月末,澳門和廣東省之間的跨境人民幣結算金額為6700億元人民幣,相比於香港與廣東省之間14萬億元人民幣的結算規模,尚不足一個零頭。更為關鍵的是,澳門目前的經濟過於單一,當地博彩業以及中介經濟依然占到澳門GDP的近50%,房地產,酒店,餐館和零售業等配套產業則佔澳門GDP的20%以上。想要把“賭城”一夜之間搖身變成金融中心,理想未免過於豐滿了。再來看外匯儲備方面,截至2019年10月1日,澳門的外匯儲備達2.14百億美元,而香港的外匯儲備為4.4千億美元,是澳門的20倍。猶記得1998年,索羅斯大舉做空香港的事件。雖然最終和中共勾兌之後,索羅斯贏走了裡子(錢),中共贏走了面子,但如果再來一個“索羅斯”做空澳門,憑藉澳門的外匯儲備,中共又能撐多久呢?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5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5569/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5569/ […]

0
trackback
8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5569/ […]

0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5569/ […]

0
trackback
w88
9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72465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5569/ […]

0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27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