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一下那些質疑香港抗爭的觀點,傳播香港危機真相

作者:一個聽著郭叔睡覺的人

尊敬的各位戰友們!大家好!一切都是剛剛開始!這次和大家聊一下一個很沉重的話題:香港的民主抗爭。首先跟大家介紹一下,為什麼想要寫今天這篇文章。自從今年六月份“反送中”運動以來,香港這個東西方文明碰撞的橋頭堡匯聚了世界的目光。到如今,這場運動已經歷時半年有餘,其間我和很多朋友、長輩等等不同的人交流過對於這場運動的看法,也看到了網上各種中共大外宣或者其他外媒對於香港抗爭的評價,這些聲音我統稱為所謂的“質疑的觀點”吧,今天總結一下這些奇葩的觀點,然後逐一駁斥一下,若有遺漏的地方,希望戰友們幫忙指正。

簡單介紹一下,筆者算是從三四月份郭先生提到香港送中法案開始,就開始關注這件事,但是這件事到六月份才開始完全進入世界媒體的視野,我記得今年6月4號,“64運動”30年紀念活動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舉辦方宣稱有18萬人參加了今年的紀念活動,這場紀念活動堪稱“反送中”運動的預演,自此以後“6.6”、 “6.9”、“6.12”等等一場場“反送中”運動,拉開了這場偉大的時代變革的序幕,而筆者也是從64紀念活動之後,就把目光聚焦到香港。我希望在本文中以我自己的觀察來駁一駁那些質疑香港的聲音,來傳播香港危機的真相。先給大家介紹一下,本文會以先易後難的方式,先解決奇葩的質疑,再懟那個最難。我們來看看:

質疑一:香港的抗爭者們都是無所事事的人,沒有工作的人,是loser,是廢青。

第一次聽到這個貶低香港抗爭者的觀點是來自一個留學生朋友,他自稱8月份去了香港,呆了一天,坐出租車的時候聽司機師傅說:“抗議者們都是在固定的區域遊行,對於全港的經濟並沒有太大的干擾。”首先聽到這句話,我是比較認同的,香港前幾個月的反送中游行都是預先申請遊行區域和時間的,而且也是很誠信很和平的按預定路線進行遊行的,並沒有對全港的經濟造成很大的影響,這也體現了遊行港人的高素質,這點在其他任何國家或地區都很難看到。接著他的話直接讓我憤怒了,他說,司機師傅告訴他:“抗爭者們大都是沒有工作的無所事事的人,是廢青。”我直接懟回去,香港750萬常住人口,拋開那些不敢上街的官員、利益糾葛的商人以及不關心政治的老弱病幼等等,最後上街的人數屢次超過一百萬人,甚至高峰時達到了兩百多萬人,你跟我說這上百萬人都是無所事事的,沒有收入的,你到底是得多昧著良心才能說出這種話。要是光是數字還不夠說服力,我列舉一些事實,香港第一場“反送中”遊行來自香港法律界組織的“黑衣靜默遊行”,人數達到了3000人;8月以來,香港各政府系統的公務員拍下自己的證件照發到網上支援抗爭者們,要求政府回應市民的訴求,並且組織了“與民同行”的遊行來支持抗爭市民;最後再舉一例,李嘉誠老先生,這麼一個和中共高層利益糾葛複雜的商界執牛耳者,也在九月初站出來,號召政府回應市民的要求,對香港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和平理性對待。舉了這些事實,其實很清楚,香港的抗爭者們絕不是廢青,他們是一群滿懷著熱愛香港的人們,希望香港變得更好,而不是CCP手裡的撈錢工具和洗錢中心。

質疑二:香港人的組成不好,很多人是七八十年代逃港過去的,對大陸仇恨,總之香港人不愛國。

相信咱們很多戰友對這個質疑的說法並不陌生,自從大陸開始報導香港抗爭以來,大陸的媒體上就流傳著一個視頻,是一個叫做徐焰的解放軍軍官在一個講座上,人模人樣的分析著香港人為什麼不愛國,他信誓旦旦的講到:香港三分之一是原住民,接受港英教育,不愛國;三分之一是國民黨敗逃時留在香港的,自然不愛國;還有三分之一是七八十年代逃難過去的,對大陸的政府刻骨仇恨,肯定不愛國。總之就是,港人不愛國。對於這個觀點,我真想罵一句:去你nn個嘴。自從鄧小平打開國門改革開放以來,霍英東、何鴻燊(原住民),邵逸夫、向華強、李嘉誠(早期赴港人士),曾憲植、劉夢熊(後期逃港人士),這些都是徐將軍口中的“不愛國人士”,但卻都為大陸的經濟發展貢獻了自己的力量,CCP用別人的時候,稱人家是“友好愛國港商”,不用的時候,就稱人家是“不愛國”,典型的CCP過河拆橋的強盜嘴臉。拋開這些踴躍參與大陸建設的港商不說,普普通通的香港人對於華夏文明的認同感以及對大陸同胞血濃於水的歸屬感也是很強的,89年5月27號,為了支援大陸民主運動,香港演藝界組織了“民主歌聲獻中華”,數百位演藝明星參與,活動超過12小時,籌得了超過1300萬善款;08年,汶川大地震,香港各界組織捐款,最後實際支援災區的總金額達到了上百億港幣,當時社會調查顯示,超過95%的香港人參與了支援災區的募捐活動。事實太多,就不在這裡一一羅列了,我相信有良心的人可以看出,香港人絕不是CCP口中的崇洋媚外的不愛國人士。相反,這些站在中西方文化融匯前沿的香港人不僅熱愛華夏文明,也熱愛同宗同源血濃於水中華女兒,他們不愛的只是這個要奴役十四億人民的CCP政權。

質疑三:香港的民主抗爭者們是暴徒

這個質疑的觀點最多,也是CCP集中全部火力想要給香港抗爭者們扣的“帽子”,大家可以看到:凡是大陸媒體或者說是傾共媒體報導香港事件,言必稱“暴徒”,而我在和一些朋友的交流中,或是看到網上一些人對於香港抗爭者的評價中,他們質疑最多的也是示威遊行存在暴力行為,在此我就來駁一駁這個看起來最難駁的觀點。

首先,理論上的分析一下:香港的民主抗爭者們有必要使用暴力嗎?這個問題相信大家都能清楚理性的回答:沒必要。因為很簡單,武裝推翻林鄭政府然後打垮CCP駐港部隊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幾乎不存在。實事求是的講,手無寸鐵的市民和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政府武裝完全武力不對等。爭取民主自由的市民們根本沒有一點動機主動使用暴力以給政府武力鎮壓的口實。我相信正常的人是認同這個邏輯,而事實也是這樣,我們看到,從6月6號第一場反送中運動開始,六月、七月、八月,我們都極少看到暴力行為的發生,相反,我們看到的是救護車高效的穿梭在遊行人群中幾無阻礙,真實反映了示威人群的冷靜、和平、高素質。

而真正出現大規模暴力行為的示威遊行,都是8月以後,為什麼會這樣?我們很多牆內的戰友可以搜索一下,大陸這邊大範圍的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並不是從運動一開始也就是從六月份就開始報導的,而是八月以後才出現大範圍的報導,並稱香港出現暴力示威事件。

我的觀點是:CCP也沒想到這場運動壓了兩個月也沒壓下來,實在沒辦法,到了八月份捂不住了,越捂只能越槽糕越被動,所以派出大量軍警臥底以及和政府合作的黑社會分子混入示威人群,製造暴力事件,然後嫁禍給和平示威人群。這些招數郭先生已經多次預言了,其實和89年陷害學生示威人群的招數如出一轍,並沒有太多新鮮的東西,只是他們一次次洗腦的稱呼、片面報導的新聞以及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來仇視香港抗爭者們,讓很多不明真相、缺乏了解的群眾相信了CCP這些惡毒的栽贓。軍警臥底到示威人群臥底抓人,白衣黑社會地鐵戰暴力襲擊示威人群,相信了解一點香港抗爭真相的人們對這些事件都不陌生,我想問一下那些質疑者們:這些臥底到示威人群的軍警究竟用意何在,如果不能提供這些臥底的行為軌跡,我有充分的理由懷疑這些軍警臥底製造了大多數暴力事件,因為他們有充分的動機來做這個事。

當然,到如今香港民主抗爭中也確實出現了勇武派,雖然佔整個抗爭人群的比例很低,我也知道很多人不太認同勇武派的一些行為和做法。但是我希望那些質疑者們將心比心的想一下:從六月至今,歷時半年有餘,政府不止沒有正面回應抗爭者們的要求,沒有合理有效的去安撫示威人群,反而派出大量軍警去逮捕、非法羈押、性侵我們的手足和姊妹,並且還聯合了大量的黑社會人士暴力攻擊我們的示威隊伍,造成超過千人非正常死亡,超過萬人被逮捕,甚至轉送大陸羈押虐待。我想問問那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質疑者們,假如這些真實地發生在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手足姊妹身上,你還能淡定如初嘛?

我覺得我沒有資格去評論他們,因為他們是冒著生命危險勇敢地走上街頭去反抗暴政反抗專制的人,而我們又做了什麼。我能做的只是傳播香港危機的真相!讓更多的人了解香港真正發生了什麼!我也希望本文的一些觀點能夠被戰友們引用去回擊那些質疑香港的看法!歡迎戰友們指正本文的觀點。

讓我們一起傳播香港危機真相!正如郭先生說的,香港一定是滅亡CCP的第一道大門!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7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