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革命如何拯救中國人的精神世界?(第二部分)

作者:小明

二、支撐四種心理素質的三種能力

我們不敢輕率地說寬容、有格調、謙卑及慈悲是大多數人都普遍擁有的,但也不敢說這四種素質是難能可貴的。現在我們眼前看到的是,缺乏這四種素質的中國人絕不是少數,但擁有這四種素質的中國人也不乏其人。我們暫時只能說,這四種素質不是天生就可輕易擁有的,但也不是需要特殊機遇才能擁有的。總而言之,這四種素質不是每個人都天生自帶的,是需要其他條件去支撐的,我們把這樣的條件歸納為三種能力,分別是智性、德性與靈性。這三種能力是每個人天生自帶的,但卻也會因為人天生的劣根性或身處的惡劣環境而不能充分發揮。

2.1. 智性

我們在上一節已經澄清過,四種病根就是四種思考方式,其本身不能說是對是錯,但卻會因為缺乏必要的心理素質而造成病態。我們發現到,四種心理素質雖然是分別對應四種病根,但它們所起的作用都有相似之處,也就是阻止當事者把目光停留在眼前逼近的事情上,並提醒當事者意識到超越眼前的事物上去。

例如,大一統主義之所以會造成病態,是因為當事者把目光停留在政治權威上,盲目地跟從政治權威的號召與指示,而寬容所起的作用,是提醒當事者把目光移開,去聆聽政治權威之外不同的聲音。其他三種心理素質所起的作用也是相似的。有格調的人,不會因為拜金主義而盲目地把目光停留在市場價錢上,會去欣賞到價錢背後事物自有的價值。謙卑之針對好孩子主義,使人不會盲目地相信權威對事情解釋的說法,而會把目光移開去追尋事情的真相。慈悲讓人不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也不停留在眼前所見之人身上,慈悲讓人不怕麻煩,把目光放得更遠更大,去關心及在乎集體的苦難與幸福。

顯然,這四種心理素質要能發揮作用,前提一定要是當事者能認知到,眼前逼近自己的東西是片面的,並同時意識到眼前背後的更多東西。這種想要把握事物關聯性與整體性的認知,我們稱之為「智性」,智性是人類對抽象事物的思考能力,使人能對概念與價值進行掌握、想象及推論等等,英文稱作Intellect,也有人稱作「理性」或「知性」。

我們面對眼前事物的時候,我們首先是以感官作用去認知這個事物:用手去摸、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聽、用鼻子去嗅、用舌頭去嘗,於是我們知道了眼前事物是個什麽東西,但我們也只是感覺到這個東西的表象。這個表象的意義,也就是這個東西與其他事物的關聯性,還有這個東西所代表的整體,光有感官作用是不會知道的,我們是用智性去把這個東西抽象為一個概念或價值,然後才能認知到的。

例如,看見路上有個人躺著在流血,光是看到這個表象是不會作出任何反應的,我們需要智性把見到的人抽象成一個概念上的「人」(人之整體性),並意識到人是有價值的,自己身為人有對同類救助的義務(人與人的關聯性),我們才會做出反應去幫助這個流血的人。可以說,我們每個人因為有智性,都要活在兩個世界中,一個是用感官去認知的表象世界,一個是用智性去認知的抽象世界。畜牲是欠缺智性的,牠們至多只能把事物抽象出概念,所以有些畜牲也有自己的語言,但牠們不能理解每個概念所代表的價值,因此牠們也只能根據本能或習慣來反應。這是西方認識論裏極為粗淺的知識,但很遺憾地,我們中國人的教育不太註重,或許是因為知道這個既賺不了錢,也方便不了統治吧!

智性是人人與生俱來的能力,使人認知並構建抽象世界,並在這個抽象世界裏定義並排序各種概念的價值。也就因此,人不會被動地跟隨感官刺激來理解事物,而是主動地依其價值觀來定義事物的意義。我們在上面說過,四種心理素質起的相似作用,就是提醒當事者去意識到超越眼前的事物,這所謂的「超越眼前」,其實就是抽象世界裏的概念與價值。換另外一種方式說的話,四種病根的相似病態,都表現出使人沈溺在表象世界,把自己的目光停留在表象世界逼近眼前的事物上,以為事物的意義就如表象世界所呈現的那樣,而看不見事物在抽象世界裏所具有的價值,我們可以直接把這相似的病態簡稱為「無知」,也就是智性發揮不充分。

無知的人只會看見政治權威的強大,但發揮智性的人,就會看見政治權威的價值在於能夠滿足人們各種各樣的需求,而不只是強大。無知的人也只會看見金錢能買到東西,但發揮智性的人,就會看見金錢的價值只是方便大家使用到市場交換商品而已。無知的人看到權威說法就以為是真相,但發揮智性的人,會看見真相的價值是要符合邏輯並有證據支撐的。無知的人只會看見自己,但發揮智性的人,就會看見自己的價值表現在對集體的貢獻上。

2.2. 德性

我們在上面已經說明了智性對於四種心理素質的支撐,表現於讓人看見事物在抽象世界裏呈現的價值。但單有智性,仍不足以說明四種心理素質的形成,因為四種心理素質是會推動當事者去展開具體行動的,而單單知道事物的價值並不意味會有意願去行動。也就是說,一個人即便充分發揮其智性,也未必會寬容地聆聽別人的意見、有格調地不向金錢屈服、謙卑地追求真相,及慈悲地承擔集體責任。用平常的話來說,說歸說,做歸做,智性讓我們知道什麽是對的,但未必會使我們按對的去做。

使我們按對的去做,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德性」,英文稱作morality。相比於西方的思想,中國的傳統思想是研究如何發揮德性的大家。翻開四書五經,滿篇正是說德性。按中國傳統文化的一般看法,尤其是宋明理學的解釋,德性是與生俱來的,不能充分發揮德性只因為這兩條:一是被物牽引,一是被自己的欲望所遮蔽。我們為了配合本文的結構與用詞,就不使用古典的語言來去解釋這兩條,而還是延續上面的解釋方式,以兩種世界的分野來解釋。

我們在上面區分了表象世界與抽象世界,這所謂「表象」與「抽象」,是按照事物如何呈現於智性面前來區分的稱呼。我們也可以換另一種稱呼方式,來解釋德性同時面對的兩個世界。我們說一件事情是對的還是錯的,說清楚點,是指一件具體事情的「經驗」,是否符合某種善惡的「價值」。這件事情的經驗所發生的世界,當然就是大家身處的客觀世界,比較嚴謹的叫法叫做「經驗世界」,德性面對它的時候要根據價值來取舍及權衡,也就是按照價值來分辨經驗的是非對錯。而德性所面對的價值,是完全抽象的,而價值所在的世界,就叫做「價值世界」。價值世界可以說是主觀的,因為其只是存在於個人的腦中,可以說每個人的價值觀都不一樣,也就是價值排序不一樣。但價值世界也可以說是客觀的,因為一個價值對於所有人而言,都是具有同樣內容的。例如有人把忠看得比孝重要,有人把孝看得比忠重要,但人們對忠和孝的掌握,都是一樣的。

德性所發揮的作用,就是使人按價值世界來去辨識經驗世界的是非對錯,並使經驗世界的事實符合價值世界的期待,當然在某些情況中,人們會因為經驗世界發生的事實,而修正自己價值世界的期待。德性使我們知道,什麽是對的就要去做或承認,什麽是錯的就不要去做或譴責。而不充分發揮德性的人,便是指沈溺在經驗世界,任事實發生什麽就是什麽,而不按價值世界來取舍權衡,這就是古典說法裏「被物牽引去」的意思。把目光從價值世界移開,沈溺於自己在經驗世界所獲得的感官享受,這就是古典說法裏「被自己的欲望所遮蔽」。

我們一再提出的四種病根,對智性造成的相似病態,是阻礙人去看見事物在抽象世界的價值。而四種病根對德性造成的相似病態,則是阻礙人把經驗事實放在價值世界裏檢視是非對錯。這種欠缺德性的病態,我們可以簡稱為「混蛋」或「混球」,以表示這種人對於事情的看法是混亂的,因為沒有價值世界的檢視,所以事情也沒有是非對錯的分別;也用來表示這種人像個蛋或像個球,因為任憑經驗世界是什麽就是什麽,沒有立場可言,滾到哪算到哪。

到此,我們解釋了四種心理素質的產生條件,也就是智性與德性的充分發揮。但我們不滿足於此,因為我們面對的現實解釋不了這個事實:為什麽給中共淫威七十年後,竟然還會有中國人還能保持得住智性和德性?目前為止,我們只能解釋四種心理素質是因為什麽產生,但解釋不了它們為何能持續。

2.3. 靈性

智性使人擁有知識,而德性使人可以按照倫理道德來生活,人因此不用只是害怕法律的制裁才做好人。人會做好人,可以是單純因為智性和德性使價值世界呈現在人眼前,使人受不了放任經驗世界脫離價值世界的規範。我們可以以此解釋世界上大多數的好人為什麽要做好人,但卻解釋不了為什麽中國還有好人,因為身為中國人所面對的經驗世界,是個放任反社會的中共政權淫威七十年的世界,是個跟正常健康的價值世界嚴重脫離的世界。面對這種世界還有人願意做好人,不得不使我們有必要研究一下。

任何人只要不是無知和混蛋,且了解中共過去所做所為的話,都不可能接受得了眼前的中國,但絕大部分的人也不可能撼動中共,所以也不得不接受。一個中國人要接受得了這樣的現實,還能保持住自己的智性和德性,不放任自己隨中共如何說自己就如何走的話,顯然需要一種能力,讓自己把目光恒定在價值世界,不會因為經驗世界如何混亂而動搖及妥協。簡單而言,面對眼前的中國,不只是「說歸說,做歸做」的問題,而是即便知道什麽是對的卻不可能做到的痛苦。因為一個中國人在眼前最應該做的,而且絕對不會錯的事就是滅掉反社會的中共,而這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這是做不到的。當然,文貴先生和爆料革命改變了這一態勢,我們在下面會再詳細地說。

那麽,為什麽有些人就是明知做不到滅掉中共,但卻不會跟隨中共墮落呢?一個呼之欲出的答案是「信仰」。不過,信仰不能被理解為一種單純的能力,因為一說到信仰就包含對象,也就必定意指一個宗教。我們這裏要提出的是比起信仰更基礎的能力,我們稱作「靈性」,英文稱作spirituality。靈性是一種感知能力,讓人感知「另一個世界」的存在,或說感知超絕於經驗的存在,總之是超越於自己的,不同文明及宗教對這種存在會有不同解釋及說法,例如神、鬼、上帝、地獄、天堂、宇宙大心,等等。這種感知能力一旦發動,深者可觸動靈魂至顫抖,淺者只略略有覺心有所感,不同文明及宗教也會有很多說法來描述,例如敬畏、感通、解脫、幸福,等等。

在中國傳統文化裏,尤其是宋明理學,認為德性的發揮需要以靈性來支撐。宋明理學家使用誠、敬、仁、愛等等來表達情感時,都不僅僅是指涉經驗對象,而還包含對另一個世界的感知。我們現在姑且把另一個世界稱作「靈魂世界」,它未必是指來世,也未必是指此世,但一個人一旦感知到的話,就一定是在面對自己的靈魂。對於感知到的人而言,靈魂世界是比「價值世界」還高級的世界,因為它不受價值約束,也不用從價值來論證其合理性。它是最私密的世界,因為它只存在於個人的想象裏,且沒有任何客觀性可言,因無法透過邏輯論證,也無法透過經驗來證明。

靈性雖然是每個人都具有的感知能力,但由於它感知的對象是超經驗的,所以毫無章法痕跡可尋。對於一些人而言,其靈性感知的時間短或感受淺,那其擁有的靈魂世界也就會蒼白,甚至沒有。對於一些人而言,其靈性感知的時間長或感受深,那其擁有的靈魂世界也就會很豐富。

或許會有人認為,太過強調靈性是違反現代性的科學精神的。這裏我們一定要反駁,這種想法是受中共的唯物主義所影響。事實上所謂的科學精神是指追求事實真相不能受任何宗教教義所約束,並不就是說宗教不可取,也更不是否定人的靈性。事實上除了大陸以外,世界上很多地方的科學家都有虔誠的信仰。只有在大陸會貶低靈性,因為毛澤東說過「宗教是精神鴉片」,其實就是要以共產黨取代宗教,以黨的權威來取消每個人心中私密的靈魂世界,也就是把自己當神。如此毒瘤一直存在到今天,只有在大陸會發明「神叨叨」這個字眼來貶低靈性的價值。靈性對於海外華人是那麽一點即通的感知,只有對大陸人才需要費舌解釋。如此否定靈性的想法,牟宗三先生即稱之為「物化」,即把人當作沒有靈魂的對象。

靈性之所以能讓人保持住自己的智性和德性,是因為靈性感知的靈魂世界是超經驗且極私密的,因此出於靈性感知而生出的意誌,就不容易會因為在經驗世界的受挫而減弱。甚至可以說,因靈性而生出的意誌,其根本指向是自己的靈魂,不是經驗世界的成敗,也當然不以經驗世界的感官享受為目的。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為了「對得起自己」,不以成敗論英雄,不以欲望為目的。

由於每個人感知到的靈魂世界是完全私密的,所以我們不能因為其或蒼白或豐富來言好壞,那也就不能去評價他人靈性之發揮有無深長或短淺。我們只能說,靈性發達有助於使人保持智性與德性。而靈性不發達也不是病態,只是跟靈性發達的人比較的話就略顯為「凡夫俗子」。

到此,我們解釋了一個中國人要還能不走向精神病態,必定需要的四種心理素質,而這些心理素質又需要智性、德性及靈性的充分發揮,這也就是為什麽我們看到很多不被中共洗腦的,通常是有宗教信仰的,或很多戰友,即便沒有宗教信仰,但卻明顯表現出偉大的宗教情懷。其實這就是靈性發達的表現。這種現象也表現在文貴先生每次直播結束前,戰友們情不自禁的一起祈福。文貴先生多次提及自己滅共是「上天派來的使命」,這句話就是面對自己的靈魂世界而生出的意誌。

我們接下來要研究的是,為什麽爆料革命有助中國人找回並充分發揮住自己的智性、德性及靈性。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第一部分鏈接:https://test.gnews.org/zh-hant/57229/

發布:GM30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9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