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Holiness” 王歧山的雙修教派信仰的是什麼?

看了郭先生的爆料,我們知道了在我們世俗世界裡有一個新的“教派”,在這個教派裡有一眾弟子通過雙修結合在一起,在這裡先對這個新“教派”以及他的教眾進行一個小結——

教派:雙修,來源於西藏密宗;

教宗:“You Holiness” 王歧山(第二任)、“You Holiness”南懷瑾(第一任,已故)

教派成員:陳峰、王健(已故)、中共多個政治局委員、孔丹、項俊波(被判刑)、田國立、田惠宇、華爾街某些成員、肖建華、孟建柱、孫力軍(排名不分先後,名單待續中)

修行對象:通常與異性女孩進行雙修,異性女孩被稱為智慧女,其中16歲以下的智慧女按年齡不同分為火紅土黃風藍,20歲以上的智慧女分為豺狼爪、虎狼爪、禿鷲等類別。

教派行事方式:教派成員需絕對服從“You Holiness”王歧山,對於不服從者,黨員幹部交由中紀委處理,非黨員幹部交由公、檢、法處理,目前被逐出教派的有項俊波、肖建華,共同罪名是:淫亂、迷信、搞雙修。

在這裡需要說明的是,本文中提到的任何所謂宗教教派均與現存的宗教教派無關,也與真正的宗教無關,僅是希望通過郭先生的爆料對王歧山之流盜國賊及他們的團夥進行一個基本的描述,對於“You Holiness”王歧山的稱呼為有別於對於真正的西藏宗教上師的尊稱均以“”界定,以示區別,對於上邊列的名單均根據郭先生在爆料視頻中的名字整理,如名字有誤與郭先生無關。

那麼王歧山和他的雙修教派成員們信仰得是什麼呢?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先重播一下郭先生在2018年9月12日的視頻中談到的宗教與信仰的關係,在這個視頻中,郭先生說“信仰重要宗教不重要,宗教和信仰不同,宗教是信仰的組織化。宗教組織很多都是被人操縱了,騙錢騙色影響政治。一切有形式的宗教都不能代表信仰,信仰是每個人內心真正相信的東西。”我們都是因爆料革命而聚集起來的戰友,每一個人未必都是宗教信徒,但都是基於爆料革命而聚集在一起,不存在固定的組織和對爆料革命發起人郭文貴先生的絕對服從,對於我們來說爆料革命就是我們的信仰。我們再看一下王歧山的雙修教派,這個教派是我們正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它的邪惡超出了人類的底線,也超出了禽獸的底線,我們知道在禽獸界也不存在成熟禽獸對於未成熟禽獸的性交,再看看王歧山的雙修教派把他們的雙修對象(智慧女)把八歲、十歲、十二歲、十四歲的少女的分別劃分為紅黃火因智慧女,我們在這裡也不探討生理衛生,我相信很多十二歲以下的女孩連最基本的作為女性的生理發育還沒有完成,但是卻可以被有組織的挑選來作為雙修的對象,既然禽獸都不存在對於未成熟禽獸的性交行為,那麼王歧山的雙修教派的信眾們是不是人類?我們人類是不是已經退化出來了新的物種?這個物種已經超越了所有的人類和禽獸,以至於這個新物種會對未成年人類進行強姦、輪奸以及人類聞所未聞的性虐待,說他們是魔,可是魔也沒有這種無底線的突破倫理的駭人聽聞的惡行吧?這是宗教嗎?這樣的宗教是基於什麼樣的信仰?

在2017年郭文貴先生在專訪中提到的宗教對個人的影響,提出宗教“解決的是一些終極的問題,就是我們人死了之後去哪裡,我們人類從哪裡來,又到哪裡去,我們人類社會終極的發展目標是什麼,怎麼通過對死亡的思考,確定人生的意義。”我不是宗教人士,無法對宗教進行準確解釋,在這裡用郭先生關於宗教的解釋進行進一步闡述,宗教的一個最重要的意義就在於回答人是從哪裡來的,最終又去到哪裡的。從最表面的分析,人是從母體分娩出來的,最終的去向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獄,雙修教派的教眾們和我們一樣是從母體分娩出來的,但是卻以修行的名義對於尚未發育成熟的幼女進行摧殘,更為殘忍的是陳峰可以把手伸到與他雙修的智慧女的子宮並把子宮掏出來,這種行為如果是宗教,它無法為我們解釋我們人類是從哪裡來的問題,但是可以解釋人類要到哪裡去的問題——我相信雙修教派的信眾們是要下地獄的,這種所謂的宗教是赤祼祼的邪教,雙修教派就是被王歧山操縱的騙錢騙色影響政治的邪教。

雙修教派是邪教,按郭先生的說法,它應該也是信仰的組織化,那麼雙修教派的信仰是什麼?在這裡用信仰這個詞其實是對信仰的一種玷污和褻瀆,但是我想不出可以替代的詞就姑且用這個詞吧。我想在雙修教派乃至所有的中共體系的盜國賊家族成員,他們信仰的是萬世維繫的權力,權力是毒藥,不受制約的權力是最毒的毒藥,如何擁有不受制約的權力是每一個獨裁者終生夢寐以求的信仰。有了不受制約的權力,可以擁有無限的性資源,所以雙修教派能夠在享受遍世間所有美色之後,把魔爪伸向未成年少女,會變態到要把自己的排泄的精液、糞便排到智慧女的嘴裡、肚子裡,把智慧女當成他們的馬桶;有了不受制約的權力才可以肆意壓榨十四億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為自己和自己的萬世子孫帶來享用不盡的財富。不受制約的權力是雙修教派成員的唯一信仰,有了不受制約的權力可以保證每個信徒財色雙收,並且保證他們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繼承不受制約的權力。

我們每個人也都是普通人,我們有著普通人的七情六欲,王歧山的雙修教派成員求財追色,其實我們每個普通人也要掙錢也要尋找我們的另一半,掙錢是為了保證我們在這個社會上能夠生存和享受更好的生活,尋找我們的另一半在滿足我們的生理需求的同時也是社會繁衍的最基本要素,我們在看到盜國賊盜取的財富的數位和規模時,我們驚掉了我們的下巴;我們在看到盜國賊變態的性取向、性虐待時,我們又一次驚掉了我們的下巴。是的,我們每個人都不是神,我們可能會在財和色方面犯錯誤甚至犯罪,但是作為正常的普通人,我們永遠無法向我們的未成年同類下手,因為那樣做連禽獸也不如,如果王歧山的教派能夠統治世界,我們和我們的後代將與王歧山的教派一起墜入永無天日的暗黑世界。在此前我曾經想過,有了爆料革命,中共將在三五年內被滅,如果沒有爆料革命中共應該也會在三五十年被滅。在看了最近這幾天郭先生的爆料,我推翻了我之前的想法,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我們和我們的後代將永遠無法做回正常的人類,這個世界也將不再是人類的世界,這個世界將是禽獸不如的世界。我們非常慶倖地看著爆料革命帶來的曙光,我們非常榮幸地參與著爆料革命,並將非常榮幸地迎來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光明的未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編輯:【GM06】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12月 1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