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如何拯救中國人的精神世界?(第三部分)

作者:小明

三、中共如何摧殘中國人的智性、德性與靈性

我們今天不得不面對的現實是,中共統治的七十年就是向中國人示範:個人的智性、德性和靈性都不可信,只有「黨性」才算數。也因為這點,我們才說爆料革命要消滅共產黨,也就同時是要找回中國人的智性、德性和靈性。我們先要弄清楚的是,中共如何摧殘中國人的智性、德性和靈性,然後才能解釋為什麽爆料革命能讓中國人重新找回來。

我們只要引述中共常掛在嘴邊的三句話,就能一舉揭示中共要使個人放棄自己的智性、德性和靈性。這三句話分別是「一切都是黨說的算」,這等於是要人放棄自己的智性,因為它否定人有自己認知到的抽象世界;「黨讓你幹啥就幹啥」,這等於是要人放棄自己的德性,因為它否定人有自己排序的價值世界;「爹親娘親不如黨親」,這等於是要人放棄自己的靈性,因為它否定人有自己私密的靈魂世界。

很多人以為中共是古代皇帝的變相,也就以為中國人幾千年來都是奴隸,只不過從過去是皇帝的奴隸,到了今天變成是中共的奴隸,其實這種說法是太過輕率了。了解中國傳統歷史文化的人都知道,上一段的三句「瘋話」,在古代換成是皇帝都是不能說的。對很多人來說,中國古代皇帝就是專制,這與中共並無兩樣。但其實這種說法也是太過輕率了。古代的皇帝的確是專制的,但其之所以能專制,是因為古代中國人按他們向來接受的思想文化傳統,他們自己以其智性、德性和靈性來思考的結果,就真的是相信皇帝應當專制,他們是能說出一番道理來的。當然,這一番道理按現代標準看來,的確是不進步的,主要問題是欠缺理性精神,但這也是所有傳統文明的通病。

中共的專制則不一樣,它是拒絕繼承任何思想文化傳統的,它看似很依賴意識形態,但其實它使用意識形態的邏輯,是無根的,是沒有價值支撐的,是隨權力需要而隨便定義和解釋的,是說不出道理來的,是斷絕智性、德性和靈性的,故此也是沈溺在經驗世界的。

我們這裏暫且不去檢視中國傳統文化裏那些不符合現代性的問題,我們只是要提醒大家不要把中共與古代皇帝相提並論。接下來我們逐個檢視中共的三句「瘋話」,只要明白了為什麽古代皇帝不可以說,而中共又為什麽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我們就能搞明白中共是如何摧殘中國人的智性、德性和靈性。

3.1. 一切都是黨說的算

古代皇帝是不可以說「一切都是朕說的算」的。很多人想到古代中國沒有憲法,就以為在古代是一切都由皇帝說的算,這其實是不對的。古代中國雖然沒有憲法,但有禮制,禮比法大,也比皇帝大,皇帝是不能僭越禮制規定的。例如禮制規定皇帝大老婆的第一個兒子就是太子,也就是未來的皇帝,這是皇帝不能改變的,除非他有充足的理由,例如太子做了壞事。禮制的內容廣泛地寫在各種經典上,皇帝的任何更張都一定是要引經據典以符合禮制才能說得算的。同樣地,任何官員也可以引經據典來向皇帝進諫。在中國歷史上就多次出現因為皇帝與文臣對禮制規定的解釋有沖突,而引起長年的政治鬥爭,如明代的「大禮議」。

大清滅亡後,中國當然不再以禮制來做為政治規範標準,中華民國如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亦然。但不講禮之後,就要講法,中華民國如是,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則不然。臺灣在戒嚴時期不是不講法,而是另立《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作為憲法的附屬條款,讓國民黨政府擁有法律正當性來越過憲法的人權保障條款。

而中共不然,中共是把意識形態置於法律之上,因此不需要有法律正當性來越過憲法的人權保障條款,只要操弄意識形態話語就能隨便羅織罪名。而中共的意識形態話語是沒有邏輯一貫性的,如果有的話那資本家就永遠入不了黨。所以就算有人引經據典來向黨中央進言也是沒有意義的。稍微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那些為政策護航而引用的毛澤東說話,都是割裂的、碎片的、隨意使用的,誰有權力就誰有道理。

當然在中共自己看來,他們的意識形態是有邏輯一貫性的,他們會以毛澤東寫在《實踐論》裏的這句話為自己辯護:「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其實這句話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七十年來大部分的大陸人真是腦子進水,竟會把這句話奉為圭臬。中文的「真理」在英文是找不到翻譯的。按常識,一個「理」要是「真」的,就應該是普遍的,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是可以適用在所有人身上的,例如「不睡覺就會疲累」這個「理」可以是「真」的,因為每個人都是如此。但中共使用的真理卻不是真的,因為竟然是用「實踐」來證明的。所謂「實踐」,肯定是人人不一樣的,因為每個人依其能力和社會條件的不同,當然會實踐出來不同的結果。所以「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是拿一個註定只是特殊經驗的實踐,來去證明應當是普遍適用的真理,那肯定是自相矛盾的。其實中共說這句話的潛臺詞就是:「能讓我實踐成功的就是真理」,所以他們可以一下搞共產主義,一下又搞資本主義,反正只要能讓他們維系政權發大財的就是真理。

顯然,這種話是只有反社會人格才會說的,也同時是否定抽象世界的概念及價值的,因為只要是不能讓他們達成目標的概念與價值,都不是真理,都是沒有意義的。把這種話死死灌進個人腦袋裏,把個人認知的抽象世界洗掉,這就是中共摧殘智性的方式。

3.2. 黨讓你幹啥就幹啥

古代皇帝是不可以說「朕讓你幹啥就幹啥」的,因為如果幹的事是違反人倫的,那皇帝是要被罵的。古代的人倫原則可以歸結為「三綱」: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任何一個皇帝想要人做違反三綱原則的事,都會立遭文官的反對,而皇帝若自己做了,在史書上是要受譴責的。我們說得極端點,皇帝可以把一個人殺了,但不能叫那個人殺自己的家人。同樣的,皇帝自己把家人給殺了,在史書上是永遠留汙名的,就連明君唐太宗也不能例外。

中共的意識形態是完全漠視人倫的,這也是為什麽我們會看到,文化大革命時竟然鼓勵學生舉報老師,孩子舉報父親等等,這種鼓勵到今天亦然如此。現在讓我們感到奇怪的,不是為什麽中共會漠視人倫,因為中共本來就是反社會的。讓我們奇怪的是,中共用什麽手法來鼓動人們漠視人倫的?難道中國人真是天生賤種,任憑權力叫幹啥就幹啥嗎?顯然不是的,因為古代中國人並非如此。

文化大革命時毛澤東用來鼓動人們向自己父母長輩鬥爭的,是毛澤東自己發明的「唯物辯證法」,中共到今天仍然沿用,習近平稱作「辯證唯物主義」。這本是一種用來進行權力鬥爭的邏輯,但中共卻拿來解釋階級意識,其實也就是否定個人有自己的道德立場。

毛澤東唯物辯證法有兩塊構成。第一塊是唯物主義,出自於《實踐論》,認定人的生產活動決定階級意識,而除了無產階級意識之外,所有階級意識都是自私的,因為都是為了服務自己的生產活動。其實這是把德性面對經驗世界與價值世界的主從關系顛倒了。本來我們說一個人有德性,是因為他懂得按照價值世界來辨識經驗世界的對錯,毛澤東將之顛倒過來,認定人是按照經驗世界來編造價值世界的對錯。其實要完全照毛澤東的話來辦,那毛澤東自己也是自私的,因為他是富農家庭出身,不是最窮的無產階級出身,所以說什麽「無產階級」也是瞎編的,黨說誰是誰就是。

第二塊是辯證法,出自於《矛盾論》,認定所有事物的發展過程都存在著矛盾,矛盾具有同一性,即有矛就一定有盾,所以矛盾是一體之兩面;矛盾也具有鬥爭性,就是矛會往盾的方向發展,盾會往矛的方向發展,所以矛與盾一定是鬥爭的,鬥爭激化就會導致事物變化,也就是矛變成盾,或者盾變成矛。這其實就是權力鬥爭的邏輯,毛澤東裝神弄鬼把它說成是事物發展的邏輯。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我要鬥你,有我就有你,這是同一性;我跟你鬥,你跟我鬥,我們鬥爭的結果所導致的變化,就是本來是我聽你的,變成是你聽我的,反之亦然,這是鬥爭性。

這兩塊合起來變成「唯物辯證法」,其內容為:首先根據唯物主義,無產階級是大公無私的,由於黨代表無產階級,所以黨也是大公無私的;其次根據辯證法,事物皆有矛盾,那麽黨也一定有黨的對立面。那麽,黨的對立面是有固定的對象嗎?當然不是,誰是黨的對立面當然也是黨說的算,黨不跟你鬥,只是因為黨鬥不過你,等鬥得過你了,黨就跟你鬥。這其實就是個流氓邏輯,這也是我們為什麽看到中共可以一下子跟這人好,一下子跟這人不好,不是因為他有什麽價值判斷,全都是因為權力鬥爭而做的策略。

中共手拿這個流氓邏輯,用其鋪天蓋地的宣傳,只要把一個人說成是黨的對立面,那麽那個人就必定是壞份子,那不管對其做什麽都是可以的,根本就不需要按照任何價值來做判斷。中共就是用這種流氓邏輯,隨權力需要發動運動整人,混淆是非黑白,一再否定掉人人心中分辨善惡對錯的價值世界,這就是中共摧殘德性的方式。

3.3. 爹親娘親不如黨親

古代皇帝是不可以說「爹親娘親不如朕親」的,因為這句話本身就與三綱原則沖突。當然,皇帝可以要求臣子在他與父母之間做選擇,但這種要求不會是每次都以皇帝為優先,事實上古人常說「忠孝兩難全」,這就表示在古代不是每個情況都以忠為優先。當皇帝要臣子放棄「孝」而成全「忠」時,他給出的理由絕對不會是因為皇帝比臣子的爹娘還要親,而必須是為了「天下蒼生」。

現在很多中國人搞不明白,古代中國人對皇帝效忠,是具有服務及責任意識的。古代中國人把天下想象成一個大家庭,皇帝是天子,也就是天下人的家長。在古代,一個中國人出仕也就表示自己為天下服務,效忠皇帝也就表示自己尊敬天下家長。而這種服務及責任意識,也是有宗教情懷的,因為古代中國人把政治秩序想象成是模仿天道建立的,也就認為政治秩序具有神聖性,參與政治是為了防止政治秩序偏離天道。這也是導致了古代中國人極為保守,極不願意變革,因為他們就是一直相信他們擁有的政治秩序是與天道匹配的。

中共是拒絕宗教情懷的,中共本身就敵視任何宗教,甚至明言共產黨人是不能有宗教信仰的。或許會有人認為,中共對中國人靈性的摧殘的方式就是禁止宗教自由,但其實這還是看得不夠徹底,且很容易被中共反駁。中共的反駁大概會說,他們允許宗教自由,不過信徒只被允許到黨認可的宗教組織裏活動。我們這裏要解釋的是中共如何把人「物化」,經過這種物化之後的人,是不會有信仰的,就算他自稱自己信神,其實目的也就是為了感官享受,不是真正的信仰,是沒有靈魂世界的。

中共把人「物化」就是用它那套唯物辯證法,習近平到現在還說「辯證唯物主義是中國共產黨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2018年5月4號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年的演講)。按照毛澤東在《實踐論》發明的唯物主義,人的認識過程開始於感官作用,然後用理性來發現事物的本質及關連,到這裏為止還是對的,後面就錯了。發現事物的本質及關聯後,會根據自身的實踐而修正認識,然後總結出事物的發展規律,並在不斷的實踐過程中修正發現的規律。如同我們在上面說的,自身的實踐是自己特殊的成功經驗,不能證明事物的規律。毛澤東的說法其實自打嘴巴,如果發現到一個規律還要不斷修正,那就不叫規律,那只能是適用自己實踐成功的方法。然而中共硬是堅信這套奇怪的邏輯,認定凡是能導向成功的,就一定是真理,就一定是事物的規律。

中共所謂的「成功」是什麽呢?也是按照毛澤東在《矛盾論》發明的辯證法,事物的發展規律就是矛盾不斷相互轉化,也就是矛變盾,盾變矛。這句話如果要說得通,只能是意味任何東西都會是有到無,從無到有。但這不是中共的辯證法所期望的,因為這等於說中共有一天也會消亡。中共想的矛盾相互轉化,其實就是自己不斷由弱變強的過程,即不斷遇到自己的對立面,然後不斷打倒對立面的過程,用年輕人的說法,就是不斷升級打怪。中共所謂的成功就是打倒對手。

根據這套流氓邏輯與上面的唯物主義結合起來,意思就是說:能讓自己實踐成功的道理就是事物發展的規律,所謂實踐的成功即表示能打倒對手,那麽所謂事物發展的規律即等於自己能打倒對手的道理。這簡直是一個神經病邏輯,即把所有事情都當作是服務於自己的,能讓自己打倒對手的道理才是規律,那就應該存在,不能讓自己打倒對手的道理就不是規律,那就不應該存在。這是把經驗世界的成敗,而且只是自己的成敗,當作定義一切事物合理性的神經病邏輯。相信這套神經病邏輯的,當然是不可能有靈性的。

靈性感知的世界是超經驗的,因靈性感知而生出的意誌當然也是超越經驗的,不以經驗成敗來做為意誌的合理性。而中共的神經病邏輯,卻是認定事物的合理性完全是以自己這個黨能否成敗為標準,那麽也就等於否定所有人想法的合理性,因為只要不是可以讓黨打倒對手的想法就不應該存在,就沒有合理性。這也就等於否定每個人自己私密的靈魂世界,因為只要這個靈魂世界不是想著去打倒黨的對手的,那就不應該存在。文革期間高喊的口號,「靈魂深處鬧革命」,其實就是要人把自己原有私密的靈魂世界革掉,代之以只想著去打倒黨的對手的神經病世界。這就是把人「物化」,即把人當作一個可以給黨利用的工具而已。按這種邏輯,當然是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因為一個人的人生價值就是為了黨服務的嘛!

所以要說清楚的話,中共不只不允許宗教自由,它是認定所有東西都不應該自由,因為只有它自己是自由的,所有東西的合理性都以能夠為它所用為標準。接受這套神經病邏輯的人,根本不可能會有任何的靈性,因為他相信的只能是有利自己成功的,只能是滿足自己的欲望的,所有不利自己的事都是沒有道理的,所有不能滿足自己欲望的事也是沒有道理的。這樣的人就算信神,那這個神也是為了服務於他,而不是由他膜拜。這根本就不是信仰,連迷信也不是,就只是意淫。

把中國人變得只會意淫,而且還只能以它這個黨為意淫的對象,就是中共把中國人的靈魂世界摧毀,摧殘中國人靈性的方式。

第一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t/57229/
第二部分:https://test.gnews.org/zh-hant/57256/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1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