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郭寶勝欺詐罪與誹謗罪成立看中共政權的必然滅亡

作者:心聲

2019年12日21日郭文貴先生訴郭寶勝欺詐與誹謗案大勝。文貴先生及爆料革命的戰友已經從很多方面談了這場官司勝利的意義。 這不是一場普通的個人與個人之間的官司,而是爆料革命與中共扶植的海外欺民賊及以吳征代表的中共海外間諜勢力之間的較量,是一場剝離海外欺民賊拉低華人形象,為海外華人正名的大勝。它奠定了以案例法為基礎的有利基調,對以後訴訟眾多其他欺民賊的案子具有風向標意義。本文著重從郭寶勝的被定罪談一談為什麼這樁官司昭示著中共政權的必然滅亡。

本文的論證邏輯是如果證明了海外欺民賊與中共海外代言人的營生邏輯與中共政權在大陸的統治邏輯在本質上是相似、相通的,那麼郭寶勝所代表的欺民賊的敗訴與他欺詐罪、誹謗罪的成立,就宣告了中共政權在真正公正的法律與法庭面前,如泥牛過海會頃刻間灰飛煙滅。 海外欺民賊的營生邏輯與中共統治邏輯具有以下五點相似:經濟不獨立、寄生靠人給;真話不曾見、一直靠欺騙;人格(信譽)無底線、承諾不兌現;暴力不離口、總是想動手;色厲卻內荏、陰陽兩面人。

一,幾乎所有海外欺民賊都有一個共同特點,無論他們來美國多久,總不去乾一份自食其力的工作,養活自己和家庭。經濟的不獨立,所以就只能寄生在他人、普通人身上,寄生在中共在海外的隱性代言人或暗黑勢力身上。文貴先生談到,郭寶勝這次訴案經濟來源背後的三股勢力:假民運、假宗教領袖與假“六四”。這些勢力主要靠政庇和騙捐來榨取剛從國內逃離的同胞。同理,中共政權那幾個嗜血的家族和官僚階層,是長期寄生在中國人血液與骨髓裡的超級寄生蟲,通過中外金融與公司盜竊這個隱性而巨大的動脈管子抽乾了中國幾代人的血汗、能量與未來。

二,海外欺民賊的口里或他們的自媒體、報紙上從來沒有說過一句真話。比如做自媒體的郭寶勝,博訊的熊憲民(西諾),明鏡的何頻,北京之春的胡平等人,也是出奇的神,竟找不出一篇他們不說假話的文章與報導。這些人說話的共同特點是,面目可憎、死氣沉沉、謊話連篇,天天在網絡上散佈假消息,混淆視聽、麻痺人心。與之相似的,就是中共的最高盜國賊的官員,外交部、宣傳部、中央電視台、環球時報等各種傳統與網絡媒體,天天沒有一句人話、實話和真話。久而久之,這些謊話連篇的人和機構在污染了他人視聽與人心的同時,自己也病入膏肓,並被自己的同僚或後生以更大的謊言所欺騙。

三,由於欺民賊經濟的不獨立與每個毛孔都滲透著假話,所以他們的人格和信譽不僅是沒有,而且是負數無底限。當初郭寶勝答應文貴先生購買的直播設備只用來反共,後來卻拿著這些設備詆毀和攻擊滅共英雄郭文貴。郭寶勝為代表的欺民賊腦子裡只有錢,所有他們口中的反共、信仰、民主與法制,隨時需要以金錢和名譽為置換條件。吳征為代表中共間諜和假宗教勢力只要給郭寶勝打官司的錢,郭寶勝就會按照他們的要求,明明輸掉官司卻要曬一張微笑美顏的照片表示他們勝利了。反共、信仰與法制便立馬成了遭棄的抹布與垃圾。中共政權與欺民賊如出一轍。鬧革命的時候許諾美國式民主,迎來的是一黨集權專制。改革開放的時候,說一部分人先富帶動大家一起共同富裕,實際上富起來的全是紅二代、官二代,現在共同富裕的口號連提都不提了。香港回歸說一國兩制50年不變,過了22年就開始打人、虐人、殺人和戒嚴,要把香港變成另一個向中央下跪的內地城市。加入世貿組織與美國最近一年多的貿易談判,無時無刻不體現著中共出爾反爾、背信棄義的醜惡嘴臉與無恥人格。

四,海外欺民賊的暴力傾向,體現在他們的語言暴力、身體暴力、性別歧視暴力與黑幫暗殺暴力方面。語言暴力的一個典型代表是亂倫彪(即滕彪),他以法律專家和人權律師的幌子,用謊言、虛假和偽學術,發動了誹謗與污衊文貴先生的語言暴力。身體與黑社會暴力體現為美國廣州同鄉會主席梁冠軍及鄭琪當時組織黑幫、偷渡客在文貴樓下詆毀謾罵,把同在現場的莊烈宏先生打倒。有一次鄭琪領著一個殺手嫌疑的女子在文貴樓下欲圖不軌而被安保人士趕走。性別歧視暴力,體現在欺民賊們總是在不同的時間集中發起對對王艷平女士的造謠、中傷與抹黑。中共政權的暴力本質昭然若揭。打天下時就鼓吹槍桿子裡出政權,和平建設時期依然是用暴力思維加意識形態控制,愚民、弱民、貧民、疲民和辱民。最活生生的體現中共暴政的例子,就是中共從6月份開始的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迫害與鎮壓。他們動用福建黑幫、內地軍隊與警察,對遊行隊伍人群進行無差別的毆打、近距離射擊、強姦、性虐、被跳樓、屍體沉海、被自殺和秘密抓捕等無法想像的暴力殺戮。但中共竟然污衊遊行人士是暴恐分子,甚至主動製造暴力嫁禍於遊行人群。

五,從郭寶勝這次在法院開庭期間與庭審結束後大相徑庭的反應,看出他是一個色厲內荏、表裡不一的陰陽兩面人。根據文貴先生描述,郭寶勝在法庭上的時候,高度緊張,生怕他妻子說錯任何對他不利的話。同時他精神狀態極差,經常在法庭開庭期間打盹睡覺。郭寶勝當庭撒謊不認識原告方證人,律師拿出幫他找回記憶的文件,他說他是美國公民有權拒絕,說那個文件不是證據。根據在出庭現場瞿水台戰友的描述,這種拙劣蠻橫的表現,立即招致法官的呵斥,命令他必須看,否則就把他抓起來。當陪審團宣布最後結果的時候,郭寶勝耷拉著腦袋,臉如殭屍般難看,整個人幾近崩潰。庭審結束的時候,郭寶勝竟然在他的推特上公開撒謊他贏了,而且上傳一張和他的律師江濤一起笑瞇瞇的照片,用美顏工具把臉部修飾的紅光滿面。郭寶勝這種色厲內荏、外強中乾的陰陽人形象,也活生生的體現於中共盜國賊如朱鎔基、王岐山身上。朱鎔基當年宣稱自己多麼的清正廉潔,但他夥同他的最大馬仔王岐山,通過隱蔽而復雜的公司股權關係,將萬億中國人民的血汗錢盜竊轉移到海外自己家族或馬仔控制的賬戶。王岐山更是神人,宣稱打鐵還需自身硬,其實他現在渾身上下只有手指頭最硬。王岐山說自己無兒無女,原來自己的私生子與私生女在海外過著比神仙還逍遙的驕奢淫逸生活。

總之,通過微觀解剖郭寶勝敗訴案及其個人真實的內在與外在狀態,考察海外欺民賊營生邏輯與中共盜國賊的統治邏輯的相似之處,便可管中窺豹,預見中共盜國賊政權必然土崩瓦解的命運。 當盜國賊們接受同樣的法庭審判時,誰能保證他們磕頭求饒、惶恐焦躁的狀態不比郭寶勝更像死人樣呢?爆料革命戰友們一起努力,把中共盜國賊的經濟寄生源或寄生渠道打掉,捅破其事事造假自我感覺良好的泡沫,曝光他們信譽無底限的黑洞,揭露中共盜國賊才是世界上最黑的黑手黨、最暴力的恐怖組織,撕下其外強中乾的美顏畫皮、露出他們惶恐不安、虛弱衰竭的本相。美國弗吉尼亞高院對郭寶勝欺詐與誹謗定罪的庭審,像一個生動的社會樣本試驗。這個典型樣本的試驗結果已然昭告天下, 中共政權只要在這個照妖鏡面前曬一曬,它就即刻灰飛煙滅、煙消雲散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6635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1289/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