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賦滅共使命的川普總統寫給要彈劾他的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的信,字字鏗鏘!

2019年12月17日

尊敬的南希·佩洛西
眾議院議長
華盛頓特區20515

尊敬的議長女士:

我寫此信對民主黨在眾議院進行的黨派彈劾運動表示我最強烈、最有力的抗議。這次的彈劾代表了民主黨議員前所未有的、違反憲法的權力濫用,在美國近兩個半世紀的立法歷史中無與倫比。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提出的彈劾條款在任何憲法理論、法律解釋、或法學標準下均是無法被 認可的。它們沒有指出任何罪行、輕罪、或違法行為。你貶低了彈劾這個醜陋的詞的重要性!

通過繼續進行無效的彈劾,你(們)違反了就職宣誓,違反了對憲法的忠誠,並且對美國 民主公開宣戰。你(們)敢於引用開國元勳來推行這項意圖廢除選舉的詭計 – 但是你 (們)的刻毒行為對美國的創立表現出猖狂的蔑視,而且你(們)過分的舉止也威脅要摧 毀先賢們以生命為承諾所建立的一切。比冒犯開國元勳更糟糕的是,你冒犯了有信仰的美 國人,不斷說「我為總統祈禱」,卻知道這並非事實,除非是負面含義。你正在做一件糟 糕的事情,但這是你必須承擔的,而不是我!

你的第一個指控,「濫用權力」,是完全虛假、毫無價值、毫無根據的幻想和發明。你知道我與烏克蘭總統的談話完全是合乎正道的。我接著進行了第二次對話,該對話被錯誤地引用、描述且被欺詐性地歪曲。幸好有對話的筆錄,而從(立即提供的)筆錄中你知道所 爭議的段落是完美的。我對澤倫斯基總統說:「不過,我希望你(們)能幫我們一個忙, 因為我們國家經歷了很多事情,而烏克蘭對此了解很多。」我說幫我們一個忙,不是我, 還有我們國家,不是競選團隊。我接著提到了美國司法部長。每次我與外國領導人談話時 ,我都把美國利益放在第一位,就像與澤倫斯基總統一樣。

你(們)正在將兩個政府機構之間的政策分歧變成可彈劾的違法行為 – 這不比行政部門因爲國會議員合法行使立法權而指控他們犯罪更合理。

你完全知道,拜登副總統利用他的職位和10億美元的美國援助資金,迫使烏克蘭解雇了 正在調查向他兒子支付數百萬美元的公司的檢察官。你知道,因為拜登在視頻中對此誇 耀。拜登公開說道:「我說,『我告訴你,你拿不到這十億美元』……我看著他們說:『我要在六小時後離開。如果檢察官沒有被解僱,那你們就沒錢。』狗娘養的,他就被 解雇了。」就連喬·拜登自己也在幾天前接受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採訪時承認這「看起來很糟糕」。而現在,你(們)卻虛偽地指控我做了喬·拜登自己承認實際上做過 的事,藉此試圖來彈劾我。

澤倫斯基總統一再表示我沒有做錯任何事,並且沒有任何壓力。他進一步強調,那是一通 「很好的電話」, 「我沒有感到壓力」,並明確強調「沒有人推促我。」烏克蘭外交部長非常明確地說:「我從未看到調查與安全援助之間有直接聯繫。」他也說「沒有壓力」。威斯康星州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一位與澤倫斯基總統私下會過面的烏克蘭支持者,說:「在這次會議期間……澤倫斯基或任何烏克蘭人都沒有提到他們感到壓 力,要他們做什麽來換取軍事援助。」烏克蘭和我國的代表之間舉行了許多會議。烏克蘭 從來沒有一次抱怨施加過壓力,沒有一次!桑德蘭大使作證說,我告訴他:「不要交換條 件。 我什麼都不要。 我什麼都不要。我希望澤倫斯基總統做正確的事情,實踐他競選 時的承諾。」

第二個指控,即所謂的「阻礙國會」,是荒謬而危險的。眾議院民主黨人試圖彈劾正當選出的美國總統,為的是他主張他基於憲法的特權,整個美國歷史上不論黨派、兩黨政府都主張過的特權。按照那個標準,每一位美國總統都會被彈劾多次。正如自由派法學教授喬納森·特力(Jonathan Turley)向國會民主黨議員回話時的警告:「我對此不能再多的強調……如果你們彈劾總統,如果你們把上法庭當作犯罪,那就是濫用權力。那是你們濫用權力。你們正在做的恰恰是你們批評總統做的事。」

所有人,包括你在內,都知道真正在發生什麼事。你(們)選擇的候選人在2016年大選中,被選舉人團以壓倒性的優勢(306-227)輸掉了選舉,而你和你的政黨從未從這次失敗中恢復過來。你(們)已經患上了許多媒體稱為「川普精神錯亂症候群」的病症,而 可悲的是,你(們)將永遠無法克服它!你(們)不願也無法接受2016年大選時投票箱 發布的判決。因此,你(們)花了連續三年的時間試圖推翻美國人民的意願並使他們的選 票無效。 你(們)把民主視為自己的敵人!

佩洛西議長,你上週在一個公共論壇上承認,你黨的彈劾工作已經進行了「兩年半」,這 比你聽說過與烏克蘭打過電話要早很多。在我宣誓就職19分鐘之後,《華盛頓郵報》發 表了一篇標題為「彈劾川普總統的運動已經開始」的文章。就職典禮不到三個月,眾議員 馬克辛·沃特斯(Maxine Waters)說:「我每天都要戰鬥,直到他被彈劾為止。」在我 就職後的幾個月內,眾議院民主黨議員提出了針對我的第一份彈劾決議,就因為解僱了詹 姆斯·科米(見總監察長報告)這將被視為我們國家最好的決定之一 – 眾所週知他是我們 國家見過最骯髒的人之一。一位胡言亂語,口出狂言的女議員拉希達·特萊布(Rashida Tlaib)在她宣誓就職幾小時後就宣布:「我們要去那裡,而且要彈劾那操他娘的。」衆議員艾爾·格林(Al Green)在5月份表示:「我擔心,如果我們不彈劾這位總統,他將 連任。」我再次說,你和你的盟友說過並且做過的所有這些事情,都是在你(們)聽說澤 倫斯基總統或與烏克蘭有關的任何事情之前。如你所知,這次的彈劾行動與烏克蘭無關,也與我和烏克蘭新任總統的完全適當的談話無關。這只與你(們)試圖抵消2016年大選 並竊取2020年大選有關!

直到今天,國會議員亞當·希夫(Adam Schiff)一直在欺騙和撒謊,甚至憑空捏造了我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談話,並把這種幻想中的話讀給國會聼,好像真的是我說了一 樣。他無恥的謊言和欺騙可以追溯到通俄騙局,這是我們今天到這個地步的主要原因之一。

你和你的政黨迫切希望分散人民的注意力,使人們不去理會美國非凡的經濟、令人難以置 信的就業熱潮、創紀錄的股票市場、高漲的信心以及繁榮的公民。你的政黨根本無法與我們的記錄競爭:700萬個新工作;非裔美國人、西班牙裔美國人和亞裔美國人有史以來最低的失業率; 重建的軍隊;徹底改革的退伍軍人組織,為我們偉大的退伍軍人提供選擇和問責;170多名新的聯邦法官和兩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歷史性的稅收和法規削減;取消個人強制醫療保險條款; 處方藥價格在半個世紀以來首次下降;自1947年以來,美國軍方第一個新分支——太空部隊;對第二修正案的有力保護;刑事司法改革;打敗了ISIS哈里發,並擊殺世界頭號恐怖分子領導人巴格達迪(al-Baghdadi);用出色的 USMCA(墨西哥和加拿大)取代災難性的NAFTA貿易協議;與中國達成突破性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與日本和韓國的大規模新貿易協議;退出可怕的伊朗核協議;取消不公平和昂貴的《巴黎氣候協定》;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產國;承認以色列的首都,在耶路撒冷開設美國大使館,並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大量減少非法越境,結束 捉放政策,以及修建南部邊界牆 – 這僅僅是個開始,還有更多。你辯護不了你(們)的極端政策 – 開放邊界、大規模移民、高犯罪率、殘酷的稅收、社會化醫療保健、破壞美 國能源、由納稅人資助的後期人工流產、廢除第二修正案、激進的極左派法律和正義理論 ,還有無止境地、黨派性地、對常識和共同利益的阻礙。

我寧願不要再將你的政黨稱為「不做任何事的民主黨」。不幸的是,我不知道你會不會給我機會。

經過三年的不公平和毫無根據的調查,4500萬美元的花費,18位惱怒的民主黨檢察官, 聯邦調查局的全部力量,由現在已證實完全無能和腐敗的領導層率領,你卻發現什麽都沒 有!很少有身居高位的人能夠忍受或通過這種考驗。你(們)不知道,也不關心你(們)給我美好和充滿愛心的家人帶來的巨大傷害和痛苦。你(們)對民主選出來的美國總統進行了虛假的調查,而你(們)現在又在做了。

沒有多少人能承受這段時間内的這種懲罰,還為美國和美國人民的成功做了這麽多貢獻。 但是,你(們)卻決定繼續讓我們的國家丟臉,而不是把我們的國家放在首位。穆勒的報告使你(們)完全失敗了,因為找不到任何東西,因此你決定拿出下一個騙局,就是與烏 克蘭的電話 – 儘管那是一通完美的電話。順便說一句,當我與外國交談時,有很多人在得到允許的情況下收聽雙方的對話。

是你們在干涉美國的選舉。是你們在顛覆美國的民主制度。是你們在妨礙公義。是你們為了自己的私心、政治和黨派利益而給我們的共和國帶來痛苦。

在彈劾騙局之前,是通俄迫害。你和你的代表無視所有事實,不顧真相,聲稱我的競選團 隊與俄國人勾結 – 這是一個嚴重、惡毒和誹謗性的謊言,絕無僅有的假話。你(們)迫 使我們的國家經歷動蕩和折磨,爲了一個完全虛構的故事,一個希拉里·克林頓和民主黨 全國委員會從外國間諜那裡非法購買的、爲了攻擊我們民主的故事。但是,當可怕的謊言 被揭穿,這個民主黨的陰謀化為灰燼時,你(們)沒有道歉。你(們)沒有退縮。你(們)沒有要求得到原諒。你(們)沒有悔意,沒有自我反省的能力。反之,你(們)進行了下一個誹謗和惡毒的運動,企圖陷害和誹謗無辜的人。 這一切都是出於私人的政 治考慮。你的議長之位和你的政黨被最瘋狂、最激進的極左派代表扣為人質。你黨的每個 成員都活在被社會主義者在初選時挑戰的恐懼之中 – 這就是推動彈劾的原因。看看納德 勒議員的挑戰者。看看你自己和別人。不要把我們的國家與你的政黨一起拖下水。

如果你(們)真的關心我們國家的自由,那麼你(們)應該要投入你(們)大量的調查資源來揭露有關聯邦調查局在2016年大選之前、期間、和之後令人震驚的權力濫用的全部 真相 – 包括對我的競選團隊使用間諜、向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法院提交虛假證據、以及隱瞞開脫性證據以誣陷無辜者。聯邦調查局有很棒和值得尊敬的人員,但是領導層無 能而腐敗。 我以為你個人會對這些披露而感到震驚,因為在宣布彈劾的那一天的新聞發布會上,你將彈劾案直接與已經完全失信的通俄騙局聯繫在一起,兩次宣稱「一切道路通 向普京」,你知道那是一個卑鄙的謊言。我對俄羅斯遠比奧巴馬總統想都沒想過的强 硬。

任何投票支持彈劾的國會議員 – 不顧一切真相,事實,證據和法律原則 – 都在展示他們 多麼憎恨選民以及他們多麼厭惡美國的憲法秩序。我們的開國元勛擔心黨派政治的派性化 ,而你(們)正在將他們最害怕的變為現實。

更糟糕的是,從這次彈劾騙局開始直到現在,我都被剝奪了基本的憲法正當程序。我被剝 奪了憲法賦予的最基本的權利,包括提出證據、讓我自己的律師在場、面對控告人、以及傳喚和盤問證人的權利。例如用虛假的電話舉報啓動了整個騙局的所謂的舉報人,而該舉 報與實際的那通電話毫無關係。一旦我提供了電話筆錄,使騙子們感到意外和震驚(他們 從未想過會提供這樣的證據),所謂的舉報人和第二個舉報人就消失了,因為他們被抓住 了,他們的報告是詐騙,而他們也不會再讓我們用了。換句話說,一旦電話被公開,你(們)的整個計劃就泡湯了,但這並沒有阻止你(們)繼續行動。

連塞勒姆女巫審判(Salem Witch Trials)都給了被告更多的正當程序。

你和委員會的其他成員早已說過彈劾必須是兩黨一致的,而事實並非如此。你說這很分裂 – 當然,甚至比你想像的要糟得多 – 而且只會變得更糟!

這不過是一場非法的、黨派的未遂政變,而且根據最近的情緒,將在投票站嚴重失敗。你不止在追殺我這個總統,也在追殺整個共和黨。但是由於這巨大的不公正,我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團結。歷史會嚴厲地審判你和你進行的這場虛僞的彈劾行動。你的遺業將是把眾議院從一個受人尊敬的立法機構變成一個政黨迫害的星室法庭(Star Chamber) 。

也許最辱人的是你虛僞的莊嚴表現。你顯然對美國人民缺乏尊重,以至於你期望他們相信 你對彈劾的態度是嚴肅、有保留、和不情願的。沒有任何聰明人會相信你在說的話。自從我贏得選舉的那一刻起,民主黨就著了彈劾熱的魔。這裏頭沒有保留。這不是嚴肅的事情。你在嘲弄彈劾,而且幾乎沒有掩飾對我、共和黨、和數千萬愛國的美國人的仇恨。選民是明智的,他們正看透你正在玩的這個空洞,虛偽和危險的遊戲。

我毫不懷疑,在即將到來的2020年大選中,美國人民將讓你和民主黨人承擔全部責任。他們不會這麽快就原諒你(們)對正義的扭曲和權力的濫用。

爲了改善我們公民的生活,有太多事情要做了。 現在是時候讓你和國會中的民主黨黨羽 立即停止這個彈劾幻想,並重新為美國人民服務。儘管我不指望你會這麽做,我寫這封信 給你是爲了歷史,也爲了將我的思緒記載在永久和不可磨滅的記錄上。

一百年後,當人們回顧這個事件時,我希望他們理解它並從中學習,以便讓這種事永遠不 要再次發生在一位總統身上。

你真誠的,

唐納德·J·川普

美利堅合眾國總統

抄送:美國參議院 美國眾議院

出處:https://assets.documentcloud.org/documents/6581963/Letter-From-President-Trump-Final.pdf

編輯:【GM09】 翻譯:【Anonymous】 資料提供:【GM39】 發布:【GM31】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