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大荟萃!鮮爲人知的正和島上的大佬們

作者:文知

2019年12月18日,中國聯想控股發出通告,指“聯想王國”創辦人柳傳志已提交書面辭呈,正式卸任聯想控股董事長,將在本月31日結束後生效。同時柳傳志將接受公司名譽董事長職銜,並被聘任爲公司的資深顧問。今年75歲的柳傳志,正式將自己打拼了35年的聯想事業拱手讓人。這是繼阿裏巴巴馬雲、騰訊馬化騰、百度李彥宏、京東劉強東、順豐王衛之後,又一個“自願退場”的民營企業家。

看到柳傳志的這則消息,筆者心情五味雜陳,不禁想起了在2013年6月柳傳志在正和島上,向參與秘密聚會的中國企業家大佬們傳達的一句話;“從現在起我們要在商言商,以後的聚會我們只講商業不談政治,在當前的政經環境下做好商業是我們的本分。”

在這裏先簡單解讀一下正和島。正和島,中國最大的企業家俱樂部。正和島采取嚴格的實名制、會員制、收費制、邀請制。主旨是締結信任、個人成長、合作共贏。會員必須是企業的一把手老板,其申請資格門檻非常高。其中大家耳熟能詳的有柳傳志、張瑞敏、魯冠球、王石、甯高甯、馬蔚華、馬雲、王健林、郭廣昌、李書福、俞敏洪、曹國偉、馮侖、牛根生、王功權等,當然還有很多企業家的名字不被圈外人所熟悉,但其所掌控的企業産品卻是中國老百姓日常生活隨處可見的東西。也就是說,這正和島上的人,基本都是中國境內數一數二的民營企業家。由于柳傳志屬于當年第一批響應號召“下海”的人,且又是第一代企業家中沒有被時代浪潮掀翻的、非常成功的民營企業家。所以,柳傳志在正和島上是教父級的人物,在島上具有極大的影響力。

話說回來,柳傳志的這句“在商言商”,要是在自己家裏跟三兩個人說說也就罷了。但柳傳志卻在正和島上向衆多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們說這話,其意義和作用就大不一樣了。首先,柳傳志說這句話的時候,恰好是中共“十八大”風暴飄然而至的時候。也就是說,柳傳志作爲中國民營企業界的教父級代表人物,他敏銳的捕捉到了當時中國的政治鬥爭正陷于狂風驟雨式的血腥環境中。這一點,也得到了正和島上所有人的認同。而柳傳志此時的一句“在商言商”的話,所要表達的意思無疑就是;“在這種血雨腥風的殘酷政治鬥爭的關鍵時刻,我們商人不要參與到其中,也不要說一些政府不願意聽、也不高興聽的話,更不要說一些政府不讓說的話”。簡單的說,這“在商言商”,其實就是現在版的“莫談國事”。

其次,這“在商言商”的背後,還在制造並傳播著一種肅殺的氣氛。也就是說,這種言論恰在“十八大”時面向中國企業界抛出,無疑是在推動當時普遍存在的群體性政治恐慌情緒的蔓延。在躲避政治風暴明哲保身的同時,還暗含著爲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式的政治鬥爭清場鋪路的招式。大家都知道,中國的商人從來都離不開權力,沒有權力他們一天都活不了。或者反過來說,是權力在左右著他們的企業和人生的大起大落。而柳傳志的“在商言商”言論看似是蜷縮一角作壁上觀,但其實他已經在政治鬥爭中站隊了。雖然說商場如戰場,但商場的爭鬥無論怎麽殘酷,都遠遠比不上政治鬥爭的殘酷性。而柳傳志等這些中國企業家大佬們,總以爲自己能夠審時度勢,無論在什麽時候、什麽背景下都能夠左右逢源,永遠立于不敗之地。但他們卻忘記了共産黨的本性,共産黨最崇高的理想就是共你的産,哪管你是哪個陣營的。如今的現實足以證明,共産黨從來不會放過任何一次割韭菜的機會,尤其是面對這些自以爲可以左右逢源的企業界大佬們,就更是有一種按捺不住的衝動和興奮。然而這些可憐又可悲的中國民營企業家們,只知道躲避政治鬥爭的風暴以明哲保身,卻不知道與共産黨合作的結果,最終導致自己也會成爲共産黨獵殺的目標。從這一點來看,這些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其實真的談不上是一個具有現代社會意識的企業家,充其量不過是一個依靠時代浪潮看天吃飯的商人而已。

正和島的“正和”二字,通俗的說就是互利共贏的意思。但事實上,島上的商人們之間雖然在表面上一片祥和,背地裏卻充斥著爾虞我詐的殘酷獵殺和爭鬥。舉個例子,蒙牛的牛根生早在2009年就被共産了。事情起于2008年的“三聚氰胺”事件,當時中國境內的乳品行業無一例外的都受到诟病,而蒙牛在面對香港媒體時卻說:“我們發到香港的産品和出口的産品是一樣的,保證比內地的産品質量更好、更安全”。而這樣喪失基本良知的企業,之所以能在這場災難中沒有倒下,就是因爲牛根生在正和島上尋求到了資金和支持,才得以續命。然而在2009年2月,蒙牛又爆發了特侖蘇OMP事件(OPM可能致癌)。但即使是這樣不斷擊穿人類道德底線的企業,卻仍然能夠得到正和島上大佬們的資金支持。此時,這已經不是“江湖救急”了,因爲江湖也是要講道義的。這樣喪良心的企業,是不應該被救助的。但事實上,正和島上的甯高甯(中糧老總),不但籌資向蒙牛輸血,而且還不失時機的成爲了蒙牛企業的大股東。最終導致牛根生在2011年辭職,甯高甯接任蒙牛董事會主席。蒙牛提前實現了從民企投靠國企的宿命。而被共産了的牛根生,從那天起就開始自稱爲“專職慈善家”,整天神神叨叨的在玩公益,一邊整理自己的人生格言,一邊體悟人生去了。

在牛根生被共産的這件事裏,你看不到半點蒙牛的企業良心,也看不到半點甯高甯“拔刀相助”的江湖俠氣,更看不到一個企業所應有的基本社會公德和良知。表面上看是一個無良企業被曝光,改頭換面成爲國企後,躲過了其産品是否安全的社會焦點問題,而繼續生存下來了。但從背後看,卻是一個財狼在引狼入室,並被外狼分吃的殘酷事實。最終導致這個信奉“小勝憑智,大勝靠德”的牛根生,在自己的名句“從無到有是件快樂的事,而從有到無同樣是種快感”的人生哲學中,成爲了一個被惡狼蠶食的“伏地魔”。

在正和島上,有悲催的牛根生,也有自以爲聰明的精致利己主義者柳傳志等一些大佬。當然也有堅決反對柳傳志“在商言商”言論的人。女企業家王英就是第一個站出來有不同見解的人。王英不但指出了柳傳志不該向大家傳播恐怖情緒,還同時指出了一個現代企業家應該有的社會責任和擔當。她指出企業家要有比商業成功更高的追求。這種追求,就是推動社會的公平、正義和進步。喬布斯的那句名言,“以自己的努力改變世界,使這個世界更美好”,激勵了無數做企業的人,王英認爲這就是“企業家精神”。只有這樣,中國的企業家才能夠在陽光下生存和成長,才能夠得到整個社會對中國企業家的認可和信任以及尊重的基礎。如果企業家在應該積極爲自己和社會發聲的時候,都選擇躲藏起來的話,那麽中國企業家不是在保護自己,而是在將自己和自己賴以生存的市場環境都一起推向深淵。

記得在兩年前,業界曾傳言政府要出台“公私合營”的新政策,當時中國所有的民營企業家大佬們,當場就“尿”了。隨後,就出現了馬化騰和劉強東去井岡山拜祖的事情。現在看來,拜祖是沒有用的。中國的這些民營企業家們,如果不擺脫擁抱權力大腿的習慣,就永遠逃脫不了被共産黨共産的宿命。當然也永遠成爲不了一個肩繼天下的有社會責任感的現代企業家。只有大家一起努力推翻這個共産體制,並建立起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制度,才能保證所有人都生活在陽光下。否則,在共産獨裁體制下,所有的中國企業家們,都必然只是一個依靠犬儒思想爲做事邏輯的、靠著時代浪潮吃飯的包工頭商人而已。

正象正和島這個名字一樣,中國的企業家們崇尚和爲之奮鬥的,不過只是互利共贏、抱團取暖而已。在他們的內心深處似乎就從來沒有想過要嘗試另外一種生存境況。從這一點上來看,中國的這些年薪千萬的企業家們,其實與中國普通的老百姓們,又有什麽區別呢?在共産黨的眼裏,這些中國的民營企業家們,不過是一茬超級韭菜而已。其實,無論是一個人,還是一個企業或一個國家,如果只知道在暴政獨裁面前相互抱團取暖的話,如果只知道精打細算何時去擁抱權力可以發大財,何時要“兩耳不聞窗外事”以明哲保身的時候,這些人作爲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他的人生格局和最終的命運,也就永遠逃脫不了明朝富商沈萬三的下場。

有人說,作爲一個企業家“很難承擔這麽重的社會責任”。在這裏,筆者想用王瑛女士的一句話來結束本文:“沒人要求誰承擔,因爲沒有人有資格。願不願意有這種擔當,完全是個人選擇。再說一個人擔不起的恰恰需要衆人一起擔,如果人人都躲了,這個社會就塌了,而塌了就誰也躲不了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60333/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2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