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測王健之死——人類的第四種死法:“設計死”

作者:Diago

在2019年12月14日郭先生的直播裏談到王健之死時,郭先生提到”王的被殺不是被殺那麽簡單,他只有兩個死法,一個是被殺害,一個是自殺一個是事故死亡,但是可能這三種都不是,甚至把這三種都加在一起或者第四種,王健是人類少有的第四種死法”,結合郭先生在這次直播裏提到的種種細節,加上之前郭先生的直播以及戰友們的分析,我在這裏冒昧分析一下王健之死,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以下是我根據我看到的郭先生的爆料還原的王健之死的過程:

王健之死是人類的第四種死法——設計死!在這個局中王健自己也參與了設計,在這個局中有設計者、實施者。

在設計層面直接參與者有:王歧山及其秘書周亮、陳峰等人,由於郭先生的爆料徹底暴露了王歧山與海航的背景,在這種情況下讓王歧山和他的盜國集團非常恐懼,為了盡快消除這種被動局面,圈子裏的人必須要有一個人出來扛槍,這個時候作為白手套的王健出馬了,大家最後達成一個局,在這個局裏王健會“假死”,在這個過程中,陳峰與王健落實“死亡”後的細節,包括給王健及其家人的財產和其他待遇,這些所有的條件都落實到一份“死亡協議”上,“死亡協議”簽字雙方是王健和陳峰,“死亡協議”的見證者有:王歧山的秘書周兵(查不到資料,聽郭先生的直播裏提到的這個名字,不保證是這個字)、王歧山的秘書斐楠楠,這兩位見證者是在簽字現場看著王健和陳峰簽下的這份“死亡協議”。

由於王健先生自己對於自己即將被“死亡”了解得非常清楚,所以在他即將被“死亡”的2018年7月3日之前的一周內即2018年6月27日至2018年7月3日的這一個星期內,他進行了如下的“後事安排”:

把大量的資產轉移給了他的妻弟(澳門賭王呂誌和的合夥人);

把自己辦公室的貴重物品全部拿走;

給自己的女朋友轉移資產和進行相關安排;

給彭麗媛的弟弟彭磊發信息,轉移資產及進行相關“後事”安排;

給安全部的朋友們轉移大量的翡翠、玉器及錢財;

給天津的領導轉移大量的翡翠、玉器、錢財;

給中紀委的領導轉移大量的翡翠、玉器錢財;

王健做這些事情有兩層目的,一是他“死”了以後再不能以王健的名義進行任何活動,所以這些要處理的必須要他“死”之前進行;另外由於中紀委和安全部與他既有合作也有監督,為了避免他“死”了以後這些衙門找茬兒,所以在他“死”前先把要做的人情都做好。但是王健是不放心的,萬一他們假戲真做了怎麽辦?他在他“死”前又給他海南安全廳的朋友特意打了電話,說了他將來可能要“死”掉,並把他“死”後會出現的情況和這位朋友進行了說明,給了這位朋友一塊玉還有一盒手表,最重要的是他把一些機密資料轉給了這位海南安全廳的朋友,並叮囑這位朋友如果他“死”了以後沒有出現他提到的那些情況,就是有人賴賬了,就委托這位朋友把這些資料透出去。

在王健和陳峰簽訂完“死亡協議後”進入實施階段,按照預訂場景,在這個階段王健先生在簽訂完某些財產轉移的資料後,被實施“假死”,也就是給人制造“死亡”假相後找一個地方隱姓埋名躲起來,世上再無王健,海航將因王健之死得到解脫,王歧山盜國集團也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王健身上,並與王健進行切割。王健先生與他的隨從團隊到了自殺現場,準備按照“死亡協議”規定的內容一步步實施。

可是王健不知道的是,其實在與他確定簽訂“死亡協議”的時候領導已經制訂了假戲真做,讓他和他的家人真死,這樣在他的死亡現場兩路人馬會師了,一路是他自己的貼身團隊:田丁、李寧、周恬恬、孫景浩,另一路是華鑌及華鑌的隨員,這兩路人馬是明面上制造王健“假死”的團隊,暗地裏是假戲真做,把王健“做死”的團隊。在這兩個現場“做死”的團隊之外還有至少六個團隊:孟宏偉的國際刑警組織團隊負責現場指揮和協調、在法國的或將要赴法國的負責外交協調和法國警察和法醫協調的國安委團隊、法國的法醫及警察團隊、陳峰、胡舒立的善後報道團隊、國安委及王歧山核心監視團隊(這個團隊裏有孟建柱、孫力軍等)。我能想到的就是這六個外圍團隊。

在實施假戲真做之前,我們再來說說陳峰(本節內容部分參照路德和老江的節目中的觀點),陳峰信奉西藏的密宗,素喜“房修”,就是西藏的歡樂佛,修行時,在陳峰面前的一張經文紙上寫著各種的性描寫細節供陳峰與女性“房修”時觀看,“房修”時用女性坐在陳峰懷上,用種姿勢與陳峰性交,陳峰則通過閱讀面前的性描寫片段和春藥控制做愛時間和方式,在此不再贅述“房修”,此外陳峰信奉六道輪回和轉世,因此他會通過他信奉的方式使得自己可以轉世並在轉世之後永續做中國幕後的權力使者,由於此次要把王健的“假死”做成真的,所以就要在王健死的過程中,需要對活著的王健、瀕死的王健、死後的王健“做法”,在王健死前要對他通過註射針劑等方式使他先進入瀕死狀態,在王健死後要按“做法”要求,對王健的四肢進行肢解,要把他的內臟全部掏出來,要把他的腦子天靈蓋打開,使他永世不得超生。在完成上述程序之後,按“做法”要求給王健穿上規定的內褲和其他衣服。整個這一過程在法國現場操作的同時,陳健在中國他的“房修”房隔壁進行全程觀摩,而在他進行“做法”觀摩之前,他剛剛與中國的某位大明星共參了歡喜佛。

話分兩頭,再說王健到了“自殺”現場,準備按照預先版本進行“假死”,可是這個時候他發現他要進行的是人類史無前例的第四種死法——設計死,而不是之前與陳峰簽訂“死亡協議”所列明的“假死”,他被身邊的田丁、李寧、孫景浩等人進行暴力擊打,並推到奔牛村教堂的矮墻下,在摔到矮墻下之後,他還沒有死,他和田丁、李寧、孫景浩等人進行搏鬥,但終究寡不敵眾,他倒下了,這個時候,這些現場的執行者給王健註射毒液,王健無力的大罵,掙紮,王健大聲喊孫景浩、田丁、李寧的名字,喊王歧山的名字,喊陳峰的名字,,,,就這樣王健不動了,他們把流著淚的王健裝入了屍袋,然後進入了下一個場景——“做法”及解剖場景。

在這個場景法國的法醫在場,他們按照陳峰的要求完成了相關要求,如前文所述,陳峰也在中國的“房修”房隔壁全過程觀摩;同樣在這個過程中,現場的田丁等人以現場錄像、拍照的方式實時的向國內的國安委及王歧山核心監視團隊(這個團隊裏有孟建柱、孫力軍等)進行實時匯報;同樣在這個過程的稍後在法國的或將要赴法國的負責外交協調和法國警察和法醫協調的國安委團隊到達法國現場發出了已經做好的司法部官方文件,這份文件定性王健之死為事故性死亡,而且要求法國方面馬上所有的關於王健的資料都交給中方,同時提供王健的指紋、指紋鑒定、身體特征;在這個過程中,王健的妻子黃芳女士、王健的妻弟以及王健的兒子王約翰也在現場,他們沒有要求查看王健的屍體,在法國方面向黃芳女士為代表的王健家人一行提出可以把王健的屍體帶回美國,也可以選擇部分身體帶回美國,最終他們決定把王健的腸子和腦子帶回西雅圖,田丁與他們同行返回美國。

在王健的腸子和腦子隨著黃芳女士及她的弟弟和王約翰回到美國後,田丁按照陳峰的指使做了個“降頭”:王健的墳不設任何名字,在這個墳周圍另設一座郭姓的墓,這樣做的目的據說有二,一是徹底使王健永世不得超生,二是針對發起爆料革命的郭先生,希望能夠從肉體上、精神上使郭先生受到不良影響,並最終打敗爆料革命。

王健死於人類史無前例的第四種死法——設計死,圍繞著王健的死,爆料革命與盜國賊的鬥爭一直在繼續:

2018年11月20日郭文貴先生與班農先生一起召開了王健之死發布會,並在同日宣布成立“法治基金”,為了中國不再有企業家、持不同政見人士被莫名消失,推翻共產黨並建立新中國;

2019年11月20日郭文貴先生在11.20年一周年之際郭文貴先生直播“紀念1120新聞發布會一周:揭秘王健之死”;

2019年11月21日郭文貴先生通過直播呼籲黃芳女士和周恬恬出來合作王健的案子;

2019年12月9日郭文貴先生直播王健死亡直相大披露;

2019年12月11日郭先生直播“共產黨正在炮制猛藥去毒死香港人;王健死亡真相讓國內引發巨大震蕩”繼續披露王健死亡真相;

2019年12月13日郭文貴先生直播談王健第四種之死背後的巨大意義;

2019年12月14日郭文貴先生直播談王歧山真的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兇險,,,繼續窮追王健的死亡真相;

從2018年7月3日到現場,原先王健控制的大量錢財依然有有序轉出,其中孫瑤的賬戶在王健死亡之後轉賬15億美元,田丁正在準備把一處美國的房產過戶到他名下,田丁依然在美國,依然在黃芳女士身邊,陳峰依然說王健是“拍照”意外死,王健在死前交給海南公安廳朋友的資料已經輾轉交到郭文貴先生手上,法國警方配合中國做假的相關檔案和王健之死的法國大部分資料已經轉到郭文貴先生手上,中國國安委的關於王健之死的內部絕密資料已經轉到郭文貴先生手上,王歧山剛剛換了新腎,這幾天準備出來亮相……一切都在進行之中……

聲明:本文是依照郭文貴先生爆料及部分推測做出,寫出此文並非為了爭噱頭,而是希望通過肢離的事實碎片盡量還原王健之死,還原這種史無前例的“設計死”,因為是推測肯定與事實有出入,撰寫此文的唯一目的在於通過郭先生的系列爆料畫出一個模糊的輪廓,我與大家一起期待郭先生的持續爆料,我們相信每一次事實的披露都是射向盜國賊心頭的利刃,繼續期待中……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51753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55636/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55636/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6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