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左派政客之邪惡是如何養成的

作者:哀怨人

我對網絡流傳的喬治. 奧威爾關於自由與禁慾的言論是有異議的,慾望解禁之後並不一定導致精神、思想的自由。殊不知當下中共正在慫恿人們陶醉于肉慾橫流之中,難不成這是中共要走向民主自由的前戲?……當然,這絲毫不影響《1984》作為優秀的政治預測類小說而載譽史冊。

試問西方 1960 年代性解放運動之前難道是非民主自由的時代?恰恰相反,那是全球文化浮躁化的開端,其惡果是人性的惡在自由、藝術(搖滾、迪斯科)等庇護下得以擴張;權力追逐者(被權力誘惑的)也藉助於言論自由、平等的幌子散布謬論並擾亂了固有的已被證明是相對正確的政治經濟倫理;而三番五次的巧合(右派經濟政策的成果、經濟全球化前期的短暫繁榮)讓自由市場經濟理論、政策(實際上是有嚴重缺陷的)也得以迷惑了不少選民;讓不少人誤以為新生事物的不斷出現是人類文明在進步中必不可少的現象,於是便盲信了與之而來的更多的詭辯,且喪失了原本應該有的批判精神。

他們(左派)難道不知南非、委內瑞拉等(更甭提蘇聯、中國)國家的悲慘遭遇之根源在哪?他們難道不知極權獨裁和威權的分界在哪?集體決策、執行的獨裁行徑就不屬於極權獨裁了?如果他們深信制度是極權獨裁專制的溫床,那又為何要積極地向社會主義靠攏呢?問題的關鍵是他們自以為找到了選票的寶藏──不明就裡的、浮躁成習的大多數,實際上美化多元文化正是他們濫用移民政策──擴充潛在選票的陽謀……。惡性循環下(在多次成功篡奪權力後)便助長了他們的飛揚跋扈,直至邪惡的地步。於是他們根本不顧中產階級、農民的作用和利益,強行推動激進、左傾政策。

自由是把雙刃劍,她既可促進科學的進步、思想的解放和政治的昌明,也可讓人性的惡得以無節制的張揚。試問「善」可以藉助于科學促進文明更上一層樓,「惡」難道真笨到不會藉助于科學行騙作惡?從「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先人智慧及千百年來的事實也足以證明:「惡」甚至是不需要自由作土壤便能茁壯成長的……

不得不再提社會科學理論與現實脫節的問題,什麼時候開始西方媒體將「傳統價值觀守衛者」與「激進主義者」稱之為「保守派」和「自由派(甚至用進步一詞)」?既然主張自由,為何又容不得「傳統價值觀」的自由?「保守派」難道不是自由的倡導者?竊以為與保守(傳統)相對應的該是激進(浮躁)。用腳指頭想想主張小政府的政黨難道不比主張大政府的政黨更崇尚自由?……

與中國文化浮躁化的歷史相比,西方現代文化浮躁化的歷史雖然時間不長,但左派政客們是十分明瞭團結之力量的,「人性的惡 + 惡性循環 + 骯髒的團結」之結果便足以與中國式邪惡相「媲醜」了。更可怕的是相當大部份的浮躁化媒體人為利益主動地尋覓權力租賃──權權交易(媒體黨派化);更可怕的是他們還成功地把自己標榜為「主流媒體」,凡不符合他們價值觀或利益的聲音便被「自由派媒體」自由地消滅了、「非主流」了。更可怕的是新興的互聯網社交媒體巨頭也參與進這樣的權權交易中來了……

所以,隨著「經濟的發展將導致民智的開啟並致使專制走向開明」、「全球一體化、地球村是必然趨勢」等大量謬論被炮製出籠,逐漸模糊、削弱了對「人性本惡」的警惕性,對所謂多元文化無原則的讚美不是別有用心就是懶惰、幼稚思維的結果,邪惡的左派們(當然存在着少數不那麼邪惡的左派)從中也不會看不到對他們有利的因素。於是在「主流媒體」的配合下,魔鬼竟然化身為天使、救星。

用偽善來形容左派政客實際上是不準確的,詐善才是對他們的準確定位!所謂「偽善亦善」應該只適用于普羅大眾、選民,對政治人物(特別是民選官員)的道德標準必須高於平民百姓,因為政治人物在出場之初即已標榜自己比一般民眾站得高、看得遠……,那是對選民的承諾,是契約關係。

為什麼說西方右派政客們在文化浮躁化大潮下沒有左派那麼張狂、邪惡?那得歸功於經濟學理論和實踐支撐著他們的基本主張,因為傳統宗教「人性本惡」的觀念深入骨髓(事實如此),所以他們不願意出台「養懶人」政策以助惡性循環。因為社會科學與現實的脫節和受浮躁化的影響,他們在執政中也犯了不少錯誤……。所有這些並不是說他們不存在浮躁化問題,只是程度相對輕得多。雖然他們的日常生活可能保留著更多的宗教色彩,但通俗文化的力量大於宗教也是不爭的事實。

所幸的是美國先賢們奠定的選舉制度推出了川普總統,並得以挽救瀕臨崩潰邊緣的政治、經濟乃至社會思潮。但是我們絕不能坐享「上帝保祐」的安樂椅,川普總統運用的都是「傳統武器」,她並不能改寫「政治學」、「經濟學」,徹底扭轉民眾對政治的觀感,特別是「多元文化」造就的媒體不平衡狀態……。

保守派以及其學者、媒體人如果看不到問題的實質,不重視文化浮躁化帶來的危害,那麼在今後的政治選舉中長期居劣勢則不是危言聳聽。對當下美國的政治鬥爭現狀之解釋眾說紛紜,民粹主義抑或是平民主義都無法阻擋文化浮躁化之黑潮。聯邦最高法院雖然能被保守勢力控制近 20 年,但當文化浮躁化惡化到準無政府主義狀態時所帶來的衝擊恐怕是最高法院都無能為力的。屆時雖然「正必壓邪」,但所付代價也必將是慘痛的。

以下這段話只是陳述事實,顧不上是否會被冠上自吹自擂的帽子了:中共嚴禁苦情劇、悲情音樂政策和「大外宣」計劃是在本人的理論體系初步成形後才出檯的。雖然我沒有中共與「主流媒體」勾結的第一手證據,但是郭文貴先生的遭遇及其曝料革命所揭示的「藍金黃(BGY)」等等則已被嚴酷的事實有力地證明了。

當代人類正處於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嚴重脫節的危機時刻!互聯網、社交媒體並沒有幫助更多人趨於理性思維,相反卻臣服于極權獨裁的淫威下,成為極權的幫兇。這是極為不祥的徵兆,我不認為社交媒體的科技巨頭們是在一味地追求經濟利益,而是在追求一種新形態的權力──比「無冕之王」更進一步的權力……

雖然人微言輕,我還是要疾呼:「人類應該有智慧避免以沈痛的代價換取淳樸心靈的暫時回歸」。中國人民似乎已來不及避免絕世災難了,但她們用悲慘遭遇敲響的警鐘世界有聽到了嗎?即便目前全球最大的威脅──中國共產黨被消滅了,但是伴隨著它壯大的文化卻不會立馬消失的,這也是中國人民和世界必須嚴肅正視、面對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5日,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