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素質低不配擁有民主?

作者:pig cp

最近幾天郭叔直播提到了宗教,最近網絡上的反映讓我感覺有人在推動這個話題,有種想分裂我們戰友的意思。我們是由不同職業、不同身份、不同種族、不同國籍的人所組成的強大的同盟。我們追求正義、自由、民主,我們之間一定有某些分歧,宗教上的,或是其他的。但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戰友們要求同存異,滅掉CCP。

網絡上有些人說中國人素質低,基因有問題,人種不行,不配擁有民主,說我們是野蠻人,未開化的原始人,即使給我們民主我們也不會用。 (發布這些言論的基本上是朝廷的水軍高級將領)
那我來說一說民主國家的典範————德國

說到德國,絕大多數中國人肯定會想到嚴謹,富強(看,這張圖片,默克爾站在特朗普面前,雙手撐桌,身體前傾,有猛虎下山之勢,身後站著一群歐洲國家領導人,大有鐵血宰相俾斯麥稱霸歐洲之意,開個玩笑不要當真)、經濟發達,德國人能幹,做事情一絲不苟,嚴格遵守規章制度,而且德國在五毛眼中還挺受歡迎的,成為五毛及朝廷喜歡列舉的民族素質高的可以搞民主的國家。朝廷的意思是,咱們中國人素質低下,屬於沒有開化的原始人,所以奴隸制度最適合我們,民主就不要想了。

德國,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民族,可以出這麼多偉大的人物,可以兩次挑起世界大戰,又可以從廢墟中迅速建立起一個世界強國,一戰如此,二戰亦是如此,用我這一代人的話說,真是太牛B了。後來在看書時,發現德國最著名的文學家歌德(1749-1832)完善了德語。我靠,到18,19世紀才有人完善了他們的德語,那他們之前說什麼,有什麼文學作品?

接下來讓我們簡述一下德國的歷史

在中國人的祖先已經在談天說地論陰陽宇宙時,德國人的祖先日耳曼人還蹲在北歐森林的樹上茹毛飲血呢,(這時候肯定有戰友心理有點不舒服,看不得自家的祖宗比別人厲害,中國人在近代的確沒有對世界的發展作出過什麼重大貢獻。近代不過200多年的發展,中國在這200多年裡可算是歷經坎坷啊,海外那些沾了文明之光的華人看不起他們的化外老鄉也是有些原因的。但有些海外華人幫著朝廷阻撓我們沐浴文明之光就十分可惡了,他們是不想放棄在中國的特權吧,只要朝廷在一天,他們就可以在那些未開化的老鄉面前耀武揚威,為了維持這種差距,他們就阻撓我們沐浴文明之光。先不說這個話題,接著往下看),大約在耶穌誕生一百多年前,羅馬人在現今德國中部發現了這些身披獸皮、手持短棒的半野蠻人,一開始羅馬士兵吃了大虧,他們人高馬,矮小的羅馬人雖然裝備精良但是很不適應這種沒有章法的打法,了解他們的打法並解決他們不是什麼難事。到凱撒時期便消滅了不少日耳曼人,建立了兩個日耳曼行省。日耳曼是野蠻人的代名詞。

後來這些人高馬大的人也沒閒著,他們把羅馬帝國之外的原始民族都打跑了,基本佔據了現在的東歐和北歐。這時也到了公元300多年了。不幸的是,在公元初被漢朝皇帝打跑的匈奴人晃晃悠悠的來到了東歐,把在東歐生活的斯拉夫人,斯巴達人,還有其它的民族打的落花流水,打的向西遷移。這就是匈奴人西進引起的歷史上有名的民族大遷移,對歐洲的歷史,也對世界歷史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著名的黃禍的說法就來源於此,當然後來的蒙古人的西侵造成的破壞還要比這次嚴重些。這次領導匈奴人西侵的領導。人名叫:阿拉提,史稱“上帝之鞭”

在這次民族大遷徙中,西羅馬帝國滅亡,西歐大地上基本上就是日耳曼的幾個部落在那打來打去,最後法蘭克人建立了一個囊括西歐的帝國,史上又稱查理曼帝國。這查理曼死了後,兒子們接著開打,國家一分為三,就是今天的意大利,法國,德國的雛形。跑到不列顛群島上去的日耳曼部落盎格魯撒克遜變成了今天的英國,待在北歐老家的日耳曼人變成了今天的瑞典,挪威,丹麥人,自然,夾在意大利,法國,德國之間三不管的日耳曼人就變成了瑞士人,直接說吧,今天的歐洲都是日耳曼人,其他日耳曼人的後裔還包括加拿大、美國、新西蘭、澳大利亞和南非的許多白人等。所以看到那些說中國人素質差,基因不行,人種不行的人我就覺得好笑。高素質的西歐人一家人殺個你死我活的時候多著呢,中學的歷史都沒學好。

還有網絡上傳播中國人素質低的網站媒體大多是中國人,或者說是華人,他們把我們醜陋骯髒的一面展示給世人,卻不告訴他們我們為什麼如此醜陋、骯髒。一味讓世界上其他民族的人認為我們中國人是野蠻人,不配與他們文明人為伍,只配被朝廷奴役。他們居心不良啊!這時就要發揮我們海外戰友的力量了,戰友們要努力傳播香港真相,中國的真相,然西方熱愛民主自由的人民重新認識我們中國人。

不是因為中國人不想做個好人,做件好事,是因為我們做不起這個好人,在中國好人不長命啊。如果你是官員,你作惡越多,官就越大,日子過的就越好。平民百姓也是如此。朝廷摧毀了一切美好的東西,摧毀了所以價值觀,道德觀。然後把他那一套邪惡的體制強加在人民身上。在海外的華人們,你身處地獄之外,看到的盡是骯髒與醜惡,殊不知地獄亦有溫情,亦有人堅守著人世間的美好。

我們這一代中國人是朝廷人工篩選的一代,把有骨氣的,有批判思維的都給處理掉,剩下的一批就是懂得明哲保身的。不過我們這一代幸好碰見了網絡,所以我們這一代的戰友比較多。

馬丁路德為了傳播新教,用當地方言翻譯了《聖經》,真正現代意義上的德語才算出現,而一直到1781 年才有第一部德語字典,而現代標準音19 世紀才形成。

上面寫這麼多德國發達以前的野蠻史只是想告訴大家,一個野蠻的民族也能很快文明起來的,沒有什麼天生的素質問題,基因問題,人種問題。只要是人,就能很快學會對自己,對本民族有用的東西的。那種藉口民眾素質差,所以不能搞什麼,搞什麼素質論的直接可以歸為別有用心,見一次打一次,打不到就罵一次!

這裡翻翻德國人的老底,只是想向大家說明,所謂把民主和素質掛鉤的說法完全是無稽之談,別有用心,所謂種族文化之說更是胡扯。按著種族文化之說,這日耳曼人壓根就不應該生存下來,更不要談什麼民主了。德國人在1945年以前談不上什麼民主,文化發展也很晚,絕對不是什麼天生的優良品種,制度,教育才是關鍵的。

所以,正如郭叔所提倡的,我們戰友們要建立一個真正擁有法制體系的社會,真正擁有言論自由的社會。今日香港,往日藏疆我等化外老鄉連手指頭都動不了,或者我等正在牆角瑟瑟發抖。但你們的化外老鄉也會有走上街頭的一天,也會有拋頭顱灑熱血的一天(這不是修飾啊,字面上的意思),而且這一天並不遙遠。

我們不是為了別人,是為了自己、是為了自己的後代而站在這個舞台上。做救世主?抱歉,我們沒有那個遠大的理想,我們只想踏踏實實的活著,安分守己的過完自己的一生,把自家的香火延續下去。想讓自己的孩子過的比自己好,想讓自己的孩子體驗自己童年青年沒能體驗的事情。我們只有這個小小的溫暖的願望,我們也願意為這一個小小的願望努力,甚至是卑微的活著。言語所能表達東西是有限的,那就讓我們用行動說話。

戰友們,一切都是剛剛開始…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0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