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有多重要?為何美軍方要求台積電在美設廠?

作者:無名戰友

中共國半導體技術自主不足、行業人才缺口嚴重,而美方對中興、華為的製裁,更加凸顯了中共國在半導體技術滯後的致命傷。 2018年中國芯片貿易赤字2,275億美元,較2017年成長17.7%,今年預估缺口仍將繼續擴大、達2,500億美元以上。前幾年,中共國開始大力發展芯片、半導體產業,並從從周邊國家挖人才,希望盡快改善缺芯、半導體技術落後的危機。

先來說說芯片和晶圓、內存的關係。首先聲明,我也是外行,只是把收集到的資料給大家分享,如有不妥之處,還請批評指正。

晶圓

全球晶圓代工業市場高達2500億美元,台積電的晶圓代工市場佔有率超過一半。什麼是晶圓代工呢?就是專門幫別人生產晶圓片,而晶圓是製造半導體芯片的基本材料。目前,大家熟知的晶圓代工廠大概有台積電、聯電、三星、英特爾等。而晶圓龍頭代工企業是台積電;比如美國戰機F-35的程序芯片,雖然是由矽谷公司賽靈思設計,但它主要在台機電製造。還有像5G通信用的無線基帶處理器,其製造技術掌握在台積電手裡。芯片的應用很廣,不止用於飛機,在導彈等其他軍工也有重要作用。

內存

接下來看內存方面。無論是電腦還是手機,都需要內存。內存包括主存與高速緩存兩部分。計算器內存條採用的是DRAM(動態隨機存取存儲器,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即計算機的主存;通常所說的內存容量即指內存條DRAM的大小。而內存之所以能存儲資料,是因為有芯片。

DRAM內存市場目前主要被韓國和美國壟斷:三星,海力士、美光為全球排名前三,第四名是台灣的南亞。 2016和2017年,全球內存和閃存芯片價格大漲,與此同時中國廠商也在開拓存儲芯片業務。目前中國有三個專做DRAM的內存廠:合肥長鑫、長江存儲、還有福建晉華。長江存儲是今年紫光在重慶斥資240億美元建的大廠,預計2021年完工,專門進行DRAM的研發。而福建晉華在2017年就被美光科技告,因為美光的兩位前員工盜取了公司的技術資料,然後交給了新東家聯華電子公司的高管,而聯華電子也和旗下的福建晉華集成電路公司分享這些技術。同樣是2017年,台灣南亞科技公司前員工也被告偷技術,賣給大陸內存公司。

我們再來看看中共國怎麼發展芯片,基本上是採用了一貫的做法:能偷先偷,偷不到就買,買人才買廠。

2015年,“台灣DRAM存儲教父”高啟全加入中國紫光

高啟全,有“台灣DRAM存儲教父”之稱,曾在美國仙童半導體、英特爾等公司任職,1987年加入台積電任一廠廠長,後創辦旺宏電子,是華人在全球DRAM界最資深的人士之一,於2015年被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親自從台灣挖走,任紫光全球副總裁,武漢新芯CEO,是紫光國芯的一把手,是長江存儲的執行董事。 2018年12月,高啟全接下紫光集團旗下武漢新芯CEO一職,以晶圓發展為主,力拼在 3 年內掛牌上市。

2019 年11 月,日本前DRAM 大廠爾必達社長坂本幸雄加入紫光

曾為爾必達社長的坂本幸雄,被紫光集團的高啟全於2019年11月聘為紫光高級副總裁,負責紫光在日本的設計中心。這個設計中心,預計將招攬約100名技術人員,併計劃量產DRAM,其實是內存。坂本幸雄說紫光給出的薪水比日企高5-6倍,而日本還有很多開發存儲器的人才。

爾必達公司(Elpida)原本是日本唯一一家生產電腦等動態隨機存取存儲器(dram)的企業,在dram領域市場份額世界第三。爾必達於1999年成立,在2008年秋爆發金融危機,公司業績急速惡化,於2012年2月破產,並被美國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收購。

2019 年,台積電研發“一把手”,人稱“蔣爸”的蔣尚義加入武漢弘芯

除了高,還有一位重量級台灣晶圓方面人物被挖到中國。原來台積電的共同營運長、台積電研發“一把手”,在台積電人稱“蔣爸”的蔣尚義。蔣於2016年12月到中國大陸晶圓代工廠中芯國際任董事,三年後,於2019年6月轉赴武漢新成立的晶圓代工廠武漢弘芯出任首席執行官。

業界人士透露,蔣尚義作為台積電元老,不想做與老東家台積電競爭,而武漢弘芯的規劃就是做晶圓代工,所以一開始蔣不同意加入。後來武漢弘芯改口說要轉型,跟台積電不是競爭關係,以此說服了蔣來加入。蔣說,武漢弘芯不會做CIDM 模式( Commune IDM ),而是一個全新模式,涉及物聯網IOT領域(The Internet of Things,IOT。物聯網IOT與物流無關,而主要用於監控、安保) ,而不會涉及14納米、7納米工藝以下的發展。

但是, 2019 年11 月的報導來看,武漢弘芯和蔣明顯食言 。報導明確說出:弘芯訂有三大目標:第一就是從14納米、7納米、5納米到3納米積極追趕先進半導體工藝、即摩爾定律;第二要率先佈局後摩爾時代工藝需求,取得先進封裝與"集成系統"的技術領先;第三要創新“系統代工“商業模式,帶動國內芯片應用發展,確立全球產業地位。

也就是說,“弘芯公司的目標,不僅是積極追趕14納米、7納米以下先進邏輯工藝之摩爾定律,更著重在率先佈局"後摩爾時代"的技術需求,確保產業領先的地位。” 明顯是以台積電為競爭對手,以做晶圓芯片為主。

台灣資深軍事記者、中山大學政治所碩士吳明杰認為,芯片在未來戰爭中意義非常重大,現代高科技的戰爭和未來戰爭的趨勢,主要集中在網絡化戰爭。通過陸海空平台,構築成一整套軍事網絡系統進行攻防一體化,而每一個平台都需要高速、高科技的芯片。

美國軍方當然也認識到其重要性。

今年10月《紐約時報》有一篇報導,關於美國國防官員在私下會見高科技產業高管,主要目的是針對一個重大問題:如何在未來確保先進電腦芯片的供應,倘若未來有不可控因素切斷了台灣供應,還可以確保美國國內先進計算機芯片供應,從而維持美國的軍事優勢。

報導指出,五角大廈發現,美軍在航天、衛星、無人機、無線通訊等各個領域的芯片供應,越來越依賴境外製造公司,尤其是台積電。因為晶圓芯片產業涉及軍工,所以美國軍方希望台積電把一部分重要的軍工產業芯片轉移到美國本土來生產。台積電在美國當下有自己的技術團隊,也有設廠,但是在美國還沒形成產業聚落,所以台積電並沒有在美國發展,據說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已與美國商業部討論建廠事宜。從中國一貫的track record可以看到,此舉很有必要,這樣可以防止中共國滲透台積電,盜取美國軍工技術。因為中共國一直以來都是以滲透、偷技術、挖牆腳等方法來實行所謂的“彎道超車“。

部分資訊來源:
https://www.nytimes.com/2019/10/25/technology/pentagon-taiwan-tsmc-chipmaker.html
https://www.eefocus.com/mcu-dsp/426054
https://tech.china.com/article/20191118/kejiyuan0129411578.html
http://www.sohu.com/a/323219580_354973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97759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4854/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