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規定》打造網絡“奧斯維辛”

作者: 立武

12月15日,中共網信辦公佈了《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其目的似乎如中共所謂的“營造良好網絡生態”,但通讀整個《規定》不難看出中共不但要打壓網絡言論自由,還打算通過網絡給中國民眾洗腦,打造現代網絡版的“文字獄”、“八股文”,為世界的網絡“奧斯維辛”打下基石。

中共通過《規定》打造網絡版的“八股文”

《規定》第五條明確提出中共鼓勵網絡信息內容生產者宣傳習近平思想、宣傳黨的方針政策,放眼全球,有幾個國家政黨會如此明目張膽的鼓勵網絡宣傳一個黨、一個人的思想?這和當年人手一本紅寶書有什麼區別?當年毛澤東通過印刷冊子宣傳其思想,給中國民眾洗腦,造成文革這樣的人間慘劇。現在個人崇拜又通過新形式新科技煽動中國民眾為黨效勞,中共的獨裁統治越來越加劇禁錮中國人的生活。

同時中共還鼓勵網絡重點板塊積極呈現習思想、黨方針,通過搶占網絡熱門頁面、熱門搜索、榜單彈窗來最大限度最大力度地來給中國民眾洗腦,形成天天必有習思想、夜夜須有黨方針的全方位體系,通過知識平台、遊戲平台、動漫平台打造網絡版“八股文”。如果中共體制不滅,之後我們青年一代網絡生活的每一部分都將會充斥著這些中共邪惡的思想。而且中共還針對“專門以未成年人為服務對象”的網絡生態,中共不但要侵蝕我們,還要侵蝕我們下一代的思想。

中共通過網絡力量達到洗腦中國人的目的的行為將會滲透到每個人。現代社會社交媒體、網絡生活必將成為人生活重要的一部分,中共搶占網絡生態的主旋律,弘揚中共的“正能量”,開展中共洗腦式的網絡宣傳引導。如果中共體制不滅,中國人接受的信息將是單一的習思想、黨文化。

中共通過《規定》打造網絡版的“文字獄”

中共對網絡言論自由的打壓是前無古人的,它對網絡正常使用者扣上“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尋釁滋事”的帽子,採取中共暴力的強制措施,對網絡言論又打又封。即使《規定》似乎正常的做出中肯的規定,但中共對於評判標準是基於中共的統治、基於中共維持奴役中國人的需要。它維護的“國”是中共的“國”,你顛覆的“國”是它的“國”,中共打壓網絡言論自由正是擔心它盜走的“國”被中國人拿回去,中共的“規定”也是維護中共盜國的規定。

2016年湖北公民劉飛躍就被中共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為由刑事拘留,而他僅僅是開辦民生觀察網站以及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表達自己個人觀點。而知名公號“咪蒙”因為發表名為“一個出身寒門的狀元之死”的文章即被以“內容違反國家相關規定”為由封殺,微信公眾號、微博賬號、頭條號均被註銷。 2017年廣東公民李秋青因為在微信轉發關於郭文貴爆料的信息而被中共當局以“尋釁滋事”拘留。中共打壓網絡言論自由的例子數不勝數,而違法中共的“規定”的內容大多都是在其他國家合法合規的,都是言論自由應該保障的。

中國人權律師浦志強就因在微博談及中共的民族政策而被冠以“煽動民族仇恨”的指控。而中共更是打著“煽動民族仇恨”的旗號對穆斯林維吾爾人進行打壓。原中央民族大學教師伊力哈木·土赫提就因創辦“維吾爾在線”網站被中共當局以“煽動民族仇恨”為由逮捕,而12月18日他被歐洲議會頒發人權獎“薩哈羅夫獎”以表彰其“推動維漢民族的對話和理解”,可想而知是中共在煽動民族仇恨,而真正維護民族團結的是這些被抓進去的維吾爾人和漢族人。

說到底,中共發布的《規定》第六條所羅列的“違法信息”均是照著有沒有利於中共奴役中國人、盜取國家財富的需要設立的罪名,中共認為誰危害了它獨裁統治,誰就是“危害國家安全”,誰說了真話,誰就是“洩露國家機密”。這些罪名已經不是正常維護國家安全的罪名,而是維護中共黨獨裁體制的罪名。中共打壓網絡言論自由,設置敏感詞即是建立網絡版的“文字獄”,其目的就是配合洗腦式“八股文”掌控網絡言論空間,肆意壓制中國人的言論自由。

中共通過《規定》打造世界的網絡“奧斯維辛”

正如“穆桂英”戰友提到的區塊鏈政務,中共想利用網絡達到控制全部黨員的目的,是幾大盜國賊想建立網絡版的“奧斯維辛”,將全部黨員綁架在他們的破船上。而中共的最終目的就是想打著“解放全人類”的旗號奴役全世界,將美國等國家納入其網絡版“奧斯維辛”中,讓這些國家也學習“習思想”、“黨方針” ,讓這些國家永遠沉淪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

中共的抖音已經佔領全球視頻平台高地,為各國推送中共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抖音還曾封掉講述新疆真相用戶的外國賬號,將言論審查帶到世界各地。中共的大外宣通過藍金黃各大自媒體、報社,通過中共自己的《規定》中的“虛假註冊賬號”、“操縱用戶賬號”以及層出不窮的五毛粉紅搶占推特、油管的各大自媒體高地,帶偏風向,“破壞網絡生態”,給世界各國洗腦,掌控各國輿論風向。不僅如此,中共還將網絡言論審查帶到推特,在2019年5月31日對爆料革命戰友推特進行大封殺。中共的華為、中興如若不是美國的出手攔阻恐怕也已經佔領各國基站、硬件高地,而這又是網絡生態的基礎,這些間諜設備自帶的審查和監控輿論的功能將讓世界陷入中共的“文字獄”。

一切都表明中共正在將其在中國境內運轉良好的網絡“八股文”“文字獄”推廣到全世界,如果世界各國不警醒,世界將陷入中共的“奧斯維辛”網絡空間。王岐山掌控的在暗網的暗勢力,中共想要推行的區塊鏈技術,都不得不是世界各國面對的一大惡魔。如果中共體制不滅,如果中共侵略世界網絡生態成功,中共的《規定》實實在在的成為世界各國的“規定”,而盜國賊也將利用《規定》操控世界網絡生態,達到奴役世界人民的目的,世界人民也將陷入中共網絡的“奧斯維辛”。

結語

中共的《規定》是規定中共奴役的中國人,而也將是它想要奴役的世界各國人民,中共打造的網絡版“八股文”、“文字獄”不但是給中國人民的,更是要打造網絡“奧斯維辛”給世界的。中共已經入侵了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的網絡生態空間和輿論高地,將它的網絡審查帶到全世界。中共體制不滅,中共將會得寸進尺,王岐山的暗勢力將籠罩全球,世界將陷入黑暗。

《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全文): http://zw.china.com.cn/2019-12/20/content_75533761.html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GM06】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