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19年12月14日文貴報平安談:王岐山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凶險以及陳峰以雙修為名行淫亂之實

戰友之家聽寫組

https://livestream.com/accounts/27235681/events/8197481/videos/199901611

尊敬的戰友們好,今天是12月14號星期六,文貴報平安直播。

在開始咱們聊正題之前,亂聊之前,我先給戰友們說,今天有些戰友肯定是很多在大陸的,在亞洲時間,我相信你們正在深夜中。今天聊的更多的是比較現代版的,真實版的聊齋,畫皮版。所以說呢,戰友們膽小的趕快睡覺。這我今天穿了個新的衣服,我喜歡的高領的,這是A BATHING APE 新的,這是兒子給買的。

我今天為啥穿著白色的,大家要想一想。因為我今天啊不想穿正裝,也不想穿黑色的,不想像那天鋼鐵俠那天訪問我的時候穿那麼嚴肅。因為我得弄得我自己亮亮的,因為今天講的太多都是鬼片,都是鬼的故事。我擔心啊,這個我在黑暗中穿著一身黑,然後講著這個真實版的聊齋、畫皮,怕大家都嗷嗷叫啊,受不了啊!

如果是在亞洲的戰友們,把旁邊燈開亮點,真的把燈開亮點啊。還有一個你覺得你要不要聽我說,因為真的會害怕,真的會害怕啊!你會尖叫的,所以說戰友們,這個我再次奉勸一句,你們要決定要不要聽今天的這個直播,今天沒有照片,沒有圖片,沒有爆料啊,就是亂聊!

我現在說實話,我這個每次直播的時候我已經有壓力了。我跟過去不太一樣了,我過去直播,我說拉過來,我也不管攝像效果好不好,我也不管聲音效果好不好,拉過來就播,自媒體就是自由嘛。我也不在乎時間多長,我高興講多長時間就講多長時間,我想講啥就講啥。

現在越來越多考慮,時間我得讓出來給路德先生,給細思小哥,給其他戰友們最好時間。我得弄到9點半以後,這時間首先就不自由了,再一個就直播的時候,這個效果好不好還得考慮啊,還要不要帶字幕啊,要不要超過BBC,又不自由了。還有個時間要不要長,有的戰友說你10分鐘講完最好,然後有的說時候時間越長越好,要文貴10分鐘講完,我一分鐘就可以講完拉。

但是呢,這真是啊,太多顧慮了,太多顧慮了,還有一個就是過去想講啥講啥,自由,自我,自己做決定,現在得考慮很多戰友們。

我說實話,每天這個9:30直播是我心裡最不開心的,我非常非常不開心.因為我這個鍛煉呢,我一般都是6點多起床的。我起來以後,你看我鍛煉上一個半小時到兩小時,大概就是8:00-8:30是最好的時間。現在我非得要錯過這個,我們的戰友們的這個8:30-9:30。我本來睡得晚,我起得早,唉呀,我這時間就亂了套了。

首先我們要恭喜啊,我們的很多戰友,昨天、前天我們戰友當中有三個人獲得了美國籍。我們所謂的常委群有一個過的,另外兩個戰友是過的,而且是穿著郭戰裝去的,另外兩個戰友穿著郭戰裝去的,規劃了美國籍。恭喜你們,恭喜,全家都加入了啊,都規劃成美國籍,太好了!

說實話,我今天這個直播呀,看上去我很輕松啊。事實上我從來,什麼7.17,什麼6.16,什麼9.19啊,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個直播。

從昨天到今天,我想了很多很多啊,我真不知道今天該從何說起。現在正在聽直播,比如說我們的面具先生。他看七哥的直播比較多,每個視頻,昨天晚上凌晨1點多到3點的時候,我還給他發了一個信息,他說:郭叔啊,我一看你的這個直播,我希望看到你,了解你的事情,我的眼淚嘩嘩的,眼淚嘩嘩的,我相信這是真實的感受。

實際這幾天,應該說這兩周的時間,在我生命中發生的事情實在是,我沒辦法,也不可能,也暫時做不到,把發生事情都讓戰友知道,分享給戰友。但是真的是太多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事了!所有這些事情如果是說,能分享給戰友,哪怕是一點點,我相信對每個人都是有巨大的幫助的,巨大的幫助。這個意義真是太大了!這都是現實版!一般人來講經歷我的事啊,基本上你都是神經病了,你就一定會崩潰了,一定會崩潰的。我不相信誰能這個活著能經歷這些事,你自己就崩潰了,精神上你會受不了的,精神會分裂的。

就在我身邊的同事,同一個樓裡邊工作的同事。那幾十個人,他都不知道每一分鐘發生多大的事,跟我睡在一個家裡面的,無論是我妻子還是身邊的人,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些事都太大了,用正常人腦子是想不了的。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比如說,你們都看過聊齋故事,你看過畫皮。我說過很多次,我最喜歡這個中國那個演員,叫周迅演的那版的畫皮,不是她演的好,不是他拍得好。是她最後那兩句話恰到好處的說出來:換了人皮的鬼和被弄成鬼的人。當時這個鬼說了,當人很好,人間很溫暖,但是人心很冷。當鬼很孤獨,但是鬼它都有情啊。

所以說咱這還是人間嗎這意思,這個這個說的太好了.那些撕面獠牙的那些故事,嘩一撕開背後的,啪一撕開那個鬼的那個猙獰,嘩一拽上那個臉,猙獰可怕。

但是,我們面對的真實社會和世界,共產黨、王岐山、陳峰、孟建柱、孫力軍、還真的是比我們看到電影中拍的畫皮,那個揭開了那個人間的虛假的,美麗的少女的面紗之背後的那個恐怖還恐怖。

從王健先生被殺案,到今天的這種碾轉反側,竟然連這個死法,都能創造第4個死法,這簡直是太恐怖了。

那天在我辦公室,路德先生看這個圖片。我說你閉上眼睛,做好心理准備,我讓你看是所有照片裡面最最好看,最最安靜,最最正常的照片,第1張讓他先看一個大頭的。 路德先生當時頭是這樣扭著的,然後呢一看,然後就路德先生,啊啊啊啊啊!!!就不行了。我心裡想路德先生這是不是裝的啊。

然後我笑笑,我說你再看看第2張。第2張呢也沒有那麼可怕,第2張就是一個還在現場一個穿衣服的一個照片,說那個紅的那個衣服,我說你看一下這裡面是紅的,外面是POLO衫,然後路德先生,啊啊啊啊!!!!就是整個人就慌啦!我當時想,這路德先生要是被共產黨給弄走,也就半小時就全撂了,就交代了!
看第3張的時候,路德先生是完全失態了,哎呀,真的嘛,唉呦我去,這不行了啊,就不行了啊!這個人在恐懼的時候,你的臉是變形的。那臉是真變型了,那眼神你們就完全想像不到這個路德先生,他是那個樣子了!

當看第4張的時候,那個裸體躺在那,那也是最好看的照片了。他第3張裡面有腳個傷,那個腳傷。到第4個時候,整個人就真的快崩潰了,嗵的一下從那個椅子起來了。啊啊啊啊!真的嘛!!!

這是我們戰友當中的一面旗幟。想一想我們這麼多戰友,當你們面對了這個東西,是文貴花了一年多時間,用生命,用無數的金錢,無數個戰友冒著生命,我們第一批去到現場的戰友們你們還記得嗎?第1批從香港去的戰友,他們消失了一年多了。不是美國NY這個警察去的。多少人冒著生命危險,自己拿著命換出了這些東西啊,你想他們的恐懼是什麼樣子?

但是路德先生就看了下這個結果,都能嚇成那個樣子。但是背後的殘酷,就像那個畫皮的臉,撕下來人的臉之後,你面對的時候,你還能親吻他嗎?你還能去親那個撕下了畫皮的臉的那個人嗎?這不是你吹的,這不是你說一句話。

我毫不誇張的說,誰要想能拿到王健先生這些事情的這個任何一個信息,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幾乎我們擁有的所有的跟王健先生之死的信息,照片,錄像,絕大多數在世界上根本不會存在,就在極少數兩三個人手裡有,在這件事情我們千萬記住,我們花了這麼多精力,冒了這麼多風險,用生命換來的東西來證明共產黨的邪惡和他們犯罪的東西,千萬別把它給演繹化了,千萬別把它給玄乎化了,也千萬別把它給娛樂化了。

為什麼?我又為什麼這麼說?我跟你們大家說實話:就他這些東西,有些東西我是以前有的,有些東西是近期我才用的,有些是要拿錢換的,有些是要拿材料去換的,有些是要有交易的,真不是說原來文貴一年前啥都有,真不是,真不是!

當逐漸把東西拿到豐富的時候,因為我知道它擁有,我知道它存在,我不惜一切代價在拿。但是你真正的拿到的時候,我也真是傻眼。不是屍體多可拍,是這件事情的本身太可怕了。

什麼樣的小說,什麼樣的偵探懸疑小說,什麼福爾摩斯簡直太小兒科了,什麼狄仁傑破案那個簡直真的跟他沒法比了,你狄仁傑破案你這範圍是多大,涉及人有多少?不都是最後弄到皇帝旁邊幾個人嗎?

這可真不是啊,這是我活著那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一個是橫跨全人類。從最最高層到最最低層,沒有人不被參與之內的,涉及財富之巨大,涉及官員權力之廣,毫不誇張的說,這是我活著看到的涉及全人類的最最最最最廣,最深的這麼一個案子。王健先生之死真沒那麼簡單啊,就王健先生,現在他死了,選擇了上面那個紅的衣裳,還有他的內褲啊,我說的是內褲,外面是藍色的,裡面內褲的顏色。他都是經過精心的選擇的,精心的選擇的!!!

我原來我知道,我從其他錄像中,我當時說到他為什麼要穿這個內褲啊,他們也研究過。但是我沒有取證,我不能相信。還有太多信息了,有些信息重要,可能都被我模糊掉了,忽略掉了。直到是前48小時,我在看到這個證據全在的時候,我也嚇了一大跳!

我和海南前安全廳的一個人通話的時候,我告訴他什麼,這哥們兒在電話裡邊,啊一聲!啊一聲!唉喲,我說:你這是怎麼回事??過半天跟我說:文貴,你說是真的嗎?我說真的,還有我渾身都是起雞皮疙瘩,渾身抽。我說:你裝什麼,你又不是什麼小孩啊,還裝著驚恐狀,有什麼害怕的!他說:我這是什麼時間你知道嗎?我一大早上起來,文貴啊,我都嚇成這樣。他說你說的這個王建事件真是太慎的慌!他說:他死之前的前一天我們倆通電話,他專門問了我其他關於這方面的事情,他說我沒想到這事是真的。他說他們太邪惡了!他這一驚一乍把我也給乍得!我說你是早上,我是這裡已經到晚上了。他說人還有這麼個死法?還有這麼多講究!他說這哥們給了我一塊玉,給了我這一盒子手表,他說我已經全交上去了,我就擔心這東西給我惹禍,他說我還好我交上去了。

親愛的戰友們,當你看完這些東西.共產黨這個國家,我用什麼樣的語言形容,我都形容不了,人類人性之脆弱,之悲哀,我也找不到合適的詞來形容。想一想當年我們看柬埔寨,當時殺人殺幾百萬;印尼排華殺幾十萬;文化大革命死幾千萬;人吃人,新疆713,啊,這個西藏事件一死幾千幾萬。我們看過以後人那,這個人那,太容易忘記了,太愛忘記了。那麼殘酷好像跟自己沒關系一樣,就很容易忘記。

但真的是面對我,我用生命時間研究著這麼多事兒,在看這個王健先生死的時候。我的天哪,真是啊,這人活著真是太不容易了。我的感觸最多的事情,我想跟戰友說,好好活著,珍惜每一秒鐘,如果你還很健康的話,你好好感謝你的父母;如果你有丈夫有妻子的話,感謝你的婆婆公公,感謝你的岳父岳母,好好對待他們;如果你有兒女的話,一定讓兒女健健康康的活著,別追求大富大貴大名;太慘了,所有全人類的大富大貴大權力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只是你能不能承擔得起,你能不能明白?

我認為人生在世的大富大名大權都是毒藥,只是把你毒死到什麼程度而已,還是你買單,還是你兒女買單,還是這世買單,下世買單。真是啊,富貴險中求,對待共產黨所說的話啊,我真的是,只能說咱原來說萬事皆為虛,只有,只有果不虛,萬事皆為虛,只有果,啊,只有果是實。共產黨說的話,萬事皆為假,只有假不假,只有假是真的。當你看到了一系列的證據的時候,你會發現一個國家,它能到另外一個國家,它能把相關的國家司法文件全給你造成假的,而且假的讓你一般人你看不出來,它非常的真,等一下啊,假的很真啊戰友們。我看看這別沒電了。

我給大家舉個例子。王健先生他的屍體,當時決定可以就地火化,可以你家人帶走。王健先生他的家人當時都不看屍體的。從開始從這裡剌了一刀,嘩一剌開啊,裡邊王健先生的肉啊,還是肌肉不少的,嘩一剌開。為什麼戰友們這個地方有一個黃和綠色的針扎,一個扎針的一個口子,這個口子要打開,經法醫說必須要檢查。這時候法醫換了2-3個,最後剌開了,檢查了這個大口子裂著。大家你們去想想這個王健先生屍骨未寒的時候,剌開的時候,那個屍體裡邊剌開那塊啪拉開了,還有現場有照相有錄像,化驗結果出來他最起碼他得有結果吧,他這個打的什麼針有什麼藥?這能化驗出來吧,病理能化驗出來吧,這個口子在最早的記錄裡面明確的說明這裡邊是有了什麼藥,這藥是可以致命的,什麼名都給你清清楚楚。哎,這個口子這個這個檢驗結果沒了。

第2次又換來一個醫生,化驗結果這裡沒事。這個沒事的結果也沒了啊,在檔案裡也沒了。

第3次所有的屍檢結果沒有這個地方被劃開的,被劃開了,你想一想這是多麼大的事啊。一個人屍體的化驗的結果能化驗三次,前兩次給你整沒了,那你想掩蓋什麼呢?王健先生的肚子嘩給打開了,把腸子肚子從裡邊給撈出來,一樣一樣你在旁邊數。你們看那照片,你們去想一想,王健先生在那打開,從裡面一樣一樣的拿出來,心肝肺五髒,唉,讓人看得時候,你知道腸子堵的是什麼嗎?正常人死亡你見過有東西變成綠色的嗎?你見過那些人的內髒能變成綠色的嗎?跟那綠巨人似的,特別是心髒,你可以帶個王健先生帶個上億的翡翠戒指,但是你心髒要變成翡翠色是不可能的。當你看到的人打開從裡面啪出來,那個那個心髒嘩放在這嘩放在這結果是綠色的。唉,一檢結果正常。你們覺得這是什麼概念?戰友們,這是何等的概念。

最後把腦袋從這兒嘩打開,腦子啪給打開,你們看那個腦子那些錄像和照片的時候,唉呀,你想想這個萬億富豪啊,腦子巴給揭開的時候哈,這個那個那個樣子啊,而且是你熟悉的王健的時候,這個人的腦子也有問題啊,這腦子的顏色也不正常。你說戰友們,這樣的一檢結果它也正常,王健先生那個腿拿那個刀刷拉開那麼肉,全是瘦肉啊,全都是瘦肉。拉開那個腿的側面裡面肉全都那個側面全都是爛的,檢查的結果正常,一檢結果正常,你能相信拿肉眼我隔著的那個照片和攝像就能看出他不正常,一檢結果正常,這是法國的法醫做出的結果。

關鍵是戰友們千萬別忘了啊,過兩天我在我在這在視頻上不能給你展示,我要把剛才說的事情很多要展示給大家。關鍵是中國的後來是也有法醫參加,中國的法醫認為這也正常,這個太可怕了,不但中國的法醫認為正常,他的家人,王健先生的小舅子和王健先生的夫人,還有他兒子,還有到場的自己的好哥們兒陳峰,還有他的董事楊光,還有他的親信譚向東,甭說那是田丁丁了,陪著的孫景浩了,裴楠楠了啊,也不要說的那李寧了,都說是正常。

大家你去想想啊,你去認真想想,橫跨半個地球的人聚集到一個點上,看王健的屍體變成了翡翠色的內髒,大腦的顏色啊,也變成了暗綠色,你覺得正常嗎?人死不到24小時,剌開的時候那個血液是黑色的,黑色的。人死了,血是黑色的,他才二十幾個小時啊,而且是凝固狀,那個腳上兩大塊啊,那是絕對是在掙扎中,那是在那個牆上干掉的兩大塊。

我現在才鬧明白啊,這個真是…我是這兩天就想,我真是我爆了兩年料了,有些事我真沒整明白。胡舒立這一次讓我徹底讓我感覺到胡舒立不是一般的人,我小看胡舒立了,就胡舒立和王岐山的好,和李友的好,真不簡單。

你再往回看所有中紀委抓的大老虎,前邊報喪的,喊執行的,和最後蓋棺定論的只有一個人,胡舒立。胡舒立能給曝出習近平家裡邊的財富醜聞,這是當時的美國記者在我家裡當場告訴我的,是胡舒立介紹了誰誰誰給他們認識,他才寫出習近平家裡這個醜聞的,這錄音我哪天我一定要放出來的。你去看看胡舒立她能第一時間她能報出來,王健之死腳疼死,那不是開玩笑的現在,那腳脖子上兩塊大的像拳頭一樣大的,那個那個東西那個肉,我仔細的看錄像,看照片,我說這個胡舒立真不簡單啊,而且這個時間之把握你是無法想像的。大家千萬不要忘了中國共產黨的官員二十幾個小時就到達了,然後不到兩天到三天的時間就發出了官方文字,文字當中大家千萬不要忘了說了一句話,王健事故死亡,事故性死亡。

戰友們,大家用腦子想一想,這個人死了還正在准備,正在驗屍和調查中,還根本沒有出意見,你怎麼就可以一個中國那個司法部文件,國安委的文件竟然給定義為事故性死亡。而且馬上要求所有的資料毫無保留要給我拿過來,我要他的指紋,我要他的這個這個指紋鑒定,身體特征。然後所有的限你兩天內必須給我,兩天內必須給我。人在死後的24小時就到達了,他咋到現在我都搞不清楚咋飛過來了,孟宏偉等三四個人,現在我才知道是在現場駐扎督察辦公,這國際刑警組織真是王岐山家和孟建柱家開的。

大家去想想荒唐到什麼程度,這個人屍骨未寒,你已經定性為它叫事故性死亡。同一時間胡舒立報道出來,王健摔倒兩次衝上坡,在家人的見證下兩次衝上坡,說事故,然後腳疼死,在家人的鑒定下,家人眼睛看著他衝上坡,最後摔死了,然後就說一句腳疼。千萬記住她報道這個時間的時候,正好是王健的先生,王健先生的夫人,黃芳,還有她弟弟啊,還有她兒子,剛剛到達現場,大家可以查一查錄像,文貴放出錄像時間,和胡舒立報道的時間一模一樣。

海南安全廳的某個朋友說,當天他和孟建柱在一起,孟建柱說王健死了,解決了很多麻煩,減少了在美國歐洲西方的一些不確定因素,然後舉杯,大家喝一杯吧。他說他現在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孟建柱這麼說:王健死了,在美國歐洲減少了一些,不確定因素,解決了不少麻煩。

當時孫力軍跟這個哥們說啊,王健的家人我們會安排好的,陳峰也會安排好的。大家想想是什麼人把這個他死之後事都能安排好,給他家人都安排好。王健死之前告訴他說,如果陳峰,我要有個三長兩短,如果陳峰不兌現,你一定要把這些東西,你一定要亮出來,希望你別壞良心。
這是這個人跟我聯絡的原因,我今天要說他也是被他允許的啊。這個人他說,我不知道哪一分鐘也被他弄死了,連王健還不如呢。他說你就把真相弄出來吧。用這個人知情者,王健的鐵哥們兒,陳峰的多年哥們兒和他提供的資料,我們用他一人的提供的資料和他自己經歷這個事情來看,這是一個國家級的巨大的政治經濟大謀殺。

更讓我不可思議的事情,大家你想想這精神多分裂!陳峰在這面牆上,電視上看著把王健的腦袋打開,嘩一下子腦子出來,身體剖開嘩啦一下出來!他在那兒看著這個兩個腳翹著,穿著一個睡衣躺在沙發上看著這些來驗證這些的錄像。還有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旁邊有一個小明星,不是她是個大明星,年齡真是最小的最小的明星,最漂亮的明星。剛剛在那屋,那個女孩啊拍了一堆的視頻,我才知道陳峰有這個毛病啊,我第一次知道陳峰有著西藏的密宗。這叫雙修啊!雙就是大家歡樂佛知道吧,歡樂佛用女性啊,坐在懷上,這個各種性交的姿勢啊。

所以說孩子們,18歲以下千萬別看趕快關啊,18歲以下離開啊,孩子離開啊,孩子離開講這段時候。

原來陳峰號稱天下第一啊,當世這種歡樂修行第一人呢,就是跟女性要不同的姿勢,大家上網查查西藏的歡樂佛是怎麼修的各種姿勢。剛剛在那屋,可不是同一個屋,在隔壁的屋,真漂亮的女孩,這是我看到的這些變態的老流氓們玩女人玩的是最漂亮的錄像,就是陳峰給自己有專業的錄像設備,小姑娘是真漂亮,真漂亮,這麼年輕的女孩子他下得了手。我在這個攝像裡,我也看到為啥人老罵對方是爛貨爛貨。我現在我真明白了。

我現在我活了這49年了,我真發現我是狗屁不懂,我都懷疑我是處男現在,我真不開玩笑,我發現我啥也不懂,真土,還有這樣的姿勢,還有這樣的玩的,咱真沒見過。我覺得我見過世面,年輕時候也看過黃片,啥也都見過,啥姿勢也都見過,這些姿勢我真沒見過!真能把一個人給玩爛了,能給玩爛了!你去想想,這面是美麗的妙齡的少女叫歡樂秀,到這屋是自己的哥們兒開腦瓢挖開心髒,戰友們,你們啥感覺?這不是電影,這不是聊齋,也不是畫皮,是真實的。

戰友們,你去想想,這個場面,你說我去看這個的時候,你說我腦子不分裂,我能正常嗎?!
還有更誇張的事情,原來陳峰有一招很厲害的:對面懷裡邊趴著一坐,女孩往那一坐,換著各種姿勢啊,前面這個地方啊,有一張放大的紙,我以為是經文呢,原來呀全都是類似於黃色小說。

他要念那個東西,讓他控制住自己的收放自如的能力,然後有……,大家能想到多變態,我就不能說了,我說了你們真的睡不著覺!接下來那個變態的姿勢可就真受不了啦,不是人哪!我就真的納悶,這些閨女你為了啥要叫他玩成這樣,非得玩爛了喔,還能生孩子嗎?還能面對人嗎?你這以後咋活呀?

有些話我在這兒真不能說,你們想都想不到啊!說為什麼說陳峰這個人裝神弄鬼,為什麼是陳峰是天下第一選美女之男?選美女的男人,為啥要蓋海南航空啊?那就是選美女啊,天下選美第一人——陳峰,名不虛傳,真是名不虛傳!我真是在他面前,我發現我真是個小白,我真就跟個處男一樣,咱這就白活了,完全不懂,這方面必須服陳峰。

你說他修行了幾十年的歡樂心,心能修如此之硬,能把心修到欲死不驚,何況是自己的哥們兒,能學到自己啊,像金剛鑽一樣,金槍不倒,得吃多少藥!他還能活著。所以說王岐山的這個王岐山的兵,你去看看王岐山的兵:周亮、田慧宇、田國立、陳峰、王健、李一飛啊,銀行行長啊,原來上海銀行副行長李亦非等等,你看看王岐山的兵都是什麼樣來頭,什麼樣的風格,什麼樣的打扮,什麼樣的長相。

你看看習近平的兵,你一看就知道了。

說實在的,他們真的不是人類。用人類的標准來看真不是人類。當你去看任何一樣東西的時候,它不是電影,你一定要提醒自己,它不是電影,它不是小說,它是現實中的事,涉及到一個國家的對14億人民的政權,它在挑戰全人類的正義和良知,他要代替美國領導全球,這是太可怕了!

這些人要領導了全球,你說這人類還能活嗎?還能存在嗎?還有一個中國人14億人竟相信了王岐山這樣的人正在反腐,還要打鐵還需自身硬,還要為14億中國人解決小康的問題,而且支持暴力拆遷,把100萬黨員送進了監獄!理由是他們生活腐化,失去了黨性。

說實話,毫不猶豫用他們所做的任何一件事呢,最小的一點來衡量被抓的人,這些人都將是英雄,不管他犯了多少罪,跟他們比那都是英雄,這些人和這些家人都應該成為英雄。

當惡魔宣布的對方是敵人的時候,不管這個他宣布是什麼樣的敵人,站在惡魔對面的都將是英雄、都是正義的,這是毫無爭議的。

親愛的戰友們,當再看到錢的時候,你在這邊是性,這邊是死,開頭蓋兒、開胸,然後呢,把心髒一樣拿出來,把肉一塊一塊割開…王健先生的家人作出決定,腸子腦子都帶回西雅圖,都帶回西雅圖,很冷靜。

一星期後,王健先生的家人最相信的人,就開始了爭奪所有的遺產,包括人壽保險.王健的弟弟王偉一門腦子啥也不干,就是弄錢弄資產,王健最相信的小舅子啥也不干,就是弄王健的錢,處理王健的價值連城的這些收藏。

王健先生臨死前啊,把澳門呂志和大家看一看啊,呂志和的資產很多是跟王健先生和他小舅子有關系的,和很多常委的家人都是有關系的。

我就納了悶了王健先生,你都可能知道自己要被死掉,你能安排的還給這人留那麼多錢,你是害他呢,你是愛他呢!

大家可能沒有想到,我覺得王健先生他缺的最大的問題,他不是信的佛,他信的是錢,他根本不是錢把他害死了,是權利!他信的是權利!權利把他害死了,他就愛權愛錢嘛,他又把權利和錢留給了他自己最相信的家人和朋友,包括海南這位朋友,他非常承認我的觀點,啊,接受我的觀點。我說他是在害你們的,他不知道他一生中所迷戀的權利和金錢把他害成這樣,他又把這東西要遺傳給他的家人,這些人也將死在這上面。

王健之死的大戲真的是剛剛開始,你再看王健先生的手機信息的時候,戰友們,你精神要再不分裂,那你就真不是人了,所涉及人之廣,你能看到現在中央電視台電視上能出來那些不要臉的東西,那些如死屍般的臉孔的東西,你看到這人原來都跟王健有利益關系;你再看看你曾經喜歡的明星,有這麼多人是通過海航跟領導睡覺換取金錢和拍電視劇拍電影,我才明白呀!中國為什麼幾個電影公司現在都要垮了呀?原來海南暴露出了中國電影的這個整個領域和所謂的演藝圈,大部分力量都是跟海航跟領導之間的一個,說所有的雙修的淫床,給這些女孩子的最大誘惑回報,叫大家叫領導玩爛了以後你去拍電影去。

唉呀,一個14億人的國家,原來老百姓最喜歡的明星圈,無論是男的女的都有人玩,男的玩男的、男的玩女的、女的玩女的,這是什麼這【生殖器治國】這個詞太溫柔了。

回來了吧,剛才又被黑客了,現在回來了吧?戰友們,回來了,別過來別過來,現在看看回來了吧?回來了啊。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哎呀我的媽呀,親愛的戰友們,當你看到這些個海航,為什麼它能在短短的1000天裡邊成長了20萬倍,戰友們大家去想一想,成長了20萬倍是什麼概念,你們想過沒有啊?戰友們這20萬倍是什麼概念啊?這20萬倍的成長當中這個企業,你再想想這個什麼性啊,雙修啊,演員哪,戰友們,那還算個毛事啊,那還算個毛事兒啊!

你去想想戰友們,這個1000天裡的20萬倍裡邊,他有多少官員?多少政治人物?多少交易是跟著20萬倍有關系的?咱老百姓從這個給你1000點,你查數,從一查到20萬都把你累得舌頭疼,給你那些明星玩兒,能把你玩死,唉呀那些小姑娘真是,好幾個他玩的這些,我看到他錄的這些東西當中,很多都是比咱們孩子還小的多的孩子,二十幾歲,有的是十八九歲,這些小星星們,你才看到幾個呀,那自於台灣、香港、世界各地的女孩,她們沒別的,這邊是把生殖器插到別人身體裡,然後腦子想著就是什麼,整人整材料。

我們老百姓每天是干什麼?吃、喝、拉、撒、睡,你吃啥?大家想想,正常人吃飯、吃菜、吃肉,人家吃啥?你去想想。

人家吃的每樣東西,都是全人類上最精選的:吃胎盤、吃魚子醬、吃虎鞭、吃牛鞭;
喝,咱老百姓喝水,你喝點酒,人家喝啥?想想,喝上百萬的羅曼尼康帝、還要喝人奶、還要喝小女孩流的那個什麼、額外,喝完以後再配兩個陰棗;我們去洗手間,去洗手間你就去排去了嘛,他去洗手間可不是干這個去,在錄像上你會看到多變態;尿,咱尿到馬桶裡,他不尿在馬桶裡,他要尿在人的肚子裡,尿在人的嘴裡;睡,咱睡在床上,最多跟妻子睡,你走走神,偷偷情,你也是睡在床上,人家睡哪?人家睡在黃金床上、人要是每天睡不同的女人。

你看過什麼樣的書,你也不會看過這樣的書,你不會看這樣的書,美國人,歐美人,你打死也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人,他們的生活,真的是叫你常人是無法想想的。

我今天直播前,我昨天一再告訴我:明天要直播的時候,一定要摟住摟住,低著說,往低著說,別讓大家受不了,我就再往低著說,戰友們!他事在那擺著呢!我比較受刺激的,說實在的,是他們在研究這個哪個官員要抓、哪個官員要被提時候,我是很受刺激。

這邊是玩爛了的一個個少女,還帶止疼藥的,高級的止疼藥,說特別修煉的,讓女孩不痛苦的藥,小金色的葫蘆瓶,叭!往上一抹,沒事了,不會疼了!這面告訴誰,帶誰去北京,啊!去見你老爺去,給你老爺說好了,這個人就升了!調北京城了,我專門把那天的時間,和海南誰提到北京了,我一看,我的天啦,原來就是在那個之後的兩天,海南某人提到了中央工作,某人調到了海南。

海南航空啊,怪不得海南在海南島如此之巨大!竟然是告訴那幾個人,說:“你們懂什麼?准備好吧,出點地皮,過幾天……,啊!”,我這一說不能說漏了!還有代號的,對習都有代號,“馬上就公布了,“海南重新特殊自貿區”,地價會爆漲,准備准備吧!”天吶!一個國家的皇帝,他現在已經不是總書記,絕對是皇帝了啊,就在這些人的床上,就能掌握國家的命運,海南要變成,再次變成自貿區!

海南真是王岐山和盜國賊的自由島:想讓你地價漲,你就漲;想讓你地價跌,你就跌!什麼樣的銀行行長到海南島,你敢不聽話,上有王岐山,王岐山腚底下坐著一個中紀委,中紀委旁邊坐著一個孟建柱、孫力軍,還有國安部、公安部、你再不聽話是吧,習旁邊那幾個人,其中一個給你打電話,你說誰能扛得住啊,戰友們!

這些人不聽話,叫到隔壁去,有別人說有人叫你,一進屋放放你過去的小錄像,無知的小錄像,放放你收錢的小錄像,再到隔壁去,中紀委的管你的八室的,六室的,三室的,五室的主任在旁邊坐著呢,瞪著眼看著你呢:你說我現在收拾你好還是未來收拾你。我給你要100 億,1000億,你不給我?進出口銀行為啥?我才知道國家開發銀行的這些人全被抓了,從錄像裡能看到明確告訴他:你丫挺的不知道誰是老大了是吧?不知道我讓你記住,我讓你連秦城都去不了,我把你關到蒙古新疆去。

所以開發銀行不牽扯貸款,那你就是找死呢。國家開發銀行就是陳峰在練雙修的時候,就是自己的小提錢匣。王健一句話就開幾張票據,幾十家上市公司互相玩。

戰友們,你能想像嗎,在電影中你再看看《教父》黑社會電影中簡直太小兒科了!大家查查海南三亞公安局有幾個人是所謂自殺的,大家去查查去。某個公安上緝毒的人真是整個人被整得粉碎,最後定案是自殺,屍體找不著,大家往回看看去,未來我都會爆出來。多少人被滅了口,只是我們老百姓不知道。戰友們這真不是一個魔鬼集團,也不是聊齋畫皮一夜那麼簡單。

中國共產黨在把中國真正的變成了人間的現實版的人間地獄。王岐山的登位和王岐山所有的行為這只是你聽到的,你看到的冰山的一角!

國際篇,歐洲篇,美國篇,日本篇,俄羅斯篇還沒開始呢。我今天坐到這講到明天也講不完。

戰友們,你能想像他們在美國就在我對面,號稱全人類能在中央公園附近,就在中央公園,還在公園南路,在這個周圍注入了全人類的70%的千億富豪都住在這。我家樓上最頂樓是澳大利亞的一富豪,往下倒數第三層澳大利亞第三富豪,然後世界上最牛的奢侈品牌,加拿大的第一富豪,這旁邊70%的富豪當中這個地方最牛的人是誰?王岐山!田國立,田慧宇,陳峰,陳峰的哥哥陳國慶,王健,孫瑤,貫君,劉呈傑還有我們現在常委中N個家人。

現在我真是越來越明白,我當年說他們是盜國賊定義太准確了,但是叫賊有點小看他們,現在再想這周圍我在往上看的時候,我昨天晚上1點多2點多,我站著窗口往外看的時候,我就在想這些地方發生的事情還發生了什麼。光給美國人行賄拉攏美國人的錢和美國人一起操作股市,操作黃金價格,汽油價格就這每個故事,咱說10天咱也說不完。

你現在想想這事,過一段時間你會發現現在我發現大家還在談什麼中美貿易協議,太開玩笑了,那就太out了吧!太out了吧!中美貿易協議太out了!

共產黨和美國一定會有一戰!一定會有一戰!中國人和共產黨一定會有一個有一方被毀滅掉的一戰,絕對不是推翻你和你繼續統治我那麼簡單,絕對不是!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說實在話,明年6月4號共產黨最好別被推翻,真的,我覺得明年叫共產黨再折騰一年不錯,中國人會更加徹底。如果6月4號共產黨被推翻了,中國人會覺得這是個驚喜,這是個禮物,意外。所以說唉呀郭文貴不簡單啊,爆料革命不簡單啊,但是啊共產黨也快該完蛋了,大家輕輕松松,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因為他們看不到共產黨的魔鬼魔性和對人民的殘害和對世界的威脅!

再給共產黨折騰一年,讓全世界全中國人都會看到這家伙不是人,我猜這不是人,這是魔鬼必須得消滅,得徹底消滅。得粉骨揚灰!

說實在話,這個地球上連埋葬他們的地方都不能給,絕對不能給。共產黨一定要在中國被結束!中國人過去幾千年來我認為最最的殘酷的上天給中國人懲罰就是派來了共產黨。中國人的懦弱和自私遇到了人類上最大的魔鬼:共產黨加王岐山,加孟建柱,加孫力軍,加陳峰,加吳征。全人類上你還見過有這麼壞的人嗎?都來了都在中國,這14億人民被他們這麼玩,都玩成這個樣子了,人民還不醒呢。所以我說最好讓共產黨在中國再玩一年,讓中國人能看到共產黨是什麼樣子!

我這幾天精神也快錯亂了,我就真想趕快蹲在山裡不爆料了,爆不爆料共產黨都會被滅,只是中國人付出多大的代價而已。

說實話,當你看到這的時候中國人真可憐,那些小女孩,那些明星包括那些小男星們,我都在想你傻呀,讓人玩爛玩成這樣,你都不想想你還活著啥意思啊?但凡有一點點人性也得把它弄死,你不能被他給玩爛了呀。那是人嗎?!

更可怕的是這些老百姓還叫追星族,你就不知道你追那些星都已經成啥了?你看穿著衣裳,脫了衣裳你看都玩爛了,男男女女的,變態到如此的程度,這個民族就是因為沒有信仰,沒有教育,被洗腦了。把邪惡當成了權利,把邪惡當成了真理,把金錢當成了自己追求的最高目標,完全忽視了人的尊嚴,完全忽視了人存在的意義,這樣的國家和民族你肯定受到懲罰的,當你看到他們對待外國設置一套套的時候,你在想微視,賣攝像機,駭客你,給你搞兩個美女,太小兒科了,太小兒科了。

暗網2019年據說,原來說5萬億,現在聽說已經超過了6萬億美元的交易暗網。暗網裡邊就是殺人武器,毒品,幼女,還有國家級的軍事絕密物質,比特幣那太小兒科了,比特幣全人類加在一起才2000億美元,你有啥玩意了?稀有金屬宙斯,頭幾年我才知道為什麼那些翠的價格和玉的價格怎麼炒起來的,原來絕大多數都是盜國賊幾個家族搞起來的,把翠和玉大量的囤積和收藏,然後哄抬物價直接漲了200多倍,最高時達到300倍。

咱們爆料革命,選擇以海航為突破口,以王岐山,孟建柱,陳峰為突破口,這真是天意。我現在才真正的相信王岐山,孟建柱和陳峰他們是絕對的一伙的,和孫力軍,他們是生死相依!

王岐山不是一般的牛,拿下中紀委控制了全黨人的命運,控制孟建柱,干掉了控制全中國的政法委,公檢法,安全部,海外情報,國保國安全部控制。培養孫力軍出去咬人的小鬼,培養出來一個吳征,再帶著撿鑰匙的老婆到全世界去,披著人皮到處詐騙的小鬼,就是一個虱子,小虱子咬人的。

然後培養出無數個貫君,劉呈傑,孫瑤,譚向東,楊光一堆這樣的人,成千論萬田國立,田丁無處不在。外交楊潔篪拿下全世界的外交權利,外交部全部控制。

然後全世界的,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任何一個基金的大佬,你不買王岐山的賬,你絕對活不下去。全世界那是下一篇,我們再講國際篇,咱今天講的是海南篇。

當我講國際篇的時候大家會傻眼的,國際篇短期不會講。我們要把國際篇形成轟轟烈烈的在國際上滅共戰場上的一個重要的戰役。我們要不讓美國和歐洲立上100個以上的大案子,咱就不叫爆料革命,大家記住我說的話。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今天給大家就亂聊,純亂聊也不是爆料,我擔心你們不要精神錯亂。等過兩天有些事情慢慢的。

王健這個事咱們能講還能推出來的東西,大家會看到我這個爆料的計劃當中,讓大家開始慢慢慢慢從王家的內褲到他的短褲,從他的腳到腳脖子到小腿,然後到胡舒立,到吳征,到孫力軍,到孟建柱,到田國立,田惠宇,然後周亮,王岐山,然後孫瑤,貫君,劉呈傑,你想這多少人多少事?慢慢來慢慢來戰友們,有了爆料革命將注定你們的人生將不同尋常,有了爆料革命你們的一生將豐富多彩,至於能不能活出不一樣,那就是你們的選擇了。

今天下午我們要跟卡爾巴斯還有班農先生有重要的會要開,其中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兩位主席還有另外的兩位董事提出2020年的滅共計劃,昨天他們給我提建議邀請我參加,作為最大的贊助者,捐款者和發起者,邀請我今天參加,談的話題是第一、要把法治基金的所有的錢,在2020年11月份以前全部花光,計劃全部花光。大家捐款者可以看到公告,錢花哪去了?怎麼花的?你們每一筆可以確認,每一筆可以確認,稍後我們研究方案公告。

第二、就是讓班農先生和西方的主要的滅共力量的人,發展幾個節目,逐漸的再花幾個月到半年時間,讓西方開始關注海航,關注王岐山,關注孟建柱,關注孫力軍,關注吳征,關注貫君,劉呈傑,孫瑤,這半年就讓西方像我們兩年前爆料革命的中國一樣,讓大家認識到這件事情,然後在半年以後把這些事情變成在美國歐洲的司法行動。

第三個、全面在西方展開和這有關的合法的調查,提供給當地國的司法部門。
文貴看完這些以後精神不但沒分裂,我更加愛我自己,我更加感謝上天萬佛萬神了,上天沒讓我瘋狂,上天沒讓我那麼早看到這些完全邪惡的一面,上天讓我文貴,我現在看我自己的時候,我就發現我太好了,我看我的家人,我覺得我們家人太善良太可愛了;我一想想我這員工和同事,我太愛他們了每個人。甚至現在之前我恨的人,現在我覺得他們真的不值得我恨,也不需要我恨,他們的惡實在不算什麼,小毛病跟這些人比不算啥,可以原諒,很多人我可以原諒了。

經過了這些精神上的折磨和碰撞之後,我更加珍惜生命,我更愛家人和旁邊的人和我的同事們,我更要健康的活著,我更相信上天的使命,而且我更加的堅定共產黨一定會滅!只是滅的是”刷”的滅掉,還是”啪 啪 啪”滅掉,定點式還是掃蕩式。我相信人類將迎來一個最偉大的時刻,想一想沒有共產黨的人類是什麼樣子,人類會徹底大變局。把這些人王岐山,孟建柱,孫力軍,吳征,陳峰這些人在全世界揭開之日就是人類整個政治大格局,經濟大格局徹底改換之時,毫不誇張!中國人也一定會醒來的。在另外一個角度上看:這些人來也是上天來喚醒中國人的,也是讓中國人能醒來的,也有他們價值的–一幫小惡魔。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文貴不能用任何語言形容現在文貴的幸福感,使命感。我也相信所有的戰友們,我一點不是說好聽話,所有看文貴視頻的和過去兩年看文貴視頻的都是有使命的人。

我也相信所有的戰友們,我一點不是說好聽話。所有看文貴視頻的和過去兩年看文貴視頻的,都是有使命的人,未來你們會找到答案,我們這些人是最精彩的人生。你們千萬不要羨慕他們那種日子,他那種日子想回都回不來了,已經變成了人間的厲鬼。他們不幸福,他們是變態。

大家應該感恩現在,你過得這麼樣的貧窮,你過的是這麼樣的簡單甚至你過的如此的寒酸。你感恩吧!在中國的權力、富裕、名利的中心,你就是災難。任何人!任何人!任何人!感恩上天吧!

只有爆料革命能讓全世界、全中國人,能真正的體會到富裕的不同、權力制衡後的給人民帶來一個社會的歡喜和擁有了名之後得到人的尊重,否則絕對不可能,都是相反的。珍惜當下,愛所有你身邊的每一個人。千萬不要躺在、閉上眼睛的時候,臉色蒼白的時候或者你需要被把腦門打開,把肚子開開,五髒六腑拿出來的時候,你想後悔都來不及了。

而且我深信人有來世,我更加相信王健先生未來的一件一件事情的公開,你會逐漸的相信那個大蝴蝶絕不是開玩笑的。但絕對不是路德先生所說的什麼、現在的蜻蜓式的、蝴蝶式偵察機。不是的,它就是大自然的蝴蝶。但它的力量,它的故事肯定很深遠。

大家也會重新對佛教、對宗教,大家也會重新去想。不管怎麼折騰,任何人都不超過3萬6千天。不管誰,你最後看看自己的肉,早晚一天得躺在那去,只是怎麼躺在那!需不需要開刨,需不需要開腦,是燒了還是不燒!大家把命、這生命給搞明白。

別老想著王健先生、陳峰先生老是說,還有王岐山先生、孟建柱先生、孫力軍先生,吳征一講都是空、悟,你講啥叫空、啥叫悟啊!你懂啥呀!萬事皆為假,共產黨,只有惡不虛,大惡,只有惡不虛。但是人生還是我那時說的話,萬事皆為虛,只有果不虛。什麼都是假的,萬事皆為假,萬事皆為虛,只有果不虛。我相信人是有輪回、有報應的,是有因果的。我們來就是來干這件事來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文貴今天廢話連篇、嘮叨了半天。一口氣我說了、現在多長時間了?10點58,11點、11點,一個半小時。

香港,我今天本來要說香港,這兩天我不說。因為香港,我正在等待著香港的行動和共產黨的行動。香港是共產黨走向地獄的第一道大門,如果不支持香港的人,那你就不是正常的人。如果不去看看香港人的勇敢和智慧,那我們真的就不配當人的同胞。

從這些人身上看到香港人這一次的抗爭是多麼的有意義。我每天我看著都想,如果香港人不抗爭,香港人是太慘了。你那些美妙的少男少女,那不是玩爛了,那是給你玩死了,把你玩死了,你連爛的機會都沒有。香港人的抗爭是太偉大了,太偉大了。

在錄像中有一個、有一個演員跟兩個男人對話,這個男人說誰誰誰怎麼、怎麼不錯,不但不錯,還有一個好妹妹。然後這人說呵呵,你還不知道她有個好媽媽,她媽媽更好,哪天咱一起玩玩。大家、如果你看黃片不覺得啥,但你看到正常人、你看這個人是你熟悉的人,連妹妹也貢獻了,連媽媽也貢獻了,而且他們是這麼非常自然的就玩人一家。

所以這不是孟建柱的專利,那爆肛芳絕對是、爆肛芳現在發現爆肛太簡單了。原來還有這麼多玩法呢!所以吳征不容易,你說老帶著、帶著妻子、老婆到處跑去找鑰匙,挺不容易的。所以說楊瀾女士子宮被切除,那是必然的,那太正常了。還有那、還有那切了沒有!所以說我們跟吳征和楊瀾的官司,很快就要在紐約打。我們現在正在、就一條,我們要求楊瀾女士去到醫務、到醫學上檢查楊瀾同志子宮在不在?還有楊瀾哪被玩爛了,我們要了解一下,就這麼簡單。

你不是、咱倆打官司嘛!咱需要醫療檢查。就像蕊馬、蕊馬、馬蕊一樣刷流氓,我到美國大使館簽證不給我簽了,要Skype嘛!不行,你必須來。你來了以後,你不是有紅內褲、粉內褲、藍內褲嘛!應該到醫學檢查。現在西方的醫學有很高的檢查,只要身體有接觸,20年、30年都能給你查的出來,特別是有那個行為以後,她必須得來。

現在你看看香港人偉大在哪裡?就是不允許吳征這號人、孫力軍這號人、孟建柱和王岐山這號人禍害人家的家人,保住人家的安全和尊嚴,保住香港的經濟不被幾個家族所控制。

咱們爆料革命一再地說,任何一個正常的國家,權力不能私有,財富不能公有。過去的這十幾年、十八大以來,中國在干著正好相反的事。權利在私有化,完全王岐山、孟建柱、習近平先生控制著。所有的財富,馬雲、馬化騰、王健林通通都給公有化了,不包括海航,只有海航越來越私有化。

大家要記住,我爆料兩年前、三年了,我說過方正,方正是中國金融第一騙裡面的創造者,他不是第一被騙者。他和肖建華玩最早的叫金融票據。北大、北京大學就是一個淫庫,就是一個金融騙子的發源地,黑客的創始地,中國人災難的根據地。

如果大家要不相信文貴的話,未來你看看。所有對中國人洗腦,洗腦的方式和中共培養出虐待中國老百姓的官員,都來自什麼地方?來自北大和清華,北大排第一!發明了中國文字源代碼,讓中國人只要你在任何地方,你使用簡體字的文字、繁體字的文字都會被中國共產黨控制,就是北大王選、就是方正!

李友和北大發明中國最大的影子銀行和金融票據。現在北大方正才幾百億出來,那太小兒科啦!我三年前就說過上萬億的票據。我們的江財神、江財神,一想起江財神,怎麼說的啦!對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

我們江財神,我們的安紅女神,現在安紅已經絕對是中國大陸最火的美女,萬人敬仰,對你的敬仰滔滔不絕啊。

戰友們,北大那故事,老江和安紅、路江談、路安談沒說明白,他老是不講重點。那是根據地,發明地。

還有一個大家去看看,陳峰當年在哈弗演講時候的那種傲慢、那個無知的視頻,他不是說胡來的。是他自己的天天雙修和玩弄天下女人,掌控一國之權利,操控全世界之經濟,並手裡握著全世界國家才擁有的間諜網,經濟間諜網,那他不傲慢可能嗎?

他那時候還‘你們這些華爾街的王八羔子’,那鐘傲慢那是有底氣的。所以能把自己的哥們兒王健弄死以後,能看著他開瓢、能看著他開胸、一刀子一刀子剌、還得拍照片錄像,這東西習都看不了。這種感覺—–這種權利的擁有是啥感覺?你想想。

你想想,就像那被抓的官員,你想想要是徐才厚活過來了,看著王岐山等人要被開瓢開胸,你說那徐才厚在這裡得多享受啊。你想想那陳峰,你小子王健你不聽我的,你看看我開你的瓢,真的開瓢,開你的胸,開你的胸,剜你的心,真的挖你的心。我拉開你的腿,把你腿給你拉開。我把你的背,嘩一刀,背,這麼長的口子,哢一打開。我噻,你說陳峰他能不在哈弗傲慢嗎?一個電話,海南的直接送中央去了;外地一句話,從外省直接調海南當省長當省委書記書記了;到北京不聽話,直接給抓了,抄家了;三亞的書記,不聽話抄家了;幾噸黃金一大半古董全讓陳峰拿走了。

這個世界上權利的核心者不是最牛的,在歷史上看,趙高、李斯、中國一個個太監,那是最牛的。就是在權力中心旁邊,你看不著的,控制財富的,控制權力的那個人是最牛的。大家我相信都不用我說了。趙高都得聽話的人,你想想陳峰那是多牛啊?多少人被剖膛剌肚開腦瓢,你不知道而已。

你再看外國人,他們玩外國人的時候,那個可就玩得大發了去了,玩爛,給你玩瘋,玩爛了,玩瘋了。

劉特左太小兒科了,慢慢說吧。

咱未來國際篇、亞洲篇、歐洲篇……、國際篇、美國篇,軍事篇…… 好多篇。

然後你才回頭想到,原來郭先生三年前說北大金融票據是這麼大的事; 原來北京銀行有這麼大的事; 民生銀行有這麼大的事; 招商銀行、中國銀行、建設銀行有這麼大的事;原來平安銀行這七八萬億是這麼大的事。你會發現,大家真的覺得白活了,真的白活了。只有爆料革命我們的戰友們告訴你真相,讓你不白活。

真的是未來啊,咱們這爆料革命的媒體得多強大,得大到啥程度,你去想一想。隨隨便便的一個料,隨隨便便的一個事,那新聞價值都比克林頓那個藍裙子創造一個福克斯,比當年尼克松的水門事件創造出一個華盛頓郵報,那比那個大得多的多了。咱得創造多少個水門事件吶?多少個什麼藍裙子呀?多了去了,隨便一個事情,隨便一個故事,隨便一個人物。用陳峰給秦光榮的原話說,“秦光榮,我可以告訴你,我能讓你當書記,我能讓你被抓,我還能決定你怎麼死。我讓你到雲南是給我挖礦去了,我沒讓你到那兒給我挖事去,你信不信我讓你啥時候死你就死,我讓什麼時候逮你就什麼時候逮你。”最後秦光榮完蛋球子了。你在裡邊能看到。

說實在話,世界上最狂妄,最傻的,最大的傀儡就是習近平。你會發現這些將軍根本不是他說了算。他覺得是他說了算,他的感覺是他說了算,絕對不是。咱們走著看吧,說不完。

親愛的戰友們,今天我們一起為所有的全世界人民、中國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台灣人民、新疆人民、香港人民和西藏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戰友們再見了,不聊了。

戰友們,還有一個我要說一下,我忘了。最近幾天收到很多寄支票的戰友,非常非常地感謝! 收到的每張大額的支票我們的都有登記。你們最好支票下面留下你們的email地址和聯絡方式,每個人我們都會跟你聯系的。

然後要郭戰裝的,現在郭戰裝基本只供給給法治基金捐款的人。大家安全的地址我們一定會寄給你的,不管你要不要我們都會給你准備郭戰裝郭戰帽。還有就是給法治基金國內捐款被拒的,只有到海外捐款才是安全的。

所有的捐款在2020年全部都要花光。文貴還是一句話,每分錢都會花在滅共的事上,絕對不會有個人消費和生活上,大家要記住這話。

法治基金是我們的諾亞方舟,是中國人的法治基金,不是任何人的。

謝謝了,戰友們!

聽寫:【GM39】 發布:【GM31】

1+
5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19389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56800/ […]

0
trackback
8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56800/ […]

0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56800/ […]

0
trackback
w88
9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5680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17395 more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56800/ […]

0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12月 17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