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收割民營企業玩出新花樣

作者: 立武

12月23日中共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關於《民法典(草案)》的匯報中提出了“禁止高利放貸”,再結合近期中共將在北京建首家首貸服務中心,中共割民營企業的韭菜的把戲又玩出了新花樣。

中共就是“高利貸”的始作俑者

中共獨裁體制下,所有的“高利貸”背後中共都逃脫不了乾系。在2002年的《中國人民銀行關於取締地下錢莊及打擊高利貸行為的通知》明確提出民間借貸利率超過中共公佈貸款利率的4倍將界定為高利借貸行為。而中共口口聲聲說的打擊高利借貸造就出的是一批又有一批的“714高炮”,即期限主要以7天或14天為主的高利貸,年化利息都超過1500%,這些利息來自各種各樣名目的“服務費”、“砍頭息”。

中共不僅不打擊,還為高利貸站台,甚至放高利貸。上級主管單位為河南省統戰部的河南省宋慶齡基金會曾被爆出放貸,借出為期3個月的800萬貸款給企業,作為對價,企業向基金會捐款160多萬,這部分捐款事實上就是利息,折算成年化利率的話是80%,遠遠超過中共《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中36%的標準。

再有,陝西省榆林市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李文明涉嫌高利轉貸而落馬,而中共的《刑法》中第一百七十五條明確規定了高利轉貸罪。廣東惠東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鍾啟章甚至自行出借高利貸牟取利益。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中共盜國賊就是最大的高利貸集團,江綿恆上海銀行欲以65%利息放高利貸拍賣郭叔的盤古龍頭24層以下,這不就是中共搶劫中國人財富的最好例子嘛。

中共自己做著高利貸的買賣,一邊高調宣稱打擊高利貸,中共賊喊做賊,所有自己頒布的規定、法規對中共自身完全無效。中共就是高利貸的始作俑者。而這次提出的“禁止高利放貸”同樣也是在P2P暴雷、高利貸催生一件又一件“辱母案”似的悲劇之後,不得以的一個表態,同時也是一種欺騙,當初P2P難道不是中共站台主導的嘛。

高利貸背後是中共打壓民營企業造成的融資難的困境

企業寧願去借高利貸,而不去銀行正常藉貸,難道不是中共對民營企業的打壓讓民營企業不得已而為之嗎?民營企業為了得到銀行的貸款,就必須得給中共當“小三”,就必須得賄賂中共的官員。而得到中共控制的銀行系統低息貸款的不是那些正當賺錢的民營企業,而是海航這種盜國賊控制的權貴企業。就海航這樣一家賣了3000億資產還有7000億債務要還的負債累累的企業,是如何一下子拿到各大金融機構8000多億授信的?難道不是背靠王岐山的勢力才拿到的麼?而一汽更是在去年拿到16家銀行一萬多億的授信,沒有盜國賊背書,這樣的企業能拿到如此巨額的授信嗎?

反觀這些辛辛苦苦做民營企業的,一方面中共用地租、稅收擠壓民營企業的盈利空間,另一方面中共銀行授信民營企業的額度少得可憐,還要提供盈利情況、抵押資產等許多信息,更重要的是如果民營企業不做“小三”,不能中共搞好關係,融資到滿意的資金可以說是難上加難。再加上中共動不動就“去槓桿”、“去產能”,最先受打壓的就是那些沒有關係、正當營業的民企,這些所謂的“去產能”就是去不是中共小三的“產能”。 “去槓桿”政策一下,銀行抽緊銀根,民營企業不得不借貸年息20~30%的過橋貸款,民營不虧本已經燒高香了,還指望盈利。

這個月中共白手套馬雲提到年底接到許多朋友借錢的電話,一天五個,一個禮拜賣樓的10個,這反映了現在融資的困境,和企業做實業的困難,聯想、阿里巴巴都去圈地炒樓了,不炒樓的連錢也賺不到,中共用房市又收割一批企業韭菜。企業成本高企不下,中共為了維持統治搞了減稅降費,結果財政收入又創新高。中共就不可能對這些民營企業提供好的營商環境,因為在中共的地盤就必須得尋租,中共是講權力,有權力、有關係才有錢拿。

民營企業借到不到錢,還被各種催債,抵押物都抵押出去了,不得已只能藉高利貸,結果中共主導的P2P、網絡高利貸又收割一批民營企業,最後這些當“小三”、不當“小三”的老闆要么跑路、要么自殺,要么被中共以刑事罪關起來虐待。現在看看中共搞了個首貸服務中心,簡直是荒唐。

企業“大包乾”肥了中共“地主老爺”

中共打著“推動營商環境”、“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打造這個首貸中心,實質上就是一個在銀行系統即將破產之際“吃大鍋飯”的“割韭菜”中心。中共銀行接連出事,包商銀行、錦州銀行、恆豐銀行都相繼被託管、重組和入股,左手倒右手,本質還是中共在控制,本質還是銀根緊缺。銀根緊缺,企業肯定大批倒閉,經濟崩潰,中共政權一定倒塌。

而中共一直忽悠實質上是想依靠民企給自己輸血。在銀行系統出現崩潰之前,為了維持中共續命的需要,需要民企不斷地輸血。集合銀行各方資源,實際上就是金融版的“大包乾”。企業是中共的,企業的錢是中共的,但企業自己經營,企業自己替中共賣命,通過企業來金融“維穩”,最後企業當了“小三”,給中共不斷“造血”,維持金融系統穩定,還給中共數錢。

試問改革開放後的“大包乾”農民得到應有的實惠了嘛?不就是給中共多續了幾十年命,結果最慘的不還是農民?同樣,只要中共在,企業就逃脫不了被奴役的命運。中共忽悠了大半世紀的為民企服務,最終不都是打的是被中共看成“小三”的民企,肥的是盜國賊“地主”的企業。

四結語

可以說,中共在金融系統崩潰之際,通過“禁止高利放貸”和建立“首貸服務中心”,進行“金融維穩”,讓民營企業繼續為中共賣命,給它造血。但中共對民營企業連“小三”都不如,要你的時候來,不要就一腳踢開,一切都是為中共獨裁統治續命的需要。搞高利貸的是中共,割民營企業韭菜的也是中共,現在黃鼠狼給雞拜年,你信嗎?只要中共體制存在,中共就不可能營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因為打一開始中共對準的就是與它不是一條褲腿的“地主”,當初的“地主”就是現在的“小三”,就是民營企業家們,而中共自己就當上了最大的“地主”,放最高的貸。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25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