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是中共的“活體器官庫”和“外匯器官庫”

作者:立武

封面圖片:VOG設計組

中共一直以來都把中國人當稱活體器官庫,從死囚、“被拐”兒童再到新疆維吾爾人、西藏人、法輪功學員都被中共作為強摘器官、活摘器官的目標人群,靠著這些活體器官庫,王岐山、孟建柱、江綿恆等盜國賊得以“換腰子”,得以“雙修”,得以賺取天量外匯,進行藍金黃。

一中共在器官移植問題上連連撒謊

2014年12月,在昆明“2014年中國OPO聯盟研討會”上,衛生部原副部長黃潔夫透露,2015年1月1日起中共將停止死囚器官的使用,器官移植將使用公民器官捐獻。然而現實是這樣嗎?王岐山、孟建柱換的腰子難道都是捐獻的嗎?

事實上,早在2005年,黃潔夫在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地區的衛生高層會議上就已經承認中共使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主要來源的事實,而且他還聲明,中共將嚴格遵守倫理學原則。然而蹊蹺的是,中共過了十年才停止使用死囚器官,難道期間所有死囚器官都是徵得同意的?

早在2001年天津前武警燒傷科醫生王國齊在美國國會上指證中共從死刑犯屍體上摘取器官,而當時的外交部發言人章啟月稱該指證是“惡意中傷”,是“聳人聽聞的謊言” 。僅隔了四年,中共在面對國際輿論壓力下才不得不承認自己摘取死囚器官的事實。一前一後,中共欺詐的嘴臉暴露無遺,也折射出中共面對器官移植遮遮掩掩,顯然中共器官移植的貓膩很多。中共在2005年後有無強摘死囚器官也令人生疑。

而2015年3月,黃潔夫曾對《京華時報》表示,自願捐獻的死囚器官納入中共的分配系統,就屬於公民自願捐獻,因為“死囚也是公民”。再結合黃潔夫在昆明會議上表示器官移植將使用公民器官捐獻來看,中共停止死囚器官只不過是換個說辭,只要中共認為死囚是公民,就可以摘取器官。這種“換湯不換藥”的把戲再一次證明中共在器官移植上從來沒有認真對待過人權問題。

二中國人是中共的“活體器官庫”

今年6月“終止中共器官移植濫用國際聯盟”設立的“中共法庭”在為期幾個月的調查之後宣布中共仍在強摘在押人員器官的終審裁決。事實上,中共不僅在死囚上強摘器官,王岐山、孟建柱換的腰子哪一個不需要新鮮的?這些難道不是活摘器官來的?

中國已經是器官移植數量“第二大國”,而調查顯示中國是世界上器官捐獻率最低的國家之一,大部分人表示不願意在死後捐獻器官。那麼這其中必定有強摘器官。不管中共怎樣矢口否認,中共強摘器官的事實無可爭議,不僅是法輪功,新疆維吾爾人、西藏人、被拐兒童等都變成中共的“活體器官庫”。

2006年,兩名證人指控中共在蘇家屯血栓醫院活摘器官的行為;7月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與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發布報告,結論是強摘器官存在; 11月,以色列逮捕了四名調解中共器官移植的男子,主要嫌疑人在採訪中稱器官來自法輪功。多名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屍體明顯有縫合痕跡,家屬不被允許屍檢,屍體直接火化。

2013年,山西汾西一名男童在玩耍時被人用藥迷暈後挖去雙眼。 2018年前8月份就有三萬多條找小孩的消息,然而團聚的只有2500多人,中共的“警察”找各種理由推脫,中共的“天眼系統”莫名其妙的短路。而在抓捕政治犯,抓捕中共的敵人的時候,立馬就可以定位,這難道不滑稽嗎?這些失踪的小孩去哪裡了,有沒有被摘器官?

新疆200萬被抓的維吾爾人有多少是被摘了器官?每次王岐山換腎都得備好幾個“腰子”,這又得殺幾個新疆人?前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安華接受采訪稱阿拉伯人今年大舉採購新疆維吾爾人穆斯林的“清真器官”,而以色列是中東第一個禁止接受中共器官移植的國家。中共在賣新疆人“清真器官”獲取了多少暴利,又殺死了多少人?新疆烏魯木齊機場、青海機場的人體器官綠色通道是給誰服務的?難道不是中共和與中共勾結的“外部勢力”使用的嗎?

2017年,武漢數十名大學生失踪至今找不著,記者發帖披露卻被中共拘留,中共明顯做賊心虛。中共把中國人當成“活體器官庫”,為中共盜國賊服務,為中共盜國賊勾結的“暗勢力”服務,按需摘取器官,從中謀取暴利。

三中共主導了器官買賣賺取外匯

黃潔夫曾表示中共三甲醫院考核硬指標是完成5例以上的器官移植手術,中共主導的考核造成了多少器官買賣黑市,而且在當時90年代器官移植不需要衛生行政部門審批。在2006中共體制下就有500家從事肝移植醫院,而美國祇有100家,香港才一家,這給了中共多少謀取暴利的機會。

而2006年中共數據顯示有98%的器官來源控制在非衛生部門系統,而黃潔夫曾在媒體公開暗示死囚器官來自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系統。不僅如此,解放軍退休軍醫蔣彥永曾揭發過該院外科主任醫師李世擁從事非法器官移植,北京解放軍304醫院也牽涉活體腎臟非法買賣的案件。

可以說,中共主導了最大的非法器官買賣,而這些器官又來源於中共體制下的政法委系統和軍事部門,而中國人成為了最大的犧牲品,成為了中共的“活體器官庫”。中共盜國賊得以夜夜搞“雙修”的資本就是換腎,這些腎有多少來自這些“活體器官庫”,而又得殺多少無辜的中國人。中共設立的新疆維吾爾人DNA庫和整個血液捐獻系統讓中共更好的獲取器官匹配的數據。

黃潔夫曾在《柳葉刀》醫學雜誌上撰文稱中共體制下600家醫療機構發生了許多不符合法律和標準的的器官移植,亦即其中有許多買賣器官的現象存在。而中共獨裁體制下,器官黑市必定為中共主導,中共也從其中謀取暴利。 2015年中國有30萬人急需器官移植,而當年只有12000宗器官移植,這就給中共器官買賣提供了暴利的機會。

2019年2月美國華爾街富豪卡夫特因嫖娼被起訴,而背後是一起大規模的人口叛賣大案,有8名中共人員被捕,而人口販運不僅牽涉到賣淫,更重要的是又有多少器官買賣。再這之後又發生英國“死亡貨車”案件。而黑市人體器官買賣活躍在暗網上,而王岐山又控制50%的暗勢力,其中有多少牽涉器官買賣,又給中共盜國賊賺取多少外匯。今年在王岐山老地盤海南省又提出了《海南省人體器官捐獻移植條例》立法建議,作為未來中共實施自貿區的一部分,很顯然這又給盜國賊提供了利用器官買賣進行賺取外彙的渠道。

結語

中共將中國人作為“活體器官庫”,按需殺人,按需換腎,讓盜國賊繼續“換腰子”搞“雙修”,讓盜國賊賺取天量外匯進行“藍金黃”。中共體制不滅,中國人、中國人的後代都得被活摘強摘器官,中國就是中共存儲培育“優良器官”的基地。只有消滅中共,中國人才能擁有健康的身體卻不擔心被覬覦身上的器官。

(此文章為作者根據網絡文章整理,文章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歡迎留言討論)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nthony.Gnews
1 年 前

惡魔毒瘤中共畜牲是反人類的恐怖組織必須被滅掉

0

熱門文章

GM09

:-) 12月 24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