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疆之旅!

作者:lwt

幾個月前我第一次翻牆,偶然看到文貴先生的視頻,一發不可收拾,用了兩個月的時間把所有的視頻看了一遍,堅定地加入到了滅共的隊伍之中,在此,將我待在新疆一年的時間裡的見聞分享給廣大的戰友。

2017年10月份我應一位朋友之邀去新疆和田一起經營快餐店,爽快答應之後,收拾完行李就出發了,獨自一人驅車4000多公里,整整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一路坎坷且不說,剛到新疆境內就是一個大大的檢查站,一個個荷槍實彈的特警,查身份證,刷臉,登記,車裡車外引擎蓋全部檢查一遍,由於第一次經歷這種事還挺緊張的,不過接下來的一年裡這就變成了每天的日常。

工作上的事簡單給戰友們描述一下。在那兒,每天叫醒我的不再是枕邊的鬧鐘,而是外面的廣播,每天天不亮整個縣城就開始響起一首首的愛黨歌曲,一唱就是一個小時,不久,小時候沒學過的愛黨歌曲都學會了。在令人噁心的旋律中洗刷完畢後開始去店裡,在這段兩公里的路程還要經過若干個檢查站的若干次檢查,是不是想想都覺得崩潰呢,小小的縣城遍布50多個警務站,大家每天的時間大部分都浪費在了檢查與被檢查上了。總於到了店裡可以上班了,我黨規定,每家店門口必須裝安檢門,必須有一個全副武裝的員工守在門口登記每天進店裡的乘客信息,每天每個店還要排一名員工出去巡邏站崗一個小時,店晚上十點左右必須關門,並且不能在街上閒逛。 。 。

廢話就說這麼多,現在切入正題,我所在的小縣城有四個教育轉化中心(集中營),我離開的時候還有一個超級大的正在建,每到週末,就會有好多輛大巴車停在那裡,車上都是來探望被關押的親人的維族同胞,由於我不能進到裡面去,所以就不聊裡面的事了。

說說警務站吧,站長一般是漢族的,下面的小兵全是維族的,一個月2000黨幣的工資(新疆消費很高,完全入不敷出),一天工作24小時稀鬆平常,每週工作七天也很正常,辭職不批,跑了還要被抓回來,簡直不把他們當人看。

幾個月後是春節,我回家了,過完春節回去就听到了一件大事,據說是幾個維族的男士襲擊警務站,直接被擊斃,開槍的人連升三級,獎勵18萬元。那個經常去我們店裡的漢族的特警就這樣轉眼間變成了大隊長,買了一輛別克君威汽車,,我沒有問過他開這輛車時的感受,他大概還會覺得很光榮吧。

之後的有一個月,我還做了一件助紂為虐的事。一個裝監控的朋友接了一個村委會的單子,因為ccp規定所有的村委會的攝像頭必須連接公安網,能連接公安網的只有海康威視(就是文貴先生說的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的那個海康),20多個村委會的監控都要重新裝,

每個村委會的流程都是一樣,攝像頭裝完後,顯示器放在一個叫綜治中心的房間裡,一整面牆都是顯示屏,對面坐著兩個值班的人,眼睛必須一直盯著屏幕,一坐就是12個小時,期間每隔幾個小時要輪流給地區總指揮部匯報工作,都是同一套詞貼在牆上念,每天都有大批的村民強制去村委會學習漢語,強制洗腦,到處都是愛國愛黨的標語,我的娘啊。 。 。

在那裡我認識了一個維族的姑娘,叫古麗,她們全家本來是在烏魯木齊生活的,她在烏魯木齊出生,在烏魯木齊長大,現在她回到了她陌生的故鄉,因為ccp規定她們必須住在戶籍所在地,想要離開縣城辦點事必須去社區申請才能出去,她經常跟我說不想待在這裡,想回烏魯木齊。前幾天我跟她聊天,問她過得怎麼樣,她說工資還是2000,每天工作16小時,她嫌太累想辭職,但是老闆威脅說敢辭職就把她送進轉化中心,因為老闆是公安局的。我在心裡默默告訴她:再堅持一下,你很快就能回到真正屬於你的家鄉。

ccp不滅,天理不容。親愛的戰友們,緊跟文貴先生的步伐,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最後喊出我們的口號: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1132/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3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