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精準扶貧 一場道德變現的把戲

文:八角棒槌

来源

在撒哈拉生活時,三毛幫助過很多窮人,這些故事都寫在了她的書裡。相較這個視頻,你會發現那完全是另一個世界,在無垠的廣漠中,有一間溫馨的小屋,屋外整日鬧哄哄的……這些窮人老愛主動登門,言行舉止令人閱之捧腹。

在這個世界裡,明顯就不同了。首先小屋沒了,老奶奶就算再主動,也找不到門,只能坐著乾等,最後連她自己在等什麼都忘了。正在這時候,不知從哪兒來了一群三毛,穿著紅馬甲,扛著先鋒旗,圍著老奶奶坐下來,一邊拍手一邊唱。之所以這麼形容,並非對逝者不敬,而是另有其意。據我估算,路費花了一毛,紅旗加馬甲一毛,至於慰問品嘛,視頻裡我沒看見,權當是有吧。有推友留言總結,說中共特色的精準扶貧,唱扶貧歌不光省錢,還不給黨增加負擔。在此我想補充的是,非但不增加負擔,還積極在減少負擔,比方說上傳抖音這類事下面要不做,就會把上面給活活累死。

這種上下關係互利共生。所謂的上就是共產黨,它存在的意義除了吸血外,還要吸得崇高,以表其高尚的道德。道德是中共的吸管,越粗吸得越多。在中共國,人們沒有資產,有的只是生活資料的儲備。但這話不為中共所屑,在饕餮眼裡,百姓本身就是資產,所以不僅要吸乾物資儲備,還有百姓一生的年華。老奶奶是僅剩的殘渣,交付給下面的吸管加工者,改造擴充一番,拿過來再去吸別人。民間機構扮演的就是這類加工者。他們打著非盈利的幌子,披著各式各樣的馬甲,找出無數的“老奶奶”,從中共手裡變現。這麼一來,以“道德”為紐帶,CCP越來越肥,每次一塊錢下去,到位只剩三毛,於是民間機構也越來越肥。難怪扶貧歌會這麼唱,不健康豈不是沒法永遠改造下去了?

扶貧、慈善和公益這類名詞意義有別,在中共國倒是可以實現理解上的統一,即道德的變現。這個總結很可能招人反對,而我依然堅持自己的看法在於我曾有過親身經歷。反對的理由無外乎是真的非盈利,由幾家民營企業老闆合夥出資,以股份制公司的形式從事著這類活兒。這種結構下產生的價值,最後轉化成一種“護身符”的東西,BUFF效果體現在“丟芝麻能保西瓜”,隨身隨時護佑著各股東。上延安的馬化騰和劉強東找的也是這個,說穿了還是道德的變現,這只是出於一廂情願的幻想,事實上結果如何,大家也都看到了。

事到如今,我相信仍有人對CCP心存幻想,同時我也更相信面對中共的飾邪,這些夢遲早會幻滅,問題出在自身,下場怨不得誰。而中共的問題不在於它有多壞,而是明明壞透了頂,還要裝崇高,最後連它們都被自己的崇高所感動,以為自己是菩薩了,觀念升級到令人咂舌的地步。比如說中國人有民主,那是害他們;吸中國人血是為他們好等等,都屬此範疇。

《鏡花緣》裡有個笑話,說一和尚迎來狂士拜訪,碰面時仍穩坐禪床,並不讓座。狂士厲聲質問為何無禮,和尚告訴他不立起,因內中有個禪機。狂士問是何禪機,和尚說我不立起,就是立起。狂士聽罷,照著和尚禿頭上就是一栗凿,和尚摸著頭,詢問狂士為何打他。狂士說他也有個禪機,和尚不解,狂士說我打你,就是不打你。把老百姓和中共替換進來,似乎也能行通,當然了,如果只是一栗凿,那就不是中共了。

編輯:GM09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9

:-) 12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