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人的冷漠麻木是催化邪惡體制壯大的根本原因

作者:佚名

自從民主群出現開始,有一種理論大行其道,那就是:中國共×黨是邪惡的根源,是中國一切亂象的始作俑者。我從來不否認這種觀點,但是,這麽邪惡的黨派,爲什麽會在這片土地發展壯大了70年呢?十幾億人,爲什麽容忍這種邪惡的幽靈茁壯成長呢?我們不應該反思嗎?

與這種觀點平行而生的觀點就是制度論,即,制度決定一切,推翻了這個制度就能解決中國的一切問題,那好!姑且認爲這種推理是正確的,那麽,如何推翻呢?力量在哪裏呢?靠辱罵、詛咒、嘲諷、批判,能行嗎?這個制度害怕嗎?每天在群裏討論那些高深的理論,咬文嚼字、爭強好勝,有用嗎?甚至還有人拿出推背圖,我的那個天,你怎麽不去念咒語讓這個制度化爲灰燼呢?

好的,進入主題,國人的冷漠和麻木是催化這個體制壯大的根本原因,而改變這一切的根本,就是我們不再冷漠和麻木,不要再對同胞的不幸遭遇視而不見。這種人性的改變相當難,因爲需要違背很多從小開始的生存准則,或者說是一種人性的震顫,但是,依靠個人意志力,我們都能做到。

曾經在微信群裏看到好多人討論,什麽是覺醒?
有人說是揭露真相,
有人說是獨立思考,
據此標准,他們認爲看了牆外的反共新聞,聽了海外民運的演講和口號,發了調侃嘲諷的反共段子…甚至在群裏大喊幾聲“打倒共×黨,建立民主制度”,這就是覺醒了。
但是我說,這種狀態頂多是獲取信息的進步,不滿情緒的宣泄,和自我表現的滿足,離覺醒還差8條大街呢!

真正的覺醒,至少需要兩個步驟:
第一步,恢複善良正義的人性;
第二步,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

如果直接跳到第二步,那獨立思考的後果很可能就是作惡。

所以進一步說,“揭露真相,全民啓蒙”,這個口號就是一個僞命題,甚至是一張甜蜜的大餅,原因有三:
第一,全民啓蒙不可能實現,甚至民主制度建立以後都不可能實現;
第二,真相還需要別人揭露嗎?
空氣汙染了,這個真相夠了嗎?
食品有毒了,這個真相夠了嗎?
醫療和教育變成吸血的機器了,這個真相夠了嗎?
再具體點
全球耕地的8%,消耗了全球32%的化肥、47%的農藥;
全球人口的20%,占據了全球癌症發病率的50%!
這些真相夠了嗎?這些能夠體會到的真相已經足夠殘酷了,除非你是癡呆兒,才需要別人再給你揭露真相!
或者說,你還需要什麽其它真相去揭露呢?真相是無窮無盡的!比如,外星人來過長城嗎?範BB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朱元璋到底長的帥不帥?諸如此類,難道你還要去揭露這些真相嗎?
不要讓“揭露真相”這四個字,變成你裹足不前的借口。
第三,你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呢?幾乎每天都會看到自己的同胞遭遇不公和侵害,如果對這些現象都能坦然接受或者視而不見,即使別人給你揭露了真相又如何呢?難道你會因此變得博愛、同情、正義了?

另外,郭先生爆料的真相,是有靶向性的,有的只針對高層。

對此,我設想了一個模型幫助理解,雖然這個模型並不完美:
一匹狼,飼養了100只羊;
第1只羊被吃了,剩余的99只羊視而不見;
第2只羊被吃了,剩余的98只羊歲月靜好;
第3只羊被吃了,剩余的97只羊都認爲自己覺醒了;他們都知道狼的凶殘和邪惡,都知道自己未來的命運就是被狼吃掉,因此,他們建立了微信群,揭露真相、傳播真相,他們每天在群裏辱罵狼的八輩祖宗,寫段子嘲諷狼的凶殘邪惡,甚至給狼P圖來醜化狼的形象…然後得出結論,狼的存在是羊悲慘命運的源泉。
有的羊說,如果我有青龍偃月刀,我一刀砍死狼;
有的羊說,如果我會降龍十八掌,我一掌拍死狼;
每天討論的熱血沸騰,好像狼已經嚇尿了。
第10只羊被吃了,剩余的90只羊繼續在群裏討論滅狼方略。
第90只羊被吃了,剩余的10只羊繼續在群裏討論滅狼大計。
我想問問大家,如此下去,這剩余的10只羊,雖然自稱覺醒了,能改變被吃的命運嗎?他們錯在哪裏呢?他們應該怎麽辦呢?他們所謂的覺醒是真的覺醒嗎?

有人問我,你墨迹了半天,想表達什麽觀點呢?是不是想給邪惡體制洗地呢?是不是想把批判的目標對准中國人民呢?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是不需要英雄的!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既不需要暴民,也不需要順民,而是公民。
當一個社會變得畸形的時候,當自己的同胞遭遇不公不幸,旁觀者都視而不見,明哲保身的時候,這時候才需要英雄。在當前的中國社會,甚至全世界,郭先生就是英雄。

當自己的同胞遭遇不公,權益被侵害的時候,旁觀者都認爲跟自己無關,各人自掃門前雪,正是因爲旁觀者的冷漠和麻木,讓作惡者更加猖狂和肆無忌憚,更進一步來說,這個邪惡體制面對的是一盤散沙,面對的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它的壯大沒有遇到任何阻力,甚至還有既得利益者的推動,必然會發展壯大!當這個體制變得越來越邪惡的時候,後果就是越來越多的人面臨生存的壓力,越來越多的人的利益被侵害,甚至互相傷害。

那些追求民主法治自由的人群,你們真的覺醒了嗎?你們在批判這個體制的時候,有沒有想過自己也曾經爲這個體制的邪惡增磚添瓦了呢?爆料革命3年了,郭先生一次一次提到冷漠和麻木,我們該反省了,我們該有反省的勇氣了!反省完了,應該怎麽做呢?繼續在網上分析局勢、解讀理論、揭露僞類,這些就夠了嗎?

爲什麽有的人一看到魯迅對國人的批判,就心裏反感?爲什麽有的人一聽到素質論就開始逃避?爲什麽有的人一看到批判國人的人性醜陋,就以爲是惡意醜化抹黑呢?何必再掩耳盜鈴呢?我們不是追求民主自由嗎?那爲什麽內心跟小粉紅一樣脆弱呢?

我再把這個問題具體化,舉幾個例子,幫助理解。
在一個幾百人的民主群裏,每天群主帶領大家喊民主口號,發民主段子,比如夏業狼、李一瓶的段子,那段子寫的是酣暢淋漓、整齊押韻,看完了這些段子,心情舒暢、血脈噴張,回家多吃兩碗米飯;第二天再朗讀一下世界人權宣言,好高大上啊!
這個時候,有個群友發了自己微博一個鏈接,原來是他家裏被強拆了,父母被村幹部毆打,求助無門,希望大家幫忙轉發!
各位追求民主自由的戰友,你們猜猜這個群友在群裏會遭遇什麽打擊?
首先,群主說話了:這是民主群,不是你申冤維權的地方,再發就踢了你!
然後,管理員發言:申冤有用嗎?申冤等于跪下磕頭,跟我們一起追求民主吧,推翻了體制,就不用申冤了!
然後,群友A發言:申冤有屁用啊!要麽忍、要麽狠,你幹脆找到強拆你的人,找他們的孩子也行,血債血償,學楊佳、學張扣扣!
當然,更多的群友是默不作聲,裝聾作啞,誰也不得罪。

從這個例子,大家看到了什麽?請問這真的是民主群嗎?請問他們懂得什麽是民主嗎?請問他們覺醒了嗎?如果覺醒了,那博愛呢,同情呢,正義呢?都沒有,只是蔑視、嘲諷和指責。我不知道這樣申冤是否有用,但是如果更多的群友幫忙,是不是一種凝聚力,是不是傳播更廣,還沒試過呢,怎麽就說沒用呢?是邏輯推理呢,還是建模分析得出的結論呢?如果有更多的群友幫忙聲援,其它的作惡者會不會忌憚?這樣的作惡會不會減少?還有,如果群友A自己家裏遭遇了同樣的不幸,他能做到血債血償嗎?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如果連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爲什麽忽悠別人去做呢?如果換一種方式,群裏幾百人,有10%的群友去微博裏幫幫他,如果害怕轉發被牽連,那就點個贊,或者評論一句話,比如,“希望你早日達成所願”、“太震驚了,他們怎麽能這樣?”,這樣沒事吧,這不會被牽連吧,我不敢說一定起作用,至少體現了一種互幫互助,一種力量團結,至少讓受害者感覺到溫暖,而不再孤單。再放大一些,如果所有的民主群都像這樣,每天花10分鍾時間,去幫幫這些受害者,那是多大的凝聚力,就是讓那些作惡者看到,我們不是一盤散沙,我們都跟受害者站在一起,一個人遭遇的不幸,同樣會落到別人身上。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我們這個社會根本就不需要英雄的出世。

看到這裏,有些人會找借口,說:申冤跟民主無關,申冤是自私自利,是爲個人利益去抗爭,這就是屁話!難道追求民主不是爲自己嗎?追求民主不是爲了自己獲得同等的教育醫療社保權利嗎?你對自己的同胞遭遇的不幸如此冷漠,你追求的是民主嗎?不要再找借口了,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動動手指吧!前文提過,這種行爲方式會違背之前的生存准則,會讓人性震顫,而這種震顫正是改變自身,進而推動社會變革的源動力。既得利益集團維護這個體制,他們信奉的准則是事不關己高高挂起,難道追求民主自由的戰友們,也要跟他們一樣嗎?那還有救嗎?

這只是這個社會的一個縮影,幾乎每天在微博、論壇,都會看到這些類似的不公事件,我不想質問那些小粉紅和歲靜婊,但是我請問這些追求民主自由的戰友們,當你們看到這些申冤求助的時候,心裏在想什麽?立馬跳過,或者隨便看看,或者蔑視,還是說自己關注了,是嗎?關注不等于隨便看看,不能像小粉紅說自己愛國就是心裏愛國一樣的邏輯。如果你依舊明哲保身,冷漠麻木,那何必去追求民主自由呢?保持現狀就行了!如果你依舊做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那即使爆料革命勝利以後,民主依然遙遙無期。

我想起了紅黃藍幼兒園的家長發的微博,那些可憐的孩子!那麽我請問這些家長之前關注過別人的不幸遭遇嗎?轉發、評論、點贊過嗎?我想更多的是認爲別人的不幸遭遇跟自己無關,生活這麽美好,過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了!

還有最近,廣州地陷遇難的家屬,拿著視頻向旁觀者講述真相,恐怖啊!那麽我請問這些家屬之前關注過別人的不幸遭遇嗎?轉發、評論、點贊過嗎?

一樁樁、一件件慘劇和不公,發生了多少次了?只要磚頭不砸到自己頭上,依舊認爲跟自己無關,沒有必要去關注和幫忙。而且,同情心和正義感的阈值越來越高,變得鈍感、麻木。可憐的我們,在這種冷漠和麻木的束縛下,被邪惡的體制分割成了一塊塊互相失聯的模塊,可悲啊!在這種狀態下,他們的作惡更加肆無忌憚,可以毫無顧忌的侵害每一個個體的利益,甚至生命。在此,我還想問那些追求民主自由的戰友,每天一遍遍重複講述這個體制多麽邪惡、凶殘、貪婪,有價值嗎?如果依舊冷漠麻木,那靠什麽力量去改變,那有什麽力量去推牆?還有一點,談到力量,每一個追求民主自由的戰友,看看自己周圍的人群,看看他們的朋友圈,我們是不是小衆?是不是數量上比喜歡冬泳的人還少呢?那怎麽辦呢?如何壯大力量、團結力量呢?

我再把這個話題擴大化,談到申冤維權,不能忽視一個龐大的群體-訪民。訪民有多少人?我曾經問過國家信訪局的一個工作人員和幾個老訪民,他們的觀點基本一致,全國的訪民大概是一個億人口。

不用我多介紹了,訪民這個群體,給人的印象一般是肮髒、奴性、毛粉、下跪、乞求等等,最後的結果是官員們看不起,歲靜婊看不起,現在連這些民主人士都瞧不起…甚至聽一位訪民說,某個大領導的夫人路過國家信訪局,隨口說了一句:訪民都是精神病。我還聽過一種觀點,他們說訪民可憐,但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倒是想聽聽這種高人對訪民的建議,訪民應該怎麽辦?

前幾天路德采訪的尹隊長也說過,上訪沒用;某個挺郭大V也提過,上訪思維是最傻的抗爭方式。我先聲明我自己的觀點,我不支持上訪,但是這是最無奈的方式,也是這個體制留下的唯一的維權方式。我做一個極端的假設,如果遭遇了不公,都默默忍受、不去上訪,那誰會很開心呢?

那麽第1個問題來了,老百姓遭遇了不公,應該怎麽辦呢?或者說,這麽多民主人士,如果自己的親人遭遇了類似的不公,怎麽辦呢?設身處地的想想!有幾個會去做楊佳呢?有嗎?請舉手!

還有第2個問題,既然上訪沒用,那爲什麽會有截訪的呢?這個問題我想不明白,哪個高人回答我?

還有第3個問題,爲什麽會出現這麽多訪民?我自己來回答,正是因爲旁觀者的冷漠和麻木,讓作惡者更加猖狂和肆無忌憚,可以毫無顧忌的侵害每一個個體的權益,甚至生命。說到這裏,肯定有人質問我,你爲什麽不提體制之惡?我回答:我否認了嗎?惡狗的主人縱容惡狗咬人,惡狗的主人有罪嗎?那惡狗本身的罪惡還需要再提嗎?

還有第4個問題,民主人士如何看待訪民呢?是同情還是蔑視呢?我的觀點是,你可以瞧不起他們,但是不要蔑視和嘲諷。上訪的訪民起碼在抗爭,在耗費維穩經費,這種抗爭方式起碼是壓垮駱駝的一根稻草,至少比那些整天在群裏喊民主口號的演說家和罵街的怨婦強多了。

還有第5個問題,民主人士爲啥瞧不起訪民呢?他們說訪民有奴性、革命不徹底、沒有情懷、自私自利、希望在這個體制下解決問題、沒有變革的思想等等,夠了!請問你們真的了解訪民嗎?訪民愛黨?愛國?那你們是不是希望訪民在國家信訪局門口舉個牌子,寫上:打倒共×黨,建立民主社會!這樣你們才滿意?爲什麽這麽在意這些口號呢?多少訪民希望共×黨趕緊完蛋,你們了解嗎?另外,請問哪個民主人士真的有情懷呢?面對不同意見和觀點,我看到的都是罵人和踢人,就是這樣的情懷嗎?面對同胞遭遇不公,視而不見甚至嘲笑,就是這樣的情懷嗎?如果沒有郭先生橫空出世,請問哪個民主人士的抗爭會有結果呢,或者說有進步意義呢?看看那些民主群裏,一個個自命不凡、自恃清高,張嘴三權分立,閉嘴零八憲章,就這些理論研究100年,絲毫不會改變現狀,就好像對著空氣練太極拳。反過來說,就這些空洞的理論,請問那些訪民瞧得起你們嗎?

還有第6個問題,民主人士的政治智慧是不是等于零?前文提過了,民主人士這個群體,比喜歡冬泳的人還小衆,這麽幾個人,還有什麽資格自恃清高呢?面對這麽龐大的訪民群體,不去團結,不去聯合,不去幫助,不去關注,我真的鄙視你們!訪民也希望公平的法治、平等的權利和自由的媒體,這麽多共同點,這難道不是聯合的基礎嗎?即使你們渾身是鐵,能打幾根釘?包括某些挺郭戰友,高高在上的讓訪民去傳播郭爆料,唉,等你們對他們有起碼的關注和幫助,真正的理解他們,再把郭爆料的意義解釋給他們,拿出傳播的具體方案來,傳播真的不是問題。如果依然漠視鄙視他們,那最終的結果就是彼此孤立。如果挺郭戰友還是這麽狹隘、清高、冷漠和麻木,那真的會讓郭先生寒心的。

總之,迫在眉睫,行動起來吧,突破人性的震顫,不要再冷漠了,不要再麻木了,面對同胞遭遇的不公和不幸,動動手指吧,幾乎每天在新浪微博、天涯論壇、凱迪社區…都有這種求助和呐喊,如果做不到爲別人去冒險,那就請爲他們撐一把傘!只有這樣,才是對爆料革命最大的支持,只有這樣,才能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形成摧枯拉朽的凝聚力,讓邪惡的體制去顫抖吧!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發布:GM30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15日, 2019